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第44章(5799—5866)2

发布时间:2021-02-17  阅读:435次
 5799.“因为你如同法老一样”表他掌控属世层。这从“法老”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法老”是指总体上的属世层(参看5160节)“约瑟”是指内在,如前所述。约瑟被派治理埃及全地,以及掌管法老全家(创世记41:40, 41)就代表内在掌管属世层。

5800.“我主曾问仆人们说”表对他们思维的察觉。这从“问”的含义清楚可知,“问”是指察觉别人的思维(参看5597节)“问”之所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在灵界,或天堂,人无需问别人他对于诸如属于其情感的那类事是怎么想的,因为在灵界,一个人能察觉从另一个人的情感流出的思维。此外,“约瑟”所代表的内在不会去问雅各的儿子们所代表的外在,因为外在从内在获得它的全部存在。由此也明显可知,“问”表示对他们思维的察觉。我们在圣言各处读到,耶和华问一个人;而事实上,祂知道此人的每一个思维。但经上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人以为他的思维在自己里面,故不可能为任何人所知。问是由于这种表象和随之的信念。

5801.“你们有父亲、有兄弟没有”表作为源头的良善和作为方法的真理。这从以色列和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属灵良善或真理之良善(参看3654, 4598节),之所以是指作为源头的良善,是因为属世层中的真理就源于属灵良善;便雅悯,即此处的“兄弟”,是指真理,之所以是指作为方法的真理,是因为雅各的儿子们所代表的属世层中的教会真理便通过这真理而与“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联结。由于联结是通过该真理实现的,所以经上大量描述了他们的父亲如何爱代表这真理的便雅悯,以及犹大如何无法与其余的人一起回到他们父亲那里,除非便雅悯与他们同在。关于这真理,可参看下文(5835节)。

5802.“我们对我主说”表相互觉察。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说”是指觉察或觉知,如前面频繁解释的。所指的是相互觉察,这是显而易见的。

5803.“我们有父亲,一个老人”表属灵良善是他们的源头。这从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作为源头的属灵良善,如刚才所述(5801节)。关于以色列的代表,可参看前文(4286, 4292, 4570节),那里说明,他代表属灵教会,尤其代表该教会的内在,也就是真理之良善,或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至于何为属灵良善或真理之良善,可参看前文(5526, 5733节)。

5804.“还有他老年所生的一个孩子,是最小的”表源于那良善的新真理。这从便雅悯的代表和“老年”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的“孩子,最小的”,是指真理,如前所述(5801节),“孩子”或“儿子”也表示真理(参看489, 491, 1147, 2623, 3373节);“老年”是指生命的新样(参看3492, 4220, 4676节)。由此明显可知,“老年的一个孩子,是最小的”表示新的真理。此中情形是这样:正在重生、变得属灵的人首先通过真理被引入良善;因为若不通过真理,或取自圣言的教义,人就不知道何为属灵的良善,或也可说,何为基督的良善。这就是他被引入良善的方式。此后,当被引入良善时,他就不再通过真理被引入良善,而是通过良善被引入真理,因为此时,他不仅从良善看见他以前不知道的真理,还从良善提出他以前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新真理。事实上,良善含有对真理的渴望在自己里面,因为良善可以说被这些真理滋养;它们使良善更完美。这些新真理与他以前所知道的真理大不相同,因为他以前所知道的真理只有极少的生命在里面,而他后来所领受的真理拥有来自良善的生命。

一旦人通过真理来到良善这里,他就是“以色列”;此时,他从良善,也就是经由良善从主所领受的真理是由与父亲同在时的便雅悯所代表的新真理。良善通过这真理而在属世层中结出果实,产生无数含有良善在里面的真理。属世层便以这种方式重生,通过结实首先变得像一棵结好果子的树,然后逐渐变得像花园。由此明显可知源于属灵良善的新真理是什么意思。

5805.“他哥哥死了”表内在良善不在了。这从“约瑟”的代表和“死”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参看4592, 4963, 5249, 5307, 5331, 5332节),因而是指内在的良善,因为这内在良善和属灵层的属天层是一样的;“死”是指不复存在(494节)。系内在良善的“约瑟”的代表和系属灵良善的以色列的代表之间有这样的区别:“约瑟”是指源于理性层的内在良善,而“以色列”是指源于属世层的内在良善(参看4286节)。这种区别就像属天良善,或属于属天教会的良善与属灵良善,或属于属灵教会的良善之间的区别。我们在前文已频繁论述过这两种良善。可以说这种内在或属天良善不在那里,这由“他哥哥死了”来表示。

5806.“他母亲只撇下他一人”表这是教会所拥有的唯一真理。这从便雅悯的代表和“母亲”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的“只撇下(的)一人”,是指新真理,如刚才所述(5804节);“母亲”是指教会(289, 2691, 2717, 5581节)。关于便雅悯在此所代表、前面(参看5804节)所描述的真理是教会所拥有的唯一真理这一事实,情况乃是这样:这真理是源于属灵良善(即“以色列”)的真理,由与父亲同在时的便雅悯来代表;而更内在的真理则由与约瑟同在时的便雅悯来代表。与父亲同在时的便雅悯所代表,并被称为新真理的真理就是那使一个人成为一个教会的唯一真理;因为这新真理或前面(5804节)所论及的这些真理含有从良善所接受的生命在里面。也就是说,处于植根于良善的信之真理的人就是教会;而处于信之真理,却未处于仁之良善的人则不是。对后一种人来说,真理是死的,即便他们可能拥有同样的真理。由此可见这真理是教会所拥有的唯一真理是怎么回事。

5807.“他父亲疼爱他”表这真理拥有与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的联结。 这从“疼爱”的含义,以及以色列和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疼爱”是指联结,如下文所述;以色列,即此处那“疼爱他”的,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参看4286, 4598节);便雅悯,即“父亲疼爱”的,是指新真理,如前所述(5804, 5806节)。该真理与那良善的联结就是“他父亲疼爱他”所表示的。那良善不可能与这真理联结,因为这真理就来源于那良善。这真理与良善之间的联结就像父亲与儿子之间的联结,还像心智的意愿与其理解力之间的联结;因为一切良善都在意愿中有一席之地,一切真理都在理解力中有一席之地。当意愿意愿良善时,该良善就被植入理解力,在那里照着良善的品质取得形式;这形式就是真理。由于新真理以这种方式生出,故显而易见,它必须与那良善联结。

