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19章(2360-2382)4

发布时间:2020-10-17  阅读:364次
 

2360.罗得称他们为“兄弟”,是因为他出于良善诚恳乞求他们。这从“兄弟”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中,“兄弟”和“邻舍”的含义是一样的。因为人人都应爱邻如己;因此,“兄弟”被如此称呼是出于爱,或也可说,出于良善。以这种方式称呼并问候邻舍来源于天堂,在那里,主是所有人的父亲,并像爱自己的孩子那样爱着所有人;因此,爱是属灵的结合。整个天堂由此可以说类似于从爱与仁所生的一个大家庭(685, 917节)。

因此,所有以色列人因都代表主的天国,即爱与仁的国度,故他们互称“兄弟”和“同伴”。不过,他们互称“同伴”不是出于爱之善,而是出于信之真。如以赛亚书:

各人都帮助自己的同伴,对他的兄弟说,壮胆吧。(以赛亚书41:6)

耶利米书:

你们各人要对自己的同伴,各人要对自己的兄弟如此说,耶和华回答什么?耶和华说了什么?(耶利米书23:35)

诗篇:

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缘故,我要说,愿平安在你中间!(诗篇122:8)

摩西五经:

他不可向他的同伴或兄弟追讨,因为耶和华的豁免已经宣告了。(申命记15:2, 3)

以赛亚书:

我要激动埃及人去攻击埃及人,他们就打起仗来,各人攻击自己的兄弟,各人攻击自己的同伴。(以赛亚书19:2)

耶利米书:

各人当谨防自己的同伴,不可信靠弟兄;因为各弟兄尽行欺骗,各同伴都搬弄是非。(耶利米书 9:4)

凡属那教会的,都被冠以“弟兄”之名,这可见于以赛亚书:

他们必将你们的弟兄从列族中送回,使他们或骑马,或坐车,坐轿,骑骡子,骑独峰驼,到我的圣山耶路撒冷,作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以赛亚书66:20)

人若像犹太人那样除了字义外一无所知,就会以为此处所指的是雅各的后裔,而非其他人;因此,他们必被那些他们所称呼的外邦人带回耶路撒冷,或骑马,或坐车,坐轿,骑骡子。但是,“弟兄”是指拥有良善的所有人;“马、车和轿”表属真理与良善之物;“耶路撒冷”表主的国。

摩西五经:

在你中间如果有一个穷人,又是你的兄弟,你不可硬着心,袖手不帮助你贫穷的弟兄。(申命记15:7, 11)

又:

你要从你弟兄中立一位王来管理你,不可立不是你弟兄的外邦人治理你。免得他的心向弟兄高傲。(申命记17:15, 20)

又:

耶和华你的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申命记18:15, 18)

由上述经文明显可知,犹太人和以色列人全都互称兄弟;但那些通过立约团结起来的人,他们则称其为同伴。然而,由于他们的理解局限于圣言的历史和世俗事务,故他们以为他们互称兄弟,是因为他们全都是一位祖先,或亚伯拉罕的子孙。但是,在圣言中,他们被称为“兄弟”并非因这种情况,而是因他们所代表的良善。而“亚伯拉罕”在内义上表爱本身,也就是主,而非别的什么(1893, 1965, 1989, 2011节),所以,他们的子孙,也就是“兄弟”,是指那些处于良善的人,事实上,是指所有那些被称为邻舍的人。如主在马太福音所教导的:

只有一位是你们的老师;你们都是兄弟。(马太福音23:8)

又:

凡无缘无故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马太福音 5:22-24)

又:

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马太福音7:2-4)

又: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马太福音18:15)

又:

彼得进前来,对祂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马太福音18:21)

又:

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弟兄的罪过,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马太福音18:35)

从这些教导清楚可知,各处的所有人因是邻舍,故被称为兄弟。他们被称为“兄弟”,是因为人人都应爱邻如己,以致他们出于爱或良善被如此称呼。由于主是良善本身,并出于良善看待所有人,在至高意义上就是那邻舍自己(Himself the Neighbour),故祂也称他们为“兄弟”,如约翰福音:

耶稣对马利亚说,你往我弟兄那里去。(约翰福音20:17)

马太福音:

王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做在我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40)

由此清楚可知,“兄弟”是表达爱的一个术语。

2361.创世记19:8.看哪,我有两个女儿,还没有亲近男人,容我领她们出来给你们,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

