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爱(230-247)

发布时间:2024-01-20  阅读:155次
 

230.从死后流入灵人界的灵人的观念就能知道他们在世上对主、天堂、爱和信所持有的一切观念。

关于神,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神持有如同一种云或雾的观念,因为他们认为神是一个灵,而他们对一个灵没有其它观念。

关于天堂,他们对天堂持有这样的观念:天堂在天空中,有的认为它在星星之间,有的认为它在宇宙中,几乎没有人认为它就在人里面,因为他们无法除去空间的观念。

关于天堂的喜乐,他们对它持有快乐的观念,每个人都认为它是自己的爱之快乐,尤其是统治,以及不断幸福地生活在外在奢侈,或说外在快乐的享受中的快乐;很少有人认为它是内在快乐的享受;他们不知道内在快乐是什么。

关于爱,他们对爱持有如此粗俗的观念,以至于你可以称之为肮脏。他们出于奸淫之爱的快乐来思想它。其中有些人对爱没有观念,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爱。他们以同样的方式思想相爱,有些人持有外在友谊的观念。总之,他们对爱的一切观念都源于淫乱的观念。

关于信,他们对信没有其它观念,只有已经接受的信之观念,其性质如前所述。这不是真信的观念,因为它是与仁分离之信的观念,他们不知道仁爱是什么。

当关于神、天堂、爱和信的天使观念流入时,他们感知不到它;他们脑海里有一种模糊的黑暗,或黑暗的遗忘,因为天堂之光没有进入。

这就是由于唯信当今世界的性质,因为当唯信进入,并被接受时,真理的任何元素都不会被爱。他们说:“我知道我们教会的真理,它们完全包含在这信中。”

231.人死后会进入在天堂和地狱中间的灵人界;他在那里从一个社群转到另一个社群,从而要么为天堂,要么为地狱做好准备。这个过程看似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还看似一段旅程。他会去往不同的区域,有时上升到更高区域,有时下降到更低区域;然而,这是他的感觉,尽管这些旅程只是状态的变化。我在灵里时,也是如此。最后,当这个人做好准备时,他就在这时被作为他的其它爱之首的爱引领,然后把转脸转向他的主导爱所在的社群,并像回家一样前往那里。

232.真理的知识或概念被铭刻在情感或爱上,以至于产生它们的,是情感,仿佛情感已经知道它们。情感看见那些与它和谐一致的事物,因为有些人拥有确认的能力。因此,如果情感是良善,并通过生活变成良善,那么它就直接将支持它或为它服务的知识或概念铭刻在它上面;当听到或看到这些东西时,它就出于自己里面类似和相似的元素而感知到它们。因此,这是爱的一个特征。但一个陷入唯信,受爱自己和爱世界驱使的人不会被其它东西影响,只受那些与他的爱一致的东西影响;这些东西被铭刻在他的爱上。它们违背信之真理,这些真理是:要爱神胜过自己,爱天堂胜过世界,要爱邻舍的良善,以及对邻舍有用的一切等等胜过自己。那时,信之真理被弃绝。这也是死后的实际情况;留下来的,是那些属于爱,或属于意愿的事物或观念。

233.所有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功用而拥有对统治的爱之人,死后都会保留这爱;无论到哪里,他们都想进行统治。这爱随着其束缚放松而继续往前冲。这是一种拒绝一切神性之物的爱,除非这神性之物给它充当统治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它充当手段,这爱就喜欢它;但当它不能充当手段时,这爱不仅弃绝它,还恨恶它。

原因在于,这爱与天堂之爱对立。这些人不准进入天堂;他们若像伪善者那样混入天堂,就会将关于他们自己的观念和形像充满整个邻近地区,哪怕在他们谈论神的时候。这爱偏离天使的观念,而天使的观念远离他们自己并指向神。因此,他们被赶走。我已经看到这一切。

这些人大多是肉体的,因为他们沉浸于自我,而不是上升超越它。像这样的灵人就被带到我们地球灵的世界的边界,那里看似有一个充满烟、火的湖;他们首先滚在尘埃中,被带入他们在世上所过的生活中,从而被扔进这个湖。

234.要让所有在世上并读到这些话的人都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是为了功用而对统治的爱是魔鬼的爱本身,包含一切邪恶在里面。要让他们知道这一点,并防范它。一切邪恶的爱都包含在这爱里面,并伴随着它,包括一个人在世上完全没有意识到的爱。

我有大量例子,足以说明,那些表面看似道德的基督徒,内心却只思想自己和世界的人死后都与魔鬼联系在一起。我在那里长时间地观察了这样一个人:他心里如此傲慢,以至于几乎没有人比他更傲慢;然而,他在世上却能与神学家们谈论神学,与其他人谈论道德;他伪装得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公义、公平。但死后,他却变成这样一个火暴的魔鬼,他不仅否认神,甚至还想成为魔鬼本身,以便他能不断与神争战,摧毁天堂。他对所有承认主的人都充满敌意,以至于经常受到惩罚,但却没有用。我若真的讲出他的恶意、狡猾和犯罪行为,就会填满许多页纸。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在他自己的地狱和人们里面的魔鬼是什么样。这个人是卡尔十二世(又译查理十二世,1697-1718年的瑞典国王)