关于爱是联结,要知道,爱是属灵的联结,因为它是两个人心智的联结,也就是两个人思维和意愿的联结。由此明显可知,就本身而言,爱纯粹是属灵的,它的属世对应物就是相伴和那种亲密无间的快乐。爱本质上是由状态的变化和构成人类心智的形式或实质的差别所产生的和谐。这种和谐若来源于天堂的形式,就是天堂之爱。由此可见,爱不可能来源于任何其它东西,唯来源于从主所领受的真正的神性之爱。这意味着爱就是流入形式,并如此排列它们,以致它们的状态变化和它们的差别可存在于天堂的和谐中的神性。

但与此对立的爱,即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不是联结,而是分离。诚然,它们看似联结;但这是因为只要一个人在谋取利益、获得重要地位,或报复和迫害那些反对自己的人方面与另一个人合作,他们就会视对方与自己为一体。但是,一旦一方不再偏向另一方,向他示好,他们就会分离。天堂之爱则不然。这爱完全反对讨厌为了自我向别人行善;相反,它行善是为了居于别人里面,且别人从主那里所领受的良善,因而是为了主自己,就是那良善的源头。

5808.“你对仆人说”表被赋予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觉知;由于约瑟的话是对他们说的,故它表示被赋予的觉知。

5809.“将他带下来到我这里”表这新的真理必须顺服于内在良善。这从“将……带下来”的含义,以及便雅悯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将……带下来”是指变得顺服;事实上,为与内在联结而来到内在那里就是顺服于内在,因为一切较低或外在事物必须完全被置于较高或内在事物之下,或顺服于它们,好实现联结。便雅悯,即此处他们所要带下来的,是指新真理,如前所述(5804, 5806节)。约瑟,即便雅悯要下来见的那个人,是指内在良善,如前所示。

5810.“叫我亲眼看看他”表那时源于良善的真理之流注。这从“亲眼看看某人”的含义清楚可知,“亲眼看看某人”是指交流信之真理。因为“眼”对应于理解力的视觉和信之真理(参看4403-4421, 4523-4534节)。“亲眼看看某人”因表示交流,故也表示流注。因为约瑟所代表的内在良善若不通过流注,就不会与“便雅悯”所代表的真理交流,因为这真理在下面。

5811.“我们对我主说”表相互觉察,如前所述(5802节)

5812.“童子不能离开他父亲”表这真理不能与属灵良善分离。这从“离开”的含义,以及“以色列”和“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离开”是指分离;“以色列”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如前所示(4286, 4598, 5807节);“便雅悯”是指新真理(参看5804, 5806节)。这真理之所以被称为“童子”,是因为它是最后生的;事实上,在人重生之前,这真理不会出生。那时他通过与良善联结的这新真理而接受生命的新样。这也是为何“还有他老年所生的一个孩子,是最小的”表示这真理(5804节)

5813.“若离开他父亲,他父亲必死”表若分离,教会必灭亡。这从“离开”和“死”的含义清楚可知:“离开”是指分离,如刚才所述(5812节)“死”是指不复存在(494节),因而是指灭亡。由于与属灵良善联结的该真理构成教会(5806节),所以如果它真的与那良善分离,教会必灭亡。此外,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代表教会(4286节),但若没有这真理,就不是教会。

5814.“你对仆人说”表对这事的觉知,如前所述(5808节).

5815.“你们最小的兄弟若不与你们一同下来”表如果它不顺服于内在良善。这从前面所述(5809节)清楚可知。

5816.“你们就不得再见我的面”表在这种情况下将没有怜悯,也没有与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联结。这从“面”的含义清楚可知,“面”在论及主时,是指怜悯(222, 223, 5585节),因而“不得再见面”是指没有怜悯(5585, 5592节);没有怜悯,就没有任何联结,因为没有爱,也就是属灵的联结。神性之爱关系到被如此大的苦难重重包围的人类时,被称为“怜悯”。之所以没有与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联结,是因为雅各的儿子们(此处这些话就对他们说的),代表属世层中的真理(5403, 5419, 5427, 5458, 5512节)

至于将没有怜悯,也没有与属世层中的真理的联结,除非便雅悯所代表的真理顺服于“约瑟”所代表的内在良善,情况是这样:使得一个人成为一个教会的真理是源于良善的真理;因为当人处于良善时,他从良善看见并觉知真理,从而相信它们的确是真理;但他若未处于良善,则根本不可能做到。这良善就像一团小火焰,发光并提供照明,从而能使人看见、觉知并相信真理。事实上,对源于良善的真理的情感将内视引向这些真理,使其从世俗和肉体事物中退出,因为这些事物将真理笼罩在黑暗中。这就是“便雅悯”在此所代表的那种真理,就是教会所拥有的唯一真理(5806节),也就是能使一个人成为一个教会的唯一真理。但这真理必须完全顺服于“约瑟”所代表的内在良善;因为主经由内在良善流入,将生命赋予下面的真理;因而也赋予这源于来自“以色列”所代表的属世层(参看4286, 4598节)的属灵良善的真理。

由此也明显可知,与下面真理的联结通过这真理得以实现。事实上,除非这真理顺服于内在良善,以使它能接受进入它自己的良善之流注,否则,经由内在良善从主不断流入的怜悯就不会被接受,因为居间层不存在。如果怜悯不被接受,就不会有联结。这些就是“你们最小的兄弟若不与你们一同下来,你们就不得再见我的面”所表示的。

5817.“我们上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表朝向属灵良善的提升。这从“上到”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上”是指提升,如下文所述;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参看4286, 4598节)“上”所表示的提升趋向内层事物,;此处则是一种从“雅各的十个儿子”所代表的属世层中的真理趋向“以色列”所代表的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因为既有一个外层属世层,也有一个内层属世层(5497, 5649节)。内层属世层含有属灵良善,即“以色列”,而外层属世层含有教会的真理,即“雅各的儿子们”。因此,“上到父亲那里”表示这些真理朝向属灵良善的提升。

5818.“就把我主的话告诉了他”表对这事的了解。这是显而易见的,需要解释。

5819.“我们的父亲说”表从属灵良善那里所获得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觉知或觉察,如前面频繁所述;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属灵良善(3654, 4286, 4598节)

