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24章(3114-3139)6

发布时间:2020-10-17  阅读:465次
 

3114.“我们家里既有粮草,也有很多饲料”。“粮草”表事实真理(或记忆知识形式的真理);“很多饲料”表这些真理所具有的良善。这从“粮草”和“饲料”的含义清楚可知。“粮草”之所以表示事实真理(或记忆知识形式的真理),是因为它论及骆驼,骆驼的食物就是粮草。当“骆驼”表示属世人里面的一般记忆知识时,属世人的食物,也就是“粮草”不可能有其它含义,因为属世人没有其它维持其生命的食物。属世人的滋养来自这类真理,因为若缺乏这类食物,也就是说,缺乏知识,属世人将不复存在。这一事实从死后的生命明显看出来,因为到那时,灵人以这类事物替代食物(参看56-58, 680, 681, 1480, 1695, 1973, 1974)。和理性人一样,属世人里面一般有两类事物构成它的本质,即构成理解力的事物和构成意愿的事物。真理属于构成理解力的事物,良善属于构成意愿的事物。存在于属世人中的真理是事实真理(或记忆知识形式的真理),即存放在其外部记忆中的一切事物。当论述的主题是骆驼、马、骡子和驴时,这些就是“粮草”所表示的。而存在于属世人中的良善主要是对这些真理的情感所具有的快乐,这些良善由“饲料”来表示。

3115.“还有过夜的地方”表状态。这从“地方”和“过夜”的含义清楚可知:“地方”是指状态(参看2625, 2837);“过夜”是指居住或有居所(参看2330)。故此处表示的是真理情感的起源的状态。彼土利、密迦和拿鹤所代表的事物描述了它的起源,后面提到的拉班则描述了它的关系。该情感的起源是模糊的,故它的状态由“过夜的地方”来表示,如前所述(3111节)。

3116. 这三节论述了对于要被引入良善,并与其联结的真理的调查,主要调查它的起源。一切事物,无论总体还是细节,皆依赖于它的起源。衍生物通过它们的起源,如通过自己的根或种那样成形,这和一棵幼苗通过它的根或种成形是一样的道理。主通过神性看见,并调查祂所具有的这些真理,凭自己的智慧聪明引入它们,也就是说,将真理引入理性的良善。这调查本身就是此处内义所描述的。然而,我们只能极其简单地解释包含在内义中的这些事。

调查同样会发生在正被改造的每个人身上,以及接受余留的每个人身上。不过,人对这调查一无所知。对他来说,这调查完全笼罩在模糊中,以致他甚至不相信它的存在。而事实上,它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唯独主看见人的状态,不仅看见他现在的状态,还看见他未来直到永恒的状态,祂就是进行调查的那一位。调查是一种极其微妙的平衡,以防止有丝毫的虚假与良善联结,有丝毫的真理与邪恶联结。倘若虚假真与良善联结,或真理与邪恶联结,人必永远灭亡。因为若是这种情况,那么他在来世会悬在地狱与天堂之间,由于良善而被地狱逐出,由于邪恶而被天堂逐出。

3117.创世记2426-27.那人就俯身向耶和华下拜。他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祂没有向我主人放弃怜悯和真理。至于我,耶和华在路上引领我,直到我主人的兄弟家里。

“那人就俯身向耶和华下拜”表快乐与欢喜。“他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在此和前面一样,表出于神性本身和神性人。“因祂没有放弃怜悯”表爱之流注的直觉。“没有向我主人放弃真理”表来自那流入之爱的仁爱的流注。“至于我,在路上”表真理与良善在理性中联结的状态。“耶和华引领我,直到我主人的兄弟家里”表到良善,也就是真理的源头那里。

3118.“那人就俯身向耶和华下拜”表快乐与欢喜。这从“俯身和下拜”的含义清楚可知,“俯身和下拜”表示快乐与欢喜。俯身和下拜是表达谦卑的身体动作,或行为上的谦卑,无论是在忧伤的状态下,还是在欢喜的状态下。当事情不遂人愿时,就是忧伤的状态;而当事情如人所愿时,就是欢喜的状态,如此处的情形:利百加照着那人心里的祈求从瓶子里给他水喝,还给他的骆驼喝。“下拜”也是表达欢喜的身体动作(参看2927, 2950)。之所以既提及快乐,又提及欢喜,是因为在圣言中,“快乐”涉及真理,“欢喜”涉及良善。此外,快乐属于脸,欢喜属于心。或也可说,快乐属于属灵的情感,或属于真理;而欢喜属于属天的情感,或属于良善。因此,快乐在程度上低于欢喜,如同俯身在程度上低于下拜。这一点也可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教会中的属灵之人只在主面前俯身,呼求恩典;而教会中的属天之人则在主面前下拜,祈求怜悯(参看598, 981, 2423)。这二者在此都被提及,是因为圣言中的每一个事物里面都有真理与良善的婚姻(683, 793, 801, 2516, 2712)

