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第49章(6328—6368)1

发布时间:2021-04-04  阅读:403次
 49章

创世记49

1.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说,你们要聚在一起,我要把你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告诉你们。

2.你们要聚集,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听,要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

3.流便哪,我的长子,你是我的威力,我力量的开始,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

4.但你如水那样轻,必不得超越;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那时便污秽了它;他上了我的榻。

5.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剑是强暴的器械。

6.我的灵魂啊,不要进入他们的隐秘处;我的荣耀哪,不要与他们的会众联络;因为他们在怒中杀人,任意砍断牛筋。

7.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烈怒坚硬可诅;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

8.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在仇敌的颈项上;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

9.犹大是个狮子的幼崽;我儿啊,你捕获了猎物便上去。他蹲伏,卧如狮子,又如老狮,谁敢惹他?

10.权杖必不离犹大,立法者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他。

11.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母驴的崽子拴在上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血红葡萄汁中洗了袍褂。

12.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

13.西布伦必住在海边的港口,在停船的港口;他的极边必延到西顿。

14.以萨迦是头瘦骨嶙峋的驴,卧在重驮之间。

15.他看安息为美好,以地为可喜悦;便屈肩背重,成为服劳役的仆人。

16.但必判断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

17.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箭蛇,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向后坠落。

18.耶和华啊,我等候你的救恩。

19.论迦得,必有敌军毁坏他,他必毁坏脚跟。

20.论亚设,他的食物必定肥美;他必出君王的美味。

21.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语。

22.约瑟是多结果子的人,是泉旁多结果之子,女儿啊,她爬到墙上;

23.弓箭手苦害他,向他射箭,仇恨他。

24.约瑟要坐在他弓的力量里,他的手臂因大能的雅各之手而强壮;以色列的牧者、石头是从那里而出的。

25.你父亲的神必帮助你,与沙代一起将上面来的天福,伏于下面的深渊之福,以及乳房子宫之福,都赐福给你。

26.你父亲的祝福,胜过我祖先的祝福,如永世山岭的渴慕。它们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临到他众弟兄当中拿细耳人的头顶上。

27.便雅悯是只狼,早晨抓取,吞食掳物,晚上瓜分猎物。

28.这一切是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这也是他们的父亲对他们所说的话;他祝福了他们,都是按着各人的福分,为他们祝福。

29.他又嘱咐他们,对他们说,我快要被收聚到我本民那里去;你们要将我与我列祖葬在一处,在赫人以弗仑田间的洞里,

30.就是在迦南地幔利对面的麦比拉田间的洞里,它是亚伯拉罕向赫人以弗仑买来作坟地的产业。

31.他们在那里葬了亚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又在那里葬了以撒和他妻子利百加,我也在那里葬了利亚。

32.那块田和田间的洞,原是向赫人买的。

33.雅各嘱咐众子已毕,就把脚收在床上断了气,归到他本民那里去了。

概览

6328.本章在内义上论述的主题不是雅各的后代,和将要临到他们身上的事,而是以雅各的子孙命名的十二支派所代表并表示的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

6329.本章首先论述了与仁分离之信,仁被完全弃绝了。这信就是“流便”、“西缅”和“利未”。

6330.然后论述了属天教会,就是“犹大支派”,就至高意义而言,则在此论述了主的神性人身。

6331.之后照着其余支派所代表的良善与真理的状态论述了这些支派。

6332.最后论述了属天-属灵教会,就是“约瑟”;就至高意义而言,在此也论述了主的神性人身。

6333.从本章雅各所说的话可以清楚看出,圣言还有一层含义,不同于显现在字面上的。因为现为以色列的雅各说,他要告知他儿子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49:1);但他所告知和预言的事根本没有临到他们。例如,他说,流便、西缅和利未的后代受到的诅咒将比其余的更甚(49: 3-7);西缅和利未要分散在雅各中,散居在以色列。然而,发生在利未身上的事正好相反,他被赐福,因为祭司职分被分派给了他。

关于犹大所说的也没有发生在犹大身上,除了第10节经文暗示,教会的代表在他那里的时间比在其它支派那里的时间长。此外,没有人知道指着他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除非通过隐藏在里面的另一层含义,如:他蹲伏,卧如狮子;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母驴的崽子拴在上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血红葡萄汁中洗了袍褂;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创世记49:9, 11, 12)。所有这些话都具有这样的性质:谁都能看出,它们里面含有某种东西是天堂众所周知的,而世人若不通过天堂,就无从得知。

以色列论到其他儿子的话也一样,如论到西布伦,他必住在海边和停船的港口,他的极边必延到西顿;论到以萨迦,他是头瘦骨嶙峋的驴,卧在重驮之间,屈肩背重;论到但,他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箭蛇,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向后坠落;以及其他儿子的话。由此很明显地看出,如前所述,圣言含有内义。赐下圣言是为了联结天堂与大地,或说天使与世人;因此,圣言是以这样的方式写成的:当世人以属世的方式来理解圣言时,天使则以属灵的方式来理解;神性之物以这种方式通过天使流入,以使得这二者联结起来。

这就是圣言的性质,无论历史部分还是先知书部分。然而,内义在历史部分不如在先知书部表现的那么明显,因为历史部分虽以不同的风格写成,但这种风格仍使用了有意义的符号。赐下历史部分是为了由此引导孩子位,无论大点的,还是小点的,去阅读圣言;因为历史能带给孩子们快乐,停留在他们的脑海中,由此使他们与天堂相接触;这种接触是愉快的,因为孩子们处于纯真和彼此仁爱的状态。这就是为何有圣言的历史部分存在的原因;因为当阅读历史部分时,世人只能模糊地理解它;当现代人模糊地理解它时,天使对它有一种清晰的觉知。我通过大量经历得以知道这一点,蒙主的神性怜悯,我将在别处阐述这个问题。

6334.创世记49:1, 2.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说,你们要聚在一起,我要把你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告诉你们。你们要聚集,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听,要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

“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表对属世层中的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的有序安排。“说,你们要聚在一起”表总体上它们全部的共存。“我要把你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告诉你们”表在它们那时被排列于其中的次序里面的教会状态的性质。“你们要聚集”表它们要将自己排列得井然有序。“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听”表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要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表属灵良善所作的关于它们的预言;在至高意义上表主的预见。

