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第45章(5948—5993)3

发布时间:2021-02-25  阅读:448次
 5948.“你们眼中不要顾惜你们的家具”表不要关心充当工具的任何事物。这从“家具”或“器皿”的含义清楚可知,“家具”或“器皿”是指充当工具的事物;“你们眼中不要顾惜”表示不要关心这些。有些事物是本质的,有些事物是工具性的。本质若要行动并产生某个效果,就必须有一个工具,以便它能通过这工具行动;本质照着工具塑造的方式而行动。 例如,身体是其灵的工具;外在人是内在人的工具;记忆知识是真理的工具;真理是良善的工具(3068, 3079节);等等。

在圣言中,工具性的事物被称为“器皿”;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些事物被称为“家具”,因为它们是指着移居,因而指着家里的东西说的。但在圣言中,本质被称为“事物”,是通过工具行动的事物。因此,内层事物因通过外层事物行动,故相对于外层事物来说,是本质的。不要关心充当工具的任何事物,意思是说不可把这些视为目的,而是要视本质为目的。因为在何等程度上视工具为目的,本质就在何等程度上退离并消失不见。例如,如果视记忆知识为目的,而不关心真理,真理最终会从视线中远远消失,以致人无法分辨它们是不是真理。又如,如果视真理为目的,而不关心良善,良善最终会从视线中远远消失,以致它不复存在。那些以尘世、肉体或世俗事物为目的,以至于只关心这些东西,根本不关心天上的任何事物之人也一样。天上的事物从视线中消失,直到最终几乎不认识天上的任何事物。这些和其它类似的事就是“你们眼中不要顾惜你们的家具”所表示的。

但是,要知道,“本质”和“工具”描述了一种关系。也就是说,之所以称为“本质”,是因为它通过另一个事物,如同通过自己的工具或器官那样行动。然而,当另一个事物通过本质之物行动时,这本质之物就变成了工具;等等。此外,受造宇宙中没有任何事物本身是本质的;这种本质之物只存在于至高者,也就是主里面。祂因是存在或本质本身,故被称为耶和华,一个由存在所形成的名字;其它一切都只是工具。由此可推知,由于如前所述,当视为目的的是本质,而非工具,故唯独主当被如此关注。

5949.“因为埃及全地的美物都是你们的”表对他们来说,属世心智中最重要的东西。这从“埃及地”的含义清楚可知,“埃及地”是指属世心智(参看5276, 5278, 5280, 5288, 5301节);“埃及全地的美物”表示最重要的东西。这些话还表示,如果关心的是本质,而不是工具,他们就会有大量工具。例如,如果关心真理,他们就会有大量记忆知识,就是“埃及地的美物”。同样,如果关心良善,他们就会有大量真理。记忆知识,以及真理也需关心,但他们必须视良善为目的。人若将眼睛放在为目的的良善上,就会看见从它所出来的事物上,也就是说,对源于它的事物有一种觉知;这种觉知绝无可能存在,除非良善为目的,也就是说,除非它在每一个事物中,无一例外,都掌权。

这就像身体与灵魂。人当然可以关心自己的身体,要让它吃饱、穿暖,享受世间的快乐。然而,他关心这一切当为了灵魂,而非为了身体;也就是说,他应当关心的是,他的灵魂能在一个健康的身体里面以一种和谐和适当的方式行动,以便作为其器官的身体能完全顺从它。因此,灵魂必是目的。然而,灵魂必不是最终目的,只是一个居间目的。因为一个人必须关心自己的灵魂,不是为了灵魂自己,而是为了它在两个世界所发挥的功用或所履行的服务。当一个人以这些功用或服务为目的时,他便以主为他的目的;因为主使他适合或胜任这些功用或服务,并安排这些功用或服务本身。

由于很少有人知道什么叫以某种东西为目的,故这一点也必须予以说明。以某种东西为目的就是爱它胜过一切;因为人所爱的东西,他便以之为目的。一个人以之为目的的东西很容易被辨认出来,因为它在此人的每一个部分中掌权。因此,它不断存在,甚至在他觉得根本思想它的那些时候;因为它居于内,并构成他的内在生命,因而秘密掌管他的每一个部分。以发自内心孝敬父母的人为例,这种孝敬就存在于他们在场时他所作出的每一个行为,和他们不在场时他对他们所思想的东西中。从他的举止和言语也能明显发觉这种孝敬。发自内心敬畏神的人也是如此。这种敬畏就存在于他的一切思维、言语和行为中,因为它就包含在它们里面。甚至当它似乎不存在时,如当他忙于与这种敬畏相去甚远的事务时,它也在那里;因为它处处,因而在一切细节中都掌权。在人里面掌权的东西在来世是清晰可见的,因为从他发出的整个生命气场就源于它。

由此可见当如何理解神必须被保持在人眼前这句话。倒不是说他必须一直思想祂,而是说对祂的敬畏或爱必须在他里面处处掌权;在这种情况下,神便在一切细节中被保持在他眼前。当是这种情况时,此人就不会去想、说或做违背祂、不讨祂喜欢的事;否则,在他里面处处掌权,并藏在他里面的东西就会出来警告他。

5950.创世记45:21-23.以色列的儿子们就如此行。约瑟照着法老的吩咐给他们车辆和路上用的干粮。又给他们各人一套新衣服,惟独给便雅悯三百锭银子,五套新衣服。送给他父亲的如下:公驴十匹,驮着埃及的美物;母驴十匹,驮着谷物、饼和食物,为他父亲路上用。

“以色列的儿子们就如此行”表通过属世层里面的属灵真理而付诸实施。“约瑟照着法老的吩咐给他们车辆”表他们从内在领受似乎令他们喜悦的教义事物。“和路上用的干粮”表同时从良善与真理那里所获得的支持。“又给他们各人一套新衣服”表始于良善的真理。“惟独给便雅悯三百锭银子”表居间层获得一个完整数额的源于良善的真理。“五套新衣服”表来自属世层的大量真理。“送给他父亲的如下”表白白赐给属灵良善的东西。“公驴十匹,驮着埃及的美物”表更好的记忆知识,连同大量服务类的事物。“母驴十匹,驮着谷物、饼”表良善之真理和真理之良善,以及大量服务类的事物。“和食物,为他父亲路上用”表期间为属灵良善所用的内层真理。

