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第41章(5242—5270)3

发布时间:2020-12-07  阅读:352次
 5242.“膳长被挂起来了”表属于意愿部分的感官能力被抛弃。这从“膳长”和“挂”的含义清楚可知:此处“他”所表示的“膳长”是指属于意愿部分的感官能力,如前所述;“挂”是指抛弃(5156, 5167节)。没有必要进一步解释这些事,因为我们在前面已经解释了它们,为了思维的顺序在此又重述一遍。

5243.创世记41:14.于是,法老差人去召约瑟,他们便急忙带他出坑,他就剃头,刮胡子,换衣裳,进到法老面前。

“于是,法老差人”表新属世层的倾向。“去召约瑟”表接受属灵层的属天层。“他们便急忙带他出坑”表迅速抛弃诸如属于试探的状态、系一种阻碍的那类事物,以及随之所发生的变化。“他就剃头,刮胡子”表就外层属世层的覆盖物而言的抛弃和所作的改变。“换衣裳”表就内层属世层的覆盖物而言,通过披上适合它之物所作的改变。“进到法老面前”表由此与新属世层交流。

5244.“于是,法老差人”表新属世层的倾向。这从“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法老”是指新的属世人,如前所述(5079, 5080节)。“于是,法老差人去召约瑟”表示接受属灵层的属天层的倾向。这样的倾向从下面的经文(41:40-43)明显看出来,即:法老派他掌管他的家,治理埃及全地,并说他的民都必与约瑟亲嘴。这意味着,当状态完全或完整时,也就是说,当一切都在属世层中提供好,以接受从内层或高层而来的流注,将自己联结于所流入之物时,属世层就拥有那种倾向,也就是拥有接受的情感。当此人正被主变新时,这一个便以这种方式适应那一个。

5245.“去召约瑟”表接受属灵层的属天层。这从“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参看4286, 4585, 4592, 4594, 4963节)。他“召”表示接受它的倾向(参看刚才5244节)。

5246.“他们便急忙带他出坑”表迅速抛弃诸如属于试探的状态、系一种阻碍的那类事物,以及随之所发生的变化。这从“坑”和“急忙带他出坑”的含义清楚可知:“坑”是指消磨和试探的状态(参看4728, 4744, 5038节)“急忙带他出坑”是指迅速抛弃诸如属于它,也就是属于试探状态的那类事物。因为当“坑”表示试探的状态时,“急忙带某人出坑”就表示除去诸如属于这种状态的那类事物,因而是指抛弃它们,这从下文明显看出来,即:他抛弃了坑里的一切,也就是剃头,刮胡子,换衣裳。

试探的状态与随后的状态相比,就像坑中或监牢中的境况,肮脏、污秽。因为当人经历试探时,污灵就在他旁边,包围他。他们激起与他同在的邪恶和虚假,还把他摁在里面,夸大它们,直到他感到绝望。正因如此,在这种时候,此人便住在肮脏、污秽当中。此外,当这种状态在来世显为可见时(因为在那里,一切属灵状态的性质都能显为可见),它看似从污秽之地冒出的浓雾;还能闻到从那里发出的恶臭。像这样的气场就包围着经历试探的人,以及经历消磨的人,也就是在低地的坑里之人(参看4728节)

不过,当试探的状态结束时,云雾就会散去,天空变得晴朗。原因是,通过试探,与人同在的邪恶和虚假便暴露无遗,并被除去;当它们暴露时,那云雾就会显现;而当它们被除去时,晴空便出现。约瑟“剃头,刮胡子,换衣裳”也表示这种状态的变化。

此外,试探的状态好比人落入强盗当中时的状态;当他逃出来时,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他若在试探中屈服,就仍留在这种状态;不过,他若在试探中得胜,那么在脸色镇静下来,梳头换上衣裳后,就会进入幸福、平安的状态。此外,在这些时候,还有地狱的灵人和魔鬼像强盗一样包围并攻击此人,使他受试探。由此明显可知,“他们便急忙带他出坑”表示迅速抛弃诸如属于试探的状态、系一种阻碍的那类事物,以及随之所发生的变化。

