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出埃及记》(9443—9473)

发布时间:2021-11-05  阅读:216次
 

25章

 

仁与信的教义


9443.接下来必须说一说赦罪。

9444.一个人所犯的罪会深深植入并构成他的实际生命。因此,没有人能从罪中解脱出来,除非他从主接受新生命,而这种接受是通过重生实现的。

9445.人凭自己不能实行良善,思考真理,只能凭主如此行,这一点明显可见于约翰福音:

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3:27)

又:

住在我里面的,我也住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15:5)

由此明显可知,没有人能使别人远离罪,从而赦免它们,唯独主能。

9446.主不断以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流入人;但这些人以各种方式来接受,这个人以这种方式来接受,那个人以那种方式来接受。那些已经重生的人会很好地接受它们,但那些不允许自己被重生的人却对它们感到厌恶。

9447.那些已经重生的人不断被主保持在信和爱的良善中,同时被阻离邪恶和虚假。然而,那些不允许自己被主重生的人也被阻离邪恶,被保持在良善中,因为良善和真理不断从主流入每个人;只是主宰他们的地狱之爱,即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形成阻碍,并将良善的流注变为邪恶,将真理的流注变为虚假。

9448.由此明显可知什么叫赦罪。赦罪就是能够被主保持在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中,能够被阻离邪恶和虚假;悔改就是避开邪恶和虚假,对它们感到厌恶。但这一切只对那些通过重生从主那里接受新生命的人来说是可能的;因为这些事物属于新生命。

9449.罪得赦免的迹象如下:他们以为了神而敬拜神,为了邻舍而服务邻舍,因而以为了良善而行良善,为了真理而信真理为快乐;他们拒绝因仁和信的任何行为而接受功德;远离并憎恶邪恶,如敌意、仇恨、报复、残忍和奸淫,总之,就是反对神和邻舍的一切。

9450.罪不得赦免的迹象如下:他们不是为了神而敬拜神,为了邻舍而服务邻舍,因而不是为了良善和真理而行良善或说真理,只是为了自己和世界;他们渴望通过自己的行为赚取功德;与自己相比,鄙视他人;以邪恶为快乐,如敌意、仇恨、报复、残忍和奸淫;蔑视教会的神圣事物,从心里否认它们。

9451.当罪得赦免时,人们以为它们被抹去,或被洗去,就像污垢被水洗去一样。而事实上,它们仍留在人里面;说它们被“抹去”是因为此人被阻离罪时的表象。

9452.主出于神性怜悯使人重生,这种重生从他的童年持续到他在世生命的最后时期,之后直到永远。主出于神性怜悯通过这种手段把人从邪恶和虚假中拉出来,并将他带入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然后使他保持在其中。此后,祂以神性怜悯把他提升到天堂祂自己这里,使他充满幸福。这一切就是由于怜悯而赦罪的意思。人若以为罪还能以任何其它方式得以赦免,就大错特错了;因为看见许多人在地狱,若能以任何其它方式拯救他们,却不去拯救,就是没有怜悯。然而,主是怜悯本身,不愿任何人死亡,而是愿意他能活着。

9453.因此,那些不允许自己重生,因而不允许自己被阻离邪恶和虚假的人就会转离并弃绝主的这些怜悯。所以,人若不能得救,错在人自己。

9454.这些怜悯就是约翰福音中这些话的意思:

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这等人不是从血生的,不是从肉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2, 13)

“从血生的”是指那些反对信与仁之良善的人;“从肉欲生的”是指那些沉浸于源于爱自己爱世界的邪恶之人;“从人意生的”是指那些沉浸于由这些邪恶所产生的虚假之人;“从神生”是指被重生。没有人能进入天堂,除非他重生,这一点在约翰福音也有教导: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翰福音3:3, 5)

“从水生”表示通过信之真理;“从灵生”表示通过爱之良善。由此可见罪得赦免的,到底是谁;罪不得赦免的,又是谁。

出埃及记25

1.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2.你告诉以色列人,叫他们为我献供物来,凡甘心乐意的,你们就可以收下我的供物。

3.这是你们从他们所要收的供物:金、银、铜,

4.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细麻,山羊毛,

5.染红的公羊皮,獾皮,皂荚木;

6.点灯的油,并作膏油和香料的焚香的香料;