5820.“回去,给我们买些粮来”表真理之良善要变成他们自己的。这从“买”和“粮”的含义清楚可知:“买”是指变成人自己的(参看5397, 5406, 5410, 5426节);“粮”是指真理之良善(5410, 5426, 5487, 5582, 5588, 5655节)。一般来说,属灵的粮食或食物包括一切良善,但尤指通过真理,也就是意愿与行为中的真理所获得的良善。因为凭着被意愿和践行,这真理变成良善,被称为真理之良善。真理若不以这种方式变成良善,对进入来世的人没有任何益处;事实上,当人进入来世时,它就会离开他而消散,因为它不符合他的意愿,因而不符合他的爱之快乐。在世时,人学习信之真理若不是为了意愿和践行它们,从而把它们变成良善,只是为了获得地位和利益而知道并教导它们,那么即便在世时被视为最有学问的,在来世仍被剥夺这些真理,只剩下他自己的意愿,也就是他的生命。那时,就这生命而言,他原来什么样,仍继续是什么样;令人惊讶的是,他会背离、讨厌一切信之真理,拒绝接受它们,无论他以前如何坚定地信奉它们。通过意愿和践行真理,也就是通过照真理生活而将真理转化为良善就是“给我们买些粮来”所表示的将真理之良善变成他们自己的含义。

5821.“我们就说,我们不能下去”表反对。这是显而易见的,需要解释。

5822.“我们最小的兄弟若和我们同往,我们就可以下去”表除非实现联结的居间层与他们同在。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最小的兄弟”,是指实现联结的居间层(参看5411, 5413, 5443, 5639, 5668节)。对此,即便雅悯代表属灵层的属天层,或内在良善,就是约瑟,与属世层中的真理,就是“雅各的十个儿子”之间的居间层,以及代表新真理(参看5804, 5806, 5809节),情况是这样:为成为一个居间层,居间层必须从内在与外在两边各取某种东西;否则,它就不是一个实现联结的居间层。

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从外在或属世层 获得它在那里作为新真理的存在;事实上,他所代表的新真理存在于属世层中,因为这新真理源于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他父亲作为以色列则代表这属灵良善(5686, 5689节)。但居间层通过流注从“约瑟”所代表的内在获得品质。这就是它如何从两边各自获得某种东西;这也是为什么便雅悯代表实现联结的居间层,还代表新真理的原因。他与父亲同在时代表新真理,与约瑟同在时代表实现联结的居间层。这是一个奥秘,无法解释得更清楚;只有那些意识到以下事实,同时拥有对认识真理的情感之人才能理解,即:人有一个内在和一个外在,这内在与外在彼此不同且相互分离。这些人心智的理解力部分被天堂之光光照,从而使他们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包括这个奥秘。

5823.“因为我们不能见那人的面”表因为将不会有怜悯,也不会有联结。这从前面所述(5816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

5824.“我们最小的兄弟若不与我们同往”表除非通过居间层。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是指一个居间层,如刚才所述(5822节)

5825.“你仆人我父亲对我们说”表从属灵良善那里所获得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说”是指觉知或觉察,如前面频繁所述;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参看3654, 4598, 5801, 5803, 5807节)

5826.“你们知道我的妻子给我生了两个儿子”表如果属灵良善就是教会所拥有的东西,那么内在良善与真理就会存在。这从以色列、拉结、约瑟和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指着自己说这话的以色列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如刚才所述(5825节);拉结,即此处“给他生了两个儿子的妻子”是指对内层真理的情感(参看3758, 3782, 3793, 3819节);约瑟和便雅悯,即她所生的“两个儿子”,是指内在良善与真理,“约瑟”是指内在良善,“便雅悯”是指内在真理。

对此,即如果属灵良善是教会所拥有的东西,内在良善与真理便存在,情况是这样:“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是真理之良善,也就是存在于意愿和行为中的良善。人里面的这真理,或这真理之良善使他成为一个教会。当真理被植入他的意愿(他从以下事实察觉这事的发生,即:他感受到对真理的一种情感,因为他的意图就是照真理生活)时,内在良善与真理便存在于他里面。当内在良善与真理存在于人里面时,他便拥有主的国在自己里面,因而就是教会;他同那些与他相似的人一起构成大型的教会。由此可见,为了使教会能成为教会,属灵良善,即真理之良善必须存在,单有真理是绝对不行的。如今教会却单凭真理而被称为教会,教会之间也单凭真理而彼此区分。要让每个人都扪心自问,真理若不以生活为目的,能否算是某种东西?教义事物若不关注这个目的,算什么呢?如十诫若脱离照之所过的生活,算什么呢?因为如果有人知道这些诫命,熟悉它们的全部意义,却过着与之相反的生活,那它们有什么用呢?它们有什么果效呢?它们不就是用来定某些人的罪吗?源于圣言的信之教义也是如此,它们是基督生活的戒律,因为它们也是属灵的律法。它们若不成为人们生活的指南,同样没有任何用处。要让人认真考虑一下自己里面的东西,看看除了进入他的真正生活的东西外,他里面还有没有能真正成为某种事物的任何东西;人的生命,就是他的生活,除了在他的意愿中之外,是否还在其它任何地方。

正因如此,主在旧约宣告,并在新约确认:一切律法和一切先知都建立在对神之爱和对邻之爱之上,因而建立在生活之上,而不是建立在脱离生活的信仰之上,因而绝非建立在唯信之上,因此也不是建立在信心之上;因为没有对邻之仁,这种信心是不可能的。这种信心若看似存在于生命危在旦夕,或死到临头的恶人身上,便是一种虚假或人造的信心;因为在来世,这种人中间看不到这种信心的一丝痕迹,无论他们临死时多么热切地声称他们拥有信心。但信仰,无论你将它称为信心还是信靠,对恶人根本不起作用,正如主自己在约翰福音中所教导的:

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他们不是从血生的,不是从肉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2, 13)

“从血生的”,是那些向仁爱施暴的人(参看374, 1005节),以及那些亵渎真理的人(4735节)“从肉欲生的”,是那些陷入源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邪恶之人(3813节);“从人意生的”,是那些陷入虚假观念的人;因为“人”表示真理,在反面意义上表示虚假。“从神生的”则是那些被主重生,因而处于良善的人。后者就是接待主的人;他们也是那些信祂名的人;祂赐权柄作神儿女的,正是他们,而不是前者。由此明显可知,唯独信对救恩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此外,人若要重生,变成一个教会,就必须通过真理被引入良善;当真理变成意愿和行为中的真理时,这事就会发生。这真理就是良善,被称为真理之良善,并不断产生新的真理;因为那时,它第一次结出硕果。从它产生或结出硕果的真理就是那被称为内在真理的,它所源于的良善被称为内在良善。事实上,任何东西在被植入意愿之前,都不会变成内在的,因为意愿才是人的至内在部分。只要良善与真理仍在意愿之外,只在理解力中,它们就在此人之外;因为理解力在外面,意愿在里面。