“看哪,我有两个女儿,还没有亲近男人”表对善与真的情感。“容我领她们出来给你们”表由此而来的幸福。“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表照着他们出于良善接受它的程度而享受。“只是这两个人,不要向他们作什么”表他们不应向主的神性人和神圣活动施暴。“既然到我舍下”表他们具有仁之善,“舍下”表在对那善的大体模糊觉察里面。

2362.“看哪,我有两个女儿,还没有亲近男人”表对善与真的情感。这从“女儿”的含义清楚可知,“女儿”是指情感(参看489-491节)。她们“还没有亲近男人”表虚假还没有玷污她们,“男人”表理性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虚假(265, 749, 1007节)。情感有两种类型,即对良善的情感和对真理的情感(参看1997节)。前者,即对良善的情感构成属天的教会,在圣言中被称为“锡安的女儿或女子”,或“锡安的处女或童女”;而后者,即对真理的情感构成属灵的教会,在圣言中被称为“耶路撒冷的女子”。

如以赛亚书:

锡安的处女藐视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在你后面摇头。(以赛亚书37:22;列王纪下19:21)

耶利米哀歌:

耶路撒冷的女子哪,我可用什么与你相比呢?锡安的处女哪,我可拿什么和你比较,好安慰你呢?(耶利米哀歌2:13)

弥迦书:

你这羊群的高台、锡安女子的山冈哪,从前的权柄,就是耶路撒冷女子的国权,必归与你。(弥迦书4:8)

西番雅书:

锡安的女子哪,应当欢呼。以色列阿,应当发声。耶路撒冷的女子哪,应当满心欢喜快乐。(西番雅书3:14)

撒迦利亚书:

锡安的女子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女子哪,应当发声。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撒迦利亚书9:9;马太福音21:5;约翰福音12:15)

属天的教会,或主的属天国度被称为来自良善情感,即来自对主自己之爱的“锡安的女儿或女子”(参看以赛亚书10:32; 16:1; 52:2; 62:11; Jer. 4:31; 6:2, 23;耶利米哀歌1:6; 2:1, 4, 8, 10;弥迦书4:10, 13;撒迦利亚书2:10;诗篇9:14)。属灵的教会,或主的属灵国度被称为来自真理情感,因而来自对邻之仁的“耶路撒冷的女子”(参看耶利米哀歌2:15)。第一卷多次论述了这两种教会及其特征。

由于属天教会通过存在于对邻之爱中的对主之爱而存在,故它尤其好比未结婚的女子或处女。事实上,它也被称为“童女”,如启示录:

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女。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因为他们在神的宝座前没有瑕疵。(启示录14:4-5)

这一点在犹太教会中也有所体现:承接圣职的不可娶寡妇,要娶处女为妻(利未记21:13-15;以西结书44:22)。

由本节内容可以看出圣言在内义上何等纯洁。但它在文字上没有表现出来,如当读到“看哪,我有两个女儿,还没有亲近男人,容我领她们出来给你们,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只是这两个人,不要向他们作什么”这些话时,人们只会想到淫秽的事,尤其那些过着邪恶生活的人。然而,通过所给出的解读明显可知,这些话在内义上何等贞洁,也就是说,它们表示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以及不向主的神性和神圣施暴的人出于这些情感的享受所感知到的幸福。

2363.“容我领她们出来给你们”表由此而来,即由对善与真的情感而来的幸福。这从这些话在论及此处“女儿”所表示的情感时的含义清楚可知。至于这些话所包含的真实事物,也就是幸福快乐存在于对善与真的情感中这一真相,沉浸于邪恶及其快乐中的人完全不知道。在他们眼里,对善与真的情感中所存在的幸福要么表现为某种不存在的东西,要么表现为某种沉闷乏味的事物。而有些人则视它为某种痛苦、甚至致命之物。这就是地狱中的魔鬼和恶灵的情形。他们认为并相信,若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快乐,以及随之由这些欲望所产生的邪恶快乐被拿走,他们便毫无生命可言。当向他们说明,真正的生活及其幸福快乐随后就会开始时,他们因丧失自己的快乐而感到悲伤。当把他们带到过着这种生活的人当中时,痛苦和折磨就紧紧抓住他们。另外,他们同时还开始从内心感到某种像死亡一样可怕的地狱般的东西。因此,他们将天堂,也就是幸福快乐所在的地方,视为他们的地狱,并逃离,以便竭尽所能地从主面前移开并藏起来。

然而,一切幸福快乐就在于对从爱与仁所流出的良善和构成信的真理的情感中,只要后者,即这真理通向前者,即那良善。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即天使的生活就在于这种幸福,它从至内在感染那些接受它的人。因为它从主经由至内在流入进来(参看540, 541, 545节)。这时,聪明智慧也会进入并充满内心最深处,以天堂之火点燃良善,以天堂之光点亮真理。这一过程伴随着对幸福快乐的感知,这种幸福快乐无法言传,只能称之为难以形容。凡进入这种状态的人会发觉那些屈服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所产生的罪恶之人的生活何等空虚、死板和悲哀!