7.以弗得和胸牌用的红玛瑙石和镶嵌的石头。

8.他们要为我造一个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

9.你们要照我所指示你的居所的样式和其中一切器皿的样式来造它。

10.要让他们用皂荚木作一柜,长二肘半,宽一肘半,高一肘半。

11.你要用纯金包它,内外都要把它包上,四围镶上金边。

12.也要为它铸四个金环,安在柜的四个角上,这一侧两环,那一侧两环。

13.要用皂荚木作几根杠,用金包裹它们。

14.要把杠穿在柜两侧的环内,以便用杠抬柜。

15.这杠必在柜的环内,不可抽出来。

16.要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

17.要用纯金作施恩座;长二肘半,宽一肘半。

18.要造两个基路伯,要用实金来造,安在施恩座的两头。

19.使一个基路伯在这一头,一个基路伯在那一头;基路伯要与施恩座连在一起制造,在施恩座的两头。

20.基路伯要向上张开翅膀,用它们的翅膀遮掩施恩座。基路伯的脸要彼此相对;基路伯的脸要朝着施恩座。

21.要将施恩座安在柜的上边,又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

22.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又要从施恩座上边,法版的柜子上二基路伯中间,和你说我所要吩咐你传给以色列人的一切事。
23.要用皂荚木作一张桌子,长二肘,宽一肘,高一肘半。

24.把它包上纯金,四围镶上金边。

25.要给桌子的四围各作一掌宽的横梁,横梁四围镶上金边。

26.要给桌子作四个金环,将环安在桌子四脚的四角上。

27.环子要挨近横梁,为房屋作抬桌子的杠。

28.要用皂荚木作几根杠,用金包裹它们,桌子要用杠来抬。

29.要作桌子上的盘、杯,小盘,小刷子,用它们来盖它,你要用纯金制造它们。

30.又要把脸饼不断朝我的脸摆在桌子上。

31.要用纯金作一个灯台;那灯台要做成实心的,灯台的座、干、杯、石榴、花都要与灯台接连一块。

32.灯台两边要杈出六个枝子,这边杈出三个灯台枝子,那边杈出三个灯台枝子。

33.一个枝上有三个杏仁状的杯,有石榴、有花;一个枝上也有三个杏仁状的杯,有石榴、有花。从灯台杈出来的六个枝子都是如此。

34.灯台上有四个杏仁状的杯,有石榴、有花。

35.从灯台出来的第一对枝子以下,有一个石榴,从灯台出来的第二对枝子以下有一个石榴,从灯台出来的第三对枝子以下又有一个石榴,因为有六个枝子从灯台出来。

36.它们的石榴和枝子要与它接连一块,都是它的一部分,从一块纯金所造的一个实心块。

37.要作灯台的七个灯盏;它要使灯盏向上,在它面前发光。

38.灯台的蜡剪和蜡花盘也是要纯金做的。

39.做灯台和这一切的器皿,要用纯金一他连得。

40.要照着在山上给你看的样式谨慎作它们。

概览

9455.本章描述了为帐幕和那里的桌子,以及为亚伦的衣服所献的供物。然后描述了柜子、摆陈设饼的桌子和灯台的建造;它们都代表主所在的众天堂,那里的一切属天和属灵事物都来自主。帐幕本身代表天堂;那里的柜子代表至内在的天堂;柜子里的法版或律法代表主;桌子上的陈设饼和灯台代表属天事物;亚伦的衣服代表属灵事物;这些事物都来自天堂里的主。

内 义

9456.出埃及记25:1, 2.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告诉以色列人,叫他们为我献供物来,凡甘心乐意的,你们就可以收下我的供物。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表关于将要被代表的天堂神圣事物的指示。“你告诉以色列人”表代表性教会。“叫他们为我献供物来”表将要被代表,并且所需要的敬拜的内层事物。“凡甘心乐意的”表一切事物都应是出于爱,因而在自由中献上的。“你们就可以收下我的供物”表敬拜所需要的事物。

9457.“耶和华晓谕摩西说”表关于将要被代表的天堂神圣事物的指示。这从接下来的经文清楚可知,因为耶和华晓谕摩西的事表示将要被代表的天堂的神圣事物。在以色列人当中,一个教会正在建立,其中外在形式以一种代表性的方式来展示属于爱之良善的属天事物,以及属于信之良善和真理的属灵事物,就是诸如存在于天堂,并且也应当存在于教会中的那类事物。由此明显可知,“耶和华晓谕”表示关于将要被代表的天堂神圣事物的指示。由于接下来描述的事物是在天堂来自主的属天和属灵事物,故有必要说一说何为代表性教会,以及它为何存在。

天堂有三层:至内层或第三层;中间或第二层;最低层或第一层。对主之爱的良善在至内层天堂掌权;对邻之仁的良善在中间天堂;在中间和至内层天堂所思、所言和产生的事物则在最低层天堂被代表。在这层天堂,代表是不计其数的,如天堂乐园、园子、森林、田野、平原,以及城市、宫殿和房屋;还有羊群和牛群,以及各种各样的动物和鸟类;此外还有无数其它现象。在该层天堂,这些事物就出现在天使灵眼前,比出现在地上正午之光中的类似事物更清晰;令人震惊的是,这些灵人还能认出所出现的事物表示什么真实事物。