5951.“以色列的儿子们就如此行”表通过属世层里面的属灵真理而付诸实施。这从“行”的含义和“以色列的儿子们”的代表清楚可知:“行”是指付诸实施;“以色列的儿子们”是指属世层里面的属灵真理(参看5414, 5879节)。必须说明何为属世层里面的属灵真理。脱离世人、灵人或天使的信之真理其实并不是信之真理,因为它们没有依附于一个接受者,使得它们能在这接受者里面变成这类真理。但当它们依附于作为其接受者的世人、灵人或天使身上时,就变成了信之真理,然而却照着各人的生活状态而各不相同。对那些刚刚开始学习它们的人来说,它们不过是记忆知识而已。若后来这些人真正敬畏它们,那么真理就会从记忆知识继续向前发展,从而变成教会的真理。然而,当他们对这些真理拥有一种情感,并照之生活时,它们变成属灵真理;因为那时唯独来源于灵界的爱与仁之良善会充满它们,使给它们带来生命。事实上,对它们拥有一种情感并照之生活就源于这良善。

被称为信之真理的真理对那些照之生活的人来说是何品质,对那些不照之生活的人来说又是何性质,已经被指示给我。对那些照之生活的人来说,它们看似白线;对那些知道这些真理,却根本不行善的人来说,它们看似发硬但易碎的线。但对那些照之生活的人来说,它们看似从脑部延伸出来的纤维,这些纤维充满灵液(spirituous fluid),并且是柔软的。因此,后面这些真理是有生命的,而前者是没有生命的。由此可知,与人同在的真理之性质取决于各人的生活状态。“雅各的儿子们”所代表的真理虽是真理,但还不是属灵真理,因为它们还没有成为生活的事。但作为以色列的儿子们的这些人所代表的真理是属灵真理,因为它们已经成为生活的事,故而已充满爱与仁之良善。此处所指的是后面这些真理,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层中的真理,即“雅各的儿子们”与内在良善,即“约瑟”,通过居间层,即“便雅悯”,以及属灵良善,即“以色列”联结的初始阶段。

5952.“约瑟照着法老的吩咐给他们车辆”表他们从内在领受似乎令他们喜悦的教义事物。这从约瑟的代表,以及“车辆”和“照着法老的吩咐”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即“给”车辆的人,是指内在良善,如前所述;“车辆”是指教义事物(参看5945节);“照着法老的吩咐”是指似乎令他们,也就是属灵真理,即以色列的儿子们喜悦,因为这些真理在“法老”所代表的属世层里面(5160, 5799节),而表示教义事物的车辆则由他们支配。之所以说“似乎令他们喜悦”,是因为“埃及的车辆”所表示的教义事物是从圣言的字义获得的(5945节);而圣言的字义没有内义也能运用于任何一种良善。因为主并不公开教导任何真理,而是通过良善引导思考何为真理,还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赋予他一种洞察力和随之对这一观点的采纳:这事是真的,因为圣言就是如此宣称的,还因为它与圣言一致。因此,主照着各人对良善的接受而调整真理。由于祂所行的这一切取决于各人的情感,是在自由中成就的,所以我们说“似乎令他们喜悦”。

5953.“和路上用的干粮”表同时从良善与真理那里所获得的支持。这从“干粮”的含义清楚可知,“干粮”是指从从良善与真理那里所获得的支持(参看5490节)。

5954.“又给他们各人一套新衣服”表始于良善的真理。这从“衣服”的含义清楚可知,“衣服”是指真理,如下文所述。因此,“新衣服”是指新真理;当真理在良善中开始时,它们就变新,因为那时它们获得了生命。所论述的主题是属世人与属灵人,或外在人与内在人的联结。当联结正在实现时,真理就会发生变化并变新,因为它们从流入它们的良善那里获得了生命,如刚才所述(5951节)。“换衣服”代表披上神圣真理,这也是“换衣服”的起源(4545节)。

在圣言中,“衣服(或译衣裳)”之所以表示真理,是因为真理包裹良善,几乎如同血管包裹血液,或纤维包裹灵。“衣服”有真理的意思,是因为灵人,以及天使看上去都穿着衣服,并且各自都照着属于他的真理而着装。看上去身穿白衣的,那些处于作为通向良善之路的信之真理的灵人或天使;而看上去身穿闪亮衣服的,是那些处于从良善发出的信之真理的灵人或天使。因为良善通过真理发光,产生光辉(参看5248节)。

灵人和天使看上去穿着衣服,这一点从圣言中提到天使显现的地方也能看出来,如马太福音:

坐在主坟墓上的天使像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马太福音28:3)

启示录:

我看见二十四位长老坐在宝座上,身穿白衣。(启示录4:4)

启示录:

骑在白马上的穿着溅了血的衣服;祂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祂。(启示录19:11, 13, 14)

衣服洁白如雪”和“白色的细麻衣”表示神圣真理,因为洁白和闪亮论及真理(3301, 3993, 4007, 5319节),原因是它们最靠近光,从主发出的光就是神性真理。这解释了为何当主变了形像时,祂衣服显如光;马太福音:

耶稣就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马太福音17:2)

在教会,众所周知,“光”是指神性真理;但从诗篇清楚看出来,它被比作“衣裳”:

耶和华披上亮光,如披衣裳。(诗篇 104:2)

“衣服或衣裳”是指真理,这一点从圣言中的许多经文明显看出来,如马太福音:

王进来观看宾客,见那里有一个没有穿礼服的人。就对他说,同伴哪,你到这里来,怎么不穿礼服呢?于是,他就被丢在外边的黑暗里。(马太福音22:11-13)

至于不穿礼服的人”是谁,可参看前文(2132节)。以赛亚书:

锡安哪!你要醒来;醒来;披上你的能力。圣城耶路撒冷啊,穿上你华美的衣服!因为从今以后,未受割礼、不洁净的,必不再进入你中间。(以赛亚书52:1)

华美的衣服“表示源于良善的真理。

以西结书

我也使你身穿绣花衣服,穿上海狗皮鞋,并用细麻布给你束腰,用丝绸披在你身上。你的衣服是细麻布和丝绸并绣花衣;吃的是细面、蜂蜜并油。(以西结书16:10, 13)

这论及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在此表示属灵的古教会,该教会是在上古教会气绝之后由主建立的。赋予该教会的真理以“衣服”来描述;“绣花衣”是指记忆知识,当记忆知识是纯正的时,它在来世看似绣花衣,又看似有网眼的织物,正如我蒙允许所看到的。“细麻衣和丝绸”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但在天堂,这些织物是极其明亮和透明的,因为它们在天堂之光中。

同一先知书:

你的帆是用埃及绣花细麻布做的;你的篷是用以利沙岛的蓝色、紫色布做的。(以西结书27:7)

这论及推罗,推罗代表对真理与良善的认知(1201节)。当这些认知是纯正的时,它们就是“埃及绣花细麻布”;“蓝色、紫色布”表示由此衍生的良善,或真理之良善。

诗篇

王女极其荣华,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她要穿刺绣衣服,被引到王前。(诗篇45:13, 14)