3119.“他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是应当称颂的”表出于神性本身和神性人。这从前面所述(3061节)清楚可知,那里也有相同的话,只是此处加了“称颂”一词。“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是感谢的表达,因而也是欢喜与快乐的表达,因为事情如人所愿的发生了。至于古人所说“耶和华赐福”是什么意思,可参看前文(1096, 1422)

3120.“因祂没有放弃怜悯”表爱之流注的直觉。这从“怜悯”的含义清楚可知,“怜悯”是指爱(参看1735, 3063, 3073)。“因祂没有放弃怜悯”表爱之流注的直觉,这是因为这些都是表达承认和坦白的话,一切承认和坦白都来自流注的直觉。

3121.“没有向我主人放弃真理”表来自那流入之爱的仁爱的流注。这从“真理”的含义清楚可知,“真理”(又译信实、诚实、忠信等等)是指仁爱。严格来说,“真理”与“信”所表相同;在希伯来文,信就是由类似的词来表达的。所以,在旧约被称作“真理”的,在新约的各处被称作“信”。这也是为何在前文,真理经常被称为信之真理,良善被称为爱之良善。然而,就内义而言,信无非指仁。这从前面多处的阐述和说明可以看出来,如:信若不通过爱就存在(30-38);信不可能存在于没有仁的地方(654, 724, 1162, 1176, 2261);信是仁之信(1608, 2049, 2116, 2343, 2349, 2417);构成教会的是仁,而非与仁分离之信(809, 916, 1798, 1799, 1834, 1844, 2190, 2228, 2442)。由此明显可知,就内义而言,真理或信和仁是一样的。事实上,一切信皆源于仁,信若非源于仁,就不是信。或也可说,就内义而言,一切真理皆为良善,因为一切真理皆来自良善,真理若非来自良善,就不是真理,真理无非是良善所取的形式(3049)。除了良善外,它不从其它源头生出并接受自己的生命。

3122.至于这表示仁爱的真理,情况是这样:属天的上古之人将主的怜悯和真理仅仅理解为对主之爱和由此衍生的对邻之仁的流注的接受;而属灵的古人则将他们所具有的主的怜悯和真理理解为仁与信。这是因为属天之人从不思想那些属于信或真理的事物,只思想那些属于爱或良善的事物。这从前面有关属天之人的论述(202, 337, 2669, 2715)清楚可知。此外,属天之人在经历改造和重生时,是通过对邻之仁被引入对主之爱的。故显而易见,主的怜悯无非表示对主之爱的流注的直觉;而“真理”则表示来自那流入之爱的对邻之仁的流注。

属灵之人的情况则不然。这些人思想信的事物,在经历改造和重生时,通过信的事物被引入对邻之仁。所以,当论述的主题是属灵之人时,“主的怜悯”表示对邻之仁的流注,“真理”表示信的流注。不过,一旦属灵之人重生,这信就变成仁。因为此时,他出于仁爱行事,以致凡不出于仁爱行事者,都未重生;凡出于仁爱行事者都已重生。在这种情况下,他毫不关心信或真理的事物,因为他的生命源于信之善,而不再源于信之真。事实上,真理已与良善结合,以致除了作为善所取的形式显现外,它不再显现,也就是说,信可以说只是仁所取的形式。由此可见上古之人和古人如何理解圣言所频繁提及的“怜悯和真理”的。如诗篇:

王必永远坐在神面前;愿你预备怜悯和真理保佑他。(诗篇61:7

又:

怜悯和真理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亲吻。(诗篇85:10

又:

主啊,你是有丰盛的怜悯和真理的神。(诗篇86:15

又:

我的真理和我的怜悯要与祂同在。(诗篇89:24

又:

耶和华记念祂向以色列家所发的怜悯和真理。(诗篇98:3

又:

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怜悯和真理归在你的名下!(诗篇115:1

弥迦书:

耶和华神必按古时日子起誓应许我们列祖的话,向雅各发真理,向亚伯拉罕施怜悯。(弥迦书7:20

此处“雅各”表主的外在人,“亚伯拉罕”表在人性方面的内在人。何西阿书:

耶和华与这地的居民争辩,因这地上无真理,无怜悯,无人认识神。(何西阿书4:1

“无真理”表没有对于仁爱流注的接受,“无怜悯”表没有对于爱之流注的接受,“无人认识神”表没有对信之真理流注的接受。

3123.“至于我,在路上”表真理与良善在理性中联结的状态。这从“路”的含义清楚可知,“路”是指真理(参看627, 2333)。“在路上”在此表示真理与良善在理性中的联结,因为这就是本章所论述的主题(参看3012, 3013)。当某人朝他想去的地方前进时,就说他“在路上”。

3124.“耶和华引领我,直到我主人的兄弟家里”表到良善,也就是真理的源头那里。这从“利百加”所来的“兄弟家”的含义清楚可知,“兄弟家”是指真理所源于的良善。“兄弟家”是指良善,在此是指真理所源于的良善。这从“家”和“兄弟”的含义明显看出来:“家”是指良善(参看2233, 2234, 2559);“兄弟”是指利百加所代表的真理所源于的那良善的起源

3125.前文论述了对要与良善在理性中联结的真理的调查,即调查它的纯真、仁爱和起源。由于主凭自己的能力既在良善方面也在真理方面,使祂的理性变成神性,故祂调查了祂联结到良善的真理。然而,对人而言,真理能与良善联结绝不是凭他自己的能力,而是凭主的能力。这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一切善与真皆从主流入,整个改造和重生也都来自祂,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如何在重生。如今,人甚至不知道他藉由真理与良善重生,更不知道真理被引入良善,与其联结,并且这一切可以说通过调查,也就是以最精确的方式实现。这两节论述了对真理的性质和起源的直觉,同时论述了缘于它的欢喜。故接下来论述引入。

3126.创世记2428-30.那少女就跑回去,把这些话告诉她母亲家里的人。利百加有一个哥哥,名叫拉班;拉班跑出来往泉旁去,到那人跟前。他已经看见环子,又看见镯子在他妹子的手上,并听见他妹子利百加的话,说,那男人对我如此说;他来到那人跟前;看哪,他还站在骆驼旁边的泉旁那里。

“那少女就跑回去”表那情感的意向或渴望。“把这些话告诉她母亲家里的人”表对着启示所能抵达的各种属世之善。“利百加有一个哥哥”表属世人中对良善的情感。“名叫拉班”表该情感的本质。“拉班跑出来往泉旁去,到那人跟前”表它对那要被引入神圣真理的真理的意向或倾向。“他已经看见环子,又看见镯子在他妹子的手上”表当发现神圣良善与神圣真理就在“妹子”所表示的真理情感的能力中时。“并听见他妹子利百加的话”表那情感的倾向。“说,那男人对我如此说”表属世人中的真理的倾向。“他来到那人跟前”表它将自身联结上去。“看哪,他还站在骆驼旁边”表存在于一般记忆知识中。“泉旁”表它们从神圣真理所得到的启示。

3127.“那少女就跑回去”表那情感的意向或渴望。这从“跑”和“少女”的含义清楚可知:“跑”意味着某种意向或渴望;“少女”是指含有纯真的情感(参看3067, 3110)

3128.“把这些话告诉她母亲家里的人”表对着启示所能抵达的各种属世之善。这从“母亲家”的含义清楚可知,“母亲家”是指外在人的良善,也就是属世之善。“家”(house)表良善(参看2233, 2234, 2559节);人的外在或属世层来自母亲,而人的内在来自父亲(参看1815)。在圣言中,人所具有的良善好比一个“家” ,因此由良善所主导的人被称为“神之家”。不过,内在良善被称为“父家”,同等程度的良善被称为“兄弟家”,而与属世之善一样的外在良善则被称为“母亲家”。此外,一切良善与真理皆以这种方式生出,也就是说,通过如同父亲的内在良善进入如同母亲的外在良善的流注生出。

