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19章(2405-2432)6

发布时间:2020-10-17  阅读:278次
 

2405.“天明了”表当主的国临近时。这从圣言中“天明”或早晨的含义清楚可知。由于本章论述的主题是教会的连续状态,故经上先论述晚上发生的事,然后论述夜里发生的事,接着论述黎明发生的事,进一步论述日出后发生的事。黎明在此被表述为“天明了”,表示正直人与邪恶分离之时,这种分离在本节直到22节被描述为罗得和他的妻子、女儿被带出去并得救。分离发生在审判之前,这一点从主在马太福音中的话明显看出来:

万族要聚集在祂面前,祂要把他们彼此分开,好像牧羊人把绵羊和山羊分开一样。(马太福音25:32)

在圣言中,这段时期或状态被称为“黎明”,因为那时主来了,或也可说,祂的国临近了。善人的情形也一样,因为到那时,善人身上会闪耀出某种类似早晨的曙光或黎明的东西;故在圣言中,主的降临被比作“早晨(或清晨)”,也被称作“早晨”。如何西阿书:

过两天耶和华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祂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祂面前得以存活。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祂;祂出现确如晨光。(何西阿书6:2-3)

“两天”表之前的时期和状态。“第三天”表审判或主的到来,因而表主国度的临近(720, 901节),主国度的降临或临近被比作 “晨光”。

撒母耳记:

以色列的神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无云的清晨,雨后的晴光,使地发生嫩草。(撒母耳记下23:4)

“以色列的神”表主,因为那个教会并没有其他以色列的神,它的每一个特征都代表祂。约珥书:

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那日是黑暗、幽冥的日子,是密云、乌黑的日子。(约珥书2:1-2)

这也论及主的降临和祂的国度。经上之所以说“黑暗、幽冥的日子”,是因为那时善人正与恶人分开,如此处罗得与所多玛人分开一样;善人与恶人分开后,恶人就灭亡了。

主的降临或其国度的临近,不仅被比作“早晨(或清晨)”,实际上还被称作“早晨(或清晨)”,这一点可见于但以理书:

有一位圣者说,这异象、常献的祭和造成荒凉的罪过要到几时呢?祂对我说,要到二千三百个晚上和早晨,圣所才得洁净。所说晚上和早晨的异象是真的。(但以理书8:13-14, 26)

“早晨”在此明显表示主的降临。诗篇:

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为荣,甘心献祭,从晨曦的胎腹你就有了你那青春的甘露。(诗篇110:3)

整个诗篇论述的主题都是主和祂在试探中的胜利,也就是祂“掌权的日子”和“以祂的圣洁为荣”。“从晨曦的胎腹”表祂自己,因而表祂借以争战的神性之爱。

西番雅书:

耶和华在她中间是公义的,断不做乖僻的事;在早晨,祂必在早晨显明审判。(西番雅书3:5)

“早晨”表审判的时期和状态,审判和主的到来是一样的,这和主国度的临近是一样的。

由于“早晨”表这些事,故为了能代表这些事,经上命令:

亚伦和他的儿子要点上灯,从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华面前料理这灯。(出埃及记27:21)

“晚上”在此表黎明前的曙光(2323节)。由于同样的原因,经上命令:

祭坛上的火每天早晨都要燃烧。(利未记65

逾越节的羔羊和献祭的祭物不可剩下一点留到早晨。(出埃及记12:10; 23:18; 34:25;利未记22:29-30;民数记9:12);以此表示当主到来时,献祭要终止。

一般来说,“早晨”用来描述破晓之时和日出之时。在这种情况下,“早晨”表对善人和恶人的审判,如本章:

太阳已升出地面,罗得到了琐珥;耶和华将硫磺与火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创世记19:23-24)

同样,它表示对恶人的审判,诗篇:

我每日早晨要灭绝地上所有的恶人,好把一切作孽的从耶和华的城里剪除。(诗篇101:8)