5247.“他就剃头,刮胡子”表就外层属世层的覆盖物而言的抛弃和所作的改变。这从“剃头,刮胡子”的含义清楚可知,“剃头,刮胡子”是指抛弃外层属世层的覆盖物;因为所剃的“头发”表示外层属世层(参看3301节)。毛发,无论头上的,还是胡须上的,在大人中对应于外层属世层。这解释了为何在天堂之光中,感官人,即那些除了属世之物外什么也不信,也不想去明白除了他们能用感官觉知的东西外,更内在或更纯粹的事物如何会存在的人在来世显得多毛。他们看上去毛烘烘的,以致他们的脸除了胡须外,几乎什么都不是。我经常看见这种满是毛发的脸。但理性人,也就是属灵人,因属世层在他们里面处于恰当的从属地位,故看似有整洁的头发。事实上,在来世,凭头发就能知道灵人在属世层方面的品质或性质。灵人头上之所以出现头发,是因为在来世,灵人看上去和世人一模一样。正因如此,圣言有时也描述人们所看见的天使的头发。

综上所述,明显可知“剃头,刮胡子”表示什么,如以西结书:

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当脱下供职的衣服,放在圣屋内,穿上别的衣服,免得因他们的衣服使民成圣。不可剃头,也不可留长发,只可剪头发。(以西结书44:15,19-20)

这论及新殿和新祭司职分,也就是新教会。“穿上别的衣服”表示神圣真理;“不可剃头,也不可留长发,只可剪头发”表示不抛弃属世层,只采取措施使它变得和谐一致,从而使它变得顺从。凡相信圣言神圣的人都能看出,先知所提到的描述新地、新城、新殿和新祭司职分的这些和其它所有细节都不可照字面来理解。如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当脱下供职的衣服,穿上别的衣服,只可剪头发就不是字面上的意思;相反,先知所给出的每一个和一切细节都表示诸如属于一个新教会的那类事物。

在摩西五经中,关于大祭司、亚伦的子孙和利未人的条例若不包含神圣之物在里面,也不会被制定:

在弟兄中作大祭司,头上倒了膏油,又承接圣职,穿了圣衣的,不可剃头,也不可撕裂衣服。(利未记21:10)

亚伦的子孙不可使头光秃,不可剃除胡须的周围;要归他们的神为圣,不可亵渎他们神的名。(利未记21:5-6)

你洁净利未人当这样行。用除罪水弹在他们身上,又叫他们用剃头刀刮全身,洗衣服,洁净自己。(民数记8:7)

这些条例若非含有神圣观念在里面,永远不会被赋予。在这些条例中(即大祭司不可剃头,也不可撕裂衣服;亚伦的子孙不可使头光秃,不可剃除胡须的周围;洁净利未人要叫他们用剃头刀刮全身)能有什么神圣之物,或教会之物呢?确切地说,拥有顺从内在人或属灵人的外在人或属世人,进而拥有顺从神性的这二者,就是这些条例里面的神圣观念;也是当世人阅读这些圣言经文时,天使所觉察到的。

这也适用于归耶和华为圣的拿细耳人:

若在他旁边忽然有人碰巧死了,以致沾染了他离俗的头,他要在得洁净的日子剃头,就是在第七日剃头。离俗的日子满了,拿细耳人要在会幕门口剃离俗的头;把头发放在平安祭下的火上。(民数记6:9,13,18)

至于何为拿细耳人,他代表哪方面的神圣,可参看前文(3301节)。若不藉着对应知道“头发”是什么意思,因而知道拿细耳人的头发对应于哪方面的神圣,没有人能理解为何神圣之物居于他的头发。同样,谁也不明白参孙力气的源头如何在他的头发中;在以下描述中,参孙将其告诉了大利拉:

 

剃头刀向来就没有上过我的头,因为我自出母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若我剃了,我的力气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大利拉叫了一个人来剃除他头上的七条发绺,他的力气就离开他了。后来他的头发被剃之后,又开始渐渐长起来了,力气便又回到他身上。(士师记16:17, 19, 22)

若没有对应的任何知识,谁能明白主的神性属世层由拿细耳人代表,或“离俗”没有其它含义,参孙的力气是由于这种代表?