当先知们的内视,也就是灵的视觉被打开时,这类现象也显现给他们;如撒迦利亚所看见的马(撒迦利亚书6:1-8);系基路伯的四活物,后来,但以理所看见的新殿和其中的一切事物(以西结书1, 9, 10, 40-48章);约翰所看见并在启示录中所描述的灯台、宝座、也是基路伯的活物、马、新耶路撒冷和其它许多事物;还有以利沙的仆人所看见的火马火车(列王纪下6:17)。在天堂,诸如此类的事物不断出现在灵人和天使眼前。它们是属世形式,天堂的内在事物就终止于其中,并被赋予形状。以这种方式在灵人和天使的实际眼睛面前呈为可见的事物就是代表。

因此,当源于主并仰望主的爱与信的神圣内在事物通过世上的可见形式来呈现,如本章和接下来的几章所论述的事物,即柜子、施恩座、基路伯、那里的桌子、灯台和帐幕的其它一切事物时,一个代表性教会就会存在。因为这个帐幕是以这种方式建造的:它可以代表三层天堂和那里的一切事物;盛有法版的柜子代表至内层天堂和那里的主自己。这就是为何当摩西在山上被指示它应取的样式时,耶和华同时说,他们要为祂造个圣所,使祂可以住在他们中间(25:8)。凡具有一点深层次的思考能力的人都能明白,耶和华不可能住在一个帐幕中;相反,祂住在天堂;这个帐幕也不可能被称为一个圣所,除非它表现天堂的形像,以及那里的属天和属灵事物。让每个人都扪心自问,如果不是天堂和天堂的事物在那里以外在形式被代表,耶和华,天地的创造者会住在一个用黄金包裹、用帘子围上的木制小居所吗?

因为以外在形式被代表的事物的确以类似形式出现在最低层或第一层天堂,出现在那里的灵人面前;但在高层天堂的人却感知被代表的内在事物,这些事物就是属于对主之爱的属天事物和属于对主之信的属灵事物。当摩西和百姓被外在圣洁打动,崇拜帐幕如同耶和华自己的居所时,充满天堂的,正是这种性质的事物。由此明显可知何为一个代表,以及天堂,因而主通过它而与人类同在。

所以当古教会完结时,一个代表性教会在以色列人当中建立,以便通过这些代表,天堂,因而主能与人类结合。如果主不通过天堂与人们结合,他们将不复存在;因为人们正是凭这种结合而拥有自己的生命。然而,这些代表只是服务于结合的外在手段,主以神奇的方式将天堂与这些代表相结合(参看4311节)。但当通过这些手段所实现的结合即将灭亡时,主就降世,打开被代表的内在事物本身,也就是属于对主之爱和信的内在事物。现在实现这种结合的,是这些内在事物。不过,如今实现这种结合的唯一手段仍是圣言,因为圣言是以这种方式写成的:它的每一个部分都有一个对应关系,因而代表并表示存在于诸天堂的神性事物。

9458.“你告诉以色列人”表代表性教会。这从“以色列人”的代表清楚可知,“以色列人”是指教会,尤指属灵教会(参看8805, 9340节),但在此是指代表性教会,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代表教会和天堂的神圣事物的那类事物,即柜子,施恩座,基路伯,摆有陈设饼的桌子,灯台;以及下面几章中的帐幕、亚伦的衣服,祭坛和祭物,所有这些事物都是代表。“以色列人”之所以表示属灵教会,是因为他们代表属灵教会。然而,在这百姓当中不可能建立一个实际的代表性教会,只能建立一个教会的代表(参看4281, 4288, 4311, 4444, 4500, 6304, 7048, 9320节)。

9459.“叫他们为我献供物来”表将要被代表并且所需要的敬拜的内层事物。这从“供物”的含义清楚可知,“供物”是指敬拜所需的事物,在此是指将要被代表的内层事物。因为收集起来为帐幕、桌子、灯台,以及亚伦的衣服所用的材料,也就是金、银、铜、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细麻、山羊毛,以及其它许多事物就表示这些内层事物;这从下文所论述的它们的含义明显可知。

9460.“凡甘心乐意的”表一切事物都应是出于爱,因而在自由中献上的。这从“甘心乐意”的含义清楚可知,“甘心乐意”是指在自由中。它之所表示出于爱献上它们,是因为一切自由皆植根于爱;事实上,凡人出于爱所行的,都是在自由中而行的。“心”与爱有关,因为心与意愿有关(参看7542, 8910, 9050, 9113, 9300节);一切自由皆植根于爱或情感(参看2870-2893, 3158, 9096节);这就是为何一切敬拜都必须在自由中献上(参看1947, 2880, 2881, 7349节)。

