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天堂与地狱(485-535)

发布时间:2020-10-06  阅读:729次
 

死后,每个人的生命快乐都转化为与它们相对应的事物

485.在前一章,我解释了每个人的主导情感或主导爱都会延续下去,直到永远。现在我要解释,这种情感或爱的快乐如何转化为相对应的事物。“转化为相对应的事物”是指转化为与属世事物相对应的属灵事物。它们转化为属灵事物,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只要人在他的尘世肉体中,他就在自然界;但是,一旦离开这肉体,他便进入灵界,并披上灵体。前面早已说明,天使和死后的人拥有完美的人形,他们所披的身体是灵体(73-77453-460);还说明属灵事物与属世事物的对应关系(87-115)

486.人所拥有的一切快乐皆源于他的主导爱,因为除了他所爱的,尤其他最爱的外,他感觉没有任何东西是快乐的。无论你说主导爱,还是说最爱,意思都一样。这些快乐各种各样,一般来说,和主导爱一样多,因而和世人、灵人、天使一样多;因为没有哪两个人的主导爱在各个方面是一样的。因此,没有哪两个人的脸是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脸都是其心智的形像;在灵界则是其主导爱的形像。具体来说,每个人的快乐都具有无限多样性。对任何人来说,没有哪两样快乐是完全相似,或一模一样的。这既适用于依次到来的快乐,也适用于同时共存的快乐,因为没有哪两样快乐是完全一样的。然而,每个人的具体快乐都可追溯到他的一种爱,就是他的主导爱。事实上,它们构成主导爱,因而与它构成一体。同样,一切快乐总体上都可追溯到一种普遍的主导爱,这爱在天堂是对主之爱,在地狱则是自我之爱。

487.要知道死后每个人的属世快乐所转化的属灵快乐的种类和品质,唯有通过对应的知识。总的来说,这种知识教导,属世事物若离开与其相对应的属灵事物,就无法存在。具体来说,它教导凡如此对应之物的本体和性质。这意味着凡拥有这种知识的人都能查明并洞悉自己死后的状态,只要他知道自己的爱是什么,以及它与刚才所说的普遍主导爱有什么样的关系,因为一切爱都可追溯到这主导爱。然而,那些陷入自我之爱的人不可能知道他们的主导爱是什么,因为他们爱自己的一切,并称自己的邪恶为良善;称他们所倾向并用来确认其邪恶的虚假为真理。不过,他们若愿意,就能从智慧人那里得知自己的主导爱,因为智慧人能看到他们自己看不到的东西。然而,对那些受自我之爱诱惑,以至于鄙弃智者的一切教导之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那些处于天堂之爱的人却接受教导,一被带入他们与生俱来的邪恶,他们就凭真理看清它们,因为真理使邪恶显现。凭源于良善的真理,谁都能看清邪恶及其虚假;但凭邪恶,没有人能看清何为良善与真理。因为邪恶的虚假是黑暗,并对应于黑暗。所以,那些陷入源于邪恶的虚假之人就像瞎子,看不见光明中的事物,而是避开它们,就像夜鸟。但源于良善的真理是光明,并对应于光明(参看126-134节),所以那些处于源于良善的真理之人拥有视觉和睁开的双眼,并能分辨属于光明和阴暗的事物。

这一点也通过经历向我证明了。天堂里的天使既能看见也能察觉到自己里面不时产生的邪恶与虚假,以及灵人界中与地狱相联的灵人里面的邪恶与虚假,尽管这些灵人本身无法看见自己的邪恶与虚假。若非为了自己的缘故,这类灵人根本不明白天堂之爱的良善、良心、诚实和公正;也不明白什么叫被主引导。他们说,这些东西不存在,因而无足轻重。我说这一切,是为了叫人检查自己,通过自己的快乐认识自己的爱,因而尽可能凭对应的知识将它辨别出来,从而知道自己死后的生命状态。

注:根据对应关系,在圣言中,“黑暗”表示虚假,“幽暗或漆黑”表示邪恶的虚假(1839, 1860, 7688, 7711)。在恶人看来,天堂之光就是黑暗(1861, 6832, 8197)。之所以说那些身处地狱的人陷入黑暗,是因为他们陷入源于邪恶的虚假;一些讨论(3340, 4418, 4531)。在圣言中,“瞎子或瞎眼的”表示那些陷入虚假、不肯受教的人(2383, 6990)