“王女”表示对真理的情感;“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表示拥有良善在里面的真理;“刺绣衣服”表示最低级的真理。启示录:

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个名字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凡得胜的,必穿白衣。(启示录3:4, 5)

“未曾污秽衣服”表示没有用虚假玷污真理。

启示录:

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他们见他羞耻的,有福了。(启示录16:15)

“衣服”以同样的方式表示真理。这就是“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他们见他羞耻的”所表示的。

撒迦利亚书:

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在使者面前。使者吩咐站在他面前的说,你们要脱去他污秽的衣服。又对约书亚说,看哪,我使你的罪孽离开你,要给你换上衣服。(撒迦利亚书3:3, 4)

“污秽的衣服”表示被源于邪恶的虚假玷污的真理;因此,当脱去这些衣服,穿上其它衣服时,经上说:看哪,我使你的罪孽离开你”。谁都能知道,罪孽不会因换了衣服就消失;谁也都能由此得出结论:换衣服是代表行为,正如洗衣服也是代表行为一样,当百姓自洁时,如当他们靠近西乃山时(出埃及记19:14),当他们从污秽之物中洁净时(利未记11:25, 40; 14:8, 9; 民数记8:6, 7; 19:21; 31:19-24),就会被吩咐洗衣服。

事实上,从污秽之物中洁净是通过信之真理实现的,因为这些真理教导何为良善,何为仁爱,何为邻舍,何为信仰,以及主、天堂和永生的存在。没有教导人的真理,人们就不知道这些事,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凭自己,除了爱自己爱世界的良善是属于人的唯一良善外,谁还知道别的?因为这二者构成他生命的快乐。若不通过信之真理,谁能知道还有别的良善能被赋予人,即对神之爱的良善,或对邻之仁的良善?有谁知道这些良善拥有天上的生命在里面,或这些良善在此人不再爱自己胜过他人,爱世界胜过天堂的范围内从主经由天堂流入?由此清楚可知,洗衣服所代表的洁净通过信之真理实现。

5955.“惟独给便雅悯三百锭银子”表居间层获得一个完整数额的源于良善的真理。这从“便雅悯”和约瑟的代表,以及“三百”和“银子”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是指居间层(参看5600, 5631, 5639, 5688, 5822节);约瑟,即“给”的人,是指内在良善(5826, 5827, 5869, 5877节);“三百”是指一个完整的数额,如下文所述;“银子”是指真理(1551, 2954, 5658节)。由此明显可知,“惟独给便雅悯三百锭银子”表示他赋予居间层一个完整数额的源于良善的真理;因为“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是经由从内在属天层进入它的流注而来的内层真理(5600, 5631节)。“三百”之所以表示一个完整的数额,是因为这个数字是三和一百的乘积,而“三”表示完整之物(2788, 4495节),“一百”表示大量(4400节)。事实上,复合数的含义从简单的数字,就是它们的因数可以看出来。

在圣言的别处所提到的“三百”也具有类似含义,如:

挪亚的方舟长三百肘。(创世记6:15)

以及基甸击杀米甸人所用的三百人,关于他们,经上在士师记上说:

用手捧到嘴边舔水的,总数共有三百人;耶和华对基甸说, 我要用这舔水的三百人将米甸人交在你手中。基甸将三百人分作三队,把角和空瓶交在各人手里,瓶中有火把。他们吹那三百枝角的时候,耶和华使各人的剑攻击他的同伴和全营。(士师记7:6, 7, 16, 22)

此处“三百人”也表示一个完整数额,这三百人所分作的“三队”所表相同;“一百”,也就是每队的数字,表示大量或足够,因而表示他们足以击杀米甸人。此外,在这段描述中,每一个细节都是代表,:从用手捧到嘴边舔水的人当中选出来的人;每个人都拿着一枝角和个内有火把的瓶子。这是因为他们所要攻击的“米甸人”代表因没有生命的良善在里面,故而并非真理的真理。蒙主的神性怜悯,我们将在别处解释这类细节。数字也是代表,这一事实从其它许多经文明显看出来,如约书亚记中的数字“七”,当时他们要占领耶利哥;那时,经上吩咐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到第七日要绕城七次(约书亚记6:4)

5956.“五套新衣服”表来自属世层的大量真理。这从“五”和“新衣服”的含义清楚可知:“五”是指大量(5708节);“新衣服”是指始于良善的真理。这真理之所以来自属世层,是因为“衣服”论及属世层。“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之所以拥有来自属世层的真理,是因为要成为一个居间层,它必须来源于内在和外在(5822节)。拥有“三百锭银子”所表示的一个完整数额的源于良善之真理的居间层是指来自内在的东西,如刚才所述(5955节)。“五套新衣服”所表示的来自属世层的大量真理是指来自外在的东西。

5957.“送给他父亲的如下”表白白赐给属灵良善的东西。这从以色列的代表和“送”的含义清楚可知: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参看5801, 5803, 5807, 5812, 5817, 5819, 5826, 5833节);“送”是指白白赐给。事实上,从主经由内在流入外在的一切事物(这些事物甚至流入属灵良善,即“以色列”,因为该良善来自属世层)都被白白地赐予。诚然,主要求人谦卑、敬拜、感恩,以及其它许多事,这些看上去就像回报,以致祂的恩赐似乎不是无偿的。但是,主要求这些东西不是为祂自己,因为神性不会从人的谦卑、敬拜和感恩中得荣耀。任何自我之爱存在于神性中,使得祂为了自己而要求这类行为,这是完全不可想象的。相反,主要求它们是为了人;因为人若拥有谦卑,就能从主接受良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会与阻碍他接受这良善的自我之爱及其邪恶分开。因此,主想要的是为了人而在人里面的谦卑状态,因为当他处于这种状态时,主就能以天上的良善流入。敬拜和感恩也是如此。

5958.“公驴十匹,驮着埃及的美物”表更好的记忆知识,连同大量服务类的事物。这从“十”“驴”和“埃及的美物”的含义清楚可知:“十”是指大量(参看3107, 4638, 5708节);“驴”是指记忆知识(5741节),在此是指最低级的记忆知识(5934节),它们因承载内层事物,故是服务类的事物“埃及的美物”是指记忆知识(参看5942, 5949节),不过是教会所拥有的记忆知识,因为严格来说,“埃及”表示这些记忆知识(4749, 4964, 4966节)。“埃及的美物”之所以表示这类记忆知识,是因为它们是由约瑟送给以色列的,也就是由内在属天层送给属灵良善的。