5827.“一个离开我出去了”表内在良善的看似离开。这从“出去”或离开的含义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出去”或离开是指离开;“约瑟”是指内在良善,如前所述。离开只是一种表象,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约瑟仍活着。此中情形是这样:关于约瑟自始至终所记载的细节都依次代表了主之人身的荣耀,因而在较低意义上代表人的重生,因为人的重生是主荣耀的形像或模型(参看3138, 3212, 3296, 3490, 4402, 5688节)

就人的重生而言,情况是这样:在第一个状态,就是当人正通过真理被引入良善的时候,真理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存在于尘世之光中,离由身体感官所形成的观念不远。而良善不是这种情况,良善存在于天堂之光中,与由身体感官所形成的观念相距甚远,因为它在人的灵里面。正因如此,信之真理是显而易见的,而良善却不是,即便良善不断存在,并流入真理,给它们带来生命。若非如此,人绝无可能重生。不过,一旦这种状态结束,良善就会显示自己,并且通过对邻之爱和对作为生活指南的真理的情感来显示自己。这些也是约瑟从他父亲那里被带走,他的父亲看不见他,之后他向父亲显示自己所代表的事。这也是要如何理解“一个离开我出去了”所表示的内在良善的看似离开。

5828.“我说:他必是被撕碎了”表对它被邪恶与虚假毁灭的觉知。这从“说”和“被撕碎”的含义清楚可知:“说”是指觉知或觉察,如前面频繁所述;“被撕碎”是指被邪恶与虚假毁灭,也就是“约瑟”所代表的内在良善被毁灭(5805节)。“被撕碎”之所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在灵界,除了良善被邪恶与虚假撕碎外,没有其它撕碎。此中情形就像死亡,以及与死亡有关的东西;这些东西在灵义上并非表示属世的死亡,而表示属灵的死亡,就是诅咒,因为灵界没有其它死亡。“撕碎”同样如此,它在灵义上并非表示诸如野兽所导致的那种撕碎,而是指邪恶与虚假对良善的那种撕碎。此外,进行“撕碎”的“野兽”在灵义上表示恶欲和衍生的虚假,这类观念在来世也由野兽来代表。

除了邪恶和衍生的虚假,以及虚假和随之而来的邪恶外,不断从主流到人那里的良善不会被其它任何东西毁灭。因为一旦不断流入的良善通过内在人来到外在人或属世人这里,它就会遭遇邪恶与虚假;它们像野兽一样利用各种方式将这良善撕碎并消灭。经由内在人流入的良善因此被堵塞并停止,流入所经由的内层心智由此被关闭;只有尽量多的属灵之物被允许进入,以通过它使属世人能推理和说话,尽管他只出于尘世、肉体和世俗事物而如此行,事实上要么反对良善和真理,要么以虚假或欺骗的方式附和它们。

这是一条普世律法:流入会照着流出来调整自己;如果流出被堵塞,流入也被堵塞。通过内在人有一个从主而来的良善与真理的流入,通过外在人就必有一个流出,即流出进入生活,也就是仁爱的操练。只要这流出在进行,来自天堂,也就是经由天堂从主而来的流入就持续不断。然而,如果没有流出,反而在外在人或属世人中有某种东西(即将所流入的良善撕碎并消灭的邪恶与虚假)进行阻碍,那么由刚才所提到的普世律法可推知,流入会调整自己以适应流出。这一切都是如此,所以良善的流入退回,由此关闭内在人,而流入正是经由内在人而来;它的关闭会导致属灵事物上的愚蠢,这愚蠢如此之大,以致像这样的人既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关于永生的任何事,最终变得如此疯狂、愚蠢,以致他抬举虚假,使之成为通向真理的障碍,称虚假为真理,称真理为虚假,并抬举邪恶,使之成为通向良善的障碍,视邪恶为良善,视良善为邪恶。他就这样把良善撕得粉碎。

“被撕裂的”这个词在圣言各处有所提及,它的本义是指被邪恶所生的虚假毁灭之物;而被邪恶所毁灭之物被称为“自死的(carcass,即尸首)”。然而,当单单提及“撕裂”这个词时,所指的是这两个概念,因为这个概念包含另一个概念所具有的含义;但当这两个概念都被提及时,情况就不同了,因为这时要作出区分。由于“被撕裂的”在灵义上表示被邪恶所生的虚假毁灭之物,所以在代表性教会,人们被禁止吃被撕裂的东西。若不是天上的人理解为属灵的邪恶,人们绝不会被禁止吃这种东西。除此之外,吃被野兽撕裂的肉有什么害处呢?

至于他们不可吃的“被撕裂的”,摩西五经如此记着说:

自死的脂肪和被野兽撕裂的脂肪,可用作任何用途,只是你们万不可吃。(利未记7:24)

又:

自死的或是被野兽撕裂的,他不可吃,因此污秽自己。我是耶和华。(利未记22:8)

又:

你们要在我面前为圣洁的人,因此,田间被野兽撕裂牲畜的肉,你们不可吃,要丢给狗吃。(出埃及记22:31)

以西结书:

先知说,哎!主耶和华,看哪,我的灵魂素来未曾被玷污,从幼年到如今我没有吃过自死的,或被野兽撕裂的,那可憎的肉也未曾入我的口。(以西结书4:14)

从这些经文明显可知,吃被野兽撕裂的是可憎的事,不是因为它被野兽撕裂,而是因为它表示邪恶所生的虚假将良善撕碎;另一方面,“自死的”表示由邪恶所造成的良善的死亡。

在诗篇,就以下经文的内义而言,所表示的也是虚假与邪恶将良善撕碎:

恶人像狮子急要抓撕,又像少壮狮子蹲伏在暗处。(诗篇17:12)

又:

它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诗篇22:13)

然而另一处:

恐怕他们像狮子撕裂我的灵魂,甚至撕碎,无人搭救。(诗篇7:2)

狮子表示那些使教会荒凉的人。前面论述约瑟的地方,即他被他的哥哥们卖掉,他那蘸了血的外衣被送到他父亲那里,然后他父亲也说“这是我儿子的外衣,有邪恶的野兽把他吞了,约瑟一定被撕碎了” (创世记37:33节)。“被撕碎”表示被邪恶所生的虚假驱散(参看4777节)。