6335.“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表对属世层中的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的有序安排。这从“叫”的含义,以及“雅各”和“他儿子们”的代表清楚可知:“叫”是指有序安排,因为把他们叫在一起,是为了让信之真理和仁之良善能以这种有序安排被呈现出来;“雅各”和“他的儿子们”是指属世层中的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雅各”代表总体上的这些真理与良善(3509, 3525, 3546, 3659, 3669, 3677, 3775, 3829, 4234, 4273, 4337, 5506, 5533, 5535, 6001, 6236节),他的儿子们,或以他们命名的支派代表细节上的这些真理和良善(3858, 3926, 3939, 4060节)。关于此处所表示并且呈现在本章内义中的对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的这种安排,要知道,以色列的十二支派代表总体上作为一个整体的全部真理和良善,因而代表从主发出的全部真理和良善,因此代表存在于天堂并构成天堂的全部真理和良善。由于代表总体上的全部,故也代表细节上的每一个;因为总体包含细节在里面,正如整体包含部分。

良善和源于良善的真理决定了天堂里的光的不同强度;而光的不同强度则决定了聪明和智慧的不同状态。正因如此,这光通过乌陵和土明闪烁,并且照着所提问题的进展状况而以各种不同方式发光和闪烁。这是因为表示总体上的全部真理和良善的十二支派被标记在胸牌,也就是乌陵和土明上;因为每颗宝石就代表一个支派。它们之所以是宝石,是因为它们表示属灵和属天的真理(114, 3720节);它们被镶刻于其中的金子表示良善(参看113, 1551, 1552, 5658节)。这就是乌陵和土明所表示的秘密。

十二支派就具有这种含义,这一点从圣言中提及它们的经文,尤其从约书亚记中所描述的各支派在迦南地的产业,以及以西结书所描述的他们在主国度的产业明显看出来;在以西结书的最后一章,我们读到新地,新耶路撒冷,新殿;这些在启示录(启示录7:4-8)也有所描述。这一点也可从他们在旷野安营的顺序明显看出来,这顺序具有这样的性质:它代表在其正当次序中的真理和良善。这就是巴兰所说预言的起源:

巴兰举目,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神的灵就临到他身上。他便发出预言说,雅各啊,你的帐幕何等华美!以色列啊,你的居所何其华丽!如接连的山谷,如河旁的园子,如耶和华所栽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民数记24:2-6)

也可参看前面关于各支派及其排列顺序的说明(2129, 3858, 3862, 3926, 3939, 4060, 4603节)。

6336.“说,你们要聚在一起”表总体上它们全部的共存。这从“聚”的含义清楚可知,“聚”是指一种共存的呼召,在此是指对雅各的十二个儿子所表示的全部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的呼召(参看6335节)。

6337.“我要把你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告诉你们”表在它们那时被排列于其中的次序里面的教会状态的性质。这从“告诉必遇的事”和“末后之日”的含义清楚可知:“告诉必遇的事”是指交流和预言;“末后之日”是指它们共存于其中的状态的最后阶段。因为“日”是指状态(参看23, 487, 488, 493, 893, 2788, 3462, 3785, 4850节),“末后”是指最后阶段;因此,“末后之日”是指一个状态的最后阶段,也就是说,总体上的真理与良善按其适当次序被排列时共存于其中的状态的最后阶段。所表示的,之所以是教会的状态,是因为构成教会的,是因为构成教会的,是雅各和他的儿子们所代表的真理和良善;雅各因此代表教会(4286, 4439, 4514, 4520, 4680, 4772, 5536, 5540节),“他的儿子们”也是(5403, 5419, 5427, 5458, 5512节)。之所以表示该状态的性质,是因为对教会真理和良善的代表取决于雅各的儿子们,或各支派在圣言中被提及的顺序(3862, 3926, 3939节)。因为先提流便时,该状态是一种性质,先提犹大时,该状态是另一种性质。先提流便时,该状态具有这样的性质,它始于信;先提犹大时,该状态则具有这样的性质,它始于爱;先提其他人时,该状态又具有不同的性质,即它始于某种其它东西,而非信或爱。因为状态的性质也照着这二人之后所提到的其余支派的顺序而变化。

以这种方式所产生的变化是数不清的,事实上是无限的;当“十二支派”所表示的总体上的真理和良善呈现出具体变化时,尤其如此,各真理和良善都有无数变化(因为那时,各真理和良善一般都具有一个不同的表象);当这些具体真理或良善呈现出无数细节变化时,更是如此;依此类推。以这种方式所产生的无限变化可通过自然界的许多事物来说明。由此可见,这十二支派在圣言中以这一种顺序被提及时所具有的含义,不同于它们以另一种顺序被提及时所具有的含义。因此,它们在本章具有不同于别处的含义。

6338.“你们要聚集”表它们要将自己排列得井然有序。这从“聚集”的含义清楚可知,“聚集”是指排列得井然有序。“聚集”在灵义上没有其它含义,因为真理和良善若不被排列得井然有序,就无法聚集。事实上,从主发出的普遍流注使这一切发生,因为它涵盖了所有具体事物,包括最细微的事物。所有这些合起来构成那将天上的一切事物排列得井然有序的普遍流注。当普遍流注如此行时,表面上看,好像是良善和真理将自己排列得井然有序,仿佛它们自动进入这种秩序。这就是整个天堂的情形;天堂就处于秩序的状态,并不断被主所发出的普遍流注保持在这种状态中。总体上的天堂社群也是这种情形;具体的天堂社群同样是这种情形。因为一旦天使或灵人聚集起来,他们立刻被排列,好像自动进入一种秩序的状态,就这样构成一个天堂社群,也就是一个天堂的形像。若非从主发出的普遍流注涵盖所有人最细微的事物,并且所有这些事物处于一个最完美的秩序,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如果只有某种与具体事物无关的普遍流注来自神,如大多数人所以为的那样,世人、灵人或天使自己掌控这些具体事物,那么一切事物都会处于混乱的状态,而非秩序的状态;也不会有任何天堂或地狱,甚至任何自然界。

这一点可通过人身上所存在的许多事来说明。例如,若非人的思维既普遍,同时又具体地通过他的爱之情感而被排列得井然有序,那么这些思维永远不可能以一种理性和分析的方式流入。他的行为同样如此。又如,若非灵魂既普遍又具体地流入身体内脏,身体就不会有秩序或规律可言;但当灵魂既具体,因而又普遍地流入时,一切事物似乎自动被排列地井然有序。说这些事,是为了叫人们知道当如何理解真理和良善将自己排列得井然有序这句话的意思。

