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第42章(5506—5573)3

发布时间:2020-12-19  阅读:601次
 5506.“他们的父亲雅各那里”表属世真理的良善。这从“雅各”的代表和“父亲”的含义清楚可知:“雅各”是指属世真理的良善(参看3659, 3669, 3677, 3775, 4234, 4273, 4538节);“父亲”是指良善(3703节)。“来到”这良善是指被改造到如此程度。后来,当加上“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时,与“约瑟”所代表的内在的联结就通过这良善实现了。

5507.“迦南地”表属于教会的东西。这从“迦南地”的含义清楚可知,“迦南地”是指教会(参看3705, 4447节)。由“雅各”来代表的这真理之良善就是外在教会的良善;而相对于该良善,“以色列”所代表的则是内在教会的良善。

5508.“将他们所遭遇的事都告诉他”表那真理的良善对直到那时所提供的事物的反思。这从“告诉”和“所遭遇的事”的含义清楚可知:“告诉”是指思考和反思(参看2862节),因为告诉某人的事会基于反思而得到思考;“所遭遇的事”是指属于天意或命定的事,如下文所述。之所以进行反思的是真理的良善,是因为“他们告诉”给的人是他们的父亲雅各,而“雅各”代表真理的良善(5506节)。这种反思之所以不像字义所暗示的那样来源于“雅各的儿子们”所代表的真理,是因为低层或外层所拥有的一切反思和由此而来的思维皆来自高层或内层,尽管它们看似来自低层或外层。由于雅各所代表的真理之良善是内层,故所表示的是来自真理之良善的反思。

他们所遭遇的事是属于神的旨意或命定的事,这是因为所遇到或发生的事都属于神的旨意。神的旨意或圣治以不可见和无法理解的方式作工,好叫人能在自由中将这工要么归于神的旨意,要么归于偶然。因为如果神的旨意以看得见和可理解的方式来实施它的行为,那么就会存在危险状况;在这种状况下,人会因他所看见和理解的而首先相信这些行为是神的旨意,但后来却转向反面。在这种情况下,真理与虚假就会在他的内层人里面联结起来,并且真理会遭到亵渎;这种亵渎伴随着永恒的诅咒。所以像这样的人保持在不信的状态,要好于在这一刻有信仰,然后又离开信仰。

这种状况就是以赛亚书中所表示的:

你去对这人民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免得他们用眼看见,用耳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以赛亚书6:9-10;约翰福音12:40)

这也解释了为何现如今神迹不再发生;因为和一切看得见、可理解的事一样,这些神迹会迫使人去相信,凡强迫的东西都会夺走自由。但人的整个改造和重生是在他自由的状态下进行的。凡在不自由的状态下被植入他的东西,都不会在他里面稳固。当此人处于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时,事物就会在自由中被植入(参看1937, 1947, 2744, 2870-2893, 3145, 3146, 3158, 4031节)。

在雅各的后代当中行如此大的神迹,是为了通过这些神迹迫使他们在表面形式上遵守赐予他们的宗教律例;因为对限于教会代表的人来说,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在这些人中间,外在事物是与内在事物分离的,这就是为何他们的内层无法被改造。他们完全弃绝内在事物,因而不可能亵渎真理(3147, 3398, 3399, 3480, 4680节)。强迫这样的人是不会有亵渎圣物的危险的。

今天的人们要信他们所看不见的,这从主对多马说的话清楚看出来,约翰福音:

多马,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翰福音20:29)

诚然,教会承认所发生或遭遇的事,换句话说,被归因于偶然或幸运的事是神的旨意,但仍旧不相信。因为当看似幸运地从某种巨大的危险中走出来时,谁嘴上不会说,神救了他,并感谢神呢?当职位晋升或变得富有时,他岂不是称之为从神来的赐福?因此,教会成员虽承认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神的旨意,但仍旧不相信。关于这个主题,蒙主的神性怜悯,我们会在别处予以详述。

5509.“说”表觉知。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发觉,如前面频繁所示。

5510.“那地的主人说”表在属世层中掌权的属灵层的属天层。这从“约瑟”的代表和“地”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即此处的“这地的主人”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人”(Man [vir])属灵层,“主”论及属天层;因为就内义而言,“人”是指真理,“主”是指良善;源于神性的真理就是那被称为属灵的,源于神性的良善就是被称为属天的。“地”,即此处的迦南地是指属世心智(参看5276, 5278, 5280, 5288, 5301节)。“约瑟”所代表的属灵层的属天层在属世层的这两个部分中掌权,这一观念就包含在前一章的内义中;这是为了“约瑟被派治理埃及地”能代表这种掌权。

属世层中有两样事物,即记忆知识和教会真理。关于记忆知识,前面已经说明:属灵层的属天层或源于神性的真理在属世层中将记忆知识排列成适当次序。现在论述的主题是雅各的十个儿子所代表的教会真理。记忆知识必须先于教会真理在属世层里面按次序被排列,因为理解这些真理需要这些记忆知识。事实上,若没有源于诸如人自童年早期所获得的那类记忆知识的观念,没有什么东西能进入人的理解力。因为人根本不知道被称为信之真理的每一个教会真理都是建立在他的记忆知识之上的;他理解这真理,将它保留在记忆中,并从记忆中召唤出来,都是藉着他里面的记忆知识所构成的观念。

在来世,这些观念的性质经常以可见的方式被展示给那些渴望它的人;因为这类事物能以可见的方式清晰呈现在天堂之光中。同时,视觉呈现还展示出他们在何等黑暗或哪种光芒中保持教会的教义真理。对有些人来说,这真理看似在虚假当中;对有些人来说,看似在荒谬、甚至可耻的观念当中;对有些人来说,在感官幻觉当中;对有些人来说,则在表面真理当中,等等。如果此人处于良善,也就是过着仁爱的生活,那么真理就会被良善点亮,如同被天上降下来的火点亮;而含有这些真理在里面的感官幻觉则变得光彩照人。当主将纯真注入这些幻觉时,它们看上去就像真理。