488.从对应的知识可知,每个人死后的生命快乐如何转化为相对应的事物;但由于这种知识普遍不为人知,所以我想根据经历对这个问题作出一些解释。凡陷入邪恶,并牢固确立反对教会真理的虚假之人,尤其那些弃绝圣言的人,都逃避天堂之光,跳进从洞口看上去很阴暗的洞穴,以及岩石的裂缝中,在那里藏起来。这是因为他们热爱虚假,恨恶真理。像这样的洞穴和岩石裂缝,以及黑暗就对应于虚假,就像光明对应于真理。住在这种地方是他们的快乐,住在敞亮的地方反而不快乐。

那些以暗中算计、阴谋诡计为快乐的人也住在这些洞穴中,并转到如此黑暗的屋子里,以致他们几乎看不见彼此;他们在角落里附耳窃窃私语;其爱之快乐已变得如此。那些专注于科学只是为了获得博学的名声,没有利用它们发展自己的理性官能,反以记忆知识为骄傲的人,喜欢住在沙地,喜爱它们胜过草地和花园,因为沙地对应于这类学问。

那些专心研究自己教会和其它教会的教义,却没有将它们运用于生活的人,喜欢住在石头多的地方和石堆当中,避开耕地,因为他们不喜欢耕地。那些将一切事物归于自然界的人,以及那些将一切事物都归于自己的精明,利用各种手段攫取高位和大量财富的人,在来世专注于研究邪术(邪术是对神性次序的滥用),从中获得生命的最大快乐。

那些使神性真理迎合自己的爱,由此歪曲它们的人,喜欢尿一样的东西,因为这些对应于这类爱的快乐。那些卑鄙的贪得无厌之人住在小隔间里,喜欢猪粪和胃里未消化食物所散发的恶臭。

那些在纯粹的享乐中度过一生,生活考究,放纵味觉,敞开肚皮,喜爱这类事,以之为生命的至高良善之人,在来世喜欢粪便和茅厕,从中寻求自己的快乐,因为像这样的乐趣是属灵的污秽。他们躲避洁净和没有污秽的地方,觉得它们令人讨厌。

那些以奸淫为快乐的人,则在妓院消磨时光,那里的一切事物都是卑鄙和污秽的。他们喜欢这些地方,避开贞洁的家庭;一靠近这种家庭,就觉得头晕。没有什么比拆散婚姻更令他们快乐的了。那些一心想要复仇,由此变得野蛮、残忍的人喜欢像停尸房这样的地方,并且就住在这类地狱中;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注:在圣言中,“洞穴”或“岩石的裂缝”表示信仰上的模糊和虚假(10582)。因为“岩石”表示来自主的信仰(8581, 10580);“石头”表示信之真理(114, 643, 1298, 3720, 6426, 8609, 10376)。对真理的玷污对应于尿(5390)

489.相比之下,那些在世时活在天堂之爱中的人,其生命的快乐则转化为诸如存在于天堂中的那类对应物;这类事物源于天堂的太阳及其光,这光使得诸如有神性之物藏在里面的那类事物呈为可见。出现在这光中的事物感动天使心智的内层,同时感动属于其身体的外层;由于神性之光,也就是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流入他们那被天堂之爱打开的心智,所以它在外在形式上呈现出诸如对应于他们的爱之快乐的那类事物。在论述天堂的代表和表象(170-176节),以及天使的智慧(265-275节)等章节,我已经解释了在天堂,呈现在天使眼前的事物对应于天使的内层,或对应于属其信与爱,因而属其聪明与智慧的事物。

由于我已经开始通过来自亲身经历的例子证实了这一点,以阐明之前基于事物起因的论述,所以对于那些在世时活在天堂之爱中的人其属世快乐所转化的天堂快乐事物,我想简述一些细节。那些出于内在情感,或出于对真理本身的情感而热爱神性真理和圣言的人,在来世住在光明中,在看似大山的高处;在那里始终沐浴在天堂之光中。他们完全不知道像世上黑夜那样的黑暗,同时生活在春天般的气候中。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满了谷物的田地和葡萄园。他们家里的一切都闪闪发光,好像是用宝石做的;透过他们的窗户观看就像透过明净的水晶观看。这些是他们的视觉快乐;但它们因与神性属天事物相对应,故也是内在快乐;因为他们所热爱的取自圣言的真理对应于庄稼地、葡萄园、宝石、窗户和水晶。

那些将取自圣言的教会教义直接运用于生活的人住在至内层天堂,在智慧的快乐上超越其他所有人。他们在每个物体中都能看到神性之物;事实上,他们也用眼睛看见这些物体;但相对应的神性事物会直接流入其心智,并以感染其一切感觉的祝福充满他们。因此,他们眼前的一切事物似乎都在欢笑、玩耍、活着(关于这一点,参看270)