由于本节论述的主题是那要与良善在理性中联结的真理的起源,故经上说,代表那真理的利百加“跑到她母亲家”,因为这是真理的发源地。正如前面所阐述和说明的,一切良善经由内在途径,即经由灵魂流入人的理性,并通过理性流入他的事实知识,甚至流入感官意识,在那里凭启示使真理显为可见。真理从那里被召唤出来,并脱去它们的属世形式,在中途,也就是在理性中与良善联结,同时构成理性人,最终构成属灵人。然而,人全然不知这些事如何成就,因为如今几乎没人知道何为良善,并且良善不同于真理;更不知道人凭良善进入真理的流、通过这二者的联结被改造;也不知道理性人不同于属世人。既然这些最一般的事都不为人所知,那么真理如何被引入良善,以及这二者的联结如何实现,也就绝无可能为人所知,而这些事便是本章内义所论述的主题。如今,这些奥秘已被揭开,并呈现给凡由良善所主导的任何人,也就是具有天使心智的人。这类奥秘在其他人看来无论显得多么模糊,都必须被阐述清楚,因为它们就在内义中。

关于属世人中经由真理出自良善、在此被称为“母亲家”的启示,情况是这样:与人同在的神圣良善流入他的理性人,并通过理性人流入他的属世人,甚至流入他的记忆知识或事实知识,也就是流入认知和那里的教义,如前所述。然后,通过使那里的真理适应自己,所流入的良善为自己使真理成形,并藉由它们启示属世人中的一切事物。但是,如果属世人的生命具有这样的性质,即它不接受神圣良善,而是要么弃绝、要么败坏、要么窒息它,那么神圣良善就无法使真理适应自己,从而为自己使它们成形。结果,属世人无法被启示,因为属世人中的启示经由真理通过良善实现。那里不再有启示,也就不再有改造。这就是为何内义也大量论述属世人,包括它的性质,真理的起源,也就是它由那里的良善产生的原因。

3129.“利百加有一个哥哥”表属世人中对良善的情感。这从圣言中“哥哥”和“妹妹”的含义清楚可知:“哥哥”是指对良善的情感;“妹妹”是指对真理的情感(参看367, 2360, 2508, 2524)。和理性人一样,属世人中的一切事物在属世人中都具有血缘和姻亲关系(参看2556, 2739)。由此也可知,无论理性心智还是属世心智,都被称为“家”,那里依次存在父母、兄弟、姐妹、亲属,以及其它关系。

3130.“名叫拉班”表该情感的本质。这从“名”的含义清楚可知,“名”是指一个人的品性(参看144, 145, 1754, 1896, 2009, 2724)。故“拉班”表示此处所论述的这情感的本质。

3131.“拉班跑出来往泉旁去,到那人跟前”表它对那要被引入神圣真理的真理的意向或倾向,也就是良善的情感对那被引入神圣真理的真理的意向或倾向。这从“跑”、“人”和“泉”的含义和“拉班”的代表清楚可知:“跑”明显是指某种意向或倾向,如前所述(3127);“拉班”是指对良善的情感,如下文所述(3129, 3130);“人”(the man)是指真理,如前所述(265, 749, 1007);“泉”也是指真理,在此是指神圣真理(参看2702, 3096节,以及下面3137)

从此处所论述的这些和其它事可以看出内义的性质,以及它含有何等奥秘。若不通过对圣言的内在探究,同时通过启示,谁能知道“拉班跑出来往泉旁去,到那人跟前”这句话表示良善的情感对那要被引入神圣真理的真理的倾向或意向呢?然而,当世人读到这些话时,这就是天使所感知到的。事实上,世人的观念和天使的观念之间的对应关系就具有这样的性质:即世人照字义理解这些话,只有“拉班跑出来往泉旁去,到那人跟前”这样的观念,而天使却觉察到良善的情感对那要被引入神圣真理的真理的意向或倾向。因为天使对拉班、跑、泉没有任何概念,而只有与这些相对应的属灵观念。这种对应关系就存在于属世之物及基于它们的观念和属灵之物及观念之间,这也可从前面有关对应的阐述(参看1563, 1568, 2763, 2987-3003, 3021)看出来。