5959.“母驴十匹,驮着谷物、饼”表良善之真理和真理之良善,以及大量服务类的事物。这从“十”、“母驴”、“谷物”和“饼”的含义清楚可知:“十”是指大量,如前所述(5958节);“母驴”是指服务类的事物,如刚才所述(5958节);“谷物”是指真理之良善(5295, 5410节),但在此是指良善之真理,因为它来自内在属天层,即“约瑟”;“饼”是指该真理的良善(276, 680, 2165, 2177, 3478, 3735, 4211, 4217, 4735, 4976节)。至于“谷物”在此处表示良善之真理,但在别处却表示真理之良善,情况是这样:当流注来自内在属天层时的含义不同于当流注来自内在属灵层时的含义。从内在属天层流入之物无非是良善,诚然,它含有真理在里面,但这真理是良善。而从内在属灵层流入之物无非是真理,它一旦成为生活的事,就被称为真理之良善。正因如此,“谷物”有时表示真理之良善,有时表示良善之真理,在此表示良善之真理,因为它从内在属天层,即“约瑟”流出。母驴驮着谷物和饼,公驴驮着埃及的美物;这是因为“公驴”表示在与真理有关的情况下的服务类事物,“母驴”则表示在与良善有关的情况下的服务类事物。因此,公驴驮着诸如适合它们的那类事物,母驴则驮着诸如适合它们的那类事物。若不是这种情况,就没有必要提及它们是“公驴”和“母驴”,又说明前者驮的是什么,后者驮的又是什么。

5960.“和食物,为他父亲路上用”表期间为属灵良善所用的内层真理。这从“食物”和“为路上”的含义,以及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食物”是指内层真理,因为这出自“谷物”和“饼”所表示的良善之真理和真理之良善(参看5959节),而且内层真理是滋养属灵良善的食物;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属灵良善(5957节);“为路上”是指期间,也就是说,在他到达之前,即在完全结合之前。

5961.创世记45:24-28.于是约瑟打发他弟兄们走,他们就离开;他又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路上相争。他们从埃及上去,来到迦南地他们的父亲雅各那里。告诉他说,约瑟还活着,并且作埃及全地掌权的人。雅各心里冰凉,因为不信他们。他们便将约瑟对他们说的一切话都告诉了他。他又看见约瑟打发来接他的车辆,他们父亲雅各的灵就苏醒了。以色列说,够了!我的儿子约瑟还活着。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见他。

“于是约瑟打发他弟兄们走,他们就离开”表隐藏。“他又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路上相争”表赋予他们的觉知,即他们要和平共处。“他们从埃及上去”表从教会所拥有的记忆知识中退离。“来到迦南地他们的父亲雅各那里”表属世良善,而非属灵良善所住的地方。“告诉他说”表流注和洞察。“约瑟还活着”表内在还没有被弃绝。“并且作埃及全地掌权的人”表属世心智在它的权柄和掌控之下。“雅各心里冰凉,因为不信他们”表属世层的生命的缺乏和由此而来的理解力的缺乏。“他们便将约瑟对他们说的一切话都告诉了他”表从属灵层的属天层而来的流注。“他又看见约瑟打发来接他的车辆”表由此所获得的让人信服的教义事物。“他们父亲雅各的灵就苏醒了”表新生命或生命的新样。“以色列说”表现在的属灵良善。“够了!我的儿子约瑟还活着”表对内在没有灭亡的喜悦。“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见他”表渴望在新事物到来之前联结。

5962.“于是约瑟打发他弟兄们走,他们就离开”表隐藏。这从“打发走”和“走”或“离开”的含义清楚可知:“打发走”是指把他们从他自己那里移除;“走”或“离开”是指生活、更远地生活,以及离开或离弃(参看3335, 3416, 3690, 4882, 5493, 5696节),因此它表示被隐藏。现在论述的是从内在属天层那里移除,因而是它的隐藏,这一事实从接下来内义上的事明显可知。

人若不知道天上的灵人和天使的生活状态是何性质,就不可能知道为何现在要论述真理与良善的隐藏,因为就在之前他们还处于真理与良善之光。在天上,该状态是这样:灵人和天使会经历早晨、中午和晚上,以及黎明和又一个早晨,以此类推。当主同在,并以明显的幸福赐福给他们时,就是他们的早晨;这时他们享有对良善的觉知。当他们住在真理之光中时,就是他们的中午;当真理从他们那里移除时,就是他们的晚上;在这种情况下,在他们看来,主似乎更加遥远,并向他们隐藏。在天上的所有人都会经历并经受这些交替状态;否则,就无法不断得以完善。事实上,这些交替状态会为他们建立对照关系;他们通过这些对照获得更完美的觉知;事实上,通过这些对照,他们就知道什么东西并不构成幸福,因为通过对照,他们知道什么不是善的,什么不是真的。

令人惊讶并且理所当然的是,没有哪两个人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直到永远;也没有哪两个灵人或天使所经历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因为就良善与真理而言,没有哪两个灵人或天使是一模一样的。甚至没有哪两个人的脸是一模一样的。然而,主却使这些不同的个体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一般的规则是:凡具有某种品质的整体都是由不同部分构成的;这些不同部分仿佛通过彼此的和谐一致被带入这样的一致状态:它们都呈现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在天上,如此形成的统一整体,或说统一的过程通过爱与仁实现(参看also 3241, 3267, 3744, 3745, 3986, 4005, 4149, 4598节)。

在圣言中,“约瑟打发他弟兄们走,他们就离开”所表示的这种隐藏就被称为“晚上”;在天使中间,当他们不再发觉主的同在时,晚上就来临。因为天堂拥有对主同的持续觉知;但当天使处于非觉知的状态时,他们就不再像之前那样感受到对良善的情感,也看不见真理。这令他们愁烦,不过此后不久,黎明就会来临,因而早晨到来。

5963.“他又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路上相争”表赋予他们的觉知,即他们要和平共处。这从“对他们说”和“不要在路上相争”的含义清楚可知:“对他们说”是指内在,即“约瑟”(如前面频繁所述)所赋予的一种觉知;“不要在路上相争”是指他们要和平共处。事实上,与他人相争就是不和平,因为这是一种低级心智的扰乱。刚才(5962节)所提到的来世的不同状态就取决于那里的人当中对良善与真理的觉知,因而取决于他们对主同在的觉知。这种觉知决定了他们享有和平的程度;因为那些对主的同在拥有一种觉知的人也拥有这样一种觉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每一件事都有利于他们自己的福祉,并且邪恶不会触及他们。这就是那赋予他们所享有的和平的东西。没有对主的这种信仰或信靠,没有人能获得这种和平,因而获得喜悦所带来的幸福,因为这幸福就居于这种和平之中。