5829.“直到如今我也没有见他”表因为它已经消失了。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5830.“现在你们又要把这一个从我面前带走”表如果新的真理也要离开。这从便雅悯的代表和“把他从我面前带走”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这话所论及的人,是指新的真理(参看5804, 5806, 5809, 5822节);“把他从我面前带走”是指疏远属灵良善,因而这真理的离开。由于这真理源于属灵良善,即“以色列”,所以若该真理要离开这良善,这良善本身就全完了。因为良善从真理获得自己的品质,而真理则从良善获得自己的本质存在。正因如此,它们享有共同的生命。

5831.“倘若他遭害”表由邪恶与虚假所造成。这从某人“遭害”的含义清楚可知,某人“遭害”是指由邪恶与虚假所造成的伤害。就灵义而言,所指的并非其它“伤害”,因为在灵界,一切伤害皆由邪恶与虚假造成。

5832.“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坟墓去了”表属灵良善,因而教会的内在就要灭亡。这从“以色列”的代表、“白发苍苍”和“悲悲惨惨地下坟墓”的含义清楚可知:“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5807, 5812, 5813, 5817, 5819, 5825节)和属灵教会的内在(4286节);“白发苍苍”是指教会的最后阶段,如前所述(5550节);“悲悲惨惨地下坟墓”是指灭亡(4785节)“欢欢喜喜地下坟墓”(To go down in good into the grave)是指复活和重生(2916, 2917, 5551节),所以“悲悲惨惨地下坟墓”是指反面,因而是指灭亡。至于若“便雅悯”所代表的真理灭亡,教会的内在就灭亡,情况是这样:为叫良善能成为良善,良善必须有它自己的真理;而真理要成为真理,也必须有它们自己的良善。没有真理的良善不是良善,没有良善的真理不是真理。它们一起形成一个婚姻,被称为天上的婚姻。因此,若一个离开,另一个必灭亡;一个可能通过被邪恶与虚假撕碎而离开另一个。

5833.“如今我回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表对应于内在教会的属灵良善的教会良善。这从犹大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指着自己说这话的犹大是指教会的良善(参看5583, 5603, 5782节);以色列,即此处他的“父亲”,是指属灵良善(5807, 5812, 5813, 5817, 5819, 5825节)。犹大所代表的教会良善是指外在教会的良善;而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是指内在教会的良善(4286节)。因为主的每个教会都既是内在的,也是外在的;外在教会的事物对应于内在教会的事物。因此,犹大所代表的教会良善对应于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

5834.“若没有童子与我们同在”表如果新真理不与他们同在。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的“童子”,是指新的真理(参看5804, 5806, 5822节)

5835.“我父亲的灵魂与这童子的灵魂相连”表当有更紧密的联结时。这从“灵魂”的含义清楚可知,“灵魂”是指生命,因而“这一个的灵魂与另一个的灵魂相连”表示这一个的生命与另一个的生命紧密相连。因此,所表示的是有更紧密的联结,也就是说属灵良善,即“以色列”与源于这良善的真理,即“便雅悯”的更紧密的联结。至于良善及其真理联结如此紧密,如同这一个的灵魂与另一个的灵魂紧密相连,情况是这样:人的心智,即真实的人自己和人的生命所在之处,有两种官能,一种是给信之真理配的,另一种是给仁之良善配的。给信之真理配的官能被称为理解力,给仁之良善配的官能被称为意愿。为叫人能成为人,这两种官能必须构成一体。

但如今,这两种官能完全分开了,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以看出来:人能理解某事是真的,却不能意愿它。因为人能在他的理解力中看到,十诫是真理,取自圣言的教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真理;事实上,他还能利用自己的理解力去确认它们,甚至去传讲它们。然而,其意愿却与这些真理相悖,他的行为因此也是这样。由此明显可知,人里面的这两种官能是分开的。然而,它们是不可分开的,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知:当他进入来世时,如果它们分开,那么理解真理会把他提升到天堂,而意愿邪恶则会把他拽下地狱,从而使他悬在这二者之间。即便如此,构成他实际生命的意愿会把他拽下来,从而不可避免地把他带入地狱。因此,为防止这种事发生,这两种官能必须联结在一起。这种联结通过重生由主实现,即通过信之真理植入仁之良善实现。因为如此人就通过信之真理被赋予一个新的理解力,通过仁之良善被赋予一个新的意愿;这赋予他构成一个完整心智的两种官能。

5836.“他见童子不在,就必死”表属灵良善就必灭亡,也就是说,若真理,即“便雅悯”真的离开,属灵良善就必灭亡。这从“以色列”的代表和“死”的含义清楚可知:“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如前所述;“死”是指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参看494节),因而是指灭亡。至于若良善的真理离开,这良善必灭亡,可参看前文(5830, 5832节)。

5837.“你仆人们便使你仆人我们的父亲,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坟墓去了”表教会就全完了。这从前面的解释(5832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以色列,即“父亲”在此之所以表示教会,是因为他所代表的属灵良善构成人里面的教会,以致无论你说“属灵良善”,还是说“教会”,都是一回事,因为这二者是不可分离的。这就是为何在圣言,尤其在先知书中,“以色列”是指属灵教会。

5838.创世记44:32-34.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你,我便在父亲面前终日担罪。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

“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表对自己的一种依俯。“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你”表除非它与属灵良善联结。“我便在父亲面前终日担罪”表转身离开,教会的良善由此不复存在。“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表顺服。“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表好叫内层真理能与属灵良善联结。“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表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将没有内层真理。“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表对它必灭亡的觉知。

5839.“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表一种依俯。这从向别人“作保”的含义清楚可知,向别人“作保”是指使他依附于自己,如前所述(5609节)。因为“便雅悯”所代表的真理在未与“父亲”所表示的属灵良善同在期间,是可以与“犹大”所代表的外在教会的良善同在的;因为该良善与属灵良善通过对应行如一体。

5840.“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你”表除非它与属灵良善联结。这从“带回来”的含义和“以色列”的代表清楚可知:“带回来”是指再次联结; “以色列”是指属灵良善,如前面频繁所述。

5841.“我便在父亲面前终日担罪”表转身离开,教会的良善由此不复存在。这从“罪”的含义清楚可知,“罪”是指分离(参看5229, 5474节),因而是指转身离开。如果“犹大”所代表的外在教会的良善转身离开“以色列”所代表的内在教会的良善,那么教会就不再有任何良善。实际的联结本身使得教会所来自的良善存在。至于这两种良善,即内在教会的良善和外在教会的良善,情况是这样:内在教会的良善,或内在良善通过流入产生外在教会的良善,或外在良善。正因如此,内在良善将外在良善提升到自己这里,以便这外在良善能仰望它,并通过它仰望主。当有联结时,这种情况就会发生。但是,若有分离,外在良善就会转身离开并向下看,从而灭亡。“我便在父亲面前终日担罪”所表示的,正是这种转身离开。