5511.“对我们严厉的话”表因没有一致性而未与该层联结。这从“说严厉话”的含义清楚可知:“说严厉话”在论及相对于脱离内在的外在的内在时,是指因没有一致性而未联结,如前所述(5422, 5423节)。事实上,如果外在与内在没有一致性,在内在里面并出于内在的一切事物在外在看来,似乎很严厉,因为这二者没有联结起来。例如,如果内在或活在其内在中的人声称人的思维丝毫不是始于他自己;相反,他的思维要么从天堂,也就是从主经由天堂,要么从地狱来到他这里;如果他声称他对于良善所持有的任何思维都是从主经由天堂来的,而对于邪恶所持有的任何思维都是从地狱来的,那么这种观念对渴望凭自己思考,觉得如果这种“严厉”的观念是真的,他就什么也不是的人看来,完全是严厉的。然而,这种观念是绝对正确的,凡在天堂里的人都能发觉事实的确如此。

如果内在,或活在其内在中的人声称,天使所享有的喜乐源于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也就是说,当他们实实在在地实践爱与仁的行为时,这些行为里面所含有的喜乐和幸福如此之大,以至于无法描述,情形也一样。这一点在那些其喜乐唯独源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并且若不是为自己的缘故,就对邻舍不感兴趣的人看来,也是“严厉”的观念。然而,当人的自尊或自我欣赏、关注在他所履行的功用中逐渐消失时,天堂及其喜乐才开始在他里面存在。

再举一例。如果内在声称,人的灵魂无非是内在人;而死后内在人看上去就是人,和在世时一模一样,有一样的脸,一样的身体,一样的感觉,一样的思维能力。在那些对于灵魂持这种观念,即:灵魂仅仅是一种思维能力,因此就像某种缺乏任何外在形式的空灵之物,并且灵魂会再度披上它的肉身之人看来,内在对于灵魂的性质所宣称的,与真理相去甚远。事实上,那些以为仅仅肉体才是人的人在听说灵魂才是此人自己,并且在来世,被埋葬的肉体什么用处也没有时,就会觉得这种观念很“严厉”。我知道这是真理,因为蒙主的神性怜悯,我已经来到来世之人中间,不是在少数人中间,而是在多数人中间,不是一次两次,而是经常;我曾与他们谈论过这个话题。在无数其它事上也是一样。

5512.“把我们当作窥探那地的奸细”表它发现教会的真理是为寻求利益而存在的。这从雅各的儿子们的代表和“那地的奸细”的含义清楚可知:“雅各的儿子们”,即此处“我们”所指的,是指存在于属世层中的教会真理(参看4503, 5419, 5427, 5458节);“奸细”或“那地的奸细”是指那些纯粹为自己的利益而对教会真理感兴趣的人(5432节)。

5513.“我们对他说,我们是诚实人,并不是奸细”表否认他们是为了利益而对教会的真理感兴趣。这从“对他说”、“诚实人”和“奸细”的含义清楚可知:“对他说”是指回答,在此是指否认;“诚实人”是指那些对本为真理的真理感兴趣的人(参看5434, 5437, 5460节);“奸细”是指那些为了利益而对真理感兴趣的人,在此表示他们否认是为了利益而对它们感兴趣。

5514.“我们本是弟兄十二人”表在一个整体中的一切真理。这从“十二”的含义清楚可知,“十二”是指全部事物,当如此处那样论及雅各的儿子,或以他们命名的十二支派,以及十二使徒时,是指在一个整体中的信的全部事物(参看577, 2089, 2129, 2130, 2553, 3272, 3488, 3858, 3862, 3913, 3926, 3939, 4060节)

5515.“都是我们父亲的儿子”表拥有同一个源头。这从“儿子”和“父亲”的含义清楚可知:“儿子”是指真理(参看489, 491, 533, 1147, 2623, 3373节);“父亲”是指良善(2803, 3703, 3704节)。因此,“我们父亲的儿子”表示源于良善的真理,因而表示这些真理拥有同一个源头;它们都是源同一种良善的真理。

5516.“有一个不在了”表神性属灵层(它们的联结就是从神性属灵层开始的)没有显现。这从前面所述(5444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

5517.“最小的今日同我们的父亲在迦南地”表从它自己(即属灵层的属天层)拥有与属灵良善的联结。这从前面的解释(参看5443节)的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之所以说从它自己,是因为“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是从属灵层的属天层,也就是“约瑟”发出的。

5518.“那地的主人对我们说”表对在属世层中掌权的属灵层的属天层的觉知。这从“说”和“那地的主人”的含义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发觉,如前面频繁所述;“那地的主人”是指在属世层中掌权的属灵层的属天层,如前所述(5510节)。

5519.“只有这样我才知道你们是诚实人”表它的意愿,前提是他们不是为了利益而对真理感兴趣。这从“知道”和“你们是诚实人”的含义清楚可知:“知道”在此是指意愿,因为这一点从整个思路可推知;“你们是诚实人”是指那些为了利益而对真理感兴趣的人(5432, 5512节)。

5520.“留你们兄弟中的一个在我这里”表意愿中的信要与它们分离。这从“西缅”的代表和“留”的含义清楚可知:“西缅”,即此处“你们兄弟中的一个”是指意愿中的信(参看5482节);“留”是指分离。前面已经阐述了此中是何情形。

5521.“你们可以带着粮食,救你们家里的饥荒”表在此期间,他们可以在那荒凉之地提供自己所需的。这从前面所述(5462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之所以表示在那荒凉之地,是因为“饥荒”表示荒凉。

5522.“去”表好叫它们由此可以生活。这从“去”的含义清楚可知,“去”是指生活(参看3335, 3690, 4882, 5493节)。

5523.“把你们最小的兄弟带到我这里来”表若有一个居间层,就会有联结。这从“便雅悯”的代表和“把他带到我这里来”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最小的兄弟”,是指一个居间层(参看5411, 5413, 5443节);“把他带到我这里来”是指由此而有联结。因为“约瑟”所代表的内在事物与“雅各的儿子们”所代表的外在事物通过居间层联结,如前所示(5411, 5413, 5427, 5428节)。