耶利米书:

愿那人像耶和华所倾覆而不后悔的城邑;愿他早晨听见哀声。(耶利米书20:16)

由于严格来说,“早晨”表主,祂的到来,因而表其国度的临近,故显而易见,它还有别的意思,即表示一个新教会的兴起,因为这个新教会是主在地上的国,无论总体、具体还是细微。当地上的教会新建时,这个国就是总体上的;当一个人正重生、新造时,它就是具体的;而每当爱与信之善在他里面作工时,它就是细微的,因为主的到来就在于此。所以,就具体和细微意义而言,主在第三日早晨复活(马可福音16:2, 9;路加福音24:1;约翰福音20:1)体现这一真理,即:祂在重生之人的心智中每天、甚至每一时刻都在复活。

2406.“天使催逼罗得”表主把他们从恶中拦阻,并保守在善中。这从“催逼”的含义清楚可知,“催逼”是指催促。这句话表示从恶中拦阻,这一点从这句话的内义和下文明显看出来。内义就是,当教会开始远离仁之善时,主就会将教会成员从恶中拦阻,其力度比他们具有仁之善时还要大。这一点从下文同样明显看出来,也就是说,尽管天使催促罗得出城,但他迟延不走;于是天使便拉着他和他的妻子并他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去,安置在城外。这表示并描述了处于这种状态下的人之秉性;因为此处论述的是该教会的第二个状态。本章头三节描述了第一个状态,该状态是这样:他们具有仁之善,承认主,并通过祂确认良善。此处描述的第二个状态则是这样:在教会成员本身当中,邪恶开始反对良善,那时,他们被主从恶中强有力地拦阻,并被保守在善中。本节,以及接下来的16,17节就论述了这种状态。

关于这个问题,很少有人知道,主将所有人,无一例外,从恶中拦阻,其力量超乎人的想像。因为每个人由于与生俱来的遗传性和通过自己的行为所获得的东西而不断趋向邪恶,以致若主不拦阻他,他必随时一头扎进最底层的地狱。但主的仁慈如此浩大,以致主时时刻刻,甚至每一刹那间提升他,拦阻他冲向那个地方。这也是善人的情形,不过,各人因其所具有的仁与信的生命而各异。因此,主不断与人争战,并为了人而与地狱争战,尽管在此人看来事情并非如此。我通过大量经历得知,这是千真万确的。对此,蒙主的神圣怜悯,我将在别处讲述(也可参看929,1581节)。

2407.“说,起来!带着你的妻子和你在这里找到的两个女儿出去”表信之真理和对真理并良善的情感;“找到”表已脱离邪恶。这从“起来”、“妻子”和“两个女儿”的含义清楚可知:“起来”是指从恶中升起(2401节);“妻子”是指信之真理,对此,可参看26节经文,那里论到罗得的妻子时说,她变成了一根盐柱;“两个女儿”是指对真理与良善的情感(参看2362节)。“找到”表已脱离邪恶,这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们获得了自由。这几句话描述了教会的第二个状态,也就是说,他们不让自己像以前那样通过良善被引向真理,而是通过真理被引向良善;然而他们对良善仍有模糊的情感。因为真理越成为首领,良善就越模糊;相反,良善越成为首领,真理就越在自己的光中变得可见和清晰。

2408.“免得你因这城里的罪恶同被剿灭”表唯恐他们因邪恶的虚假而灭亡。这从“罪恶”和“城”的含义清楚可知:“罪恶”是指邪恶;“城”是指教义,即便这教义是虚假的(参看402节)。从第一卷的内容(1212, 1679节)可以看出何为虚假的邪恶。

2409.创世记19:16. 但罗得迟延不走。二人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

“他迟延不走”表由邪恶的本质所导致的不情愿。“二人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表主强有力地拦阻他们,使他们远离邪恶,从而在“罗得”、“他的妻子”和“他女儿”所表示的善与真中得以强化。“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表出于恩典和怜悯。“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表那时他的状态。