9461.“你们就可以收下我的供物”表敬拜所需要的事物。这从“供物”的含义清楚可知,“供物”是指将要被代表,并且所需要的敬拜的内层事物,如前所述(9459节)。

9462.出埃及记25:3-7.这是你们从他们所要收的供物:金、银、铜,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细麻,母山羊毛,染红的公羊皮,獾皮,皂荚木;点灯的油,并作膏油和香料的焚香的香料;以弗得和胸牌用的红玛瑙石和镶嵌的石头。

“这是你们从他们所要收的供物”表所需要的这些事物是必不可少的。“金、银”表总体上的内在良善和真理。“铜”表外在良善。“蓝色”表对真理的属天之爱。“紫色”表对良善的属天之爱。“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表相爱。“细麻”表由此而来的真理。“母山羊毛”表由此而来的良善。“染红的公羊皮,獾皮”表包含它们的外在真理和良善。“皂荚木”表从主发出,因而唯独属于主的功德之善。“点灯的油”表存在于相爱和仁爱里面的内在良善。“并作膏油的香料”表属于祝圣良善的内在真理。“和香料的焚香”表为了愉悦的感知。“红玛瑙石和镶嵌的石头”表总体上的属灵真理和良善。“以弗得和胸牌用的”表它要作外在和内在的属天事物的一个遮盖物。

9463.“这是你们从他们所要收的供物”表所需要的这些事物是必不可少的。这从“供物”的含义清楚可知,“供物”是指所需要的事物,如前所述(9459, 9461节)。它之所以表示它们是必不可少的,是因为此处经上是第三次说到“供物”,这种重复暗示它们是必需口。

9464.“金、银”表总体上的内在良善和真理。这从“金”和“银”的含义清楚可知:“金”是指良善,“银”是指真理(参看113, 1551, 1552, 2954, 5658, 6112, 6914, 6917, 8932节)。之所以表示内在良善和真理,是因为接下来提到的“铜”表示外在良善。

9465.“铜”表外在良善。这从“铜”的含义清楚可知,“铜”是指属世良善,或也可说外在良善(参看425, 1551节)。外在良善是外在人或属世人的良善,而内在良善则是内在人或属灵人的良善。

9466.“蓝色”表对真理的属天之爱。这从“蓝色”的含义清楚可知,“蓝色”是指对真理的属天之爱。“蓝色”之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它是一种天空的颜色,这种颜色表示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真理,也就是源于对主之爱的良善的真理。这种良善在至内层天堂占主导地位,在中间或第二层天堂显为紫色和蓝色。该良善本身显为紫色,源于它的真理显为蓝色。因为当颜色出现在来世和天堂本身时,它们是最美丽的颜色;都来源于良善和真理。事实上,对良善和真理的情感的气场也通过颜色呈现在天使和灵人眼前,具体事物通过各种颜色的物体而显现,也通过气味呈给鼻子。因为属于良善的一切属天事物和属于真理的一切属灵事物,在低层天堂通过诸如出现在自然界的那类事物来代表,并通过这种方式呈给那里的灵人和天使的实际外在感官。对良善和真理的情感的气场之所以通过颜色而显为可见,是因为颜色是天堂之光,因而聪明和智慧的修改(参看4530, 4677, 4742, 4922节)。

这解释了为何在为帐幕和亚伦的衣服而收集的材料中有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染红的公羊皮;因为帐幕代表主的天堂,用来建造和遮盖它的材料代表属于良善和真理的属天和属灵事物;亚伦的衣服具有类似的代表(9457节)。这就解释了为何法柜里面的幔子用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和细麻织成(出埃及记26:31);帐幕的门帘也是如此(出埃及记26:36);院子的门帘同样如此(出埃及记27:16);以及为何幔子边上的钮扣做蓝色的(出埃及记26:4)。这也解释了为何以弗得用金色、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并细麻织成;决断的胸牌同样如此(出埃及记28:6, 15)。

在以西结书,“蓝色”表示对真理的属天之爱,“蓝衣”表示出于这爱的关于真理的认知或知识:

你的篷帆是用埃及刺绣的细麻布做的,可以作你的大旗;你的篷是用以利沙岛的蓝色、紫色布做的。这些商人以美好的货物、成捆的蓝色绣工、成箱的华丽衣服与你交易。(以西结书27:7, 24)

这论及推罗,推罗表示关于真理和良善的认知或知识(1201节)。知识和从知识所获得的理解力被描述为“埃及刺绣”和“以利沙岛的蓝色、紫色布”;“埃及刺绣”是指真理的记忆知识;“以利沙岛的蓝色、紫色布”是指对真理和良善的理解。

同一先知书:

有两个女子,一母的女儿,在埃及、在幼年时行邪淫,就是阿荷拉和阿荷利巴。阿荷拉在我手下行邪淫,贪恋她的邻邦亚述人,穿着蓝衣,作总督、作领袖;骑着马的马兵。(以西结书23:2-6)