5524.“我便知道你们不是奸细”表那时真理不再是为了利益,或说它们不再是为利益而存在的真理。这从“奸细”的含义清楚可知,“奸细”是指那些为了利益而对教会真理感兴趣的人,在此表示那些不再有这种兴趣的人,也就是说,如果联结通过居间层实现,他们就不再有这种兴趣。

5525.“乃是诚实人”表一致性因此而存在。这从“乃是诚实人”的含义清楚可知,“乃是诚实人”是指他们处于真理;因为“诚实”在于真理(参看5434, 5437节)。由于一旦一致性存在,利益就不再是他们对真理感兴趣的理由,所以“乃是诚实人”也表示这种一致性。

5526.“这样,我就把你们的弟兄交给你们”表这样真理就会变成良善。这从西缅和雅各的十个儿子的代表清楚可知:西缅,即此处“交给他们的的弟兄”是指意愿中的信(参看5482节);雅各的十个儿子,即此处约瑟把西缅所“交给”的人,是指属世层中教会的真理(5403, 5419, 5427, 5428, 5512节)。“这样,我就把你们的弟兄交给你们”之所以表示这样真理就会变成良善,是因为当“交给”意愿中的信时,真理就变成了良善。

事实上,一旦属于教义的信之真理进入意愿,它就变成了生活的真理和行为上的真理,这时就被称为良善,也变成属灵的良善;主会在人里面利用这良善来形成一个新意愿。意愿之所以使得真理成为良善,是因为就本身而言,意愿无非是爱;凡人所爱的,他都会意愿;凡他不爱的,他都不会意愿;还因为凡出于爱,或从爱流出的,都被人感觉为良善,因为他以此为快乐。由此可知,凡出于意愿或从意愿流出的,都是良善。

5527.“你们也可以在这地到处作买卖”表这样真理将从良善而结实,都会提供某种功用和利益。这从“作买卖”的含义清楚可知,“作买卖”是指为自己获得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因而获得教会的真理,并传播它们(参看4453节)。那些拥有这类真理的人被称为“商人或买卖人”(2967节)。因此,“在这地到处做买卖”是指收集这类真理,无论它们在哪里。由此可知“在这地到处做买卖”也表示使真理从良善结实。因为一旦联结通过居间层,即“便雅悯”实现,也就是说,一旦外在人,即“雅各的十个儿子”与内在人,即“约瑟”联结(此处论述的是就是这种联结),或也可说,一旦人重生,那么良善就会不断使真理结实。

处于良善的人拥有看到源于总体真理的具体真理,并看到它们的连续序列的能力。在来世后期,就是世俗和肉体事物不再给他们蒙上阴影的时候,情况尤其如此。我被允许通过大量经历知道这种能力就在良善里面,或说良善就自带这种能力。我曾看见在世为人时没大有这种能力,却过着仁爱生活的灵人被提入天堂的社群;然后便拥有类似那里天使的聪明和智慧;甚至只知道这智慧和聪明就在他们里面。因为他们所处的良善赋予他们接受从他们所在的天使社群流入他们的一切事物的能力。这种能力,因而这种结实就存在于良善里面。但是,在他们里面通过良善结实的真理不再依旧是真理,而是被他们融入生活,然后变成功用。因此,“在这地到处做买卖”也表示一切真理都将转向或提供某种功用和利益。

5528.创世记42:35-38.于是,他们倒空口袋,看哪,各人成捆的银子都在自己的口袋里。他们和他们的父亲看见成捆的银子就都害怕。他们的父亲雅各对他们说,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孩子,约瑟不在了,西缅也不在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这些事都临到我身上了。流便向他父亲说话,他说,我若不带他回来给你,你可以杀我的两个儿子。只管把他交在我手里,我必带他回来给你。雅各说,我的儿子不可与你们一同下去。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他,他若在你们所行的路上遭害,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坟墓去了。

“于是,他们倒空口袋”表属世层中的真理所执行的功用。“看哪,各人成捆的银子”表白白被赐予的井然有序的成组真理。“都在自己的口袋里”表在各人的容器里。“(他们)看见成捆的银子”表对事情是这样的觉知。“他们和他们的父亲”表来自属世层中的真理和真理之良善。“就都害怕”表神圣之物。“他们的父亲雅各对他们说”表从真理的良善来到他们那里的觉知。“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孩子”表如此教会就不复存在了。“约瑟不在了”表内在没有出现。“西缅也不在了”表意愿中的信也没有出现。“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表如果居间层也被夺走。“这些事都临到我身上了”表这样的话,构成教会的一切都会被摧毁。“流便向他父亲说话”表理解力中的信之事物从真理之良善那里发觉。“他说,你可以杀我的两个儿子”表这两种信都不会存活。“我若不带他回来给你”表除非居间层被联结。“只管把他交在我手里”表在其能力的范围内。“我必带他回来给你”表它必得以恢复。“雅各说,我的儿子不可与你们一同下去”表它不会下到低层事物那里去。“他哥哥死了”表因为内在没有出现。“只剩下他”表它现在取代了内在。“他若在你们所行的路上遭害”表当在脱离内在的属世层中唯独与真理同在时,它就会灭亡。“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表因此这会是教会的最后阶段。“悲悲惨惨地下坟墓去了”表没有复活的希望。

5529.“于是,他们倒空口袋”表属世层中的真理所执行的功用。这从“倒空”和“口袋”的含义清楚可知:“倒空”(即把他们从埃及带回来的谷子倒空)是指真理所执行的功用,因为“谷”表示真理(参看5276, 5280, 5292, 5402节);“口袋”是指属世层里面的容器(5489, 5494节),因而是指属世层本身。关于属世层里面的容器,可参看下文(5531节)。