5964.“他们从埃及上去”表从教会所拥有的记忆知识中退离。这从“上去”和“埃及”的含义清楚可知:从那里“上去”是指退离(从埃及进入迦南地,就说“上去”,从迦南地进入埃及,就说“下到”,原因在前面已数次说明,此处“上去”表示离开);“埃及”在严格意义上表示教会所拥有的记忆知识(参看4749, 4964, 4966节)。此处之所以表示这些记忆知识,是因为他们是在与约瑟在一起时拥有这些知识的(5958节)。从此处直到本章最后一节论述的主题是,从关于良善与真理的记忆知识,因而从教会所拥有的记忆知识中移除,前面(5962节)提到的隐藏和此处提到的退离就表示这种移除。在圣言中,“晚上”就表示这种状态。当经历这种状态时,人们就会从属天和属灵的事物中退离,接受没有属灵或属天之物在里面的那类事物。但这种隐藏或退离的发生不是因为主隐藏自己,或退离,而是因为人们自己如此行。事实上,他们再也无法从倚靠自己当中被撤回,因为这样做并不合适。因此,当他们独自一人,或变得倚靠自己时,这种状态就到来了。他们越是倚靠自己,或越沉浸于自我倚靠,就越从天堂的事物中退离,越感觉不到良善,看不见真理。由此明显可知,主并不隐藏自己,而是世人、灵人或天使隐藏自己。

5965.“来到迦南地他们的父亲雅各那里”表属世良善,而非属灵良善所住的地方。这从“迦南地”的含义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迦南地”是指教会(3686, 3705, 4447, 4517, 4736节),因而是指那些代表教会的人所住的地方,众所周知,这些人就是雅各的后代;“雅各”是指属世良善(3305, 3659, 3775, 4009, 4073, 4234, 4538节),不是指属灵良善,因为属灵良善由以色列来代表。“雅各”代表都会的外在,以色列代表教会的内在(参看4286, 4570节)。无论是说属世良善,还是说教会的外在;无论说属灵良善,还是说教会的内在,意思都一样;因为属灵良善构成教会的外在,属灵良善构成教会的内在。

之所以用“属灵”这个词来描述处于天堂之光的事物,是因为处于这光的事物拥有在自己里面的对良善的情感和对真理的觉知。这种情感和觉知就使用这光,因为这光是从主来的。因此,拥有属灵良善与真理在自己里面的人就在教会的内在部分,因为他们的头在上面的天堂里面。之所以用“属世”这个词来描述处于尘世之光的事物,是因为处于这光的事物没有在自己里面的对良善的情感和对真理的觉知,只有在自己外面的。事实上,天堂之光流下来,在它周围,因而在它外面,而非在它里面光照;结果,人们之所以能知道良善是良善,或真理是真理,是因为人们说它是良善或真理,而不是因为他自己领悟到它是这样的。因此,只有属世良善在自己里面的人在教会的外在部分,因为他们的头不在天堂。相反,他们的头从天堂所领受的光是从外面来的。雅各在此之所以被称为雅各,而非以色列,就是因为他们处于外在,这从前面所述明显看出来。

5966.“告诉他说”表流注和洞察。这从“告诉”和“说”的含义清楚可知:“告诉”是指交流和结合(参看4856, 5596节),因而也指流注,因为被告知的话流入思维;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觉知或觉察,如前面频繁所述,因而也指洞察。

5967.“约瑟还活着”表内在还没有被弃绝。这从“约瑟”的代表和“活着”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内在良善(参看5805, 5826, 5827, 5869, 5877节);“活着”是指还在,因而没有被弃绝。“活着”之所以表示还没有被弃绝,是因为当初约瑟所代表的内在被雅各的儿子们弃绝,并且那时他们的父亲以为邪恶与虚假毁灭了他(5828节)。因此,“活着”在此表示这不是真的。

5968.“并且作埃及全地掌权的人”表属世心智在它的权柄和掌控之下。这从“作掌权的人”和“埃及地”的含义清楚可知:“作掌权的人”是指在它的权柄之下;“埃及地”是指属世心智(参看5276, 5278, 5280, 5301节)。

5969.“雅各心里冰凉,因为不信他们”表属世层的生命的缺乏和由此而来的理解力的缺乏。这从“心里冰凉”和“不信”的含义清楚可知:“心里冰凉”是指生命的缺乏,这话是指着雅各说的,而雅各代表属世良善(参看5965节),故它表示属世层的生命的缺乏;“不信”是指理解力的缺乏。经上随后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属于意愿的生命总是在先的,而理解力的生命紧随其后。原因在于,生命唯独在意愿中,并不在理解力中,除非来自意愿。这一点从存在于意愿中的良善和存在于理解力中的真理明显看出来,因为生命在良善中,并不在真理中,除非来自良善。很明显,活着的或说拥有生命的总是在先的,而从它活着或说获得生命的,是在后的。这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说属世层的生命的缺乏和由此而来的理解力的缺乏,这一点由“雅各心里冰凉,因为不信他们”来表示。

5970.“他们便将约瑟对他们说的一切话都告诉了他”表从属灵层的属天层而来的流注。这从“说”的含义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说”(speaking)是指流注(参看2951, 5481, 5797节);“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4286, 4592, 4963, 5307, 5331, 5332, 5417节)。

5971.“他又看见约瑟打发来接他的车辆”表由此所获得的让人信服的教义事物。这从“车辆”、“约瑟打发来”和“接他”的含义清楚可知:“车辆”是指教义事物(参看5945, 5952节);“约瑟打发来”是指来自内在属天层的东西;“接他”是指让人信服的东西,因为接他到约瑟那里去,好叫他看见约瑟表示使人信服。此外,他一看见车辆就确信不疑,这一点从接下来的话明显看出来,即:“他们父亲雅各的灵就苏醒了。以色列说,够了!我的儿子约瑟还活着”。

5972.“他们父亲雅各的灵就苏醒了”表新生命或生命的新样。这从“灵就苏醒”的含义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灵就苏醒”是指新生命,或生命的新样;“雅各”是指属世良善(参看5965节)。因此,“雅各的灵就苏醒了”表示赋予属世良善的新生命或生命的新样。当属灵之物从内在流入,并从里面作用于那些在属世层中的事物时,生命就会变新。属世良善由此变得属灵,因为它已经与“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联结。这也解释了为何雅各现在被称为“以色列”,因为经上说,“雅各的灵就苏醒了,以色列说”。

5973.“以色列说”表现在的属灵良善。这从“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参看5801, 5803, 5807, 5817, 5819, 5826, 5832, 5833节)。至于何谓“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何谓“雅各”所代表的属世良善,可参看前文(5965节)。不熟悉圣言内义的人绝无可能知道为何雅各有时叫“雅各”,有时叫“以色列”;因为在同一章,甚至同一节中,经上有时用这个名字,有时用那个名字。这很清楚地表明,圣言含有内义,如此处经上说“他们父亲雅各的灵就苏醒了,以色列说”。另处也有同样的例子,如以下经文:

约瑟的兄弟便雅悯,雅各没有打发他和哥哥们同去;在前来的人当中,以色列的儿子们也来。(创世记42:4, 5).