那些热爱知识,由此发展理性官能,获得聪明,同时承认神性的人,其知识上的快乐和推理的乐趣在来世转化为属灵快乐,就是以认识良善与真理为快乐。他们住在花园里,在那里可以看到优美排列的花坛和草坪,周围有一排排树木、凉亭和散步的小路,花木逐日变换。整个视景以一种总体方式给他们的心智带来快乐,具体的变换则不断更新快乐。此外,由于那里的一切事物都对应于某种神性事物,而他们又精通对应知识,所以他们不断充满新知识,其属灵的理性官能通过这些知识得以完善。他们之所以享有这些快乐,是因为花园、花坛、草坪、树木对应于知识、洞见和由此产生的聪明。

那些将一切事物都归于神性,视自然界相对来说如同死物,只是从属于属灵之物,并确认这种观念的人处于天堂之光;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切事物因天堂之光而变得透明,在透明中又呈现出无数光影;其内在视觉似乎直接吸收这些光影,他们由此感知内在快乐。他们家里的物品看似都由钻石制成,同样呈现出无数光影。

我被告知,其房子的墙壁看似水晶,因而也是透明的;其中能看见代表天堂事物的看似流动形式的东西,同样不断变换。这是因为当理解力被主启示,对属世事物的信与爱所产生的阴影被移除时,这种透明就对应于理解力。像这样的事物和无限其它事物就是那些曾在天堂的人所谈论的,他们声称看见了眼睛从未看见的东西;凭着传给他们的在这方面对神性事物的理解,他们听见了耳朵从未听见的东西。

那些不暗中行事,而是愿意在世间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将他们所思的一切都公开,因其思维由于神性而无不诚实、公正的人到了天堂,他们的脸便容光焕发。在这光中,其思维和情感的一切细节都显现在脸上,如同显现在它的形式中;在其言语和行为中,它们就像其情感的形像。因此,他们比其他人更招人喜爱。他们说话的时候,脸变得稍微暗淡;但一说完,他们所说的事物又在脸上充分显现出来。此外,由于他们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对应于他们的内层,所以一切事物都具有这样一种表象:其他人能清楚看到它们代表并表示什么。以暗中行事为快乐的灵人尽可能地远离他们;觉得自己像蛇一样从他们身边溜走。

那些视奸淫为可憎的事,活在贞洁的婚姻之爱中的人,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处于天堂的次序和形式。这赋予他们全然的美丽和永恒的花样年华。其爱的快乐无法形容,而且会增长到永恒。这是因为天堂的一切欢喜和快乐都流入婚姻之爱,因为这爱是从主与天堂并教会的结合,以及总体上良善与真理的结合那里降下来的,而良善与真理的结合就是在总体上和具体的每位天使里面的天堂本身(参看366-386节)。他们的外在快乐如此美妙,以至于无法以人类的言语来形容。不过,这些只是我所说关于处于天堂之爱的人其快乐的对应关系的那些事中的一小部分。

注:在圣言中,“庄稼”表示源于良善的真理的接受和生长的状态(9294)。“站着的禾稼”表示孕育中的真理(9146),“葡萄园”表示属灵教会和该教会的真理(1069, 9139)。“宝石”表示因良善而透明的天堂和教会的真理(114, 9863, 9865, 9868, 9873, 9905)。“窗户”表示属于内在视觉的理智功能(655, 658, 3391)。“花园”、“小树林”和“园子”表示聪明(100, 108, 3220)。这就是为何古人在小树林中举行神圣敬拜(2722, 4552)。“花”和“花坛”表示所学的真理和知识(9553)。“灌木”、“青草”和“草坪”表示所学的真理(7571)。“树木”表示觉知和知识(103, 2163, 2682, 2722, 2972, 7692)

490.由此明显可知,死后每个人的快乐都转化为它们的对应物,而爱本身则保持不变,直到永远。婚姻之爱,对公正、诚实、良善与真理的爱,对科学与知识的爱,对聪明与智慧的爱等等,尤其如此。快乐便从这些爱流出,就像溪流从它们的源泉流出;这些会延续下去,但当从属世快乐被提升到属灵快乐时,它们就被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人死后的第一个状态