5530.“看哪,各人成捆的银子”表白白被赐予的井然有序的成组真理。这从“捆”和“银子”的含义清楚可知:一“捆”是指井然有序的一组,如下文所述;“银子”是指真理(参看1551, 2954节),“各人的银子都在自己的口袋里”表示井然有序的一组组被白白赐予。一“捆”之所以表示井然有序的一组,是因为人里面的真理被排列并整理成系列。那些与他的爱最和谐的真理在中间,与他的爱不怎么和谐的真理在中间真理的周围,而与他的爱根本不和谐的真理则被推到边缘。在这整个系列之外的,则是与他的爱相反的真理。因此,在中间的真理被称为血亲关系,因为爱产生血亲关系;相对较远的真理则被称为关联;这些关联在边缘逐渐消失。人里面的所有真理都被排列成这样的系列,由“捆”来表示。

由此清楚可知,那些陷入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人是何情形,那些处于对神和对邻之爱的人又是何情形。对那些陷入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人来说,诸如支持这些爱的那类真理在中间,而给予它们很少支持的真理在边缘,与它们相反的真理,如与对神之爱和对邻之爱有关的真理,则被扔在外边。这就是地狱之人的状态。这也解释了为何有时在他们周围会看到一束光;但在他们自己所在的这束光里面却有一个黑暗、恐怖和可怕的中心。然而,对天使来说,被属天和属灵之爱的良善所点燃的光辉在中心,包裹它的一束光或亮白在周围。那些如此显现的人就是主的形像;因为主自己在向彼得、雅各和约翰显示祂的神性时:

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马太福音17:2)

为主形像的天使出现在周围一片亮白的光辉中,这一事实从主的使者明显看出来,他从天上下来,把石头从墓门滚开:

他的像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马太福音28:3)

5531.“都在自己的口袋里”表在各人的容器里。这从“口袋”的含义清楚可知,“口袋”是指一个容器(参看5489, 5494, 5529节)。有必要在此简要阐述一下何谓容器。人的属世层被分成各个容器。每个容器都构成一个总的整体;不怎么总体或相对具体的部分以井然有序的群组而在这个总的整体里面;细节部分则在这些具体部分里面。每一个总的整体,连同它的具体和细节部分,都包含自己的容器在里面;它能在这容器中运作,或改变自己的形式,使自己的状态发生变化。对已重生的人来说,这些容器的数目和他里面的总体真理一样多,每个容器都对应于天上的某个社群。这种有序状态就存在于处于爱之良善,并因此处于信之真理的人身上。当各人的容器论及雅各的十个儿子所代表的属世层中的总体真理时,由此可对何谓各人的容器形成某种概念。

5532.“(他们)看见成捆的银子”表对事情是这样,即井然有序的成组真理被白白赐予的觉知。这从刚才的解释(5530节)清楚可知。

5533.“他们和他们的父亲”表来自属世层中的真理和真理之良善。这从雅各的儿子们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雅各的儿子们,即此处的“他们”是指属世层中的真理(参看5403, 5419, 5427, 5458, 5512节);雅各,即此处“他们的父亲”是指也是属世层中的真理之良善(3659, 3669, 3677, 3775, 4234, 4273, 4538节)。诚然,对于何谓来自属世层中的真理和真理之良善的觉知,是能给出解释的;但当这种解释进入理解力时,这个问题似乎显得极为晦涩难懂。然而,当它进入灵人的理解力时,他们可以说如同在清晰地白日之光下看见它。这类问题对他们来说并不怎么难以理解。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清楚表明人活在世界及其低劣之光时的聪明和他活在天堂及其优越之光时的聪明之间有何不同。

5534.“就都害怕”表神圣之物。这从“害怕”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诸如属于圣治的那类事发生时,如此处“各人成捆的银子都在自己的口袋里”所表示的真理被白白地赐予,就会“害怕”。在这种时候,所流入的神圣也会导致某种伴随着神圣崇敬的害怕。

5535.“他们的父亲雅各对他们说”表从真理的良善来到他们那里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觉知,如前面频繁所述;“雅各”是指真理之良善,如刚才所述(5533节)。

5536.“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孩子”表如此教会就不复存在了。这从雅各的代表和“丧失”的含义清楚可知。指着自己说这句话的雅各是指真理之良善(参看3659, 3669, 3677, 3775, 4234, 4273, 4538节);它因是真理之良善,故也是教会,因为良善才是教会的本质要素;因此,无论你说真理之良善,还是说教会,意思都一样,因为有真理之良善与他同在的人就有教会与他同在。“雅各”代表教会(参看4286, 4520节),他的儿子们代表教会真理(5403, 5419, 5427, 5458, 5512节)。“丧失”是指剥夺教会的真理与良善,在此是指剥夺由约瑟、便雅悯和西缅所代表的那类真理,如下文所述。

“丧失”之所以表示剥夺教会的真理,是因为教会好比一个婚姻,它的良善好比丈夫,它的真理好比妻子,由该婚姻所生的真理好比儿子,所生的良善好比女儿,等等。因此,当提到丧失的状态或丧失的行为时,它表示教会被剥夺了真理,由此不再是一个教会。就这层意义而言,“丧失”(bereft,经上或译为丧掉、蹧践)或“丧子”(bereavement)也用于圣言其它各个地方,如以西结书:

我必打发饥荒和恶兽到你那里去,叫你丧子。(以西结书5:17)

又:

我若使恶兽经过那地而蹧践它,使地荒凉,以至因这些野兽,人都不得经过。(以西结书14:15)

利未记:

我也要打发田间的野兽到你们中间,使你们丧失儿女,剪灭你们的牲畜,使你们的人数减少,道路荒凉。(利未记26:22)

在这些经文中,“饥荒”表示缺乏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因而是指荒凉;“恶兽”是指源于邪恶的虚假;“地”是指教会;“打发饥荒和恶兽使地丧子”表示利用源于邪恶的虚假摧毁教会,因而是指彻底剥夺教会的真理。耶利米书:

我在这地的城门口,用簸箕簸了他们,使他们丧掉儿女。我毁灭我的百姓。(耶利米书15:7)

此处“丧掉”也表示剥夺真理。同一先知书:

愿你将他们的儿女交与饥荒,使他们被刀剑之手除灭;愿他们的妻丧子,且作寡妇。(耶利米书18:21)