以色列起程;神在夜间的异象中对以色列说,雅各!雅各!雅各说,我在这里。(创世记46:1, 2)

雅各就从别是巴起身;以色列的儿子们接上他们的父亲雅各。(创世记46:5)

雅各家来到埃及的共有七十人;约瑟套上他的马车,上去迎接以色列;.以色列对约瑟说。(创世记46:27,29,30)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地,歌珊地;雅各住在埃及地十七年;以色列死的日期临近了。(创世记47:27-29)

有人告诉雅各说,看哪,你儿子约瑟到你这里来了。以色列就勉强在床上坐起来;雅各对约瑟说。(创世记48:2, 3)

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说,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聚集而听,要听从你们的父亲以色列。(创世记49:1, 2)

他们的怒气可咒,因为非常暴烈,他们的忿恨可诅,因为很严厉!我要使他们分散在雅各中,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创世记49:7)

他的手臂健壮敏捷,这是因雅各之大能者的手;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磐石是从那里而出的。(创世记49:24)

这两个名字的用法也经常出现在先知书中。

5974.“够了!我的儿子约瑟还活着”表对内在没有灭亡的喜悦。这从“约瑟”的代表和“活着”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内在属天层;“活着”是指没有灭亡,或没有被弃绝(参看5967节)。所指的是喜悦,这是显而易见的。

5975.“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见他”表渴望在新事物到来之前结合。这从“去见”和“趁我未死以先”的含义清楚可知。“去见”是指联结;“见”之所以表示联结,是因为在灵界,内视将人们联结起来。事实上,内视是思维,当一个社群或有组织的团体中有许多人行如一体时,一个人所想的,就是另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另一个人所想的;因此,是思维将他们联结在一起。另外,当一个人想到另一个人时,那个人就会出现,与他同在;思维也以这种方式将两个人联结在一起。正因如此,“去见”表示联结。对这种联结的渴望是从刚才(5974节)所提到的喜悦流出的。“趁我未死以先”是指在新事物,也就是代表的新阶段到来之前。因为在圣言中,代表以下列方式彼此接续:当一个人死去时,要么这个代表通过另一个人继续,要么另一个代表随后出现;因而新的事物到来(参看3253, 3259, 3276节)。如亚伯拉罕死了,以撒所作的代表接续;以撒死了,雅各所作的代表接续;雅各死了,他的后代所作的代表接续。这就是此处所表示的新情况。

关于与人同在的天使并灵人(续)

5976.前一章末尾(5849节)已说明,有两个地狱灵人和两位天堂天使与每个人同在;他们提供了与地狱并天堂的交流,也使得一个人处在自由中。

5977.之所以有两个,是因为地狱灵有两种,天堂天使也有两种,他们对应于人里面的两种官能,即意愿和理解力。第一种灵人被称为简单灵人,他们作用于人的理解力中的思维;第二种被称为魔鬼,他们作用于人的意愿中的渴望。这两种彼此完全不同。被称为简单灵人的,灌输虚假,因为他们为反对真理而进行推理,当他们能使真理看似虚假,使虚假看似真理时,便体验到生活的乐趣。但被称为魔鬼的,灌输邪恶;他们作用于人的情感和欲望,并且瞬间就能闻出此人渴望什么。如果这渴望是良善,他们就极其巧妙、狡猾地将它弯曲成邪恶;当能使一个人视良善为邪恶,视邪恶为良善时,他们便体验到生活的乐趣。他们被允许作用于我自己的渴望,好叫我了解他们是何性质,如何运作;我必须坦承,若非主通过天使保护我,这些魔鬼就会将我的渴望转变为对邪恶的贪恋,并且他们做起这种事来如此隐秘、悄无声息,以致我对此几乎一无所知。被称为魔鬼的,和被称为灵人的,毫无共同之处。魔鬼根本不关心人想什么,只关心他爱什么;而灵人根本不关心人爱什么,只关心他想什么。魔鬼喜欢保持安静,而灵人喜欢交谈。这两种也彼此完全分开。魔鬼在后面深处的地狱,在那里不为灵人所见;当有人俯视那里时,他们看上去就像四处飞舞的影子。但灵人在周边和前面的地狱。这就是为什么有两个地狱灵与人同在的原因。

5978.之所以有两位天使与每个人同在,是因为天使也分为两种;一种作用于人意愿中的渴望,另一种作用于其理解力中的思维。作用人意愿中的渴望的天使作用于人的爱和目的,因而作用于他的良善意图。而作用于其理解力中的思维的天使,则作用于他的信仰和主要信念,因而作用于他的真理,或说他所拥有的正确观念。这两种彼此也完全不同。作用人意愿中的渴望的天使被称为属天的,而作用于其理解力中的思维的天使,被称为属灵的。魔鬼与属天天使相对立,灵人则与属灵天使相对立。大量经历使我得知这些事,因为我经常与双方的人在一起并与其交谈。

5979.凡有信仰的人都以为只有天上的天使与他同在,系魔鬼的灵人完全从他那里被移除了。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对一个处于爱自己爱世界的渴望和快乐,视这些为目的的人来说,魔鬼般的灵人离他如此之近,以至于就在他里面,既掌控他的思维,也掌控他的情感。天上的天使绝无可能存在于这样的思维和情感所发出的气场中,而是在它之外。正因如此,随着地狱灵越来越靠近,天使们就退离了。然而,天上的天使决不会完全离开人,否则,他就全完了。因为他若不通过天使与天堂相接触,就无法存活。

与人同在的,既有地狱灵,也有天上的天使;基督教会的信之教义也在某种程度上教导了这一事实。因为他们的教导声称,一切良善皆来自神,邪恶来自魔鬼;牧师们强化了这一点,因为他们在讲台上祷告说,神指导、掌控他们的思维和话语,并声称,称义的一切努力,甚至最小的努力,皆始于神,还声称当人过一种良善的生活时,他便让自己被神引导;另外,神派天使来帮助人。另一方面,当有人犯下大恶时,他们会说,他让自己被魔鬼引导,这种邪恶来自地狱。他们若承认这些邪恶如此之大的话,还会说,来自地狱的灵人正在流入属于人的思维和意愿的内在邪恶。