“阿荷拉”表示撒玛利亚,“阿荷利巴”表示耶路撒冷(23:4)。“撒玛利亚”是指败坏的属灵教会;“在埃及行邪淫”表示通过记忆知识歪曲真理;“贪恋她的邻邦亚述人”表示热爱基于这些歪曲的推理;“穿着蓝衣”表示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表象,因为它们源于被错解的圣言字义。

类似的话出现在耶利米书:

锤炼的银片是从他施带来的,并有从乌法来的金子,都是匠人的工和铸匠的手工。他们的衣服是蓝色和紫色料的。这些都是巧匠的工作。(耶利米书10:9)

这论及以色列家的偶像,以色列家的偶像表示通过扭曲圣言的外在意义所确认的虚假教义(参看9424节);“匠人的工和铸匠的手工”,以及“这些都是巧匠的工作”表示它们都是自我聪明的产物;“他施来的银片和乌法来的金子”表示从外表上看,它们似乎是真理和良善,因为它们取自圣言;“蓝色和紫色料”,也就是“他们的衣服”,意思也差不多。

启示录:

我在异象中看见那些马,骑马的有火胸甲,与蓝玛瑙并硫磺,杀了人的三分之一。(启示录9:17, 18)

“马”和“骑马的”表示对真理的一种颠倒和败坏的理解;“火胸甲,与紫玛瑙并硫磺”表示由恶魔般的爱之邪恶所产生的虚假的防御。因此,“火”在此表示对邪恶的地狱之爱;“蓝”表示对虚假的地狱之爱;因此,它们都是反面意义上的;因为圣言中的大多数事物也有一个反面意义。

9467.“紫色”表对良善的属天之爱。这从“紫色”的含义清楚可知,“紫色”是指对良善的属天之爱。这爱之所以由“紫色”来表示,是因为红色表示属天之爱。事实上,基本的颜色有两种,其余的颜色都来自这两种颜色,即:红色和白色。红色表示属于爱的良善,而白色表示属于信的真理。红色之所以表示属于爱的良善,是因为它来自火,而火表示爱之良善;白色之所以表示属于信的真理,是因为它来自光,而光表示信之真理。“火”表示爱之良善(参看5215, 6314, 6832, 6834, 6849, 7324, 9434节);“光”表示信之真理(2776, 3195, 3636, 3643, 3993, 4302, 4413, 4415, 5400, 8644, 8707, 8861, 9399, 9407节);“红”表示爱之良善(3300节);“白”表示信之真理(3993, 4007, 5319节)。

由此明显可知其余的颜色表示什么;因为它们照着带有红色的程度而表示爱之良善;照着带有白色的程度而表示信之真理。出现在天堂的一切颜色都是在这两个层面上的天堂之光和火焰的修改。因为天堂之光是真光,本身是从主的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因此,这光和火焰的修改就是真理和良善,因而聪明和智慧的不同变化。

这一切表明为何帐幕的幔子和帘子,以及亚伦的衣服都要用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并细麻织成(出埃及记26:1, 31, 36; 27:16; 28:6, 15);也就是说,是为了它们可以代表属于良善的属天事物和属于真理的属灵事物,这些事物是下文的主题。

在以西结书,“紫色”也表示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良善:

你的篷帆是用埃及刺绣的细麻布做的;你的篷是用以利沙岛的蓝色、紫色布做的。(以西结书27:7)

这论及推罗,推罗表示关于真理和良善的认知或知识;“蓝色、紫色篷”表示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关于真理和良善的认知或知识。

在路加福音,“紫色和细麻布”表示类似事物:

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路加福音16:19)

“财主”在内义表示犹太民族和他们当中的教会,它因取自存在于那里的圣言的关于良善和真理的认知或知识而被称为“财主”;“紫色和细麻布衣服”是指这些认知或知识;“紫衣”表示关良善的认知或知识;“细麻布衣服”表示关于真理的认知或知识;这二者都来自一个属天源头,因为它们来自神性。在启示录,“紫色”也具有类似含义:

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启示录17:3, 4)

这论及巴比伦,巴比伦表示这样的教会:其中圣言的圣物被用于亵渎的功用或目的,也就是被用来在天上和地上掌权,因而被用于源于地狱的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目的。

9468.“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表相爱。这从“朱红色”和“染过两次”的含义清楚可知,“朱红色”和“染过两次”是指属天真理,这真理和相爱的良善是一样的。天使天堂被分为两个国度,即属天国度和属灵国度。两个国度都有一个内在和一个外在。在属天国度,内在就是对主之爱的良善,外在则是相爱的良善。这外在良善就是那“染过两次的朱红色”所表示的;“朱红色”表示良善本身,“染过两次”表示它的真理。但在属灵国度,内在是对邻之仁的良善,外在则是出于信的顺从的良善。“染过两次的朱红色”表示相爱的良善及其真理,是由于它在来世的表象;因为当这良善和真理的气场在最低层天堂呈为可见时,它就显为朱红色。事实上,从属天天堂降下来并在下面显现的事物从火焰取得自己的颜色,在下面因它所经过的中间天堂的光之亮白而变成朱红色。这解释了为何除了其它颜色外,朱红色用于居所的帘子(出埃及记26:1);柜子前的幔子(出埃及记26:31);帐幕的门帘(出埃及记26:36);院门帘(出埃及记27:16);以弗得(出埃及记28:6);带子(出埃及记28:8);决断的胸牌(出埃及记28:15);以弗得袍子的底边(出埃及记28:33)。