至于此处所论述的具体事,也就是真理要被引入神圣真理,情况是这样:起初,属世人中的真理并非神圣真理,而是看似神性的真理。因为在真理的最早期,它并非真正的真理,只是真理的表象。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它逐渐脱去表象,披上真理的本质。为理解这一点,可举例说明。不过,目前只能举下面的例子。这是一个神圣真理:主从不发怒,从不惩罚任何人,更不向任何人行恶;从主所发出的,只有良善,没有别的。然而,在它的最早期,该真理声称,当有人犯罪时,主会发怒,并因此惩罚;对有些人来说,它甚至声称邪恶出自主。但随着人的判断力从幼儿开始发育,然后生长并成熟,他便脱去表面上在他看来似乎是真理之物,并逐渐披上真理本身,即主从不发怒,也不惩罚,更不行恶。因此,人正是通过表面真理而被引入真正的真理。因为先进来的是一般概念,它本身是模糊的;在被具体概念启示,这些具体概念又被特定细节启示之前,一般概念里面几乎没有任何事物显现。一旦它被启示,内在事物就清晰可见。幻觉和表象,也就是无知之时的真理,就这样被驱散和逐出。

3132. “他已经看见环子,又看见镯子在他妹子的手上”表当发现神圣良善与神圣真理就在“妹子”所表示的真理情感的能力中时。这从“看见”、“环子”、“镯子”、“手”和“妹子”的含义清楚可知:“看见”是指发现(2150);“环子”是指神圣良善(参看3103, 3104);“镯子”是指神圣真理(参看3103, 3105);“手”是指能力(参看878, 3091);“妹子”是指对真理的情感(参看2508, 2524, 2556)。从这些章节明显可知,“看见环子,又看见镯子在他妹子的手上”意思是,发现神圣良善与神圣真理就在对真理的情感的能力中。

这个问题的真相是这样:主里面神圣良善与神圣真理的结合就是神性婚姻本身,天上的婚姻就源于该婚姻;神性婚姻同样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婚姻之爱也源于神性婚姻(参看2727-2759)。所以,在圣言中,哪里论述婚姻,就内义而言,哪里所指的就是天上的婚姻,也就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就至高义而言,就是主里面的神性婚姻。因此,以撒和利百加之间的婚姻在此并非表示别的。良善与真理的结合就是婚姻本身,而一个被引入另一个是订婚,或婚前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由于它在订婚少女的能力中,并且随后妻子要与丈夫结合,故它就在要被引入神圣真理,并因此与神圣良善联结的真理情感的能力中。而且,对主来说,神圣良善本身和神圣真理本身最内在地存在于对真理的最初情感中,之后存在于对它的一切情感中。因为耶和华自己就存在于那里。这就是此处所论述的能力的源头。

3133. “并听见他妹子利百加的话”表那情感的倾向。这从这些话所蕴含的情感,以及之前那些话所蕴含的情感清楚可知;因为它们见证了由“他妹子利百加”所代表的真理情感那一方的倾向。

3134. “说,那男人对我如此说”表属世人中的真理的倾向。这同样从这些话所蕴含的情感,以及那人,或亚伯拉罕的仆人对利百加所说的话清楚可知,由此明显可知所表示的是真理的倾向。这也可从“那人”的含义清楚可知,“那男人”是指真理(参看265, 749, 1007),在此是指属世人里面、出自神性的真理,因为此处那男人是指亚伯拉罕的老仆人,他表示属世人(参看3019)。在圣言,尤其圣言的预言部分,“(男)人”(man[vir])这个词经常出现,如“(男)人(man)和妻子”、“(男)人(man)和女人(woman)”、“(男)人(man[vir])和人(man [homo]human being[vir et homo])”。在这些地方,就内义而言,“(男)人”(man[vir])表示属于理解力之物,也就是真理;而“妻子”、“女人”、“居民”、“人”(man [homo]human being[vir et homo])表示属于意愿之物,也就是良善。如以赛亚书:

我观看,并无一人;他们中间也没有谋士。(以赛亚书41:28)

“无人”(no man)表没有拥有聪明、因而拥有真理的人。又:

我来,并无一人;我呼唤,无人答应。(以赛亚书50:2)

此处的意思也一样。

又:

真理在街上仆倒,正直也不得进入;真理被夺走;离恶的人反成疯子。耶和华观看,见祂眼里的恶没有审判,也无人(拯救),甚为诧异。(以赛亚书59:14-16)

“无人”(No man)明显表示没有拥有聪明、因而拥有普遍意义上的真理之人。这几节经文论述了教会的末期,这时,真理根本不复存在,故经上说“真理在街上仆倒,正直也不得进入,真理被夺走”。“街”也论及真理(参看2336节);“审判”亦论及真理(2235)。耶利米书:

你们当在耶路撒冷的街上跑来跑去,到宽阔处去看看、认识、寻找,如果你能找到一个人,一个行公平、求真理的人,我就赦免这城。(耶利米书5:1)

此处“一个人”明显表一个拥有聪明、因而拥有真理的人。西番雅书:

我使他们的街道荒凉,以致无人经过;他们的城邑毁灭,以致无人,也无居民。(西番雅书3:6)

“无人”表没有真理;“无居民”表没有良善(参看2268, 2451, 2712节等)

3135.“他来到那人跟前”表它(即拉班所代表的对良善的情感,参看3129, 3130节)将自身联结到“那男人”所表示的真理(3134节)上,这二者都在属世人里面。

3136.“看哪,他还站在骆驼旁边”表存在于一般记忆知识中。这从“站在旁边”和“骆驼”的含义清楚可知:“站在旁边”是指存在;“骆驼”是指一般记忆知识(参看3048, 3071)

3137.“泉旁”表它们从神圣真理所得到的启示。这从“泉”的含义清楚可知:“泉”是指真理(参看2702, 3096),在此是指神圣真理,如前所述(3131)。圣言是神圣真理,故被称为“泉”。从整个思路可推知,就内义而言,此处“站在泉旁”包含了属世人中的事物所得到的启示。因为哪里有神圣真理,哪里就有启示。

3138.这三节论述了属世人的预备和启示,以便要与良善在理性中联结的真理能从属世人中被召唤出来。至于这预备和启示,情况如下:有两种光形成人智性概念,即天堂之光和尘世之光。天堂之光来自主,在来世,对天使来说,主就是太阳和月亮(参看1053, 1521, 1529, 1530);而尘世之光来自肉眼所看到的太阳和月亮。内在人通过天堂之光拥有自己的视觉和理解力,而外在人则通过尘世之光拥有自己的视觉和理解力。天堂之光进入于尘世之光所形成的概念的流注产生启示,同时产生认可。若对应存在,这认可就是对真理的认可;若对应不存在,这认可就是对虚假而非真理的认可。启示和认可是不可能的,除非情感或爱存在。情感或爱是属灵之热,赋予光所启示之物以生命。这好比阳光,赋予植物生命的,并非阳光,而是这光所含的热。这一事实从一年当中的四个季节明显看出来。

接下来的这几节则描述了进一步的预备,也就是说,天堂之光,就是主的神性之光,流入主的属世人里面于尘世之光所形成的概念里,以便祂能以寻常的方式将那要与良善在理性中联结的真理从其属世人中带出来。因此,主为了使祂的人性变成神性,便以寻常的方式来到世间。也就是说,祂愿意像其他人那样出生,像其他人那样接受教导,像其他人那样再生。不同之处在于:人通过主再生,而主不仅重生自己,还荣耀自己,就是使祂自己变成神性;而且,人通过仁与信的流注被新造,而主通过在祂里面、属于祂的神性之爱的流注被新造。由此可见,人的重生就是主荣耀的一个形像;或也可说,人能在作为一个形像的人重生的过程中一窥主荣耀的过程,尽管是远远地。

3139. 创世记2431-33.他说,你这蒙耶和华赐福的,请进来,为什么站在外边?我已经打扫了房间,也为骆驼预备了地方。那人就进了家。拉班卸了骆驼,给了骆驼粮草和饲料,又拿水给他和与他同来的人洗脚。把饭摆在他面前,叫他吃。他却说,在我说完话之前,我不吃。拉班说,请说。

“他说,你这蒙耶和华赐福的,请进来”表对祂自己里面的神性的调查。“为什么站在外边”表在远处。“我已经打扫了房间”表一切事物都已预备好并充满良善。“也为骆驼预备了地方”表要服务于祂的一切事物的状态。“那人就进了家”表流入那里的良善。“卸了骆驼”表那些要服务的事物的自由。“给了骆驼粮草和饲料”表在真理和良善上的教导。“又拿水给他洗脚”表那里的洁净。“给与他同来的人洗脚”表属世人中属于祂的一切事物的洁净。“把饭摆在他面前,叫他吃”表属世人中的良善(即对良善的情感)想要将这些神性事物变成它自己的。“他却说,我不吃”表拒绝。“在我说完话之前”表在它接受教导之前。“拉班说,请说”表对它的渴望。

上一篇:24章(3004-3227)5

下一篇:24章(3004-3227)7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