6339.“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听”表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这从“雅各的儿子们”的代表清楚可知,“雅各的儿子们”是指属世层中的真理与良善,如前所述(6335节)。

6340.“要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表属灵良善所作的关于它们的预言;在至高意义上表主的预见。这从“听”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听”,即“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是指预言;“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参看5801, 5803, 5806, 5812, 5817, 5819, 5826, 5833节)。由于听“末后之日必遇的事”因在内义上表示预言,故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的预见,因为一切预言皆来自主的预见。当经上说“雅各的儿子们要听以色列”时,意思是说,那些属教会的人要听主,也就是在圣言中听祂,听祂在那里所教导关于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的话,以及祂对那些拥有雅各的这个或那个儿子所表示的某个真理或某种良善之人的预言。例如,他们要听祂对那些处于此处由“流便”、“西缅”和“利未”所表示的与仁分离之信的人所教导和预言的话;或听祂对那些由“犹大”所表示的属天良善之人和那些处于由“约瑟”所表示的属灵良善之人,以及那些处于诸如由其他儿子所表示的那类事物之人所教导和预言的话。

6341.创世记49:3, 4.流便哪,我的长子,你是我的威力,我力量的开始,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但你如水那样轻,必不得超越;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那时便污秽了它;他上了我的榻。

“流便哪,我的长子”表看似占据第一位的信。“你是我的威力”表良善所拥有的通过这信而来的能力。“我力量的开始”表真理所拥有的通过这信而来的初始能力。“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表由此而来的荣耀和强大权力。“但如水那样轻”表唯信没有这类品质。“你必不得超越”表唯信没有任何荣耀或强大权力。“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表因为当与仁之良善分离时,它就有一种污秽的苟合。“那时便污秽了它”表若它与邪恶结合,亵渎就会存在。“他上了我的榻”表因为它玷污属世层中的属灵良善。

6342.“流便哪,我的长子”表看似占据第一位的信。这从“流便”的代表和“长子”的含义清楚可知:“流便”是指理解力中的信(参看3861, 3866节),和总体上教会的信仰告白(4731, 4734, 4761节);“长子”是指占据第一位(参看3325节)。但信仅仅看似占据第一位(参看3539, 3548, 3556, 3563, 3570, 3576, 3603, 3701, 4925, 4926, 4928, 4930, 4977, 6256, 6269, 6272, 6273节)。

6343.“你是我的威力”表良善所拥有的通过这信而来的能力。这从流便的代表和“威力”的含义清楚可知:“流便”是指理解力中的信(参看6342节);“威力”是指良善所拥有的能力。关于能力,即思考、意愿、觉知、行善、相信,以及驱散虚假和邪恶的能力,它完全从良善通过真理而来。良善是它的首要源头,真理只是它到来所经由的渠道,是一种工具(参看3563, 4931, 5623节)。之所以表示良善所拥有的能力,是因为“威力”(might)表示这种能力,而“力量”(strength)表示真理的能力。正因如此,接下来“我力量的开始”表示那真理所拥有的初始能力;因为在原文,用来表达“力量”的那个词在圣言中论及真理;而用来表达“威力”的那个词论及良善。

圣言是神圣的,就其内层而言,是最为神圣的;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很明显地看出来:圣言的每一个细节都含有天上的婚姻,也就是良善与真理的婚姻,因而有天堂本身;至内在意义的每一个细节都含有主的神性人身与祂的国度并教会的婚姻;事实上,至高意义含有主里面神性本身与神性人身的合一。这些最神圣的事物就包含在圣言的每一个细节中,明显的证据是:圣言是从神性降下来的。这一真相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哪里论到良善,哪里也论到真理;哪里论到内在,哪里也论到外在。有些话也始终表示良善,有些则始终表示真理,有些则既表示良善,也表示真理。这些话即便不表示它们,仍论及它们,或暗示它们。从这些话论及并表示良善与真理明显可知,如前所述,每一个细节都含有良善与真理的婚姻,也就是天上的婚姻;至内和至高意义则含有存在于主里面的神性婚姻,因而含有主自己在里面。

这一点在圣言的每一个部分都有所显示,只是除了在那些重复同一件事,只是变换一下词语的经文中外,并不明显,如本章论到流便的经文:你是我的威力,我力量的开始;还有,“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此处“威力”论及良善,“力量”论及真理;“本当大有尊荣”论及真理,“权力超众”论及良善。下一节关于流便的经文同样如此:你上了你父亲的床,那时便污秽了它;他上了我的榻。论述西缅和利未的经文也是如此:

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烈怒坚硬可诅;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创世记49:7)

此处“怒气”表示转离良善,“烈怒”表示转离真理;“雅各”是指教会的外在,“以色列”是指教会的内在。还有论述犹大的经文:

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创世记49:8)

又:

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母驴的崽子拴在上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血红葡萄汁中洗了袍褂。(创世记49:11)

论到西布伦的经文:

西布伦必住在海边的港口,在停船的港口。(创世记49:13)

论到但的经文:

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箭蛇。(创世记49:17)

同样的例子经常出现在诗篇和先知书当中,如以赛亚书:

巴比伦必永无居民,世世代代无人居住。巴比伦的时候临近,就要到来,她的日子必不长久。(以赛亚书13:20, 22)

同一先知书:

你们要从上面查考宣读耶和华的书。这些都无一缺少,也没有一个不渴望它的伴侣;因为祂已用口吩咐,祂的灵将它们聚集。祂也为他们拈阄,又亲手用准绳分给他们。他们必永远得它为业,世世代代住在其间。(以赛亚书34:16, 17)

更多例子可见于上千经文中。人若不知道圣言中的这些话用来表示属灵和属天事物,其中一些论及良善,一些论真理,不可避免地以为这些话纯粹是重复,只是用来填充篇幅的,因而本身是毫无意义。正因如此,对圣言怀有恶感的人利用这一点为论据来污蔑圣言。然而,全然的神性事物就隐藏在这些重复之中;也就是说,天上的婚姻,即天堂本身;和神性婚姻,即主自己就隐藏在它们里面。这至高意义就是主所在的“荣耀”,字义就是这荣耀所在的“云”(马太福音24:30;路加福音21:27。参看创世记18序言,以及5922节)。