“染过两次的朱红色”表示相爱的良善,就是属天国度或教会的外在良善,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朱红色的毯子要铺在陈设饼的桌子上,再蒙上獾皮的遮盖物(民数记4:8)。桌子上的东西,尤其陈设饼表示属天国度或教会的至内层事物;而遮盖物则表示外层事物。也正因如此,将要收集起来的材料以这种顺序被列了出来;也就是说,首先提到的就是至内层事物,即蓝色和紫色;其次提到的是更外在的事物,即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细麻和母山羊毛;最后提到的是最外在的事物,即染红的公羊皮,獾皮;下文各处也一样。

由于“染过两次的朱红色”表示外在属天良善及其真理,所以这种颜色被用来描绘圣言的外在意义和源于它的教义。原因在于,圣言是从主的神性良善发出的神性真理,这神性真理在至内层天堂显为一道火光,在中间天堂显为一道闪亮的白光。

圣言和源于圣言的教义在撒母耳记下被如此描绘:

大卫作哀歌,吊扫罗和约拿单;他写下来,要把这首弓歌教导犹大人。以色列的女子啊,当为扫罗哭号!他曾使你们穿染过两次的朱红美衣,使你们衣服加上黄金的妆饰。(撒母耳记下1:17, 18, 24)

“染过两次的朱红美衣”表示提供属于相爱之良善的真理,因而提供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真理。这段预言所论述的主题是与爱和仁的教义分离的信之教义;也就是说,真理因分离的信之教义而被扼杀,但又通过爱和仁的教义得以恢复。因为杀了扫罗和约拿单的“非利士人”表示那些捍卫与爱和仁的教义分离的信之教义的人(3412, 3413, 8093, 8096, 8099, 8313节);“把这首弓歌教导犹大人”表示为那些处于爱和仁之良善的人提供构成教义的真理。“犹大人”是指那些处于爱之良善的人(参看3654, 3881, 5583, 5603, 5782, 5794, 5833, 6363节);“弓”是指真理的教义(2686, 2709节)。

耶利米书:

你这被荒废的啊,你要做什么呢?你虽穿上染过两次的朱红衣服,佩戴黄金装饰,徒然美化你自己。(耶利米书4:30)

此处论述的是已荒废的教会;“穿上染过两次的朱红衣服,佩戴黄金装饰”表示指明或教导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教义真理和良善的生活方式,因而指明或教导源于圣言的真理和良善。类似的话出现在同一先知书:

素来吃美好食物的,现今在街上孤单凄凉;素来在朱红褥子养大的,如今却拥抱粪堆。(耶利米哀歌4:5)

“在朱红褥子养大”表示从小就在相爱的良善上接受源于圣言的教导。

由于包含在圣言外在意义中的事物在天堂显为朱红色,原因如前所述,所以那些利用圣言的外在意义来证实由爱自己爱世界的邪恶所产生的虚假,因而证实违背爱主和相爱的真理和良善的观念之人,就被说成是穿“紫色和朱红色衣服”。事实上,他们的外在因来自圣言而呈现出这样的表象;但他们的内在却是亵渎的。在启示录,“朱红色”就表示这类事物:

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满了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启示录17:3, 4)

这论及巴比伦,巴比伦表示这样一种宗教:其中圣言的圣物因被用来支持赞同恶魔般的爱,也就是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虚假,因而被用来在天上和地上掌权而遭到亵渎。又:

这大城阿,素常穿着细麻,紫色,朱红色,嵌有金子,宝石,和珍珠的衣服。(启示录18:16)

因此,“细麻,紫色料,朱红色料”也被列在巴比伦的货物当中(启示录18:12)。

由于圣言的外在方面在天堂显为朱红色,并且由于有一个流注从天堂出来进入人的记忆,而在记忆中,取自圣言的东西就显为这种颜色,所以朱红色用来提醒或记念某事,如摩西五经:

以色列人要为自己在衣服边上作繸子,又在底边的繸子上,加一根朱红色线,好叫他们通过它能记起耶和华一切的命令,并且遵行。(民数记15:38, 39)

出于同样的原因,在有意义的记号使用普遍的古代,人们习惯于系一根红线来记念或提醒某事,如我们所读到的他玛的儿子谢拉,收生婆在他手上拴了一根染过两次的线(创世记38:28, 30);又如妓女喇合,她将一根朱红色线系在窗户上,好叫两个探子能记得他们的诺言(约书亚记2:18, 21)。