为认请这种生活的性质,也就是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生活,或也可说,傲慢、贪婪、嫉妒、仇恨、报复、无情和奸淫的生活,就让有天赋的人为自己勾画其中某个罪恶;若有能力,就让他根据自己通过经验、知识和理智所形成的观念在自己眼前将其描绘出来。那么,他描述或描绘得越逼真,这些罪恶就越可怕,并且形像狰狞,其中毫无人性可言。凡发觉其生活的快乐就在于这类罪恶的人死后都会变成诸如此类的形像,并且其内心的快乐越大,他们自己的形像就越可怕。

另一方面,再让这人为自己勾勒出爱与仁的图画,或以某种形式在他眼前表现出来。那么他会看到,他描述或描绘得越逼真,就越能看到那形像如天使一般,充满幸福,优美无比,其中弥漫着天堂和神性之物。谁能相信这两种形像能够共存?或者恶魔的形像能够脱去,并转化为仁爱的形像,而且这一过程凭着与生活相背的信而实现?因为死后,每个人的生命,或也可说,他的情感会保留下来。那时,情感的性质就决定了其一切思维的性质,因而决定了其信的性质,而这信会照着它在内心里的样子呈现出来。

2364.“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表照着他们出于良善接受它的程度而享受。这从这些话的含义,以及当这些话论及“女儿”所表示的情感时的整个思路清楚可知。“罗得出来,到门口”表示罗得谨慎行事(2356节)。这种谨慎从刚才这句话,以及本节剩下的话明显看出来,也就是说,他们将照着这一切源于良善的程度而享受属于对善与真的情感的幸福;这就是“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这句话的含义。照着这一切源于良善的程度而享受在此表示照着他们知道它是良善的程度,没有人被要求超过这种程度。因为所有人都由主通过其信的良善被折向生命的良善。外邦人被如此引导的方式不同于基督徒的;简单人不同于学者的;小孩子不同于成人的。那些生活充满邪恶的人通过照其领悟力避开邪恶、意图良善而被折过来。被关注的是他们的意图或目的,哪怕他们的行为本身并不是善的,但其目的仍为他们提供构成其幸福的某种良善之物和由此流出的生命。

2365.“只是这两个人,不要向他们作什么”表他们不应向主的神性人和神圣活动施暴。这从前面所论述的“这两个人”或天使的含义清楚可知。

2366.“既然到我舍下”表他们具有仁之善。这从“家”的含义清楚可知,“家”是指良善(710, 2231-2234节),它在此由于稍后所解释的原因而被称为“舍下”。

2367.至于“舍下”表在对那善的大体模糊觉察里面,情况是这样:对世人,甚至重生者而言,对善与真的觉察是非常模糊的,那些具有诸如在此由“罗得”所代表的外在敬拜之人尤其如此。当一个人处于肉体之物,即活在肉身时,他的情感和他的觉察一样,非常一般,因而非常模糊,无论他多么以为情况并非如此。每一个细微的情感,甚至构成其觉察的每一个观念里面都有无数细节,这些细节在他看来如同一个简单的实体。蒙主的神圣怜悯,这一点等到论述情感和观念时再予以说明。人若深入思考,有时也能检查并描述他里面的一些事物,但只要人活在肉身,那么隐藏起来的无数其它事物,事实上无限事物从不、也不可能进入他的意识。不过,一旦脱去肉体和世俗之物,这些事物就变得可见。这一点可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拥有爱与仁之善的人进入来世后,会从模糊的生命进入更清晰的生命,如同从夜间进入白昼;并根据他进入主天堂的程度而进入越来越清晰的光中,直到抵达天使所在之光,即无法形容的聪明智慧之光。与这种光相比,世人所在的光就是黑暗。这就是为何此处经上说他们“到我舍下”,这句话的意思是,罗得所代表的那些人处在一般的模糊觉察内;也就是说,他们对主的神性和圣洁知之甚少;但尽管如此,他们仍承认并相信,主的神性和圣洁的确存在,并且就居于仁之善中,即在那些具有这种善的人当中。