5980.天使们不断认真观察,以查看与人同在的恶灵并魔鬼正打算和企图做什么;只要这个人允许,他们就会将邪恶变为良善,或变为接近良善的某种东西,或变为朝向良善的某种东西。

5981.地狱灵和魔鬼中间有时会出现可耻肮脏、令人作呕的景象;实际上,这些景象就是一个恶人所思想和谈论的那类东西。为避免这类景象把天使彻底赶走,在天使的感觉看来,它们比实际的样子要温和,不那么可怕。为叫我了解天使如何感觉这类事物,当可耻肮脏、令人作呕的景象出现时,我被赋予天使的感觉。这种感觉具有这样的性质,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所看见的东西已经转变为不怎么可怕的东西。我无法描述它,只能把它比作一个尖角和刺点都已被除去的尖锐多刺的物体。地狱灵和魔鬼当中的可耻肮脏、令人作呕的事物以这种方式在天使当中被钝化。

5982.主一方面通过恶灵,一方面通过天使将人置于邪恶与良善,并虚假与真理之间的平衡中,以便他能处在自由中。因为人若要得救,就必须处在自由中,在自由中被引离邪恶,被引向良善。凡不是在自由中所行的,都不会保留下来,因为他没有把它变成自己的。这种自由就来自他被保持于其中的平衡。

5983.世人通过两个灵人和两位天使与地狱并天堂交流,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在来世,一个社群若不通过它所派出的灵人,就无法与另一个社群,或任何人交流。这些特使灵被称为“使臣”,因为各社群通过作为使臣的他们说话。派使臣到其它社群那里,以这种方式获得沟通,是来世的共同特征之一。我通过以下事实十分清楚这一点:使臣们被派到我这里,已有上千次了;没有他们,他们的社群就无从得知关于我的任何事,也无法将关于他们自己的任何事传达给我。由此可见,与世人同在的灵人并魔鬼无非是使臣,世人通过他们与地狱交流;而属天和属灵的天使也是使臣,世人通过他们与天堂交流。

5984.当在灵人界的灵人想与大量社群交流时,他们通常派出使臣,每个社群派出一个。我注意到,恶灵会向周围派遣许多使臣,像蜘蛛结网一样安置他们,而派遣者在中间。令我惊讶的是,他们知道如何这样做,仿佛出于一种本能;因为那些活在肉身期间对这类事一无所知的人在来世立刻如此行。由此也明显可知,交流是通过特使灵得以建立的。

5985.一个使臣就是许多人的思维和言语集中所在的一个人,许多人以这种方式通过他呈现为一体。由于使臣的思维或言语无一源于他自己,而是来自其他人,他们的思维和言语在他身上得到生动表达,所以那些流入他的其他人以为他们的使臣如同虚无,几乎没有自己的任何生命,纯粹是他们自己的思维和言语的接受者。而另一方面,这个使臣却以为他的所思所言并非源于其他人,唯独源于他自己。所以双方都被蒙骗了。我常蒙允许告诉一个使臣说,他所思所言的一切,都不是源于他自己,而是来自其他人。我还说,这些其他人以为一个使臣不能独立思考或说话;因此,在他们看来,他就像一个根本没有自己生命的人。听到我所说的话,作为使臣的这个灵人极其愤怒。不过,为叫确信这一事实,我被允许与流入他的灵人交谈。他们坦承说,使臣所思所言的一切,无一来自他自己;因此,他们把他看成一个几乎没有自己任何生命的东西。还有一次,有一个声称使臣什么也不是的人自己成了一个使臣,然后其他人说他什么也不是,他对此大为恼火。然而,这次经历也让他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5986.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事发生过许多次,由此向我证明:无论在天堂还是在地狱,没有哪个人的思维、言语、意愿和行为源于这个人自己,而是来自其他人,因此最终每个人都依赖于来自主的无所不包的生命流注。当我听灵人们说,一个使臣所思所言的一切,无一源于他自己,然而这个使臣却以为这一切唯独来自他自己时,我常蒙允许与那些正流入这个使臣的灵人交谈。每当他们争辩说,和使臣不同,他们自己的思维和言语就来源于他们自己时,由于他们是真的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也蒙允许告诉他们说,他们的观念是错的。我进一步告诉他们说,他们和那个使臣一样,也是从其他人那里获得自己的思维和言语。为证明这一点,我被允许与正流入他们的灵人交谈;当这些灵人说得差不多一样时,我被允许反过来与正流入他们的灵人交谈,以此类推,接连不断。这证明,每个人的思维和言语都来自其他人。这次经历在灵人们中间激起极大的愤慨,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渴望其思维和言语来源于他自己。但他们由此也被指教事情是怎么回事,故被告知,他们的整个思维,以及整个意愿,都是流入的,因为生命唯有一个,它是这些官能所拥有的生命之源头。这生命通过一种奇妙的形式,即天堂的形式,从主流入;它不仅普遍流入所有人,还具体流入每个人。它照着每个接受主体的形式,根据该形式与天堂形式一致或不一致的程度而处处不同。由此也明显可知人是什么情况,对此,等到下文论述流注时,我们再予以详述。

5987.集中于一个使臣的灵人数量越多,这个使臣的思考和说话能力就越强;这种能力随着彼此一致集中于他的灵人数量增加而增长。这一点也通过移除了一些正在流入的灵人而向我证明了,因为那时,这个使臣的思考和说话能力削弱了。

5988.与我同在的一些使臣曾靠近我的头部。他们说起话来就像是睡着了,但仍说的和那些没有睡觉的人一样清楚。我发现,恶灵正以恶毒的欺骗流入这些使臣;然而,流入他们的东西立刻就消散了。恶灵因知道这些人在此之前一直是他们的使臣,故抱怨说,他们不再是他们的使臣了。这些人之所以不再是他们的使臣,是因为当他们入睡时,善灵就能作用于他们;因此,善灵的这种流注使得恶灵的恶毒欺骗被驱散。尽管如此,恶灵仍被迫流入这些使臣,而不是流入其他使臣。由此明显可知,使臣具有不同的种类和性质,这些变化取决于主的安排。
5989.住在头顶上的极其诡诈的灵人曾选出一些使臣,把他们派到我这里,好叫他们以其诡诈流入我;但他们因犯了一个大错而大失所望。其中一个在变成使臣时,弯腰团拢,把自己折得如同一个卷,以拒绝他们流入他。他以这种方式摆脱了他们的控制。于是,他们选了另一个,但他们也无法迫使他说话,因为他比他们还诡诈。当他似乎把自己卷成螺旋形时,便证明了这一点。他以这种方式骗了他们。此外,恶灵并不总是从他们自己的团体中派出使臣;相反,他们会留心查看其他人当中有什么样的灵人,以及那些简单、顺从的灵人在哪里,他们会让这些灵人变成他们的使臣。他们通过把自己的思维引入他们所选中的这个使臣灵,向他灌输自己的情感和谬念而如此行;结果,他不再控制自己,或说不再是自己的主人,而是作为他们的一个使臣而服侍他们。有时,他意识不到这一点。