由于一个人若不通过来自圣言、与他同住的真理和良善,就无法从邪恶和虚假中解脱出来,所以在洁净大麻疯时,就会用到“香柏木、朱红色线和牛膝草”(利未记14:4-7, 49-52);因为“大麻疯”表示被亵渎,因而被歪曲的真理(参看6963节);从这些东西中“洁净”表示通过源于圣言的真理和良善从这些疾病中解脱出来。朱红色线以同样的方式用于从红母牛中所制成的除污秽和除罪的水(民数记19:6);“除污秽和除罪的水”也表示通过源于圣言的真理和良善从邪恶和虚假中洁净和解脱出来。

由于在圣言中,大多数事物都有一个反面意义,所以“染过两次”和“朱红”也是如此。这时,它们表示虚假和邪恶,也就是这些真理和良善的对立面,如在以赛亚书:

你们的罪虽像染过两次的,必变白如雪;虽红如朱红,必如羊毛。(以赛亚书1:18)

这同样适用于“红”、“血”、“火焰”和“火”。它们在正面意义上表示爱与信之良善,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邪恶,就是它们的对立面。

9469.“细麻”表由此而来的真理,也就是来自拥有一个属天源头的良善的真理。这从“麻”和“细麻”的含义清楚可知:“麻”或“亚麻”是指真理(参看7601节);“细麻”是指来自神性的真理(5319节);这两种真理都存在于属世人中。“细麻”表示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真理是由于它的白色和柔软。

9470.“母山羊毛”表由此而来的良善,也就是说,来自相爱之良善的良善。“母山羊毛”之所以表示这种良善,是因为“母山羊”表示外在人或属世人中的纯真之良善(参看3519, 7840节);“羊毛”表示属于该良善的真理。然而,由于此处所表示的是良善,而非真理,所以原文其实没有说“母山羊毛”,只说“母山羊”,在其它地方也是这种情况,如下列出埃及记的经文:

凡手艺精巧的妇女把所纺的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和细麻都拿了来。凡有智慧心里受感的妇女就纺母山羊。(出埃及记35:25, 26)

“纺母山羊”表示由母山羊毛所织成的东西。

“羊毛”表示来自一个属天源头的真理,这真理本身是良善,这一点从圣言中提到它的经文明显看出来,如何西阿书:

他们的母亲行了淫乱。她说,我要随从我所爱的,我的饼、水、羊毛、麻都是他们给的。因此,到了收割的时候,我必回来收回我的五谷,也必将我的羊毛和麻夺回来。(何西阿书2:5, 9)

此处论述的是一个败坏的教会,它在此被称为“母亲”;经上所说的与她行淫乱的“所爱的”是指那些扭曲良善和真理的人;“饼和水”表示爱的内在良善和信的内在真理;“羊毛”和“麻”所表相同,不过是外在的。

但以理书:

我观看,直到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但以理书7:9)

这论及就一切信之真理而言已经荒废,然后又被主恢复的教会;“宝座设立”表示它已完全荒废;“亘古常在者”是指属天良善方面的主,就是诸如存在于上古教会中的属天良善,上古教会是一个属天教会。在圣言中,属天良善被称为“亘古”,“洁白如雪”的衣服表示它的外在真理;“如纯净羊毛”的头发表示它的外在良善。类似的话出现在启示录:

七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祂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启示录1:13, 14)

这种真理本身是良善,因为它是属天良善的外在形式;在这些经文中,“羊毛”也表示这种真理:

大马色人就拿黑本酒和察哈尔羊毛与你交易。(以西结书27:18)

以赛亚书:

你们的罪虽像染过两次的,必变白如雪;虽红如朱红,必如羊毛。(以赛亚书1:18)

由于亚伦的衣服代表诸如属于主的属灵国度的那类事物,因而代表属于真理的属灵事物,所以他的“圣衣”是亚麻布,而不是羊毛制成的;因为“亚麻布”是指属灵真理,而“羊毛”是指属天真理,相比之下,这真理是良善。因此,经上在以西结书中说:

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他们进内院门必穿亚麻衣;羊毛必不临到他们身上。他们头上要戴细麻布裹头巾,腰穿细麻布裤子。(以西结书44:15, 17, 18)

亚伦的衣服不是由羊毛,而是由亚麻布制成的,这一点从利未记(16:4, 32)清楚看出来。

由此可见,“亚麻布”表示属灵真理,也就是信之良善的真理;而“羊毛”表示属天真理,也就是爱之良善的真理。由于那些被赋予后一种真理的人无法被赋予前一种真理,故经上规定不可穿羊毛、亚麻布搀杂做的衣服(申命记22:11)。属天之物和属灵之物之间就存在这种区别,这二者无法在同一个人里面在一起(参看9277节所引用的地方)。