5842.“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表顺服。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代替别人将自己献作奴仆就是放弃人自己的一切自由,使自己完全顺服于另一个人。这些话表示属世人或外在人顺服于内在人之下;事实上,当外在人中的良善顺服时,甚至连那里的真理也都顺服,因为真理属于良善,与它一起存在。

5843.“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表好叫内层真理能与属灵良善联结。这从“便雅悯”的代表,以及“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是指新的真理(参看5804, 5806, 5809, 5822节),因而是指内层真理;“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是指再次与他父亲,也就是与“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联结。“便雅悯”在此所代表的内层真理是新真理,因为相对于在它之下的真理,这真理是内层。事实上,从良善发出的真理是内层真理;之所以指这种真理,是因为它从属灵良善,即“以色列”发出。源于意愿、因而源于情感的仁之良善是内在良善,或内在教会的良善;但源于顺从而非情感,源于教义而非意愿的仁之良善是外在良善,或外在教会的良善。这同样适用于源于良善的真理。

5844.“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表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将没有内层真理。这从以色列和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以色列,即此处的“父亲”,是指来自属世层的属灵良善,如前所述;便雅悯,即此处的“童子”,是指内层真理,如刚才所述(5843节)。

5845.“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表对它必灭亡的觉知。这从“看见”的含义清楚可知,“看见”是指理解(如前所述,2807, 3863, 4403-4421节),因而是指觉知(3764, 4567, 5400节)“灾祸临到他父亲身上”表示它必灭亡这个想法,“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坟墓去了”(5832节),以及他们的父亲不见童子与他的哥哥们同在,“就必死”(5836节)所表相同。这就是所表示的灾祸。至于若“便雅悯”所代表的真理离开,“以色列”所代表的属灵良善必灭亡,可参看前文(5832节)。

关于与人同在的天使并灵人

5846.一般来说,从灵界进入人里面的流注具有这样的性质:人所思考或意愿的任何东西,无一来源于他自己;相反,一切都是流入的;良善与真理从主经由天堂,因而经由与此人同在的天使流入;邪恶与虚假则从地狱,因而经由与此人同在的恶灵流入。所流入的东西进入人的思维和意愿。我知道这一切看上去相当矛盾,似乎完全是一派胡言,因为这与表象相反;但实际经历本身会说明这个问题的真相。

5847.没有哪个世人、灵人或天使拥有来源于他自己的任何生命。既如此,他所思考或意愿的一切,无一来源于他自己;因为人的生命在于思维和意愿,其言行则是源于思维和意愿的生命。生命唯有一个,就是主的生命;它流入每个人,却以各种方式被接受,事实上照着人通过自己的生活所赋予其灵魂的品质被接受。因此,在恶人中间,良善与真理被转变为邪恶与虚假;但在善人中间,良善作为良善被接受,真理作为真理被接受。这好比阳光流入不同的物体,这些物体照其组成部分所取的形式以多种方式调整和改变这光;光以这种方式被转化为或暗或亮的色彩。当人活在世上时,他为构成其内层的最纯粹的实质提供了一个外在形式,以致人可以说他给自己的灵魂带来形式,或说他形成自己的灵魂,也就是塑造或形成它的品质。该形式决定了主的生命,就是祂对全人类之爱的生命如何被接受。生命唯有一个,世人、灵人和天使是生命的接受者(参看1954, 2021, 2706, 2886-2889, 2893, 3001, 3318, 3337, 3338, 3484, 3741-3743, 4151, 4249, 4318-4320, 4417, 4524, 4882节)

5848.为使主的生命能流入进来,并照着人里面的一切律法被接受,天使和灵人不断与他同在;天使来自天堂,灵人来自地狱。我听说每个人都有两个灵人和两位天使与其同在。之所以有来自地狱的灵人,是因为人凭自己不断陷入邪恶;这是由于他陷入爱自己爱世界的快乐;人陷入邪恶,或这种快乐到何等程度,来自天堂的天使就在何等程度上无法与他同在。

5849.与人相联的两个灵人使他与地狱交流,而两位天使则使他与天堂交流。没有与天堂并地狱的交流,人甚至片刻不能存活。如果这些交流被夺走,此人就会像一根木头那样仆倒死亡。因为如果它们被夺走,与最初存在或存在的最初源头,也就是主的联系就会被夺走。这一点也通过大量经历向我证明。与我同在的灵人被挪离了一点,然后随着他们离开,我几乎快要死了;事实上,如果不把他们送回来,我早就气绝身亡了。不过我知道,很少有人相信有什么灵人与他们同在,甚至不相信灵人的存在。这主要是由于如今没有了信仰,因为没有了仁爱;因此,没有人相信地狱的存在,甚至没有人相信天堂的存在,因而死后生命的存在。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没有亲眼看见灵人,因为他们说:“我若看见,就会相信;我所看见的,是存在的;但我没有看见的,我不知道是否存在。”然而,他们知道或能知道人的肉眼如此粗糙和有限,以致它甚至看不见属世创造的可观察的细节,这从使得这类细节可见的显微镜明显看出来。那么,它又如何能看见存在于灵人和天使所在的更纯粹创造中的事物呢?人若不用其内在人的眼睛,是看不见这些人的;因为内在人的眼睛适应看这类事物。但这眼睛的视见因种种原因而没有向活在世上的人打开。由此明显可知,当今的信仰距离古时的信仰何等遥远。古时的信仰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使与他同在。

5850.事情的真相是这样:有一个普遍流注和一个特定流注从主经由灵界进入自然界的物体。普遍流注进入那些处于秩序的事物,特定流注进入那些未处于秩序的事物。各种动物便活在自己本性的秩序中,所以接受普遍流注。它们活在自己本性的秩序中,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它们一出生就知道自己需要知道的一切,以致它们不用接受任何训练来获得它们。但人类并未活在秩序中,或活在秩序的任何法则中,所以接受特定流注;也就是说,他们有天使和灵人与其同在,流注便通过这些天使和灵人而来。人类若没有天使和灵人与其同在,就会冲进各种邪恶,立刻投入最深的地狱。人通过这些灵人和天使被保持在主的眷顾和指引之下。人被造所进入的秩序是这样,他当爱邻如己,甚至爱邻胜己。天使就是如此行的。但人类只爱自己和世界,仇恨邻舍,除非他,即他的邻舍纵容他,让他控制世界,给他这个世界。因此,由于人的生活与天堂的秩序完全相反,所以主通过给各人单独的灵人和天使而掌管他。