6344.“我力量的开始”表真理所拥有的通过这信而来的初始能力。这从“力量的开始”的含义清楚可知,“力量的开始”是指初始能力;由于“力量”论及真理,故所表示的是那真理所拥有的初始能力。以赛亚书也有同样的用法:

疲乏的,耶和华赐威力;没有力量的,祂加能力。(以赛亚书40:29)

此处“威力”(might)论及良善,“力量”(strength)论及真理,“能力”论及这二者。有必要简要说一说当如何理解“流便,我的长子,你是我的威力,我力量的开始”所表示的,良善所拥有的能力和真理所拥有的初始能力都通过信而来。在灵界,一切能力皆从良善通过真理而来。没有良善的真理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因为真理就像身体,良善就像该身体的灵魂,灵魂要做成某事,就必须藉着身体行动。由此明显可知,没有良善的真理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就像没有灵魂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能力一样;因为没有灵魂的身体就是一具尸体,没有良善的真理也是如此。

当信之真理通过良善刚刚出生时,能力看似在真理中。这种能力就是那被称为“真理通过信所拥有的初始能力”的,由“力量的开始”来表示,如圣言中论述“长子”的其它地方那样;如诗篇:

祂在埃及击杀一切长子,在含的帐棚中,击杀力量开始时头生的。(诗篇78:51)

另一处:

祂又击杀他们地上一切的长子,就是他们力量开始时头生的。(诗篇105:36)

以及申命记:

祂必认所恶者的儿子为长子,在为他所寻到的一切中给他双分;因这儿子是他力量的开始,长子的名分本是他的。(申命记21:17)

由于“长子”在真正意义上表示仁之良善,但在表面意义上表示信之真理(参看3325, 4925, 4926, 4928, 4930节),并且这二者是教会的根本,或说根本品质,所以古人将长子称为他“父亲的威力和力量的开始”。这些根本或说根本品质由“长子”来表示,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一切长子或头生的皆属耶和华或主,利未支派代替了一切长子或头生的,作了祭司。

世人几乎不知道来自良善的真理所拥有的能力是何性质;但这性质为来世之人所知,因此能通过那里的启示而得知。拥有来自良善的真理,也就是源于仁的信之人拥有通过真理从良善而来的能力。所有天使都拥有这种能力,这也是为何在圣言中,天使被称为“大能者”。因为他们拥有管制恶灵的能力,一位天使甚至能同时管制一千个恶灵。他们主要是在世人当中行使他们的能力;有时会以数千种方式保护一个人免受众多地狱之害。

天使通过源于仁之良善的信之真理拥有这种能力;不过,由于他们所拥有的信来自主,所以唯独主是居于他们里面的能力。通过信来自主的这种能力由主对彼得所说的这些话来表示:

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马太福音16:18, 19)

这些话是对彼得说的,因为彼得代表信(参看创世记22章序言,以及3750, 4738, 6000, 6073e节)。凡在圣言中被称为“彼得”的地方,如此处,“彼得”在内义上都表示信,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信方面的主。

6345.“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表由此而来的荣耀和强大权力。这从“大有尊荣”和“权力超众”的含义清楚可知:“大有尊荣”是指荣耀,因为大有尊荣的人拥有荣耀;“权力超众”是指强大权力,因为有能力或有价值的人具有强大权力。此处“荣耀“论及信之真理(参看5922节),“强大权力”论及仁之良善;这就是为何用“由此,也就是由信之真理和仁之良善而来的荣耀和强大权力”这些词,如刚才所述。

6346.“但如水那样轻”表唯信没有这类品质,也就是没有荣耀和强大权力。这从“如水那样轻”的含义清楚可知,“如水那样轻”是指没有重量或能力。所表示的是唯信,也就是与仁分离之仁,这一事实从接下来关于流便、西缅和利未的经文明显看出来。这些人,即流便、西缅和利未在此也用来论及唯信或与仁分离之信。

6347.“你必不得超越”表唯信没有任何荣耀或强大权力。这从“不得超越”的含义清楚可知,“不得超越”,就是在“威荣和权力”(如前面所用的那些词,这句话论及那些词)上不得超越,因为这种信没有任何荣耀或强大权力。

6348.“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表因为当与仁之良善分离时,它就有一种污秽的苟合。这从“上了父亲的床”的含义清楚可知,“上了父亲的床”是指有一种污秽的苟合,也就是说,与仁之良善分离的信就有这种苟合。因为此处流便所代表的教义或理解力中的信若没有被引入良善,并与其苟合,要么被驱散,要么化为乌有,不再是任何东西,要么被引入邪恶与虚假,并与其结合,所指的就是这种污秽的苟合,因为那时亵渎就产生了。这是真相,这一点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除了在良善里面外,信在其它地方没有一个居所;它若在那里没有一个居所,就不可避免地要么化为乌有,不再是任何东西,要么与邪恶苟合。这一点从来世那些只持守信,根本不持守仁的人很明显地看出来。他们的信在来世消散了;但如果他们的信与邪恶苟合,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亵渎者的命运。

在圣言中,“通奸”在内义上表示对良善的玷污,而“淫行”表示对真理的歪曲(参看2466, 3399节)。但被称为淫乱禁令(参看利未记18:6-24)的污秽苟合表示各种亵渎。此处所指的也是亵渎,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经上说:“你上了你父亲的床,那时便污秽了它;他上了我的榻”。至于这些话表示分离之信对良善的亵渎,可参看前文(4601节),那里论述了流便的可耻恶行。

唯信或与仁分离之信具有这样的性质:如果这信与邪恶结合,如当一个人首先相信信之真理,尤其他一开始照之生活,后来又离弃它,并过着与它相背离的生活之时的情形),那么它就成了亵渎。因为信之真理与仁之良善先是通过教义和生活植根于此人的内层,后来又从那里被召唤出来,与邪恶结合。在来世,等待此人的命运是最坏的;因为在这种人身上,良善无法与邪恶分离;然而,在来世,它们是分离的;这种人也没有储存在其内层的任何良善的余留,因为他们在邪恶中完全灭亡了。他们的地狱在左前方相当远的距离处,在天使眼里,那里的人就像骷髅,几乎没有任何生命。因此,为防止亵渎良善与真理,那种不肯让自己重生(这是主所预见的)的人就会退离信与仁,被允许陷入邪恶,由此陷入虚假。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无法亵渎任何事物。关于亵渎的阐述和说明,可参看前文(301-303, 571, 582, 593, 1001, 1008, 1010, 1059, 1327, 1328, 2051, 2426, 3398, 3399, 3402, 3489, 3898, 4289, 4601节)。