“愿他们的妻丧子,且作寡妇”表示没有真理和良善。

何西阿书:

至于以法莲人,他们的荣耀必如鸟飞去,必不生产,不怀胎,不成孕。纵然养大儿女,我却必使他们丧人。(何西阿书9:11-12)

此处意思是一样的。以西结书:

我必使人,就是我的民,行在你上面。他们必得你为业,你必做他们的产业,你也不再使他们丧子。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为人对你说,你是吞吃人的,又使你的民丧子。(以西结书36:12-13)

此处“丧子”也表示剥夺真理。

以赛亚书:

你这专好宴乐、安然居住的,现在当听这话。你心中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我必不至寡居,也不知丧子之事。哪知,丧子、寡居这两件事在一日转眼之间必临到你。(以赛亚书47:8-9)

这论及巴比伦和迦勒底的女儿,也就是那些外在神圣,内在亵渎,并凭这神圣的外在自称教会的人。“丧子、寡居”表示剥夺良善与真理。又:

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他们都聚集来到你这里。你丧子以后所生的儿女还要在你耳边说,这地方我居住太窄,请让地方给我,让我居住。但你心里必说,我既丧子独居,是被放逐的,漂流在外,谁给我生这些,谁将这些养大呢?我独自一人被撇下,这些在哪里呢?(以赛亚书49:18, 20-21)

这论及锡安,或属天教会,论及它荒废之后的结实;“丧子”表示它在荒废时被剥夺的真理,但这些真理又得以恢复并剧增。

5537.“约瑟不在了”表内在没有出现。这从“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约瑟”因是属灵层的属天层,故是教会的内在(参看5469, 5471节)。

5538.“西缅也不在了”表意愿中的信也没有出现。这从“西缅”的代表清楚可知,“西缅”是指意愿中的信(参看3869-3872, 4497, 4502, 4503, 5482节)。

5539.“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表如果居间层也被夺走。这从“便雅悯”的代表清楚可知,“便雅悯”是指居间层(参看5411, 5413, 5443节)。

5540.“这些事都临到我身上了”表这样的话,构成教会的一切都会被摧毁。这从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指着自己说这话的雅各是指教会(参看5536节)。当“约瑟”所代表的内在和“西缅”所代表的意愿中的信在教会里面都不存在,并且如果“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也被夺走时,构成教会的一切就都被摧毁了。这一切就是“这些事都临到我身上了”所表示的。

5541.“流便向他父亲说话”表理解力中的信之事物从真理之良善那里发觉。这从“说”的含义,以及“流便”和“雅各”的代表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发觉,如前面频繁所述;“流便”是指教义和理解力中的信(参看3861, 3866, 5472节),因而是指属于这信的事物;“雅各”,即此处“流便”与之说话的“父亲”是指真理之良善(3659, 3669, 3677, 3775, 4234, 4273, 4538, 5533节)。由此明显可知,“流便向他父亲说话”表示理解力中的信之事物从真理之良善那里发觉。在此说话的之所以是流便,是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教会;在教会中,教义和理解力中的信看似占据第一位,并教导人。此处它教导必须做什么才能避免教会事物的毁灭。

5542.“他说,你可以杀我的两个儿子”表这两种信都不会存活。这从流便的“两个儿子”的含义清楚可知,他的“两个儿子”是指这两种信。因为“流便”代表教义和理解力中的信,他的“儿子”是指教会的两种教义,即真理的教义和良善的教义,或信之教义和仁之教义。“我若不带他回来给你,你可以杀我的两个儿子”表示如果“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不进行联结,这两种信或教会都不会存活。流便用这句话来证明,若没有一个居间层,教会就会走到尽头。若非这些话含有内义,流便绝不会告诉他父亲说,如果他不带便雅悯回来,父亲可以杀他的两个儿子;因为流便说这话言下之意是,他父亲随后可以除灭整个家庭。这种行为因违背一切正义,故是极其邪恶的。但教义的教导则解释了为何流便会说这样的话。

5543.“我若不带他回来给你”表除非居间层被联结。这从便雅悯的代表和“带回”的含义清楚可知:便雅悯,即此处他所带回的人所指的,是指居间层(参看5411, 5413, 5443, 5539节);“带回”是指被联结。

5544.“只管把他交在我手里”表在其能力的范围内。这从“手”的含义清楚可知,“手”是指能力(参看878, 3387, 4931-4937, 5327, 5328节)。从严格意义上说,“只管把他交在我手里”表示把便雅悯交托给流便。不过,由于流便所代表的理解力中的信没什么值得信任的能力(因为信之真理从仁之良善那里获得自己的能力,参看3563节),所以“只管把他交在我手里”表在其能力的范围内。

5545.“我必带他回来给你”表它必得以恢复。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5546.“雅各说,我的儿子不可与你们一同下去”表它不会下到低层事物那里去。这从“下去”的含义清楚可知,“下去”论及往低层事物那里去(参看5406节),在此论及往外层属世层中作为记忆知识存在的真理那里去(5492, 5495, 5497, 5500节),这些真理由“雅各的儿子们”来代表。

5547.“他哥哥死了”表因为内在没有出现。这从约瑟的代表和“死了”的含义清楚可知:约瑟,即此处的“哥哥”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或源于神性的真理,因而是指教会的内在(参看5469节);“死了”在此是指没有出现;因为他还活着,只是没有出现。

5548.“只剩下他”表它现在取代了内在。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由于“约瑟”所代表的内在没有出现,唯独便雅悯与约瑟是一母同胞,所以现在他就如同约瑟。此外,约瑟和便雅悯二者代表内在,雅各的十个儿子代表外在(参看5469节)。

5549.“他若在你们所行的路上遭害”表当在脱离内在的属世层中唯独与真理同在时,它就会灭亡。这从前面的解释(5413节)的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