2410.“他迟延不走”表由邪恶的本质所导致的不情愿。这从前面所述(2406节)清楚可知,因为人里面的邪恶不断反对来自主的良善。人的思维,甚至最细微的思维都粘附着遗传和实际所行的邪恶。这邪恶把他拖下来,但主凭祂所注入的良善拦阻他、提升他,以此将人保持在恶与善之间。因此,若非主时刻拦阻他,使他远离邪恶,他凭自己必一头扎下去;比起以前的状态,人处于在此罗得所代表的教会成员所在的状态更会这么做。这种状态是他开始不再像通过真理那样通过良善思考和行事之时的状态,所以有点远离良善。

2411.“二人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表主强有力地拦阻他们,使他们远离邪恶,从而在“罗得”、“他的妻子”和“他女儿”所表示的善与真中得以强化。这从“二人”、“手”、“罗得”、“妻子”和“女儿”的含义清楚可知:“二人”是指主,如前所述;“手”是指能力(参看878节);“罗得”是指仁之善(参看2324, 2351, 2371, 2399节);“妻子”是指信之真(如19:26所述);“女儿”是指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参看489-491, 2362节);最后从前面所述(2388节)清楚可知,也就是说,随着人远离邪恶,良善与真理便从主流入;随之“罗得,他的妻子和他两个女儿”所表示的良善与真理也在同等程度上得以强化。

人若反思,便能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得知这一点。他越远离肉体和世俗之物,其观念就越属灵,即他越被提升向天堂,这就是人处于神圣敬拜、经历试探,以及不幸或病患时的情形。众所周知,那时,肉体和世俗之物,即对它们的欲望或爱被除去。原因如前所述,即属天、属灵之物不断从主流入;而从肉体和世俗之物所流入的邪恶及其衍生的虚假,和虚假及其衍生的邪恶则阻碍对属天、属灵之物的接受。

2412.“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表出于恩典和怜悯。这从“耶和华的怜恤”的含义清楚可知,“耶和华的怜恤”无非是恩典和怜悯,不是别的。主将人从恶中拦阻,并保守在善中,纯粹是出于祂的怜悯(参看1049节)。提及恩典和怜悯的原因如前面所解释的(598,981节),凡处于真理,通过真理而处于良善的人只祈求主的恩典;凡处于良善,通过良善而处于真理的人则祈求祂的怜悯。这二者之间的区别是由谦卑的不同状态,以及随之而来的敬拜所产生的。

2413.“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表那时他的状态。这从“领出去”和“安置在城外”的含义清楚可知:“领出去”是指退出;“安置在城外”是指远离虚假。故此处提及的状态是他从恶中被拦阻时的状态,这时,来自主的良善与真理得以强化。

2414.创世记19:17. 领他们出来以后,他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

领他们出来以后”表示他们要从虚假与邪恶中退出时的状态。“他说,逃命吧”表他要关注他的永生。“不可回头看”表不要关注教义。“也不可在全平原站住”表不要停留在这些教义的任何一个上。“要往山上逃跑”表向着爱与仁所流入的良善。“免得你被剿灭”表否则,他必要灭亡。

2415.“领他们出来以后”表示他们要从虚假与邪恶中退出时的状态。这从刚才所述(2413节;以及2388, 2411节)清楚可知。

2416.“他说,逃命吧”表他要关注他的永生。这是很明显的,无需解释。不过,接下来是他应以哪种方式关注他的生命。

2417.“不可回头看”表不要关注教义。这从城在他身后,山在他前面时“回头看”的含义清楚可知。因为“城”表教义(402, 2268, 2392节);“山”表爱与仁(795, 1430节)。这就是意义所在,这一点从26节经文的解读明显看出来,那里说到,“他的妻子在他后面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谁都能意识到,“回头看”这句话里面含有某些神性奥秘,只是这些奥秘隐藏得太深,以至于看不到。因为“回头看”似乎算不上犯罪行为,然而又是极其重大的事件,以至于经上说逃命吧,也就是说,要关注他的永生,就不要回头看。不过,下文我们会看到关注教义是什么意思,我们在此仅阐明这些教义是什么。