491.死后,人在进入天堂或地狱之前,要经历三个状态。第一个状态是其外层的状态,第二个状态是其内层的状态,第三个状态是他的预备状态。这些状态都是在灵人界经历的。然而,有些人死后并不经历这些状态,而是直接被提入天堂或被投入地狱。被直接提入天堂的,是那些已在尘世完成重生,由此为天堂做好准备的人。那些如此重生并预备,以至于只需脱去属世的杂质和肉体之人立刻被天使提入天堂。我曾见他们死后短短一个小时就被提入天堂。另一方面,内在已然邪恶,外在却伪装善良的人,以及利用诡计掩饰自己的恶意,把善良当作欺骗手段的人,都被直接扔进地狱。我曾看见这种人死后立刻被投入地狱,其中一个最大的骗子是头朝下,脚朝上被扔进去的,其他人方式也各不相同。还有人死后立刻被扔进洞穴,因而与灵人界的其他人分开,并轮番被带出和送回。他们是那些以公民行为为借口恶毒对待邻舍的人。不过,与留守在灵人界,在那里照神性次序预备上天堂或下地狱的人相比,这些人只是少数。

492.就第一个状态,也就是外层状态而言,人死后立即进入其中。就其灵而言,每个人都有外层和内层。灵的外层用来适应人在世上的肉体,尤其适应脸、言语和行为,以及与他人的交往。而灵的内层则属于它自己的意愿和随之的思维;这些很少表现在脸、言语和行为上。因为人从小就受到训练,把自己表现得友好、仁慈、诚实,将自己意愿的思维隐藏起来,由此出于习惯表面上过着一种道德、文明的生活,无论他内在如何。由于这种习惯,人几乎不知道自己的内层是何性质,也很少思考它们。

493.人死后的第一个状态类似于他在世上的状态,因为那时,他同样处于外在,有相似的脸、声音和性情,因而过着相似的道德、文明的生活。正因如此,他觉得自己仍在尘世,除非他注意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事物,想起曾被天使告知,他已经苏醒,成为一个为灵(450节)。于是,一个生命便延续到另一个生命,死亡只是一个过渡。

494.由于人在世上的生命结束后,其随即到来的灵之状态是这样,

所以这时他在世时所认识的人都能认出他。事实上,灵人不仅凭人的脸和言语,还凭他靠近时的生命气场认出他。在来世,每当有人想到另一人时,他就在脑海中回想起这个人的脸,连同其生活的许多细节;当他如此行时,对方就会出现,仿佛被打发或召唤来。像这样的事之所以发生在灵界,是因为在那里,思维都共享,并且没有诸如自然界中的那种空间(参看191-199节)。所以,一进入来世,所有人都被他们的亲朋好友和无论以哪种方式所认识的人认出。他们互相交谈,然后继续照世上的友谊来往。我经常听说,那些从尘世来的人因又见到自己的朋友而喜出望外,他们的朋友也为他们的到来感到高兴。夫妻重逢欢喜互祝的情形非常普遍,他们继续在一起,时间的长短取决于他们在世上共同生活的快乐程度。但是,他们若没有被一种真正的婚姻之爱联结起来(这是一种出于天堂之爱的心智联结),在一起一段时间后就会分开。如果他们的心智早已不和,互相排斥,他们就会爆发为公开的敌意,有时甚至互相攻击。尽管如此,他们在进入稍后所描述的第二个状态之前,仍不会分开。

495.由于新灵的生活和他们在世上的生活没什么两样,并且除了从圣言的字义和出于圣言的讲道所获知的外,他们对自己死后的生命状态,对天堂与地狱一无所知,所以他们先是惊讶地发现自己仍在一个身体中,享有在世时所拥有的一切感官,看到周围熟悉的事物,然后又渴望知道天堂什么样,地狱什么样,分别在哪里。于是,其朋友便告诉他们永生的情况,带他们到各个地方和社群。他们还去往不同的城市、花园、园林,通常都是非常漂亮的地方,因为像这样的事物吸引他们所处的外在。然后,他们时不时地被带入他们活在肉身时曾持有的关于死后其灵魂的状态,天堂与地狱的观点,甚至直到他们对自己和教会完全不知道这些事而感到愤慨。几乎所有人都渴望知道自己能否上天堂。其中大多数人以为他们能,因为他们在世上过着道德文明的生活,却从未想过,表面上看,恶人和善人过着同样的生活,都一样帮助他人,去教会参加公众敬拜,听道祷告;但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外在行为和外在的敬拜行动无济于事,唯有产生这些外在行为的内在才有功效。千万人中,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何为内在,知道人必须在它们里面才能找到天堂和教会。更少有人知道,外在行为的品质取决于意图与思维并它们里面爱与信的品质,因为行为就源于它们。就算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也不明白这一事实:造成不同的,是思维与意愿;相反,他们以为重要的是他们的言行。如今,从基督教界进入来世的许多人都是这样。