5550.“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表因此这会是教会的最后阶段。这从“白发苍苍”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述的主题是教会时,“白发苍苍”是指教会的最后阶段。在以赛亚书,“发白”(gray hairs,即白发苍苍)也表示教会的最后阶段: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出母腹,就蒙我保抱;自从出母胎,便蒙我怀搋。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怀搋。(以赛亚书46:3-4)

“雅各家”表示外在教会;“以色列家”表示内在教会;“出母腹、母胎”表示自教会开始;“年老、发白”表示教会的最后阶段。诗篇:

他们栽于耶和华的殿中,发旺在我们神的院里。他们发白的时候仍结果子。(诗篇92:13-14)

“发白”表示在最后阶段时。

5551.“悲悲惨惨地下坟墓去了”表没有复活的希望。这从“悲悲惨惨”和“坟墓”的含义清楚可知:“悲悲惨惨”在此是指没有希望,因为当希望不复存在时,悲惨就到来了;“坟墓”是指复活和重生(参看2916, 2917, 3256, 4621节),因而是指教会的复活;因为如果教会既没有“约瑟”所代表的内在,也没有“便雅悯”所代表的居间层,又没有“西缅”所代表的意愿中的信,即仁爱,那么教会就没有复活的任何希望了。

“坟墓”表示复活的确显得很奇怪,但这种奇怪是由于世人对于坟墓的概念。因为他没有将坟墓与死亡区分开来,甚至没有将坟墓与躺在坟墓里的死尸区分开来。然而,天上的天使对于坟墓没有任何这种概念;他们的概念完全不同于世人的,是复活或重生的概念。因为当人的尸体被埋到坟墓里时,他便复活进入来世。因此,当思想坟墓时,天使没有死亡的概念,只有生命的概念,因而有复活的概念。

与大人的对应关系(续)

此处关于皮肤、毛发、骨头与大人的对应关系

5552.关于对应关系,情况是这样:人里面最有生命的事物对应于天上最有生命的那些社群,因而对应于那里最大的幸福;如对应于人的外在和内在感官能力,与他的理解力和意愿有关的那些社群。但人里面拥有较少生命的事物则对应于有较少生命存在的那类社群;如覆盖全身的皮肤层,支撑身体各个部分并将它们联结起来的软骨和骨头,以及从皮肤长出来的毛发。有必要阐述一下身体所有这些部分对应于哪种社群,以及这些社群是何性质。

5553.对应于皮肤层的社群在天堂的入口处。他们能察觉涌向天堂第一道门槛处的灵人是何性质,然后要么把他们赶走,要么把他们领进去。所以他们可称作天堂的入口或门槛。

5554.构成身体外在覆盖层的社群有很多,从脸直到脚底都各不相同;因为处处都有不同。我与这些社群有过许多谈话。就他们的属灵生命而言,他们是这种人:他们允许自己被其他人说服相信某事是真理;并且一旦听见取自圣言字义的证据,他们就完全相信它,并严格坚持他们所接受的观念,还根据这种观念开创一种生活,尽管这不是一种邪恶的生活。不具类似性质的灵人很难与他们打交道;因为他们顽固坚持他们业已接受的观念,不肯通过理性思考被引离这些观念。像这样的灵人大多来自地球,因为我们的星球处于外在事物,对内在事物的反应就像皮肤一样。

5555.有些灵人活在肉身时只知道信仰的大体概况,如要爱邻舍,并出于这一基本原则既向义人行善,同样向恶人行善,不对这两类人加以区分;因为他们声称人人都是邻舍。这些灵人活在世上时,允许自己被诡诈、假冒为善的骗子大大迷惑。他们在来世遭遇同样的事;他们也不关心向他们所说的话,因为他们是感官的,对理性概念不感兴趣。这些灵人构成皮肤,不过是没大有感觉的外层部分。我曾与构成头骨皮肤的灵人交谈过。构成皮肤的灵人就像身体各个部位的皮肤一样,也有很大的不同,如头骨不同区域的皮肤:头骨前面的、后面的、太阳穴的;或脸部皮肤,以及胸部、腹部、腰部、脚、手臂、手和手指的皮肤。

5556.我还被允许知道那些构成皮肤鳞片区域的灵人都是谁。皮肤的这片区域所拥有的感觉,比身体的其它任何覆盖物所拥有的都要少,因为它被厚厚的、就像柔软的软骨一样的鳞片覆盖着。构成鳞片状皮肤的社群是那些推理这样那样的事是不是真的,却仅止于推理,不再往前推进的人。与他们交谈时,我被允许发觉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并且他们越推理,越不明白。然而,他们却觉得自己比谁都有智慧,因为他们将智慧等同于推理能力。他们完全不知道智慧的主要特征是不用推理就能发觉事情是真是假。这些灵人当中有许多在世时就是这样,他们通过哲学论证将良善与真理置于混乱之中而变得如此,并由此比任何人都缺乏常识。

5557.还有些灵人充当别人的喉舌,但对于自己所说的,却几乎不明白。他们承认这一事实,然而仍继续扮演喉舌的角色。那些活在肉身时只会胡扯瞎吹,根本不思考自己所说的话,并且喜欢无所不谈的人就会变成这个样。我被告知,他们成群结队,其中有的与覆盖身体内脏的膜有关,有的与几乎没有什么感觉的皮肤层有关;因为他们完全是被动力量,不是凭自己行事,而是受其他人驱使。

5558.有些灵人想知道某事时,就会宣称这事是真的,并在他们的社群一个接一个地如此宣称;当他们如此宣称时,会进行观察,看看这种宣称是否自由流动,没有任何属灵的阻力。因为当他们所宣称的观念不正确时,他们通常会觉察到来自内在的阻力;他们若觉察不到阻力,就会认为这观念是对的,以其它任何方式却不知道这一点。像这样的灵人就是构成那些构成皮肤小腺体的灵人。不过,这些灵人分为两种,第一种肯定这种观念是对的,是因为如前所述,他们的宣称自由流动,他们据此推测:由于它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所以这种观念符合天堂的形式,因而符合真理;于是,他们便肯定它。第二种则会大胆断言这种观念是对的,哪怕他们并不知道它是对的。