这种人不承认神,而是认为所有强大的人都是神;他们想成为诸神本身,并受到崇拜。

235.我曾听到一场关于对统治之爱的对话,大意是:许多人以为那些在世上敬拜主的人,尽管是祂的仇敌,(也会得救并在天上统治所有人)1。有人说,魔鬼也能被驱使敬拜主,只要向他承诺他会变成大的,若承诺他会变成最大的,他更是如此。当时,发言者获准从地狱带来那里一个最敌视主的魔鬼;他们告诉他,主会使他变成最大的。然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以至于想把所有人都引到主那里,通过各种威胁来驱使他们,声称必须只尊重和敬拜主,并怀着急切和说服重复这一点;但他的脑海里却抱有这样的想法:他要成为主的代牧。然而,当他发现他被骗了时,就开始憎恨主,和以前一样成为主的死敌,但却被扔进了地狱。

总之,命令的快乐超过了身体的一切快乐。

注:1.括号里的这句话来自《灵界经历》4817节的相应段落。

236.关于两种统治或命令,一种是从自我之爱发出的,一种是从对邻舍之爱发出的,可参看《天堂与地狱》,《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和《宇宙星球》,所有这些书都可以引用。

237.对那些陷入对命令的爱之人来说,他们的内层看上去发黑,因为它们向天堂的流注关闭。而他们的低层看上去像是雾蒙蒙的,因为它们向地狱敞开。我听说,对那些陷入对统治的爱之人来说,更高层,因而内层永远不可能向天堂敞开。

238.我看见一些属于各个民族的贵族阶层的人。他们佩戴着从肩上垂胸前的绶带,以及冠冕。我看到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当被天使检查时,却发现他们不断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认为与其他人相比,他们更卓越,更与众不同,并希望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他们。

他们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配得上管理其他人,于是就被赋予行政职务。但当他们开始做关于公共福祉的决定时,却发觉他们对公共利益或功用没有情感,因而不能出于判断来区分良善与邪恶,因而区分真理与虚假,只能凭记忆高谈阔论。

他们因具有这种性质而被开除职务,并被允许四处游荡,为自己争取新的职位。但无论到哪里,他们都被那里的灵人告知,他们只考虑自己,不考虑他们,因而只从感官和肉体的角度来思考。因此,哪里都不接待他们。这种情况反复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我看见其中一些人陷入极端的困境,乞求微薄的报酬。对统治的爱就是这样被贬低的。

有一个灵人也佩戴着贵族徽章,他承认,只要戴上那徽章,他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思考了,因为他被思想自己打断了。但每当他在家里,并把它摘下来时,就会回到他以前所拥有的判断。

恶魔般的灵人精通迷惑正直人的技艺,他们通过把人们的思维转向他们自己和自己的自我而如此行。他们以各种方式赞美他们,把自己置于他们的后面,并将自我之爱吹入他们。每当发现某种黑暗元素,也就是自我时,他们就寻找那里有什么,然后将自己的想法注入它,并扭曲它,事实上引领它。其中一些人盯着人们的前额,达到同样的目的。有些人则以其它方式运作。哪里有黑暗,哪里就有对统治的爱,因为这黑暗就是自我。

239.属于人之意愿的爱对应于火焰,属于来自理解力的思维的信对应于光;这源于来自爱和智慧,或来自天堂太阳的主之流注。神性之爱和神性智慧从这太阳发出,爱进入意愿,智慧进入理解力。但所获得的聪明只与爱一样多,正如火焰所发出的光一样。

240.那些出于爱敬拜主的人出于其一切信之真理来敬拜祂。因此,一个人拥有的真理越多,他的敬拜就越全面、越被接受。原因在于,爱激发从爱进入理解力的一切。当这个人进行敬拜时,他只意识到当时他正在说什么,或祷告什么,而其它一切考虑都是徒劳,不在它们的系列中,或说其它一切考虑都与之有某种联系,并且不在它们通常的优先顺序中。

当爱产生真理时,真理就被主整理成天堂的形式,然后这个人仿佛在天堂之光中崇拜主,或可以说从天堂崇拜主。我从灵界的经历得以知道这一点。每当我看见某个人时,我所知道并听到的关于他的一切就都涌入我的脑海。天使按自己的优先顺序或系列看待这些东西,等等。