496.最后,善灵会检查他们,以查明他们的性质。这事以各种方式进行,因为在第一个状态下,恶人和善人一样讲真理、行善事。原因如前所述,即:和善人一样,他们表面上也过着道德的生活,因为他们生活在政府和法律之下,由此获得公正、诚实的名声,赢得好感,因而被提到高位,取得财富。但恶灵与善灵的区别主要在于:当谈到外在事物时,恶灵格外关注;但当谈到内在事物,也就是教会与天堂的真理与良善时,却漠不关心。他们的确听到这些事,却不理会,觉得索然无味。这两类人也可通过他们始终朝向的特定区域被区分开,当任由他们自己时,他们便沿着朝向那些区域的道路走。从他们所面对的区域和所走的道路就能知道是什么样的爱在引导他们。

497.所有从尘世来的灵人都与天堂或地狱的某个社群相联。然而,这仅适用于他们的内层;只要他们处于外层,其内层就不会显现给任何人。这是因为外在掩盖和隐藏内在,那些陷入内在邪恶的人尤其如此。但后来,当他们进入第二个状态时,其邪恶便显露出来,因为这时他们的内层被打开,他们的外层则进入休眠状态。

498.人死后的这第一个状态所持续的时间因人而异,有的持续几天,有的持续几个月,有的持续一年,但很少超过一年。各人时间的长短取决于其内层与外层一致或不一致的程度。因为无论是谁,其外层与内层必须行如一体,相互对应。在灵界,谁也不许所思所愿是一套,所言所行是另一套。每个人都必须是他自己的情感或爱的一个形像,这意味着他内在如何,外在必如何。这就是为何灵的外层首先被揭开、重新组织,以便它们作为相对应的层面而服务于内层。

人死后的第二个状态

499.人死后的第二个状态被称为其内层的状态,因为那时,他被引入其心智,也就是其意愿和思维的内层;而他在第一个状态下所处的外层则进入休眠状态。凡对人的生活、言行有所思考的人都能知道,每个人都有外层和内层,也就是外层和内层的思维和意图。他能从以下事实知道这一点,即:在社会生活中,人在思想其他人时,所根据的是他们的名声,以及从有关他们的谈论或传闻所听来和获知的信息;但他不会照自己的实际想法与他们交谈;即便他们是恶人,他也会以礼相待。这一事实在伪装者和谄媚者身上尤其明显,他们所言所行是一套,所思所愿完全是另一套;伪善者也一样,他们在谈论神、天堂、灵魂救赎、教会真理、其国家福祉和邻舍时,貌似出于信和爱,但他们心里却不这样想,并且唯独爱他们自己。

这一切清楚表明,思维有两种,一种是外层的,另一种是内层的;有些人出于外层思维说话,但出于内层思维却有不同的感觉;这两种思维保持分离,因为内层被小心翼翼地防止流入外层,以某种方式暴露出来。人凭创造被如此形成,以致他的内层思维根据对应与他的外层思维构成一体;这些在那些处于良善的人里面构成一体,因为这种人只思想和谈论良善。但在那些陷入邪恶的人里面,内层和外层思维并未构成一体,因为这种人想的是邪恶,说的却是良善。这意味着次序颠倒了,因为对他们来说,良善在外,邪恶在内。因此,邪恶辖制良善,使它像奴仆一样顺从自己,好叫它作为达到其目的的手段而服务于自己,而这目的与他们的爱具有一样的性质。由于他们所说和所行的良善含有这样的目的,所以很明显,他们的良善并非真的良善,而是沾染了邪恶,无论就外在形式而言,它在那些不了解他们的内层之人看来显得多么良善。

那些处于良善的人却不然。对他们来说,次序并未颠倒;良善从内层思维流入外层思维,因而流入言语和行为。这就是人被造所进入的次序;因为在天堂和天堂之光中,这就是那里的人之内层。由于天堂之光是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因而是在天堂的主(参看126-140节),所以这种人被主引导。我提及这一切是为了说明,每个人都有内层思维和外层思维,并且这些思维彼此截然不同。当提及思维时,也可理解为意愿,因为思维出于意愿,没有人能脱离意愿进行思考。由此可见何谓人的外层状态和内层状态。

500.当提及意愿与思维时,意愿也是指情感与爱,以及源于情感与爱的一切快乐和愉悦,因为这些都可追溯到作为其主体或基础的意愿。凡人所意愿的,他都热爱,并感觉快乐或愉悦;另一方面,凡人所热爱并感觉快乐或愉悦的,他都去意愿。而思维是指人用来支持其情感或爱的一切事物,因为思维无非是意愿的形式,或意愿出现在光里所凭借的手段。该形式通过各种理性分析构建而成,而理性分析来源于灵界,实际上属于人的灵。