2368.创世记19:9. 他们说,退后!又说,这个寄居的人,竟作起审判官来!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他们就按住这人,强压罗得,要前来攻破房门。

“他们说”表愤怒的回答。“退后”表他们愤怒的威胁。“又说,这个寄居的人”表那些具有不同教义和生活的人。“竟作起审判官来”表他们竟教训起我们来。“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表他们拒绝仁之善比拒绝主的神性人和神圣活动更甚。“他们就按住这人”表他们想对真理诉诸暴力。“强压罗得”表他们尤其想对仁之善诉诸暴力。“要前来攻破房门”表他们甚至试图竭力摧毁这二者。

2369.“他们说”表愤怒的回答。这从前后文清楚可知,因而无需解释。

2370.“退后”表他们愤怒的威胁,也就是对仁之善的威胁。这从“罗得”的含义清楚可知,“罗得”是指仁之善,这些话就是对他说的,并涉及他。它们是愤怒的威胁,这从这些话本身,以及下文明显看出来。由此也明显可知,若他再谈论或赞扬这善,从而进行劝服,他们就会彻底拒绝它,这就是“退后”所表示的。

2371.“又说,这个寄居的人”表那些具有不同教义和生活的人。这从“寄居”的含义清楚可知,“寄居”是指接受教导和生活,因而是指教义和生活(参看1463, 2025节)。教会的状态在此被描述为接近末世,这时信已经没有了,因为仁没有了;也就是说,仁之善因与生活完全脱节,故也从教义上被弃绝。

此处所描述的人不是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解释所有的事,从而歪曲仁之善的人;也不是那些为了成为最大的、拥有全世界的好处而使得仁之善成为功德获得者之人。他们亦非那些将赏赐的分配权硬性归给自己,并且在这样做时通过各种诡计和迷惑的手段玷污仁之善的人。所论述的主题乃是那些一点也不想听到仁之善,或善行,只想听到与它们分离之信的人。他们愿意通过以下推理听到这一点,即人里面无非是恶,甚至源于他自己的善本身也是恶,因而里面没有丝毫救恩;并且没有人能凭善配得天堂、得救,唯有凭他们借以承认主功德的信。这就是当教会开始咽下最后一口气时的末世所兴起的教义,人们热情教导并欣然接受它。

但是,若由此断定人能过邪恶的生活,同时拥有良善的信仰,这必是一个错误的结论。若声称由于人里面无非是恶,故他无法接受来自主的良善,这良善有天堂在其中,因为有主在其中,并且有幸福快乐在其中,因为有天堂在其中,这也是一个错误的结论。而若断定由于没有人能凭善配得天堂,故从主接受天堂之善是不可能的,在这天堂之善中的自我功德会被视为可怕的邪恶,这又是大错特错。所有天使都具有这种善,所有重生之人也具有这种善,那些感受到良善本身,即善情中的快乐、甚至幸福之人同样具有这种善。关于这种善,即仁爱,主在马太福音中如此说: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善待恨你们的人,为那迫害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马太福音5:43-48)

路加福音中也有类似的话,再加上这一句:

要善待他们,并要借给人不指望偿还,你们的赏赐就必大了,你们也必作至高者的儿子。(路加福音6:27-36)

此处描述了来自主的良善,它没有任何接受回报的意图。鉴于此,凡处于这善的人都被称为“天父的儿子”和“至高者的儿子”。然而,这善因有主在其中,故也有赏赐,正如我们在路加福音所读到的:

你摆设午饭或晚饭,不要请你的朋友、弟兄、亲属和富足的邻舍,恐怕他们也回请你,你就得了报答。你摆设筵席,倒要请那贫穷的、残废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报答你。到义人复活的时候,你要得着报答。(路加福音14:12-14)

“午饭”、“晚饭”或“筵席”表仁之善,主与人一起居于其中(2341节)。故此处描述并清楚表明,由于主在这善中,故报答也在这善本身中,因为经上说“到义人复活的时候,你要得着报答”。

凡由于主的命令而努力凭自己行善的人就是那些最终接受这善,后来因被教导而承认一切善来自主的信仰之人(1712, 1937, 1947节)。这时,他们如此厌恶自我功德,以至于仅仅想到它就感到悲哀,并发觉他们所拥有的幸福快乐锐减。