教义有两种,一种是仁之教义,一种是信之教义。一开始,主的每个教会尚是少女和童女时,除了仁之教义外,并没有其它教义,也不喜欢其它教义;因为仁之教义与生活相关。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教会逐渐远离这种教义,直到开始鄙视它,最终弃绝它;这时,它只承认所谓信之教义,而不承认其它教义。当它将信与仁分开时,这类教义便与邪恶的生活同流合污了。

这就是主来之后初代教会,或外邦人的教会的情形。一开始,它只有爱与仁的教义,并没有其它教义,因为这就是主所教导的(参看2371节末尾)。但祂的时代过后,随着爱与仁开始变得冷淡,信之教义,以及伴随它的纷争和异端便渗透进来。当人们越来越倾向于这种教义时,这些纷争和异端也随之增多。

类似情形发生在大洪水后的古教会,古教会曾传遍很多国家(2385节)。该教会只知道仁之教义,也不知道其它教义,因为这种教义关注并渗透到生活中;他们由此关心自己永恒的福祉。然而,一段时间过后,有些人开始酝酿信之教义,并最终脱离仁爱。该教会成员把这种人叫做“含”,因为他们过着邪恶的生活(参看1062, 1063, 1076)

大洪水之前的上古教会优于所有其它教会,被称作“人”,享有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的直觉本身,因而拥有铭刻在它里面的爱与仁的教义。不过,即便那个时候也有酝酿信的人。当这些人将信与仁分开时,他们便被称为“该隐”,因为“该隐”就表示这种信,而他所杀死的“亚伯”则表示仁(参看创世记第4章的解读)。

由此清楚可知,教义有两种,一种是仁之教义,一种是信之教义,尽管这二者本为一;因为仁之教义就包含信的一切事物。但是,当从唯独属于信的那些事物中提取教义时,这类教义就被说成有两种,因为信与仁分开了。如今,教义被分开,这从以下事实清楚看出来,即:人们完全不知道何为仁爱,何为邻舍。唯独具有信之教义的人没有意识到除了将自己的东西给予他人,并怜悯每个人外,对邻之仁还能有什么,因为他们将每个人都视为邻舍,不分青红皂白;而事实上,仁爱就在于这个人所具有的一切良善,既在他的情感中,也在他的热情中,并由此在他的生活中;而邻舍则在于感染这个人之人所具有的一切良善。所以邻舍是指具有良善的人,并且因人而异。

例如,人若通过惩恶赏善践行公义、公平,就具有仁爱和怜悯。仁爱还在于惩罚恶人,因为实施惩罚的人强烈渴望纠正那被惩罚的人,同时保护善人,以免这些人在恶人手里受到伤害。当人以这种方式关心和渴望作恶者,或仇敌的良善,以及关注并渴望他人和国家的良善时,这种关心和渴望就源于对邻之仁。生活中的所有其它良善也一样,因为这种良善若不源于对邻之仁,绝不可能存在。这就是仁爱所关注,并在自己里面所体现的。

既然如前所述,人们对于何为仁爱,何为邻舍是这么模糊,那么显然,信之教义占据第一位后,仁之教义就成了已丧失的事物之一了。然而,古教会唯独培育仁之教义,并且如此推崇它以致他们将属于对邻之仁的一切良善,也就是拥有良善的所有人,进行分门别类。他们这样做时作了很多区分,并分别赋予名字,称他们为穷人、可怜人、受压迫者、病人、赤身裸体者、饥饿的、口渴的、被囚的或坐监的、寄居的,以及孤儿寡妇。他们还称一些人为瘸子、瞎子、聋子、哑巴和残废人等等。主在旧约中就是照着这种教义说话的,这便解释了这类术语为何如此频繁地出现在旧约中;主自己同样照这种教义说话,如马太福音(25:35-36, 38-39, 40, 42-45),路加福音(14:13, 21)等。正因如此,就内义而言,这些名字具有截然不同的含义。所以,为了恢复仁之教义,蒙主的神圣怜悯,下文将进一步既总体上又具体地讨论谁是这类人,以及何为仁爱,何为邻舍。