6349.“那时便污秽了它”表若它与邪恶结合,亵渎就会存在。这从刚才所述清楚可知(6348节)。

6350.“他上了我的榻”表因为它玷污属世层中的属灵良善。这从“上榻”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上榻”是指通过亵渎而玷污,如刚才所述(6348节);以色列(他上的就是以色列的榻)是指属世层中的属灵良善(6340节)。

6351.创世记49:5-7.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剑是强暴的器械。我的灵魂啊,不要进入他们的隐秘处;我的荣耀哪,不要与他们的会众联络;因为他们在怒中杀人,任意砍断牛筋。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烈怒坚硬可诅;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

“西缅和利未是弟兄”表意愿中的信,以及仁,但此处是指对立面,因为他们表示与仁分离之信。“他们的剑是强暴的器械”表教义事物用来摧毁仁爱行为,从而摧毁仁爱本身。“我的灵魂啊,不要进入他们的隐秘处”表属灵良善不想知道他们意愿的邪恶。“我的荣耀哪,不要与他们的会众联络”表属灵良善的真理不想知道由此而来的构成其思维的虚假。“因为他们在怒中杀人”表他们感到极其憎恶,并因这种感觉而毁灭信。“任意砍断牛筋”表在邪恶意愿的驱使下,他们将完全削弱或损坏外在的仁之良善。“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表极其憎恶或严重背离良善,以及随之的诅咒。“他们的烈怒坚硬可诅”表对源于良善的真理的憎恶或背离,一种坚定且决绝的憎恶或背离。“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表他们必从属世人那里被逐出。“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表他们也必从属灵人那里被逐出。

6352.“西缅和利未是弟兄”表意愿中的信,以及仁,但此处是指对立面,因为他们表示与仁分离之信。这从“西缅”和“利未”的代表清楚可知:“西缅”是指意愿中的信(参看3869-3872, 4497, 4502, 4503, 5482, 5626, 5630节);“利未”是指仁爱(3875, 3877节),但在此是指对立面,因为他们表示与仁分离之信。因为当这信由“流便”来代表(这从对第4节经文的解释明显看出来)时,可推知“西缅和利未”代表意愿中没有信,因而没有任何仁;这些东西的缺乏是由他们最初的原因所导致的一系列后果。因此,“西缅”代表意愿中的虚假,“利未”代表行为中的邪恶,因为这些都是意愿中的信,以及仁的对立面。西缅和利未受诅证明此处所表示的是这些对立面。

6353.“他们的剑是强暴的器械”表教义事物用来摧毁仁爱行为,从而摧毁仁爱本身。这从“强暴的器械”和“剑”的含义清楚可知:“强暴的器械”是指用来摧毁仁爱的事物,“器械”是指服务类的事物,这是显而易见的,“强暴”是指对仁爱的摧毁,稍后会看到这一点;“剑”是指教义事物,或宗教教义。因为“剑”是指用来与虚假并邪恶争战的信之真理(参看2799节);因此,“剑”是指教义事物或宗教教义,在此是指用来与真理并良善争战,并毁灭它们的教义,因为这就是那些捍卫唯信,或与仁分离之信的人所行的,仁爱的对立面在他们当中盛行。

被那些捍卫唯信的人用来摧毁仁爱行为的宗教教义主要是这些:人得救靠的是唯信,无需仁爱行为;这些行为是没有必要的,人甚至能在他临死的最后一刻靠着唯信得救,无论他整个一生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因此那些所行的无非是残忍或抢劫或奸淫或亵渎的人都能得救。所以救恩只是进入天堂的准许,这意味着除了那些在生命结束时领受这恩典的人外,没有人被准许进入;这也意味着有些人凭神的怜悯而被拣选,有些人则被无情地诅咒。然而,事情的真相是,主不拒绝任何人上天堂。人们所过的生活和这种生活的交流(它们在天堂被地上的接受者感知为气味)使得他们完全不可能住在那里,因为他们在天堂被他们所过的生活折磨,比他们在最深的地狱更甚。

“剑”表示进行争战并杀戮的虚假,这一点明显可见于启示录:

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他们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剑赐给他。(启示录6:4)

又:

用剑杀人的,必被剑杀。(启示录13:10, 14)

“强暴”是指向仁爱所施的暴力,这一点从圣言中的许多清楚看出来,如以赛亚书:

强暴人已归无有,亵慢人已经灭绝;一切使罪孽成形的都被剪除。他们用一句话就定了人的罪,为在城门口断是非的设下罗网,用虚无的事屈枉义人。(以赛亚书29:20, 21)

在这段经文中,“强暴人”在原文是用另一个词来表达的;不过,这个词也具有同样的含义;“强暴人”是指向仁爱施暴的人,这一事实由“用一句话就定了人的罪”和“屈枉义人”来表示。

同一先知书:

他们的行为都是罪孽;强暴的行为就在他们手中。你们的脚奔向邪恶,他们急速流无辜人的血。(以赛亚书59:6, 7)

此处“强暴”是指向仁爱所施的暴力,这种暴力也由“流人的血”来表示(参看374, 1005节)。又:

你地上不再有强暴,境内不再有荒凉和毁灭。(以赛亚书60:18)

此处“强暴”表示对仁爱的摧毁,因为结果就是地上,也就是教会里的荒凉和毁灭。

耶利米书:

我宣告有强暴和毁灭!因为耶和华的话终日成了我的凌辱、讥刺。(耶利米书20:8)

此处“强暴”也表示在属灵事物上的暴力,因而表示对仁,以及信的摧毁。以西结书:

这地满了流血的审判,城邑满了强暴。(以西结书7:23)

“流血的审判”表示对信的摧毁,“强暴”表示对仁的摧毁。

又:

他若生一个强暴的儿子,是流人血的,行了这些事中的任何一件;在山上吃了,并玷污同伴的妻,欺压困苦和穷乏的人,抢夺人的物,未曾将当头还给人,却向偶像举目,并行可憎的事,取利息,索取高利;这人岂能存活呢?他必不能存活,必要死亡。(以西结书18:10-13)

此处描述了“一个强暴的儿子,是流人血的”,所列举的恶行都是他所摧毁的仁爱行为;因此,“一个强暴的儿子,流人血的”就是一个摧毁仁与信的人。

诗篇:

耶和华啊,求你拯救我脱离凶恶的人,保护我脱离强暴的人。他们心中图谋奸恶,终日聚集要争战;他们使舌头尖利如蛇,嘴唇下有虺蛇的毒气。耶和华啊,保守我脱离恶人的手!保护我脱离强暴的人。愿鼓舌伤的人不能立定于地上;祸患必猎取强暴的人,将他打倒。(诗篇140:1-4, 11)

“强暴的人”表示那些摧毁信之真理和仁之良善的人;“他们终日聚集要争战;使舌头尖利如蛇,嘴唇下有虺蛇的毒气,祸患必猎取他,将他打倒”表示他们与这些真理并良善争战。除此之外,其它地方也提到“强暴”(如以西结书12:19; 约珥书4:19; 玛拉基书2:16, 17;西番雅书3:4; 诗篇18:48; 55:9-11; 58:3-6; 申命记19:16)。

6354.“我的灵魂啊,不要进入他们的隐秘处”表属灵良善不想知道他们意愿的邪恶。这从以色列的代表和“不进入隐秘处”的含义清楚可知:指着自己说这话的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参看6340节);“不进入隐秘处”是指不想知道,也就是说,不想知道“西缅和利未”所表示的意愿的邪恶(6352节)。经上之所以说“我的灵魂”,是因为“灵魂”在此表示属灵良善所拥有的良善的生命;下面所说的“荣耀”则表示它所拥有的真理的生命。

6355.“我的荣耀哪,不要与他们的会众联络”表属灵良善的真理不想知道由此而来的构成其思维的虚假。这从以色列的代表,以及“与他们的会众联络”和“荣耀”的含义清楚可知: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参看6340节);“与他们的会众联络”是指不想与构成他们思维的虚假结合,因而也不想知道它们(构成一个人的思维的虚假由“会众”来表示,因为“会众”,和“群众”一样,论及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论及虚假);“荣耀”论及真理 (4809, 5922节),因为对那些珍视属灵良善的人来说,真理就是荣耀。

6356.“因为他们在怒中杀人”表他们感到极其憎恶,并因这种感觉而毁灭信。这从“怒”、“杀”和“人”的含义清楚可知:“怒”是指对仁爱的背离,还指一种憎恶,或转身离去(参看357, 5034, 5798节);“杀”是指毁灭;“人”是指信之真理(3134, 3309, 3459, 4823节)。

6357.“任意砍断牛筋”表在邪恶意愿的驱使下,他们将完全削弱或损坏外在的仁之良善。这从“任意”、“砍断筋”和“牛”的含义清楚可知:“任意”是指意愿,在此是指邪恶的意愿;“砍断筋”是指削弱或损坏;“牛”是指属世或外在的仁之良善(参看2180, 2566, 2781节)。之所以在此论及“牛”,前面论及“人”,是因为“人”表示信之真理,而“牛”表示仁之良善;论及这二者是为了当论述良善时,也论述真理,因为天上的婚姻存在于圣言的每一个细节中(6343节)。

6358.“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表极其憎恶或严重背离良善,以及随之的诅咒。这从“可咒”和“怒气”的含义清楚可知:“可咒”是指诅咒,因为受到诅咒的人就被定罪了;“怒气”是指对良善的憎恶或背离(357, 5034, 5798, 6356节);因此,“怒气暴烈”是指一种极其憎恶或严重背离。

6359.“他们的烈怒坚硬可诅”表对源于良善的真理的憎恶或背离,一种坚定且决绝的憎恶或背离。这从“烈怒”和“坚硬”的含义清楚可知:“烈怒”是指对真理的憎恶或背离,“烈怒”(wrath)论及真理,“怒气”(anger)论及良善(3614节);“坚硬”是指坚定和决绝,因为当虚假被坚定接受,以致一个人确信它是正确的时,这虚假就是坚硬和牢固的。我被允许通过经历得以知道这种坚硬,因为在灵人和天使当中,来自良善的真理看似且呈现为某种柔软的东西;而来自邪恶的虚假看似并呈现为某种坚硬的东西,并且来自邪恶的虚假越被坚定地接受,就变得越坚硬。一旦基于大量经验的坚定证据导致完全确信它是正确的,他们当中的这种坚硬就看似骨头那样坚硬。这种坚硬还像世上物体的坚硬,它会反射光线。同样,当从主流出的天堂之光照到由来自邪恶的虚假所产生的坚硬上时,它就会进行反射;而另一方面,当从主流出的天堂之光照到来自良善的真理所产生的柔软上时,它就会被接受或吸收。

6360.“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表他们必从属世人那里被逐出。这从“分散”的含义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分散”是指从真理与良善那里分离并移除(参看4424节),因而是指逐出;“雅各”是指属世人或外在人(3305, 3576, 4286, 4292, 4570, 6236节)。

6361.“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表他们也必从属灵人那里被逐出。这从“散居”的含义清楚可知,“散居”也是指逐出;但是,“散居”(scattering)与“分散”(dividing)是有区别的,“分散”论及外在人和真理,而“散居”论及内在人和良善。“雅各”代表属世人或外在人,“以色列”代表属灵人或内在人(参看4286, 4292, 4570节)。以色列指着西缅和利未所说的这些话,以及指着流便所说的话并非表示末后之日临到他们后代的那类事,如第1节经文所说的那样。这一点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西缅和利未的后代并未受到诅咒,也没有分散在雅各中,散居在以色列;因为西缅支派就在其余支派之中,是它们当中的一支;利未支派则作了祭司,因而受到祝福,而非诅咒;流便支派也是如此,它也没有比其它支派更卑劣。由此很明显地看出,本章指着雅各的儿子们所说关于他们必遇之事的话,不是指将要临到这些后代本身的事,乃是临到他们在内义上所表示的那些人的事;在此是指临到那些陷入与仁分离之信的人的事,因为此处“流便”、“西缅”和“利未”在内义上表示这些人。由此很清楚地看出,圣言的内义不会显现在字面上,也不会显现给任何人,除非他知道属世事物与属灵事物的对应关系。事实上,凡不知道何为属灵事物或属天事物的人根本看不到这一点。

6362.创世记49:8-12.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在仇敌的颈项上;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犹大是个狮子的幼崽;我儿啊,你捕获了猎物便上去。他蹲伏,卧如狮子,又如老狮,谁敢惹他?权杖必不离犹大,立法者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他。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母驴的崽子拴在上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血红葡萄汁中洗了袍褂。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