那些不去行善,反而过着邪恶生活,同时教导并宣扬救恩居于与仁分离之信中的人则迥然不同。这些人甚至意识不到这种善是可能的。说来奇怪,在来世,正如我通过大量经历所得知的,这种人想基于他们回想起来曾做到的所有善行而配得天堂;因为这时,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与仁分离之信中没有任何救恩。他们就是主在马太福音中所指的那些人:

当那日,他们必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2-23)

从这些人身上也能看出,他们根本不理会主自己针对爱与仁之善的多次教导,相反,这些事在他们看来如同浮云,或夜里看到的东西。如马太福音(3:8-9; 5:7-48; 6:1-20; 7:16-20, 24-27; 9:13; 12:33; 13:8, 23; 18:21-23至末尾; 19:19; 22:34-39; 24:12-13; 25:34 至末尾)、马可福音(4:18-20; 11:13-14, 20; 12:28-35)、路加福音(3:8-9; 6:27-39, 43至末尾; 7:47; 8:8, 14-15; 10:25-28; 12:58-59; 13:6-10)、约翰福音(3:19, 21; 5:42; 13:34-35; 14:14-15, 20-21, 23; 15:1-8, 9-19; 21:15-17)中所记载的那些事。这些,以及诸如此类的其它事就是所多玛人(即那些沉浸于邪恶的人,2220, 2246, 2322节)对罗得说:“这个寄居的人,竟作起审判官来”所表示的,也就是说,他们这些具有不同教义和生活的人竟教训起我们来。

2372.“竟作起审判官来”表他们竟教训起我们来。这从“审判”的含义清楚可知,“审判”是指教导。“公义”论及善行,而“审判”则论及真理的教导,如前所示(2235节)。所以,就内义而言,“审判”是指教导或指导。教导真理就是教导良善,因为一切真理皆关注良善。

2373.“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表他们拒绝仁之善比拒绝主的神性人和神圣活动更甚。这从“罗得”和“这两个人”或天使的含义清楚可知,“罗得”是指仁之善,因为罗得代表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2324, 2351, 2371节);而“这两个人”或天使是指主的神性人和神圣活动(参看前文)。由此明显可知,“害你比害他们更甚”具有这样的含义。那些沉浸于邪恶的教会中人拒绝仁爱比否认主更甚,原因在于,他们在这样做时能通过一种表面宗教信仰来支持自己的私欲,并进行没有内在的外在敬拜,也就是口头上的敬拜而非发自内心的敬拜;他们越视这种敬拜为神性和神圣,所取得的地位和财富就越大。除此之外有很多其它虽隐藏起来,却又显而易见的原因。然而,事情的真相是,人若拒绝仁爱,也就是说,既从教义上,同时还在生活中拒绝它,也会拒绝主。尽管他不敢公然这样做,但会在心里这样行。这就是此处经上说所多玛人“要攻破房门”字面上所表达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们甚至试图竭力摧毁这二者。不过,阻止这种努力付诸行动的事决不会隐藏起来。

2374.“他们就按住这人”表他们想对真理诉诸暴力。这从“这人”(man,vir)的含义清楚可知,“这人”是指聪明理性的人(person ,homo),因而是指真理(参看158,1007节)。对真理诉诸暴力就是败坏信的事物;当这些事物与仁分离,并且人们否认这些事物通向生活的良善时,它们就被败坏。

2375.“强压罗得”表他们尤其想对仁之善诉诸暴力。这从“罗得”的含义清楚可知,“罗得”是指仁之善(参看2324, 2351, 2371, 2373节)。从这些话,即“他们就按住这人,强压罗得”明显可知,“这人”表示一回事,而被强压的“罗得”则表示另一回事。否则,只说其中一句就足以了。

2376.“要前来攻破房门”表他们甚至试图竭力摧毁这二者。这从“前来”和“房门”的含义清楚可知,“前来”是指努力,“房门”是指引向良善与主那里之物,还指良善本身和主本身(2356,2357节)。至于这一切的含义,可参看前文(2373节)。

2377.创世记19:10. 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到自己身边,关上门。

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表主的大力帮助。“将罗得拉进屋去,到自己身边”表主保护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关上门”表祂还拒绝所有人触及他们。

2378.“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表主的大力帮助。这从“那二人”和“手”的含义清楚可知:“那二人”是指主,如前所示;“手”是指能力(参看878节)。