不知道圣言拥有一个内义,字义用来代表包含在内义中的真实事物之人,尤其不相信的人,几乎不承认这些事物有任何神圣之物;而事实上,最神圣之物就在它们里面。人若不知道,尤其不相信圣言拥有神圣的内义,就不可能知道以下经文里面包含什么,如耶利米书:

真理已经灭绝,从他们的口中剪除。要剪掉你离俗的头发,把它扔掉!(耶利米书7:28-29)

以赛亚书

到那日,主必用大河外赁的剃头刀,就是亚述王,剃头和脚上的毛,并要剃净胡须。(以赛亚书7:20)

弥迦书:

你使头光秃,为你所喜爱的儿女剪除你的头发,你要剃头,要大大地光秃,如同秃鹰,因为他们都必流亡而离开你。(弥迦书1:16)

他不知道有何神圣包含在有关以利亚的记载中,因为以利亚是长满毛发的人,腰束皮带(列王纪下1:8);也不知道为何戏笑以利沙秃头的童子被林中出来的母熊撕裂(列王纪下2:23,24)。

以利亚和以利沙都代表圣言方面的主,因而代表圣言本身,尤其代表先知部分(参看创世记18章序言,2762节)。“长满毛发”和“皮带”表示字义,“长满毛发的人”表示就真理而言的字义,腰间的“皮带”表示就良善而言的字义。事实上,圣言的字义就是它的属世意义,因为它采用的观念是由世上的事物形成的;而内义是属灵意义,因为它采用的观念是由天上的事物形成的。这两种意义就像人的内在与外在那样彼此关联。不过,由于内在离了外在无法存在,因为外在是内在持续存在所在的次序最后和最低层级,所以戏笑以利沙“秃头”是对圣言的毁谤,暗示它缺乏外在,因而圣言没有适合人理解的那层意义。

由此可见,圣言的一切细节都是神圣的。然而,没有人能发现圣言里面的这种神圣,除非他熟悉内义;然而,它的一点迹象会从天堂流入相信圣言为神圣的人。这种流注通过天使所知的内义实现;这内义虽然不能被人理解,却仍在他里面激发一种情感,因为知道内义的天使所感受到的情感会传给他。由此也明显可知,圣言已被赋予世人,以便他能与天堂交流,并且天堂里的神性真理能通过流入他而在他里面激发情感。

5248.“换衣裳”表就内层属世层的覆盖物而言,通过披上适合它之物所作的改变。这从“换”和“衣裳”的含义清楚可知:“换”(即改变)是指移除和抛弃;“衣裳”是指内层属世层的覆盖物,如下文所述。由此可知,披上的是新“衣裳”所表示的适合之物。圣言经常提到“衣服”,以此表示在下面或外面,用来覆盖在上面或里面的事物。因此,“衣服”表示人的外在,因而表示他的属世之物,因为该事物覆盖他的内在和属灵部分。“衣服”尤表属于信的真理,因为这些覆盖属于仁的良善。“衣服”的这种含义来源于灵人和天使看上去所穿的衣服。灵人看上去穿着缺乏亮光的衣服,而天使看上去穿着充满亮光的衣服,可以说是由亮光做成的。因为他们周围的亮光本身看似一件衣服,和主在变形像时的衣裳差不多,这衣裳“洁白如光”(马太福音17:2)“洁白放光”(路加福音9:29)。从他们所穿的衣服也能辨别就信之真理而言,他们是哪类灵人和天使,因为这些由他们的衣服来代表,尽管诸如存在于属世层里面的那类信之真理。诸如存在于理性层里面的信之真理就表现在脸和它所拥有的美丽上。其衣服的亮光来源于爱与仁之良善,因为这良善通过照耀而产生亮光。由此可见衣服在灵界代表什么,因而“衣服”在灵义上表示什么。