5851.与人同在的灵人并非始终是一样的,而是照此人的状态,也就是其情感的状态,或其爱和目的的状态而更换。之前的灵人被移除后,其他灵人便取而代之。一般来说,与人同在的是哪类灵人是由此人自己的品质决定的。若他贪婪,他们就是贪婪的灵人;若他傲慢,他们就是傲慢的灵人;若他渴望报复,他们就是具有这种性质的灵人;或若他具有欺骗性,他们就是具有欺骗性的灵人。人从地狱给自己召来与他的生活相匹配的灵人。地狱之间的区别是最为显著的,取决于他们所贪恋的邪恶,以及邪恶的一切差别。因此,类似他自己的灵人不可避免地被召唤出来,依附在一个陷入邪恶的人身上。

5852.与人同在的恶灵的确来自地狱,但当与人同在时,他们并不在地狱,而是从地狱被召唤出来。那时他们所在的地方在地狱与天堂的中间,被称为灵人界;我们在前面经常提到灵人界。被称为灵人界的这个世界也有善灵,这些善灵同样与人同在。人们死后也直接进入灵人界,在此逗留一段时间后,各人照各人所过的生活要么被赶到低地,要么被送入地狱,要么被提入天堂。灵人界是地狱的上界,照主的美意,地狱在那里被封闭或关闭;灵人界也是天堂的下界;因此,它是将天堂与地狱区分开来的中间地带。由此可知何为灵人界。当与一个人同在的恶灵在灵人界时,他们不会受到任何地狱的折磨,而是享受爱自己爱世界的快乐,以及从此人自己所喜欢的乐趣那里所获得的快乐;因为他们就存在于此人的一切思维和一切情感之中。但当他们被送回其地狱时,就会回到他们之前的状态。

5853.来到人身边的灵人进入他的全部记忆和他所拥有的一切记忆知识。他们以这种方式披上属于这个人的一切,或说取得他的整个人格,并且如此彻底,以致他们只知道这些是他们自己的。这就是灵人超过世人的一大优势。正因如此,他们思考此人所思考的一切,意愿此人所意愿的一切;反之亦然,即此人思考他们所思考的一切,意愿他们所意愿的一切。因为二者通过联结而行如一体。然而,双方都以为自己所思所愿的,都是自己里面的某种东西,并且来源于自己。灵人是这么认为的,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他们都错了。

5854.主规定,灵人当流入世人的思维和欲望,而天使则流入他所关注的目的,进而通过这些目的而流入随目的而来的一切。天使也通过善灵流入他在生活中所做的好行为和他所信的真理;他们利用这些引导他尽可能地远离邪恶和虚假。这种流注虽悄无声息,不为世人所察觉,但仍隐密地有效运行。天使尤其转移邪恶的目的,引入良善的目的。但是,他们若无法做到这一点,就会退离;并且越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就退得越远;他们越不在场,恶灵就越靠近。因为天使不可能存在于邪恶的目的中,也就是存在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中;即便如此,他们仍旧同在,只是相距甚远。

主能用全能的力量通过天使将人引入良善的目的;但这会夺走此人的生命,因为人的生命就在于与这些目的完全相反的爱中。因此,这条神性律法是不可违反的,即:人当处于自由,良善与真理,或仁与信当在他自由的时候,而绝不可在强迫之下被植入。因为凡在强迫状态下所接受的东西,都不会存留,而是会消散。事实上,强迫一个人做某事,并不等于将它注入此人的意愿,因为在强迫的状态下,这个人必须按照别人的意志或意愿去行;因此,当他回到自己的意愿,也就是自己的自由中时,凡在强迫状态下所注入的,都会被根除。所以,主通过人的自由掌管他,尽可能地约束他,使他远离思想和意愿邪恶的自由。因为主若不约束人,人就不断陷入最深的地狱。

刚才我们说,主能用全能的力量通过天使把人引入良善的目的;因为恶灵能瞬间被赶走,哪怕人周围有成千上万的恶灵;而这种事只需一位天使就能做到。但这个时候,此人会经受如此的折磨,进入如此的地狱,以致他绝无可能承受得住,因为他会悲惨地被剥夺生命。事实上,人的生命就在于反对良善和真理的恶欲和谬念。若这生命不通过恶灵来维系,由此得以纠正,至少被引导,他一分钟都活不下去,而是化为乌有。因为除了为自己的缘故而对自我、利益和名声的热爱,因而凡违反秩序的东西外,没有什么东西能抓住他。因此,他若不被轻轻并逐渐通过他自由的引导带回秩序,就会立刻灭亡。

5855.在与灵人对话这条路向我打开之前,我一直认为没有哪个灵人或天使能知道或察觉我的思维,因为这些思维在我里面,只有神知道。然后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我发现一个灵人知道我在想什么,因为他同我聊了几句关于我正在思想的事,并用一种符号表明他在场。我因此,尤其因以下事实而目瞪口呆:他知道我的想法。由此明显可知,让一个人相信一个灵人能知道他在想什么是何等困难;而事实上,一个灵人不仅能知道此人自己所知道的想法,还能知道他所不知道的思维和情感的最小细节。灵人甚至知道此人活在肉身期间永远不可能知道的事。这一事实是我从多年来的不断经历得知的。

5856.社群与社群之间的交流通过他们所派出的灵人实现,他们通过所派出的灵人说话。这些灵人被称为使臣。当有社群与我同在时,我无法知道它的同在,除非他们派一个灵人出来;一旦这个灵人被派出,交流立刻被打开。这在来世是习以为常的事,经常发生。由此可见,与人同在的灵人和天使在那里是为了提供与地狱社群并天堂社群的交流。

5857.我有时与灵人谈论他们远远超越世人的这种能力,因为人一到来,他们就能为自己取得他记忆里的一切.我说,即便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的各门知识、语言,或从幼儿直到老年所学习并吸收的其它东西,他们也能瞬间拥有。因此,在有学问的人中间,他们是有学问的;在聪明人中间,他们是聪明的;在审慎而明智的人中间,他们是审慎而明智的。听了这些话,他们得意洋洋,因为他们并非善灵。于是,我被引导又告诉他们说,在无知的人中间,他们是无知的;在迟钝的人中间,他们是迟钝的;在疯狂而愚蠢的人中间,他们是疯狂而愚蠢的。因为他们披上他们与之同在的那个的一切内层,因而也披上他的每一个幻觉,进而披上他的疯狂和愚笨。不过,恶灵无法靠近小孩子,因为小孩子的记忆里没有恶灵能披上的任何东西。因此,与小孩子同在的,是善灵和天使。