5559.我曾以代表的方式被指示皮肤交织的构造。对那些其最外层的皮肤覆盖物对应于内层,也就是物质事物服从属灵事物的灵人来说,这种构造就是一件以奇妙的方式被联结成如同无法描述的花边一样美丽的螺旋形织造物。它们是蓝色的。此后,更复杂、更精致、更美丽的形式被呈现出来。重生之人的皮肤就显为这种构造。但在那些欺诈的人当中,这些最外层的覆盖物看上去就像纯由蛇所打成的结;而在那些使用巫术的人当中,看上去就像污秽的肠子。

5560.对应于软骨和骨头的灵人社群非常多。但他们是那种很少有属灵生命在里面的人,就像与骨头所围的柔软部分相比,骨头里面很少有生命一样;如与脑的这两个部分,即延髓和延脑,以及感官物质相比之下的颅骨和头骨;与心肺相比之下的椎骨和肋骨;等等。

5561.我已被指示与骨头有关的灵人所拥有的属灵生命何等之少。充当其他灵人喉舌的灵人几乎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他们仍要去说,唯独以此为乐。那些过着邪恶生活,然而又有某些良善的余剩储存在自己里面的人就堕入这种状态。在经过好多好多年的消磨之后,这些余剩才制造少量属灵生命。至于何为余剩,可参看前文(468, 530, 560-561, 660, 1050, 1738, 1906, 2284, 5135, 5342, 5344节)。如前所述,这些灵人只有少量属灵生命,这属灵生命就是天上的天使所拥有的生命。人在世上时通过信与仁的事物被引入这种生命;对仁之良善的真正情感和对信之真理的情感就是那构成属灵生命的。没有这种情感,人的生命就是属世、世俗、肉体和尘世的生命;这生命不是属灵生命,除非属灵生命在它里面,而是一种诸如与动物一样的生命。

5562.那些从消磨当中出来,充作骨头功用的人没有任何清晰、确定的想法,只有笼统、模糊的想法。他们就像那些被称为心烦意乱,可以说没有完全在身体中的人。他们行动迟缓,头脑迟钝,愚蠢,在理解一切事上都很缓慢。更重要的是,他们常常缺乏任何不安的感觉,因为忧虑没有使他们明白过来,而是分散在了他们总体的头脑迟钝中。

5563.有时在颅骨会感到疼痛,有时在这个部位,有时在那个部位;这时,在那里会感觉看似结节的东西和其它骨头分开,因而是疼痛的源头。

我通过经历得以知道,这种疼痛是由源于恶欲的虚假造成的。令人惊奇的是,虚假的属和种在头骨中有自己的固定位置,我通过大量经历也已经知道这一点。对经历改造的人来说,这些结节,即硬块,被分解并变软;这一切是通过各种方法实现的,一般来说,通过在良善与真理上的教导、造成内在疼痛的真理的强势涌入和造成外在疼痛的实际撕裂实现。源于恶欲的虚假具有这样的性质:它们会造成坚硬;因为它们是真理的对立面。真理因照着天堂的形式成形,故可以说自发、自由、柔和、轻轻地流动。但虚假因倾向于与天堂相反的方向,故所取的形式是相反的。结果,属于天堂形式的流动被阻断,由此产生硬化。因此,那些陷入致命仇恨和这种仇恨的报复,并由此陷入虚假的人就有完全硬化的头骨。有些人的头骨就像象牙;光线,也就是真理无法穿透进来,而是被完全反射回去。

5564.有些灵人身材矮小,说话时候会发出轰鸣声;有时他们会一起如此说话,就像一队士兵。他们说话天生就这样。他们并非来自地球,而是来自另一个星球;蒙主的神性怜悯,等到论述各个星球的居民时,我会描述这一切。我被告知,这些灵人与胸腔前面的甲状软骨有关,甲状软骨用来支撑肋骨前部,以及各种声带肌。

5565.也有一些灵人与更坚硬的骨头有关,如牙齿;但我没有被允许对他们了解太多。我所知道的是,当这些几乎没有什么属灵生命存留的灵人被带入天堂之光时,他们似乎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仅有牙齿。这是因为脸代表人的内层,因而代表他的属灵和属天事物,也就是信与仁的事物。因此,那些活在肉身时没有获得任何这种属灵生命的灵人就具有刚才所描述的那种形像。

5566.有一个灵人向我走来,他看上去就像一团乌云,周围有流星。在来世,当流星出现时,它们表示虚假;但牢固的星星表示真理。我注意到这就是那个想接近我的灵人;他靠近时,使我感到恐惧;这种灵人,尤其强盗就有这种能力。正是这种恐惧使我断定他曾是个强盗。当他靠近我时,利用巫术千方百计侵扰我,但没有得逞。他伸出手来行使他自以为所拥有的能力,但毫无效果。此后,他脸的样子被指给我看。他并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非常黑的东西;上面露出一张嘴,以一种可怕而凶猛的方式大大张开,以致它就是一个无底洞,里面有一排排的牙齿。简言之,它就像一只张大嘴巴的疯狗,并且嘴巴张得如此之大,以致它只有一张敞开的大嘴巴,没有脸。

5567.有一个灵人曾处于我的左侧,那时我不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哪种灵人;他行事也很含糊、隐晦。此外,他想从内在深入到我里面,但被推开了。他发出一种无法描述的思维观念的总体气场;像这样的总体气场,我记得以前从未发现过。他不忠于任何基本信念,总的来说,就是反对所有人;他能利用灵巧、聪明的论据驳斥和贬损他们,尽管他不知道何为真理。令我惊讶的是,他竟被赋予这样的聪明,也就是说,有能力在不知道真理的情况下利用巧妙的论据驳斥别人。此后他走了,但很快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陶罐,想给我一点喝的。这个陶罐里装有某种由错误观念所产生的酿造物,这种东西会夺走喝它之人的理解力。之所以有这样的显现,是因为他剥夺了那些在世时追随他的人对真理与良善的理解,但这些人仍旧追随他。当在天堂之光中看这个灵人时,他似乎没有脸,只有牙齿,因为他能嘲笑别人的观念,尽管他自己根本不知道真理。我被告知他是谁。他在世时曾是名人之一,并被一些这样的名人所认可。