“犹大啊”表属天教会,在至高意义上表主的神性属天层。“你弟兄们必赞美你”表该教会优于其它所有教会。“你手必掐在仇敌的颈项上”表地狱和魔鬼团伙必从他面前逃离。“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表真理必自动顺服。“犹大是个狮子的幼崽”表具有天生力量的纯真。“我儿啊,你捕获了猎物便上去”表主通过属天层将许多人从地狱解救出来。“他蹲伏,卧如狮子,又如老狮”表爱之良善和源于那良善、在其能力中的真理。“谁敢惹他”表他在地狱里的所有人当中是安全的。“权杖必不离犹大”表权柄和掌控必不离开属天国度。“立法者必不离他两脚之间”表低层事物中来自这国度的真理。“直等细罗来到”表主的到来和那时和平的安宁。“万民都必归顺他”表从祂的神性人身发出的真理能被领受。“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表对外在教会来说,(通过)属世层中的真理。“把母驴的崽子拴在上好的葡萄树上”表对内在教会来说,(通过)来自理性层的真理。“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表祂的属世层就是来自其神性良善的神性真理。“在血红葡萄汁中洗了袍褂”表祂的领悟力在于来自其神性之爱的神性良善。“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表祂的领悟力或内在人无非是良善。“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表神性属世层无非是真理之良善。

6363.“犹大啊”表属天教会,在至高意义上表主的神性属天层。这从“犹大”的代表清楚可知,“犹大”在至高意义上是指主的神性之爱,也就是祂的神性属天层;但在相对意义上是指主的属天国度,因而是指属天教会(参看3881节)。至于何为属天国度,或属天教会,何为属天层,可参看前文(640, 641, 765, 895, 2048, 2088, 2669, 2708, 2715, 2718, 2896, 3235, 3246, 3374, 3886, 3887, 4448, 4493, 5113, 5922, 6295节)。

6364.“你弟兄们必赞美你”表该教会优于其它所有教会。这从“赞美”和“弟兄们”的含义,以及犹大的代表清楚可知:“赞美”是指优于;此处“你”所指的犹大是指属天教会(参看6363节);“弟兄们”是指该教会的真理,因而也指处于这些真理,由“犹大的弟兄们”所代表的教会,因为真理与良善构成教会。属天教会的真理由“你弟兄们”,也就是犹大的弟兄们来表示,而属灵教会的真理由“他父亲的儿子们”来表示(参看6366节)。

6365.“你手必掐在仇敌的颈项上”表地狱和魔鬼团伙必从他面前逃离。这从“仇敌”和“掐在他们颈项的手”的含义清楚可知:“仇敌”是指地狱和魔鬼团伙,因为他们就是灵义上所指的仇敌;“掐在他们颈项的手”是指对那些逃跑之人的追捕,因为当一个敌人逃跑时,胜利者的手就掐在他的脖子上。之所以说“他们必从他面前逃离”,是因为当地狱团伙中有成员靠近主的属天国度的任意一位天使时,他就会从这天使面前逃跑,因为他承受不住。他之所以承受不住,是因为他无法承受属天之爱的气场,也就是对主之爱的气场。对他来说,该气场就像一团灼烧而又折磨人的烈火。此外,属天天使从不逃离;他的手更不会掐在仇敌的脖子上;事实上,就他而言,他没有仇敌,或说不将任何人看成仇敌。然而,之所以说他的手掐在他们的颈项上,是因为这是世上的事发生的方式;但真正的意思是,来自地狱的人视他们自己为他的仇敌,并从他面前逃离。

6366.“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表真理必自动顺服。这从“下拜”和“父亲的儿子们”的含义清楚可知:“下拜”是指顺服;“父亲的儿子们”是指源于属灵良善的真理,因为“以色列的儿子们”是指属灵真理(参看5414, 5879, 5951节),“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5801, 5803, 5806, 5812, 5817, 5819, 5826, 5833节)。这些真理之所以自动顺服,是因为当“犹大”所代表的属天之爱流入“以色列的儿子们”所代表的属灵真理时,它会重新将它们排列得井然有序,由此使它们顺服于主。事实上,属天事物通过流入属灵事物而产生这种果效;也就是说,良善通过流入真理而具有这种能力。这也解释了为何主的属天国度是至内或第三层天堂,因而离主最近;而属灵国度是中间或第二层天堂,因而离主较远。正因它们以这种秩序被排列,所以主流入属灵国度,既间接通过属天国度流入,也直接流入。祂的流注具有这种性质:属灵国度通过属天国度被保持在秩序中,并以这种方式顺服于主。从属天国度而来的流注通过对邻之爱实现,因为这爱就是属天国度的外在,属灵国度的内在,并使得这二者联结在一起(参看5922节)。

6367.“犹大是个狮子的幼崽”表具有天生力量的纯真。这从“狮子”的含义清楚可知,“狮子”是指在其能力中的爱之良善和源于那良善的真理,如下文所述;因此,“狮子的幼崽”是指具有力量的纯真。之所以“具有天生力量”,是因为“犹大”在此代表爱的属天元素,爱的属天元素居于心智的意愿部分(参看895, 927, 4493, 5113节),因而拥有天生的力量。事实上,人生在属意愿部分的事物中;正因如此,属天的上古教会成员照着良善存在于其意愿中的程度而生在爱之良善中。这就是为何说这力量是“天生的”。“狮子的幼崽”之所以表示纯真,是因为“狮子”表示属天之爱的良善,“幼崽”可以说是它的婴孩,由此表示纯真。

“狮子”表示在其能力中的属天之爱的良善和源于那爱的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在其能力中的自我之爱的邪恶;这一点从圣言中提及“狮子”的经文明显看出来。它表示属天之爱的良善,这明显可见于启示录:

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启示录5:5)

此处主被称为“狮子”,凭的是属于祂的神性之爱和那爱所拥有的神性真理的全能。在圣言的其它经文中,耶和华或主被比作“狮子”,如何西阿书:

他们必跟随祂;祂必像狮子吼叫;祂一吼叫,子女就从西方战兢而来。(何西阿书11:10)

以赛亚书:

耶和华对我如此说,狮子和少壮狮子怎样为猎物而咆哮,满数的牧人上来攻击他的时候,他不因他们的声音惊惶,也不因他们的喧哗受苦,照样,万军之耶和华也必降临在锡安山和它的山冈上争战。(以赛亚书31:4)