9471.“染红的公羊皮,獾皮”表包含它们的外在真理和良善。这从“皮”、“公羊”、“红”和“獾”的含义清楚可知:“皮”是指外在事物(参看3540节);“公羊”是指属于真理的属灵事物(2830, 4170节);“红”是指良善(3300节),因此,“红公羊皮”是指发源于良善的外在真理;“獾”是指良善。“獾”就具有这种含义,这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在圣言中,由于真理和良善的天堂婚姻,凡论及真理的地方,也会论及良善(参看9263, 9314节)。因此,由于“红公羊皮”表示发源于良善的外在真理,所以“獾皮”表示良善本身。它们之所以表示包含内在真理和良善的真理和良善,是因为一切外在事物都包含内在事物,这从此处对这些皮的使用也明显看出来,因为它们用来作遮盖物;獾皮所遮盖的事物比公羊皮所遮盖的事物更神圣(出埃及记26:14; 民数记4:6, 8, 10-12, 14)。

9472.“皂荚木”表从主发出,因而唯独属于主的功德之善。这从“木”的含义清楚可知,“木”是指功德之善(参看1110, 2784, 2812, 4943, 8740节)。功德之善是指从主的神性人身发出的良善,也就是基督良善,或与人同在的属灵良善。人正是凭这种良善而得救;事实上,从任何其它源头发出的良善都不是良善,因为它没有神,因而也没有天堂,进而没有救恩的任何东西在里面。皂荚木是最优质的香柏木;而“香柏树”表示属灵教会。皂荚木是一种香柏树,这一点明显可见于以赛亚书:

我要在旷野栽植皂荚香柏树、桃金娘树和油木。(以赛亚书41:19)

此处“皂荚香柏树”表示属灵良善,“油木”表示属天良善。由于唯独属于主的功德之善是唯一在天堂掌权并构成天堂的良善,所以这种木头是用来建造代表天堂的帐幕的唯一木头。例如,它被用来制造盛有法版的柜子本身;抬柜的杠子;摆有陈设饼的的桌子,抬桌子的杠子;居所的竖板;遮盖的闩和柱子;以及祭坛和坛杠;这从本章(25:10, 13, 23, 28)和下一章(26:15, 26, 37),以及27章(27:1,6)清楚看出来。

9473.“点灯的油”表存在于相爱和仁爱里面的内在良善。这从“油”和“灯”的含义清楚可知:“油”是指爱之良善(参看886, 4582, 4638节);“灯”是指相爱和仁爱。“灯”是指相爱,这凭的是表示这爱的火焰;“灯”也指仁爱,这凭的是火焰所发的热和光。因为属灵之热就是仁之良善,属灵之光就是信之真理。

此处必须简要说明何谓存在于相爱和仁爱里面的内在良善。任何事物都不是凭自己产生的,都是从先于它自身之物产生。真理和良善也是这种情况。凡有某种其它事物从中产生的事物都是内在,而产生的这某种其它事物则是这内在的外在。所有事物的产生,其情形无一例外,都像原因和结果。没有一个有效的原因,结果就不能产生。有效的原因是结果的内在,而结果则是这原因的外在。其情形还像努力和动作,没有努力,动作就不能产生;因此,努力停止,动作就会停止。所以,动作的内在是努力,或动力。这种情形与心智中的努力,即意愿,和身体中的动作,即行为的情形很相似;因为没有意愿,行为不能产生;意愿停止,行为就停止;因此,行为的内在是意愿。由此明显可知,一切事物,无一例外,里面都必有一个内在,以便它们可以产生,然后持续存在;若没有内在,它们什么也不是。

这种情形与爱之良善的情形是一样的;它若没有内在良善在自己里面,就不是良善。信之良善里面的内在良善是仁之良善,也就是属灵良善;而仁之良善里面的内在良善是相爱的良善,也就是外在的属天良善。相爱的良善里面的内在良善是对主之爱的良善,也就是纯真的良善;这良善是内在的属天良善。而对主之爱的良善,也就是纯真之良善里面的内在良善是从主的神性人身发出的系神性的良善本身,因而就是主自己。这后一种良善必存在于一切良善里面,以便它可以成为良善;因此,没有任何良善能存在,除非它的内在源于系神性的这良善。除非它的内在来自这个源头,否则它不是良善,而是邪恶;因为这时它来源于此人自己,凡从人发出之物都是邪恶。这是因为人在他所行的一切良善中皆关注他自己,也关注世界,因而不关注主,也不关注天堂。主与天堂即便进入他的思维,对他来说也仅仅是服务他获得个人地位和利益的手段。因此,这些善行就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马太福音23:27, 29)。

上一篇:《出埃及记》(9421—9442)

下一篇:《出埃及记》(9474—9497)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