501.要知道,人的品质完全取决于他的内层,而非取决于其脱离内层的外层。这是因为人的内层属于他的灵,其灵的生命就是人的生命;事实上,肉体靠灵存活。正因如此,人的内层如何,他仍旧如何,直到永远。但外层因属于肉体,故死后就被分离出去,其中凡附着于灵的元素都处于休眠状态,仅作为一个层面而服务于内层,如我在前面描述人死后所保留的记忆时所解释的。由此可见什么是真正属于人的,什么不是。对恶人来说,产生其言语的外层思维,以及产生其行为的外层意愿并非真地属于他们。属于他们的,仅仅是其内层的思维和意愿。

502.一旦第一个状态,就是前一章所描述的外层状态结束,作为灵的人就被引入内层状态,或被引入其内层意愿和由此而来的思维的状态,人在世独自一人自由思想,毫无约束时便处于这种状态。他不知不觉就滑入这种状态,正如他在世上将最接近其言语的思维,就是其言语的直接源头撤回到内层思维,使它停留在后者当中时所行的那样。所以,在其内层的这种状态下,作为灵的人便在自己里面,并活出其真实的生命,因为出于自己的情感自由思考,才是人的真生命,是真正的人自己。

503.在这种状态下,灵出于自己的意愿,因而出于自己的情感,或自己的爱思考;这时,思维与意愿形成一体,并且是这样的一体:他似乎没有了思维,只有意愿。他说话时差不多也一样,不同之处在于,他说话时怀有某种恐惧,担心意愿的思维赤裸裸地显露出来,因为他们在世上的社会生活已将这种恐惧植入他的意愿。

504.死后,所有人,无一例外,都被引入这种状态,因为这是他们的灵自己的状态。前一种状态具有人在公共场合下其灵的特征,那并不是他自己的状态。这种状态,即人死后首先进入的外层状态(如前一章所示)并非他自己的状态;有许多理由可以证明这一点。例如,灵人出于自己的情感不仅思考,还说话,因为他们的言语出于他们的情感,或说其情感是其言语的源头,正如关于天使的语言那一章(234-245节)的阐述和说明所暗示的。当世人在自己里面思考时,他便以这种方式思考,因为在这种时候,他的思维并非来自其身体的言语;相反,他能看见事物,并且在一分钟内所看到的,比他后来在半小时内所说的还要多。我们还能看出,外层状态并非人自己的状态,或其灵的状态;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当他在世上与其他人在一起时,其言谈符合道德文明生活的法则;在这种时候,内层思维约束外层思维,如同一个人约束另一个人,以确保他不越过礼节和得体的界限。这一点还可从这一事实明显看出来:当人在自己里面思考时,他会思想自己该如何说、如何做才能取悦别人,获得友谊、善意和好感,并且不择手段,也就是说,他若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是不会这样做的。由此清楚可知,灵被引入的内层状态才是他自己的状态,也是他作为一个人活在世上时的本来状态。

505.当灵处于其内层状态时,他在世时究竟是哪种人,就会变得显而易见。事实上,在这种时候,他照自己的本性行事。在世上从内在处于良善的人此时行事理性、智慧,甚至比在世时更智慧,因为他与肉体、因而与那些如同一层云那样造成模糊、遮蔽的尘世事物断了联系。相反,在世上陷入邪恶的人此时行事却愚蠢、疯狂,甚至比在世时还要疯狂,因为他自由了,不再受约束。只要活在世上,他表面上是明智的,因为他利用外在使自己表现得像个理性人。但当他被剥去外在时,其内在疯狂就暴露出来。外在伪装成善人的恶人好比一个坛子,外面抛光闪亮,还盖上盖子,里面却藏有各种污秽,正如主所说的:

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马太福音23:27

506.凡在世上过着良善生活,照良心行事的人,也就是承认神性,热爱神性真理的人,尤其将这些真理运用于生活的人,当被引入其内层状态时,觉得自己仿佛从沉睡中完全醒来,或从黑暗进入光明。这时,他出于天堂之光,因而出于一种内在智慧进行思考,并出于良善,因而出于一种内在情感行事。天堂以一种他们前所未知的幸福和快乐流入他们的思维和情感。这是因为他们与天堂天使相联。这时,他们也承认主,并用自己的生命敬拜祂,因为当他们处于其内层状态时,便处于自己的生命(如刚才所述,505节)。他们还在自由中承认并敬拜主,因为自由属于内在情感。他们便以这种方式脱离外在圣洁,进入内在圣洁,而内在圣洁是真敬拜的本质。这就是那些照圣言的诫命过基督徒生活之人的状态。