5858.大量经历使我得知凡灵人通过提取人的记忆所思所言的,他们都以为是自己的,就在自己里面。若被告知他们想的不对,他们就非常愤怒;因为这种感官错觉盛行在他们中间。为叫他们相信他们想的不对,我问他们,他们是从哪里知道如何能以我的母语与我交谈的?毕竟他们活在肉身期间对我的母语一无所知;他们又如何知道我所掌握的其它语言?尽管他们自己并没有学习其中的一门。他们真的以为这些语言是他们自己的吗?此外,我给他们,包括小孩子读希伯来语,他们理解得和我一样清楚,只是不会超过我。我记忆里的所有知识都在他们里面。这使他们相信,当来到一个人那里时,他们就会拥有他所知道的一切,并且他们因相信这一切是他们是自己的而持守一种错误观念。他们也拥有自己的知识,但不允许提取出来,以便他们能通过人的知识而服务于人;这样做的原因有很多,如前所述(2476, 2477, 2479节)。事实上,如果灵人真的与他们自己的记忆一起流入进来,就会造成很大的混乱(2478节)

5859.一些灵人上升来到我这里,声称他们从一开始就与我同在,并不知道别的。但当我向他们说明情况正好相反时,他们最终承认,他们这是第一次来;但他们因立刻就披上或取得我记忆里的一切,故不可能知道别的。这也向他们证明,灵人一来到人这里,就会立刻披上或取得此人的一切记忆知识,好像这些记忆知识是他们自己的;而且当许多灵人同在时,他们当中的每一个都会披上或取得这些知识,并且都以为这些知识是他们自己的。人死后立刻拥有这种能力。这也解释了为何当善灵进入天堂社群时,他们就会披上或取得并拥有那个社群中所有人的全部智慧。这就是在他们中间所进行的共享的性质,尽管他们活在肉身时,对他们在该天堂社群所谈论的那类事一无所知。如果他们在世时过着充满良善的仁爱生活,这种情形就会发生。这种良善拥有将智慧的全部归于自己的能力在里面,因为真正的良善里面藏有智慧。正因如此,他们仿佛本能地知道肉身生活期间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描述的事。

5860.与人同在的灵人也采纳此人的错误观点,无论这些观点是什么样,这一点通过大量经历向我证明了。因此,他们不仅采纳与文明、道德的事物有关的错误观念,还采纳与信的属灵事物有关的错误观念。由此可见,与执守异端邪说,并且在信之真理上执守谬论和错觉,执守虚假的人同在的灵人也执守同样的事物;二者之间没有丝毫区别。这样做的目的是叫人能处于自己的自由,不受灵人自己的任何东西的干扰。

5861.由此明显可知,就其内层,因而就其灵而言,人活在世上时就与其他灵人联系在一起。由此还明显可知,他以这种方式与他们相联,他若不与他们在一起,就无法思想或意愿任何事,以致他的内层与灵界相通;他只能以这种方式,而非其它方式被主引导。当人进入来世时,他便将不信有任何灵人与他同在,尤其不信任何地狱灵与他同在带来。因此,他若愿意,与他一直接触并派出灵人与他同在的社群就被指给他看。而且,在经历了几个初步状态之后,他最终回到相同的社群,因为这个社群与在他里面获得掌控权的爱行动一致。有几次我看见人们被指示他们自己的社群。

5862.与人同在的灵人并不知道他们与他同在。只有主的天使知道他们与他同在,因为天使与人的灵魂或灵,而非他的肉体相联。当思维以言语的形式在身体中实现,意愿以行为的形式在身体中实现时,它们通过总体的流注依次流入;这种流注通过与大人的对应关系来掌控。故与人同在的灵人和这些事物毫无关系;因此,他们不会利用人的舌头来说话,因为这等于占有。他们也不利用他的眼睛来看世上的东西,同样不利用他的耳朵来听世上的东西。我的情况有所不同,因为主已经打开我的内层,好叫我能看见来世的东西。灵人由此知道我是一个尚在肉体中的人,他们得着机会利用我的眼睛看见世上的东西,利用我的耳朵听见同我在一起的人与我的交谈。

5863.恶灵若真的发觉他们与人同在,他们是与他分离的灵人,并且能直接影响他的身体功能,就会千方百计地毁灭他,因为他们对他怀有致命的仇恨。因知道我是一个尚在肉体中的人,于是他们不断试图毁灭我,不仅毁灭我的肉体,尤其毁灭我的灵魂;因为对地狱里的所有人来说,毁灭人或任何灵人是生命的最大乐趣。但主不断保护我,使我免受毁灭。由此明显可知,对人来说,与灵人直接接触何等危险,除非他处于信之良善。

5864.恶灵因听说灵人与人同在,故以为如此他们就能攻击这些灵人,连同与他们同在的那个人。他们还找了他们好长时间,但没有得逞;其意图是毁灭他们。因为正如天堂的快乐和幸福就在于向人行善,促成他永远的救恩,地狱的快乐则在于向人行恶,促成他永远的毁灭,以致天堂和地狱有相反的动机。

5865.有一个灵人,不是恶灵,被允许过到一个人这里,从那里与我交谈。当来到此人这里时,他说,他能看见看似一种无生命的黑色物体,或一团无生命的黑色物质。这是他被允许看见的那人的肉体生命。然后有人说,当人被允许观看拥有信之良善之人的肉体生命时,它看上去不像一个黑色物体,而像具有木头颜色的木质物体。我通过别人的经历同样得知了这一点。一个恶灵通过基于身体感官印象,因而基于外在记忆的思维而被带入肉体状态。这时,我也看见他如同一团无生命的黑色物体。当恢复到正常状态时,他说他原以为自己仍过着肉身生活。在其它情况下,灵人都不允许看人的肉体事物,因为这些属于世界及其光;当灵人观看那些属于尘世之光的事物时,它们看似纯粹的黑暗。

5866.我们将在下一章末尾继续论述与人同在的天使并灵人

上一篇:第44章(5728—5866)1

下一篇:第45章(5867—5993)1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