5568.有时咬牙切齿的灵人会与我同在。他们来自地狱,那里的居民不仅过着邪恶的生活,而且顽固拒绝神性,把一切都追溯到自然界。这些灵人一说话就咬牙切齿,听上去很可怕。

5569.正如有骨头和皮肤的对应关系一样,也有身上毛发的对应关系;因为毛发是从皮肤的根部长出来的。凡与大人有对应关系的,都被灵人和天使所拥有;因为每一个作为一个形像都代表大人或说作为大人的一个形像而与大人相关。因此,天使有头发,并且梳得整洁、利落;他们的头发代表他们的属世生命,以及它与他们的属灵生命的对应关系。因为“头发”或“毛发”表示属世生命的事物(参看3301节);而“剪头发”则表示关注属世事物,使它们整洁、秀丽(5247节)。

5570.有许多灵人,尤其女性,以为拥有一个漂亮的外表才是最要紧的,不去思想比外表更深刻的东西。她们几乎不怎么思想永生。对女性来说,在女子成年期,也就是通常在结婚前到来的强烈欲望消退之时以先,这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她们若长大成人,能更好地理解事情后仍一味专注于这些事,就会获得一种死后依然存在的性格。在来世,这种女人看上去拥有长长地、披在脸上的头发;在她们的想象中,这头发使她们显得优雅,她们还在梳头。因为“梳头”表示使属世事物看上去富有吸引力(5247节)。其他灵人由此知道这些女人的性质;因为灵人能她们的头发,如头发的颜色、长度、梳理,知道就这些女人在世时的属世生命而言,她们是什么样。

5571.有些灵人认为自然界就是一切,或说自然的力量能说明一切,并对此完全信服。他们基于这种信仰过着满不在乎的生活,不承认死后的任何生命,因而也不承认地狱和天堂的存在。他们因完全属世,故显现在天堂之光中时,似乎根本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毛烘烘、没有修剪过的胡须一样的东西。因为如前所述,脸代表从内在存在于人里面的属灵和属天事物,而头发则代表属世事物。

5572.在今天的基督教界,有很多人把一切都归因于自然界,几乎不将任何东西归因于神性。但这些人在一个民族比在另一个民族的多。因此,我记录了我与有很多此类人的那个民族当中的一个成员的对话。

5573.有一个灵人曾出现在我的头上,却是看不见的。我被引导从烧焦的角或骨头的臭味和牙齿的恶臭察觉到他的存在。此后,一大群像乌云一样的人从下面朝我背后的一个较高位置上来。这些人也是看不见的,在我头顶上停了下来。我以为他们不可见是由于他们自己的聪明。然而,我被告知,他们在所获得的属灵气场那里是看不见的,但在所获得的属世气场那里是可见的。因此,他们被称为“看不见的属世灵人”。关于这些灵人,我所披露的第一件事是,他们以最勤奋、最狡猾和最熟练的方式努力避免暴露有关他们的任何事。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知道如何夺走别人所拥有的观念,并以不同的观念来取代它们,他们利用这些不同观念来防止暴露自己。他们的这种努力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由此得以明白,这些灵人活在肉身时就是那种不想叫自己的行为或思维得以暴露的人;他们通过换上一副表情,用不同的说话方式达到这个目的。然而,他们没有利用这种伪装来来撒谎和骗人。

我发觉与我同在的这些灵人在肉身生活中曾是商人;然而,他们是那种其生命的快乐在于买卖本身,不怎么在于财富的商人,因此买卖本身可以说就是他们内在的驱动力,或说他们的灵魂。于是,我就把这一点告诉他们,并被引导说,做买卖决不会妨碍他们上天堂,天堂里的富人并不比穷人少。谁知他们却反对这种说法,声称他们一直以来的观点是,他们若要得救,就必须放弃买卖,把他们所有的都捐给穷人,使自己陷入悲惨境地。我被引导回答说,他们所说的不是真的,他们中间那些在天堂里的人既是善良的基督徒,也很富有;其中有些人极其富有,他们就不这么想。这些人以公众利益和对邻之爱为他们的目的;从事商业活动完全是为了服务于世界;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把心思放在财富上。他们自己之所以在下面,是因为他们纯粹是属世的,因而不信死后的生命,也不信地狱和天堂,甚至不信任何灵;他们利用各种手段毫不犹豫地掠夺别人的财物,无情地看整个家庭为他们自己的利益而灭亡;并因此嘲笑凡向他们谈论属灵生命的人。

我也被指示他们对于死后生命、天堂和地狱拥有哪种信。有一个从左向右被提入天堂的人出现了。我被告知,这是一个新近死去,立刻被天使带往天堂的人。接着就有一场关于这个人的讨论。不过,尽管这些灵人也看见了这一幕,但他们拥有极强烈的不信的气场,并向周围散发,以致他们想使自己和其他人不去相信他们所看见的。由于他们的不信如此之大,所以我被引导告诉他们说,假如他们在世时偶然目睹一个躺在棺材里死去的人复活了,他们首先会说,他们不会相信,除非他们看见许多死人复活;他们若看见许多死人复活,仍会将这事归因于自然原因。此后,当这些灵人离开思考了一会儿后,他们说,一开始他们会认为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诡计。不过,他们补充说,当证明这不是诡计时,他们会相信这个死人的灵魂与使他复活的人有一种秘密的交流;最后相信有某种他们不理解的秘密,因为自然界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了。因此,他们无法被引导相信这种事的发生是由于自然界之上的某种力量。这揭示了他们信仰的性质,也就是说,这是一种绝无可能引导他们相信死后生命,或地狱、天堂的信仰。因此,这表明他们是完全属世的。当这样的灵人在天堂之光中显现时,他们似乎也没有脸,取而代之的是浓密的毛发。

上一篇:第42章(5396a—5573)2

下一篇:第43章 (5574-5726)1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