2418.“也不可在全平原站住”表不要停留在这些教义的任何一个上。这从“平原”的含义清楚可知,“平原”是指稍后所论述的教义性质的方方面面。至于不要停留在这些教义的任何一个上是怎么回事,这会在26节予以阐明,那里提到了罗得的妻子,因为她在罗得后边回头看。在圣言中,“平原”表教义性质的方方面面,这一点明显可见于耶利米书:

行毁灭的必来到各城,并无一城幸免。山谷必败落,平原必被毁坏。(耶利米书48:8)

此处“城”表虚假的教义,“平原”表该教义的方方面面。启示录:

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列族,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的平原,围住圣徒的营,就有火由神那里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启示录20:7-9

此处“歌革和玛各”表那些其敬拜是缺乏内在的外在敬拜,因而变成偶像崇拜的人(1151节);“全地的平原”表他们已荒废的教会教义;“圣徒的营”表爱与仁之善;他们被“由神那里从天降下的火烧灭了”与24节论及所多玛并蛾摩拉人的话意思一样。还有,在耶利米书(3313)中,仁之教义被称为“山地的城邑”,信之教义则被称为“平原的城邑”。

2419.要往山上逃跑”表向着爱与仁所流入的良善。这从“山”的含义清楚可知,“山”是指爱与仁(参看795,1430节)。

2420.“免得你被剿灭”表否则,他必要灭亡。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2421.创世记19:1819.罗得对他们说,我主啊,不要如此!看哪,你仆人既然在你眼前蒙恩,你又向我大施怜悯,使我的灵魂存活。我不能逃到山上去,恐怕这灾祸临到我,我便死了。

“罗得对他们说,我主啊,不要如此”表软弱,因为他做不到。“看哪,你仆人既然在你眼前蒙恩”表由对真理的情感所产生的谦卑。“你又向我大施怜悯”表由对良善的情感所产生的谦卑的表象。“使我的灵魂存活”表由于主渴望拯救他。“我不能逃到山上去”表怀疑他能否拥有仁之善。“恐怕这灾祸临到我,我便死了”表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他同时处于邪恶,从而被定罪。

2422.“罗得对他们说,我主啊,不要如此”表软弱,因为他做不到。这从这些话本身所包含的情感,以及下文清楚可知。此处论述的主题是本章“罗得”所代表的教会的第三个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们不再出于对良善的情感思考和行事,而是出于对真理的情感。当对良善的情感开始减弱,可以说消退时,这种状态就占了上风。诚然,良善存在,但却越发向内层退去,从而居于模糊中;然而,它仍表现为某种情感,这种情感被称作对真理的情感。至于何为对良善的情感,何为对真理的情感,可参看上下文(19972425节)。对人来说,这些状态的存在并不明显,更不用说它们的性质了。但对天使来说,这些状态如同在光天化日下那样显而易见,因为天使就在于人的一切良善情感中。当这人进入来世后,在他自己看来,它们也是显而易见的。善人根据这些情感及其性质而分为不同的社群(685)