此处神性良善的全能被比作“狮子”,源于那良善的神性真理的全能被比作“少壮狮子”,因为经上说:“万军之耶和华也必降临在锡安山和它的山冈上争战”;“锡安山”表示神性之爱的良善,“它的山冈”表示源于那良善的神性真理(参看795, 796, 1430, 4210节)。

由于同样的原因,以西结书和启示录中表示基路伯的四活物有人、狮子、牛和鹰的脸。以西结书:

至于四活物的脸的形像:四个各有人的脸,右面有狮子的脸;四个左面有牛的脸;四个各有鹰的脸。(以西结书1:10; 10:14)

启示录:

宝座前有四个活物,前后都长满了眼睛。第一个活物像狮子,第二个活物像牛犊,第三个活物脸面像人,第四个活物像飞鹰。(启示录4:6, 7)

这些活物是基路伯,这一点在以西结书(10章)有所说明,也可从启示录中对它们的描述,即它们前后都有眼睛明显看出来;因为“基路伯”表示主的预见和提供(308节);它们有狮子的脸,凭的是属于神性良善所拥有的神性真理的全能。新殿周围的基路伯(以西结书41:19)也是如此。

拥有来自主的良善和源于这良善的真理所提供的能力之人由“狮子”来表示,这明显可见于诗篇:

敬畏耶和华的一无所缺。少壮狮子还缺乏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诗篇34:9, 10)

又:

狮子吼叫,要抓食,向神寻求食物。日头一出,它们就聚集,躺卧在它们的住处。(诗篇104:21, 22节)

在巴兰的预言中:

到那时,必有人论及雅各,就是论及以色列说,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看哪,这民起来仿佛老狮,挺身好像少壮狮子;未曾吃猎物,决不躺卧。(民数记23:23, 24)

又:

巴兰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他说,祂屈身躺着像狮子,如一只老狮子,谁敢惹他?(民数记24:2, 9)

此处描述的是属天的秩序,因为这是当巴兰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时,他在灵里所看见各支派安营所代表的属天秩序(参看6335节)。这种秩序源于从主经由神性真理而来的神性良善;此处由“屈身躺着的狮子”所代表的一切能力都居于这秩序里面。

弥迦书:

雅各余剩的人必在列族中,在多民中间,如森林百兽中的狮子,又如少壮狮子在羊群中。他若经过,就必践踏撕裂,无人搭救。愿你的手举起,高过你敌人!(弥迦书5:8, 9)

此处“狮子”和“少壮狮子”表示属天良善和属天真理,就是“雅各余剩的人”。它们在以下经文也表示这良善与真理:以赛亚书21:8; 耶利米书25:38;以西结书32:2;撒迦利亚书11:3。所罗门象牙宝座上的狮子,宝座两旁的两个,六层台阶上的十二个(列王纪上10:18-20),以及十铜盆座边上的狮子(列王纪上7:29, 36)同样代表这良善与真理。

就反面意义而言,“狮子”表示在其能力中自我之爱的邪恶,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看出来:

在那里必没有狮子,猛兽也不上去;在那里都遇不见;只有他们在那里自由行走;因此,耶和华救赎的人必返回,歌唱来到锡安。(以赛亚书35:9, 10)

耶利米书:

以色列为何成为掠物呢?少壮狮子向他咆哮,发出大声,使他的地,使他的地荒凉。(耶利米书2:14, 15)

又:

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有毁坏列族的已经起身,他从他的地方出发,要使地荒凉。(耶利米书4:7)

又:

他们不晓得耶和华的道路和他们神的法则。因此,森林中的狮子必扑杀他们,原野上的豺狼必灭绝他们。(耶利米书5:4, 6)

那鸿书:

狮子的住处和少壮狮子喂养之处在哪里呢?狮子、母狮、小狮子的幼崽游行,无人惊吓之地在哪里呢?狮子撕碎的足够给他的幼崽,掐死的,足够给祂的老母狮,把撕碎的、掐死的充满它的洞穴。把猎物塞满他的洞穴,把撕碎的装满他的住处。万军之耶和华说,看哪,我必攻击你,我要把她的战车焚烧成烟,剑必吞灭你的幼狮;我必从地上除去你的猎物。(那鸿书2:11-13)

这论及尼尼微。在上述经文中,“狮子”表示自我之爱的邪恶在毁灭并荒凉时所拥有的能力;在以下经文中也是如此:耶利米书12:8; 49:19; 50:17, 44; 51:38; 以西结书19:2-11; 33:2; 约珥书1:6; 西番雅书 3:3; 诗篇57:5; 58:6; 91:13; 启示录13:2。

6368.“我儿啊,你捕获了猎物便上去”表主通过属天层将许多人从地狱解救出来。这从“捕获了猎物便上去”的含义和犹大的代表清楚可知:“捕获了猎物便上去”是指从地狱中解救出来,如下文所述;犹大,即此处的“我儿”,是指神性属天层(6363节)。“捕获了猎物便上去”之所以表示从地狱中解救出来,是因为人任由自己就会身处地狱,因为他的意愿和思维若完全源于他自己,无非是邪恶及其虚假,这些邪恶与虚假将他牢牢地与地狱捆绑在一起,以致他若不通过武力,就无法被撕裂。这种撕裂和解救就是那被称为“猎物”的;由于这一切靠主的神性良善实现,所以我们说主通过属天层将许多人地狱中解救出来。

不过,要知道,没有人能被撕裂并从地狱中解救出来,除非他活在肉身期间就已处于属灵良善,也就是通过信处于仁;因为若非他已通过信处于这良善,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接受从主流入的良善;相反,这良善会从主径直流过去,无法固定在某个地方。因此,缺乏属灵良善的人无法被撕裂并从地狱中解救出来。因为一个人活在肉身时所获得的一切状态在来世都会留在他身上,并且得到更充分的发展。对善人来说,良善的状态会保留下来,并充满良善,他们通过这些状态被提入天堂;对恶人来说,邪恶的状态会保留下来并充满邪恶,他们通过这些状态沉入地狱。这就是这句俗语的意思,即:人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就仍是什么样。由此明显可知,那些能靠着主通过神性属天层从地狱中被解救出来是谁。

上一篇:第48章(6216—6327)2

下一篇:第49章(6328—6496)2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