而那些在世上过着邪恶生活,没有良心,并因此否认神性之人的状态恰恰相反。事实上,凡过着邪恶生活的人都从内在否认神性,无论他们处于外在思维时如何自以为承认主,并未否认祂。这是因为承认神性与过邪恶生活是对立面。当这种人在来世进入其内层状态,人们听见他们说话,看见他们做事时,他们显得很愚蠢;因为他们在恶欲的驱使下冲进各种恶行,冲进对他人的蔑视,以及嘲笑、亵渎、仇恨和报复中。他们策划阴谋,其中有些阴谋如此狡猾、恶毒,以至于你几乎不相信像这样的事竟然存在于人里面。此时,他们照其意愿的思维自由行事,因为他们脱离了在世时约束并抑制他们的外在因素。简言之,他们已丧失理性,因为在世时其理性并未居于其内层,而是居于其外层。然而,他们却觉得自己比谁都智慧。

这就是他们的秉性。一旦这种人处于第二个状态,他们会短暂地被带回到其外层状态。那时,他们便回想起自己处于内层状态时所行的;有的感到羞愧,承认他们疯了;有的却不觉得羞愧;有的为以下事实而愤恨,他们未被允许一直处于其外层状态。但这些人被指示,他们若继续处于这种状态会是什么样,即:他们会不断试图暗中做同样的事,并利用善良、诚实、公正的假象误导内心和信仰简单的人,把自己彻底毁灭;因为他们的外层终究会燃起如其内层那样的大火,这会焚毁其整个生命。

507.当处于第二个状态时,灵人就会显出其在世时的本来面目。他们暗中所行的和所说的都会公之于众,因为他们现在不受外在因素的约束,因此他们暗中所行的和所说的,现在公开说出来,并试图行出来,不再像在世时那样害怕丧失名声。他们还被带入其邪恶的许多状态,以至于在天使和善灵面前显出他们的本来面目。这就是隐藏的事如何被显露出来,正如主所说的: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顶上被人宣扬。(路加福音12:2-3

以及别处:

我又告诉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都要交账。(马太福音12:36

508.恶人在这种状态下的性质无法以三言两语来描述,因为每个人的疯狂都取决于他自己的欲望,而这些欲望各不相同。所以我只提几个例子,使你们能从中对其余的得出结论。有些人爱自己胜过一切;他们在工作和职业中关注自己的声望,发挥功用并以功用为乐,不是为了功用的缘故,而是为了名声,好由此高人一等,因而以其卓越的名声为乐。当处于第二个状态时,他们比其他人更愚蠢,因为人越爱自己,就离天堂越远;离天堂越远,离智慧就越远。

有些人不但陷入自我之爱,还很诡诈,不择手段地把自己提升到受人敬重的地位。他们与最坏的灵人为伍,研究邪术(邪术是对神性次序的滥用),利用它们攻击和侵扰凡不尊敬他们的人。他们设下圈套,挑起仇恨,充满报复欲,渴望向所有不屈服于他们的人发泄自己的怒火;只要得到其恶魔团伙的支持,他们就冲进所有这些滔天罪行;最终,他们开始琢磨如何爬上天堂,将其摧毁,或在那里被拜为神。其疯狂便将他们裹挟到如此地步。

像这样的天主教徒比其他人更疯狂,因为他们持有这种观点,天堂和地狱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他们可以随意赦罪,将神性的一切据为己有,自称基督。他们的这种信念如此之强,以致它无论流到哪里,都会扰乱心智,带来黑暗甚至痛苦。他们的第一个状态和第二个状态大致相同,只是在第二个状态下,他们没有理性。关于他们的疯狂和这种状态之后的命运,我在《最后的审判和巴比伦的毁灭》一书描述了一些细节。有些人将创造归于自然界,因而即便没有大声说出来,也从心里否认神性,由此否认教会和天堂的一切。当处于第二个状态时,他们与其同类聚在一起,称每一个特别狡诈的人为神,甚至以神性的名誉敬拜他。我曾看见这种人在聚会中崇拜一个巫师,谈论自然界,表现得像个白痴,仿佛是人形的动物。他们当中有些人在世时曾身居高位,有些人被视为博学、智慧。这些细节可能有所不同。

从这几例子可以推断出那些其心智内层向天堂关闭的人是什么样。这就是凡不通过承认神性和信仰生活接受来自天堂的流注之人的情形。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判断一下:如果这是他的本性,如果他行事可以不用害怕法律,不必担心自己的生命,没有任何外在约束,如害怕名声受损或丧失荣誉、利益和由此而来的快乐,他会是什么样。