2423.“看哪,你仆人既然在你眼前蒙恩”表由对真理的情感所产生的谦卑,“你又向我大施怜悯”表由对良善的情感所产生的谦卑的表象。这从前面有关恩典和怜悯的论述清楚可知(598, 981节)。因为人若处于对真理的情感,是不可能足以谦卑到发自内心承认万事万物皆出于怜悯的。正因如此,他们说“蒙恩”,而非“怜悯”。事实上,他们里面对真理的情感越少,他们所提及恩典的里面所包含的谦卑就越少。而另一方面,人所拥有的对良善的情感越多,他所提及怜悯的里面所包含的谦卑就越多。这表明,那些处于对真理的情感之人所具有的崇拜、因而敬拜,与那些处于对良善的情感之人的差别何等之大。为使敬拜可以存在,崇拜必须存在;为使崇拜可以存在,谦卑也必须存在。这适用于敬拜的方方面面。由此明显可知为何此处既提及恩典,也提及怜悯。

2424.“使我的灵魂存活”表由于主渴望拯救他。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2425.“我不能逃到山上去”表怀疑他能否拥有仁之善,即通过那善思考和行事。这从“山”的含义清楚可知,“山”是指爱与仁(参看795, 1430节)。

至于这种怀疑,情况是这样:那些处于对真理的情感之人拥有在其真理情感里面的良善情感。但这种良善情感如此模糊,以致他们觉察不到,因而不知道何为对良善的情感,或何为真正的仁爱。诚然,他们以为自己知道,但他们是出于真理,因而出于记忆知识,而非出于良善本身这样认为。尽管如此,他们仍行仁之善,倒不是为了由此获得什么功劳,而是出于顺服。只要认为这就是真理,他们就会以这种方式行事。因为他们允许主藉着他们视之为真理的真理把他们从良善的模糊中领出来。例如,他们因不知何为邻舍,便对他们以之为邻舍的所有人行善,尤其向穷人行善,因为这些人由于缺乏世俗的财富而自称穷人;向孤儿寡妇行善,因为他们就是被如此称呼的;向寄居的行善,因为他们的确在寄居;对所有其他人也是如此。他们若不知道穷人、孤儿寡妇、寄居的,以及其他人分别表示什么,就会这样做。尽管如此,鉴于他们对表面真理的情感里面有处在模糊中的良善情感,如前所述,而主就是藉着这种对良善的情感而引导他们做这些事的,故他们的内层同时处于良善。在这良善里面的天使与他们同在,并在那里以感染这些人的表面真理为乐。

但那些处于仁之善,并由此处于对真理的情感之人在做所有这些事时会加以辨别。他们居于光中,而真理之光只来自良善,并没有其它来源,因为主藉着良善流入。这些人不会仅仅因为他们被称为穷人、孤儿寡妇和寄居的就向他们行善,因为他们知道,比起所有其他人,那些善人,无论穷富,更是邻舍。由于善人会向其他人行善,故这些人向善人行善就是通过他们向其他人行善。他们还知道如何区别对待良善,因而区别对待善人。他们将公众利益本身视为较高等的邻舍,因为更多人的利益会在这邻舍里面得到关注。他们承认主在地上的国度,也就是教会,是其要示以仁爱的更高等的邻舍,而主在天上的国度则还要高等。然而,人若将主置于所有那些唯独崇拜主、爱祂高于一切的人之上,就会从主得到各等邻舍。因为就至高义而言,唯独主是邻舍,因而是一切良善,只要这良善源于祂。

然而,那些品性完全相反的人则从自己得到各等邻舍,并且只承认那些支持、服侍他们的人为邻舍;他们因称这些人,而非其他人为他们的兄弟和朋友,故会视这些人与他们自己成为一体的程度而区别对待他们。所有这一切表明何为邻舍,也就是说,每个人都照着他所在的爱而成为邻舍;凡具有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的人,就是真正的邻舍,但这因人而异。因此,每个人所具有的良善本身才是决定性因素。