由此明显可知,那些出于对主的爱而拥有真正的真理之人对主的敬拜是什么样。

241.为了教导,有时会发生这种事,一个灵人被允许改变另一个灵人的情感,甚至直到最终把它们转变为相反的情感;对方的脸则照着他情感的变化而变化,以至于变得完全认不出。脸上甚至会产生一种可怕的样貌,还照着情感产生一种黑暗。此外,身体也发生变化,变得更高或更矮:更高是由于傲慢自大,更矮是由于谦卑和自卑。由此明显可知,情感或爱从头到脚塑造一个人。

当一个灵人在各种不同的社群横向转移时,一种类似的变化就会发生,这也是我所看到的现象,以至于他最终变得无法认出。由此明显可知,他完全就是他爱的样子。

我还看到,属于思维的信当与肉体的爱(这爱在性质上也是各种各样的)结合时,就会照着爱的性质使人变得丑陋。因此,为叫信可以成为信,它必须与属灵的情感结合。

242.我已经感知到对命令的爱之快乐是什么样,即:它里面的甜蜜是无法形容的。这种甜蜜会使得一个人以为,这就是天堂和天堂的喜乐;而事实上,这是地狱。这种快乐也转变为可怕的东西。对行恶的爱,对仇恨和报复的爱,对偷盗的爱,还有对奸淫的爱,以及它们的快乐也是如此。人不知道,当这些快乐通过主的改造而减弱时,天堂的快乐才第一次进入;而天堂的快乐无限超越前者。他也不知道,那时,这些邪恶的快乐变得不快乐,并造成刺痛。在改造之前,他不知道这就是这些快乐的性质。

243.我见过许多生活在这个时代和以前时代的人,其中一些人是大大小小的军官,一些人是文职官员;由于命运对他们的优惠待遇,他们在指挥中获得了这样的快乐:他们渴望统治一切。我感受到他们的快乐,这快乐对他们来说就像天堂。此外,他们在世俗事务上还被赋予超越他人的属世能力和看见,或说天赋和属世之光。死后,他们一开始谈论神;但没过多久,他们不仅否认神,承认自然,最终还变得像傻瓜,坐在黑暗中,从而过着悲惨的生活。这是因为对命令的爱与天堂之爱对立。

244.死后,每个人都照着他爱的数量而依附于许多社群;但经过荒废和洁净之后,他就会进入他的主导爱所在的社群,因为这个社群是他其它爱的中心。

245.有一个人1在童年时期培养了虔诚,由此保留在对神的承认中,直到生命结束。然而,由于命运的优惠待遇,他逐渐陷入对命令的爱,并由此陷入各种邪恶。诚然,他没有犯这些邪恶,但却原谅它们,并视它们为可允许的。在来世,他如在世时那样向神祷告,并怀着如此的炽热之情,以至于几乎没有人能更如此炽热地祷告;但他却向父神祷告,因为他认为,当他这样做时,他的一切罪行就都得到宽恕。而另一方面,他开始对主充满如此的仇恨,以至于否认祂;后来,他迫害那些崇拜主的人。最后,他否认神,变得像傻瓜,被送到了那些几乎没有生命的人中间。

注:1.弗雷德里克·吉伦堡(Frederic Gyllenborg1698-1759),瑞典伯爵,在世上为史威登堡所认识,史威登堡在他1733年的日记中作为他的朋友之一提到了他;1722年,他任弗雷德里克国王的内侍,是他的宫廷成员,直到1733年他被任命为哥特兰首席大法官;从1731年起任瑞典国会议员;1750-1759年任矿业学院院长。

246.那些陷入对命令的爱之快乐的人无法变得属灵。他们变得肉体化,因为他们将其情感和由此产生的思维的一切元素都浸没在他们的自我之中,而自我本身是肉体和邪恶的,以至于他们无法从自我中退出。

凡从心里承认神的人都上升越过了他的自我,因为人出于其自我不可能仰望神,从心里承认祂。此外,天堂向一个不能上升越过他的自我之人关闭。由于聪明是属灵之光,从主通过天堂流入,所以当天堂关闭时,这些人变得愚蠢,就像傻瓜。

247.我曾看见当今基督徒对主拥有哪种爱。他们中的许多人被带入他们的爱;他们获准在幻想中看到似乎是主。那时,他们勃然大怒,以至于想把祂拖下来杀了祂。他们都陷入了唯信,接着又陷入自我之爱。由此明显可知,当今基督教界和古代的犹太人一样反对主。

总之,所有陷入唯信,并陷入对自我和世界的爱,从而陷入邪恶的人,仅仅感受到主的神性气场,就会勃然大怒。

 

上一篇:结论(227-229)

下一篇:犹太人、十诫、关于信的观察、最后的审判、英国人(248-285)

  栏目导航  
114 - 120节
104 - 113节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二十六...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二十六...
《离散层级》全文下载
94—103节
图中的颜色
《新耶路撒冷教义》全文下载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仰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活篇
《最后的审判》目录
《最后的审判》全文下载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