然而,主会节制他们的疯狂,免得它越过“功用”的界限,因为甚至这类灵人也发挥某种功用。善灵在他们身上看到何为邪恶及其性质,以及人若不被主引导会是什么样。其另外一个功用是,将像他们那样的恶灵聚在一起,把他们与善人分开,夺去恶人表面宣称并伪装出的真理和良善,将他们引入其生活的邪恶和邪恶的虚假,由此为地狱做好准备。

事实上,在沉浸于自己的邪恶和邪恶的虚假之前,没有人能进入地狱,因为任何人都不允许有一个分裂的心智,也就是说,所思所言是一套,所愿是另一套。那里的每个恶灵都必须出于邪恶思考虚假,出于邪恶的虚假说话,在这两方面都出于意愿,因而出于他自己的本质之爱及其快乐和愉悦。这就是他在世上处于灵时的思考方式,也就是他出于内在情感时在自己里面的思考方式。原因在于,意愿才是这个人自己,思维不是,除非它源于意愿;意愿是人的根本性质或品性。因此,人被引入自己的意愿,就是被引入他的性质或品性,同样是被引入他的生活,因为人通过生活获得自己的性质。死后,他将保持通过其尘世生活所获得的性质;对恶人来说,这种性质再也无法通过思考或理解真理而被修正和更改。

509.当恶灵处于第二个状态时,他们因冲进各种邪恶,故经常受到严厉的惩罚。在灵人界,惩罚的方式多种多样;并且不会考虑等级地位,考虑某人在世时是君王还是奴仆。每种邪恶都自带惩罚,这二者构成一体;因此,凡作恶者,必受该邪恶的惩罚。然而,在来世,没有人会因他在尘世所行的邪恶受惩罚,只因他现在所行的邪恶受惩罚。无论你说人们因他们在世时的邪恶受惩罚,还是说因他们在来世所行的邪恶受惩罚,归根结底都是一回事,没什么区别,因为每个人死后仍回到自己的生活,因而回到类似邪恶中;他仍旧和活在肉身时一样,或说他的性质取决于他所过的那种肉身生活(470-484节)。恶人之所以受惩罚,是因为在这种状态下,对惩罚的恐惧是制服其邪恶的唯一手段。劝诫、教导、对法律和丧失名声的畏惧等等都已经行不通了,因为那时,每个人都出于自己的本性行事;这种本性只能通过惩罚被压制和破碎。但善灵从不受惩罚,尽管他们在世时也曾做过坏事,因为他们的邪恶不再返回。此外,我还得知,他们的邪恶具有不同的性质或属于不同的种类,并非源于对真理的故意抗拒,也不是源于任何坏心肠;而是源于他们通过遗传从父母那里所得来的恶心,其盲目的快乐会在他们处于脱离内在的外在时驱使他们陷入这些邪恶。

510.每个人都会去往他的灵在世时所在的那个社群;因为就其灵而言,每个人都与某个要么属地狱,要么属天堂的社群相联,恶人与地狱社群相联,善人与天堂社群相联,人死后就被带入这个社群(参看438节)。灵人逐渐被带入自己的社群,最终进入该社群。当恶灵处于其内层状态时,他逐渐转向自己的社群,最终在该状态结束之前,直接面向它。当这个状态结束时,他便自动将自己扔进同类所在的地狱。这种扔进地狱的行为看上去就像头朝下、脚朝上栽下去。它之所以看似这样,是因为这个灵人本身处于颠倒的次序,热爱地狱的事物,弃绝天堂的事物。在第二个状态下,有些恶灵会出入各种不同的地狱;但这些恶灵不像那些已完全做好准备的人那样一头栽下去。此外,当处于外层状态时,他们在世时其灵所在的那个社群本身会被指给他们看,好叫他们由此知道,甚至活在肉身之时,他们就已身处地狱,尽管其状态不同于那些身处地狱本身之人的,但却与那些身处灵人界之人的一样。后面我会解释与地狱之人的状态相比,这种状态是什么样。

511.在第二个状态下,恶灵开始与善灵分离,因为在第一个状态,他们混在一起。原因在于,只要灵人处于其外层,他便如同在世上一般,因而恶人与善人在一起,善人与恶人在一起。当他被带入其内层,任由自己的本性或意愿时,情况就不同了。恶灵与善灵通过各种方式实现分离,一般通过被带到他们在第一个状态下凭其良善的思维和情感而与之相联的那些社群,因而被带到那些因外在表象而误以为他们并不邪恶的社群那里。通常,他们会被引领绕一个大圈,所到之处,他们的内在品质都被展示给善灵。一看到它们,善灵便转身离开;与此同时,被四处引领的恶灵也转身离开,面向他们的地狱社群,也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其它分离方式还有很多,我就不提了。

上一篇:天堂与地狱(461-484)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