2379.“将罗得拉进屋去,到自己身边”表主保护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这从“罗得”的代表和“拉进屋去,到自己身边”的含义清楚可知:“罗得”是指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如前所述;而“拉进屋去,到自己身边”是指保护;“拉进屋去”是指被引入良善;凡被引入良善者皆被引入天堂;凡被引入天堂者皆被引向主;因此,他们得到保护,其灵魂免受一切侵扰。就灵魂而言,凡拥有良善之人皆与天使相联,所以他虽活在肉身,却身处天堂,尽管当时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且因处于肉体之物和预备的状态而未能觉察到天使的喜乐(参看1277节)。

2380.“关上门”表祂还拒绝所有人触及到他们。这从“门”的含义清楚可知,“门”表让人进入之物(2356, 2357, 2376节),因而表进入。正因如此,“关门”表阻止进入。在来世,阻止进入是通过将善人与恶人分开实现的,好叫善人不受谬念或恶欲气场的侵扰,因为地狱的发散物无法渗透到天堂。在今世,阻止进入则通过那些拥有良善之人强有力地反对虚假的原则和说服实现的。每当有邪恶的虚假或虚假的邪恶被灌输给他们时,无论通过恶人的言谈,还是通过恶灵或魔鬼的思维,与他们同在的天使会立刻把它搁到一边,并将其折向这些人已经确认的某种真理与良善。无论他们的肉体遭受多么大的苦楚,天使都会这样做。因为与灵魂相比,天使视肉体如无物。

只要人还留在肉体之物中,他的观念和觉知就是一般和模糊的(参看2367节),以至于他几乎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仁之善;这种一般和模糊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知道何为仁爱,或何为邻舍。不过,要让人们知道谁是这样的人。凡拥有良知的人,即一点也不愿背离正义与公平、良善与真理(他们不愿意仅仅是为了正义与公平、良善与真理本身,因为这是良知的产物)之人都具有仁之善。有良知的人都对邻舍思想和希求善事,哪怕对他们不友好,并且不求任何回报。他们就是具有仁之善的人,无论他们在教会外还是教会内。那些教会中人都敬畏主,乐意听从并遵行祂的教导。

另一方面,凡沉浸于邪恶之人都没有良知。他们不关心正义公平,除非他们能由此赚得似乎被高看一眼的名声。至于影响属灵生命的善与真是什么,他们一无所知,甚至将其视为毫无生命之物而加以弃绝。更有甚者,他们对邻舍思想和希求恶事,并且若不支持他们,会对他施加伤害,哪怕是朋友,还以此为乐。他们即便行善事,也是为了某种回报。教会中的这类人背地里都否认主,并且为了确保荣誉、名利或生命不受威胁,他们会公然这样做。

然而,要知道,有些人以为自己没有良善,事实上却有;而有些人以为自己拥有良善,事实上却没有。有些人以为自己没有良善,事实上却有,这是因为当他们反思自己所拥有的良善时,他们所在社群的天使会立刻将这良善不存在的想法注入进来,唯恐他们将这良善归给自己,也唯恐他们的思维转向自己的功德,从而将自己置于其他人之上。若没有这种守护,他们必陷入试探。

至于有些人以为自己拥有良善,事实上却没有,这是因为当他们反思这良善时,伴随他们的恶魔和恶灵立刻会将他们拥有良善的想法注入进来,因为恶人会将良善与快乐相混淆,事实上还会暗示凡他们为了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所行的善事都是良善,甚至在来世会得到回报,因此,他们比别人更有功劳。与自己相比,他们看不起其他人,甚至认为他们都一文不值,说来奇怪,他们若真有与此不同的想法,就会落入试探,并且在这试探中必会屈服。

2381.创世记19:11. 他们又击打房门口的男人,使他们不论老少,都瞎了眼;这些人找门找得很烦躁。

“房门口的男人”表借以对仁之善诉诸暴力的理性事物和衍生的教义。“他们又击打,使他们都瞎了眼”表他们充满虚假。“不论老少”表无论细节还是总体。“这些人找门找得很烦躁”表以致他们看不见通向良善的任何真理。

2382.“房门口的男人”表借以对仁之善诉诸暴力的理性事物和衍生的教义。这从“男人”、“门口”和“房”的含义清楚可知,“男人”是指理性事物(参看158, 1007节);“门口”是指引入或进入,要么通向真理,要么通向良善,因而是指某种与教义相关之物(参看2356节);“房”(即家)是指仁之善(参看前文各处)。由于此处论述的主题是那些“要前来攻破房门”的人,也就是试图摧毁仁之善,以及主的神性与神圣的人(2376节),故所表示的是借以对仁之善诉诸暴力的理性事物和衍生的教义。

上一篇:19章(2310-2494)3

下一篇:19章(2310-2494)5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