2426.“恐怕这灾祸临到我,我便死了”表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他同时处于邪恶,从而被定罪。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从前面的阐述和说明(301-303, 571, 582, 1001, 1327, 1328)可知这些话包含什么,也就是说,主不断规定,邪恶不应与良善混合。人越处于邪恶,就远离良善。不过,完全处于邪恶好过既处于邪恶,同时又处于良善。他若处于邪恶,同时又处于良善,必承受永恒的诅咒。教会中的骗子和伪君子比任何人都面临这样的危险。因此,就内义而言,这就是“恐怕这灾祸临到我,我便死了”的含义。

2427.创世记1920. 看哪!这座城很近,可以逃到那里,那只是一座小城,求你容我逃到那里—它岂不是小的?我的灵魂就得存活。

“看哪!这座城很近,可以逃到那里”表他可以通过信之真理(思考和行事)。“那只是一座小城”表通过他所拥有的少许真理。“求你容我逃到那里”表通过这少许真理可以关注良善。“它岂不是小的”表他不是拥有少许真理吗?“我的灵魂就得存活”表他或许因此得救。

2428.“看哪!这座城很近,可以逃到那里”表他可以通过信之真理(思考和行事)。这从“城”的含义清楚可知,“城”是指教义,因而是指信之真理(参看402, 2268节)。之所以说“很近”,是因为真理与良善密切相关。因此,“逃到那里”表他可以通过真理(思考和行事),因为他通过良善做不到(2422节)。

2429.“那只是一座小城”表通过他所拥有的少许真理。这从“城”的含义清楚可知,“城”是指真理,如刚才所述。这城是小的,表示真理有少许;此处表示通过他所拥有的这少许行事,这从前后文明显看出来。

关于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与那些拥有良善情感的人相比,那些拥有真理情感的人拥有少许真理。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他们通过自己所拥有的那点贫乏、模糊的良善看见真理。人里面的真理正是基于他里面的良善。哪里的良善少,哪里的真理就少。它们的比例和程度都是一样的,或如人们所说的,它们彼此步调一致。事实上,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但事实的确如此。良善正是真理的本质,真理若没有它的本质,就不是真理,尽管看似真理;它只不过是空响的锣,就像一个空瓶子。

为让人有真理在自己里面,他必须不仅知道真理,而且还承认它、信它。那时,他才第一次拥有真理,因为那时真理会对他产生影响,并保留下来。若他仅仅知道真理,却不承认它、信它,情况则不同。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真理在自己里面。这就是很多恶人的情况:他们能知道真理,有时比其他人知道得还要多;但他们仍没有真理;事实上,他们拥有真理就更少了,因为他们发自内心否认它。

主规定,人所拥有(即承认并相信)真理的量,不会多过他所接受的良善的量。这就是为何此处论及表示真理的城时,经上说“那只是一座小城”,在本节又说“它岂不是小的”,以及在22节,他称那城名为“琐珥”,“琐珥”的原义就表示“小”。其原因是,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那些拥有对真理的情感,但不怎么拥有对良善的情感之人。

2430.“求你容我逃到那里”表通过这少许真理可以关注良善。这从前后文清楚可知。经上说,他要“往山上逃跑”,以此表示爱与仁之善(2419节);不过,他回答说,他不能逃到山上去,但可以逃到城里,以此表示信之真理(2428节);因此,他可以通过真理关注良善,或也可说,通过信关注仁。此外,那城就坐落在山脚下,以后他能由此上山居住,不过是住在山洞里(1930)。

2431.“它岂不是小的”表他不是拥有少许真理吗?这从前面所述清楚可知(2429节),因此无需进一步解释。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唯独主知道这真理里面有多少良善,因而一个人里面有多少真理。

2432.“我的灵魂就得存活”表他或许因此得救。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他也会得救,因为他的真理里面有良善,这从下文,也就是答复明显看出来,即“看哪,这事我也应允你,我不倾覆你所说的这城”(21节);之后,“太阳已升出地面,罗得到了琐珥”(23节),这几句话表示拥有对真理的良善,即有信的人会得救,只要这信是善之信。

上一篇:19章(2310-2494)5

下一篇:19章(2310-2494)7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