5990.有许多灵人不但想流入人的思维和情感,还想流入他的言语和行为,因而也流入他的思维和情感的身体对应物,或说流入他的身体事物。然而,这些身体对应物,或说身体事物并不受灵人和天使的具体流注影响,而是受总体流注控制。换句话说,当思维传送并被导入言语,意愿的渴望传送并被导入行为时,进入身体的这种导入和传送是照次序进行的,而不是通过某个特定灵人来控制。因为流入人的身体事物就是迷附他。渴望并企图这样做的灵人包括那些活在肉身期间就是奸淫者,也就是说,以奸淫为乐,并确信这种行为是可允许的人,还包括那些残暴的人。奸淫者和残暴者之所以渴望并企图迷附一个人,是因为他们比所有人都更肉体化和感官化,并通过将一切都归于自然界,丝毫不归于神性而弃绝关于天堂的一切思维。他们就这样向自己关闭了内层事物,打开了外在事物;他们因在世时只爱这些外在事物,所以在来世渴望迷附一个人,通过他回到它们当中。

但主规定,这类灵人不可进入灵人界;他们被关在自己的地狱,并且关得很严实。这解释了为何如今没有外在的迷附;但仍有内在的迷附,以及地狱和魔鬼团伙的作为。因为恶人会思想污秽的事,以及残暴对待他人的事,还有那些对神性之物不利和有害的事。这类思维若非因害怕失去地位、物质利益,和由此而来的名声,害怕法律的制裁,或丧失生命而受到抑制,就会公然爆发出来,这种人比那些迷附人的人更会陷入对他人的毁灭和对信之事物的亵渎。不过,这些外在约束使得他们似乎不受迷附;然而,就其内层而言,他们被迷附了,尽管就其外层而言,似乎没有被迷附。这一点从来世像他们那样的人很明显地看出来,在来世,外在约束都被除去。在那里,他们就是魔鬼,不断陷入毁灭他人、摧毁凡属于信之物的快乐和渴望中。

5991.我曾看见一些灵人,他们必被称为肉体灵。他们从我右脚底那一面的一个深处上来。在我的灵眼看来,他们仿佛完全住在肉体中。当我问像这样的灵人会是谁时,被告知,他们是那些在世时非常聪明、知识丰富的人;但他们却利用自己的知识使自己完全确认反对神性,因而反对教会的事物。他们已全然确信一切都归于自然界,故比其他人更关闭他们的内层,因而关闭属灵的一切。这就是为何他们看上去完全肉体化。其中有一个人在他活在世上时我就认识他。那时,他因才华和学识而闻名。但是,作为能使人更好地思想神性事物之手段的聪明和学识,在他那里却成了思想反对它们,并使自己确信它们一文不值的手段。因为一个有聪明、学识的人在证明自己的观念方面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资源。因此,我所认识的这个人内在被迷附了,尽管从外表上看,他似乎是一个文明道德、正派得体的人。

5992.主通过天使引导并保护一个人,他们就在人的头旁边。他们的功能是传授仁与信,并观察这个人的快乐转向哪个方向,尽可能地在不干预此人自由的情况下调整它们,把它们折向良善。天使被禁止以任何暴力的方式行动,从而破碎一个人的恶欲和错误假设;必须温和行动。掌控来自地狱的恶灵也是他们的功能,履行这种功能的方有无数种,在此仅列举以下几种:当恶灵注入邪恶与虚假时,天使就灌输真理与良善;它们即便不被接受,也有助于缓和前者所注入的东西。地狱灵不断发起攻击,天使则提供保护;这就是秩序。

天使尤其调节情感,因为这些情感构成人的生命,以及他的自由。天使还观察是否有以前没有打开的地狱打开,对人有什么影响;当此人将自己带入某种新邪恶时,这种情况就会出现。天使在此人允许的范围内关闭这些地狱,并移除凡试图从那里出来的灵人。他们还驱散造成恶果的奇特的新流注。

天使尤其召唤与人同在的良善和真理,使它们反对由恶灵所激活的邪恶和虚假。结果,此人处于中间,没有意识到邪恶或良善;并因处于中间,故可以自由地或转向这一边,或转向那一边。天使利用这些手段靠着主来引导并保护一个人,并且每时每刻都如此行。因为如果天使真有片刻的松懈,中止他们的关心,此人就会陷入恶中,此后永远无法从中被带出来。天使做这些事是出于他们从主所领受的爱,因为没有比从人那里移除邪恶,将他引入天堂更令他们快乐和幸福的了。这是他们的喜乐(参看路加福音15:7)。几乎没有人相信主如此关心一个人,这种关心从人生命的最初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此后直到永远持续不断。

5993.由此可见,为与灵界接触,一个人必须有两个来自地狱的灵人,两位来自天堂的天使与他相联;没有他们,此人根本不会有任何生命。事实上,人绝无可能如缺乏理性的动物那样(如前所述5850节)从普遍流注中获得自己的生命,因为他的整个生命都违反次序。人既处于这种状态,那么若只受普遍流注作用,必然只受地狱作用,不受天堂作用。他若不受天堂作用,就不会有任何内在生命,因而没有诸如人类所拥有的那种思维和意愿的生命,甚至没有诸如一个动物所拥有的那种生命。因为人生来不会运用理性,若不通过来自天堂的流注,就无法被引入理性。

综上所述,也可以清楚看出,一个人若不通过来自地狱的灵人与地狱交流,就无法存活,因为他通过遗传从父母所获得的整个生命,以及他从自己的东西中所添加的一切,都是由爱自己爱世界,而不是爱邻,更不是爱神构成的。人从他自己的东西所获得的整个生命都是由爱自己爱世界构成的,相应地是由与自己相比对他人的蔑视,以及对凡不偏向他之人的仇恨和报复构成,故而也由残忍构成;因为凡对他人心怀仇恨的人都想杀害他们,以毁灭他人为最大快乐。像这样的灵人不可能来自其它任何地方,只能来自地狱。除非这些灵人粘附于这些邪恶,除非一个人照他生命的快乐被他们引导,否则,他绝无可能被转向天堂。一开始,他的实际快乐本身被用来转移他;这些快乐也被用来将他置于自由的状态,从而最终赋予他选择的权力。

上一篇:第45章(5867—5993)2

下一篇:第46章(5994—6058)1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