但约瑟所换下,也就是脱下的衣裳是坑里或监里的衣服;这些衣服表示在试探状态下由恶魔和恶灵所激发的错误和虚假的观念。因此,他“换衣裳”表示就内层属世层的覆盖物而言的抛弃和所作的改变。他所换上的衣裳表示诸如适合的那类事物;因而表示披上适合的事物。可参看前面关于衣服的阐述和说明:属天事物是裸露的,而属灵和属世事物不是(297节)“衣服”表示相对它们所包裹之物来说较为低级的真理(1073, 2576节)“换衣服”代表需要披上神圣真理,因此“衣服的更换”具有相同的含义(4545节)“撕裂衣服”代表为真理的丧失和毁灭而哀悼(参看4763节);没穿婚礼的礼服进来的人是什么意思(2132节)

5249.“进到法老面前”表与新属世层的交流。这从“进到”的含义和“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进到”在此是指通过流注的一种交流;“法老”是指新属世层(参看5079, 5080, 5244节)。至于本节这些话包含什么,这从对它们的解释明显看出来;因为这些话描述了约瑟如何从坑里被释放出来,进到法老面前。“约瑟”在内义上代表属灵层的属天层方面的主;而“法老”代表属世人或外在人。关约瑟的“坑”代表属灵层的属天层方面的主所承受的试探状态;而他被法老从坑里召上来表示从试探当中释放的状态,以及随后的流注并与新属世层交流的状态。由此明显可知内义在此描述了主如何将祂的属世层变新,最终变成神性。

这些就是当世人读到这段历史时,属天天使所想到的事。而且,思想这类事是他们最大的快乐。因为他们生活在主的神性气场中,因而仿佛在主里面。当思想主,思想主通过在祂自己里面将人身变成神性时,他们会感知到最深的喜乐。为叫天使能持续体验这最属天的喜乐,同时体验智慧,圣言的内义充分描述了这一神性过程。内义同时包括了人重生的过程,因为人的重生就是主荣耀的形像(3138, 3212, 3296, 3490, 4402节)。许多人或许想知道天使们彼此谈论什么,因而死后变成天使的人谈论什么。要让那些有如此好奇心的人知道,天使们谈论的是包含在圣言内义中的那类事,也就是说,他们谈论主的荣耀,祂的国度、教会,以及人藉由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的重生。但他们谈论这些事时所用的观念极其深邃、玄奥,绝大部分无法描述。

5250.创世记41:15,16.法老对约瑟说,我作了一梦,没有人能解;我听人说起你,说你听了梦就能解。约瑟回答法老说,这不在乎我,神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

“法老对约瑟说”表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却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觉知。“我作了一梦”表示预言。“没有人能解”表对它里面所包含之物的无知。“我听人说起你”表属灵层的属天层的能力。“说你听了梦就能解”表觉察出所预见的事物里面包含的东西。”约瑟回答法老”表知识。“说,这不在乎我”表它并非只来源于人。“神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表来源于与它联结的神性人身。

5251.“法老对约瑟说”表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却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以及“法老”和“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说”在圣言的历史中,是指发觉,如前面频繁所述;“法老”是指属世层(参看5079, 5080, 5095, 5160节)“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4286, 4592, 4594, 4963, 5086, 5087, 5106, 5249节)。之所以表示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却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觉知,是因为主由“约瑟”和“法老”来代表:“约瑟”代表主的属灵层的属天层,“法老”代表祂的属世层。因此,“法老对约瑟说”表示主所拥有的觉知,这觉知源于属灵层的属天层,出现在属世层中。但至于这觉知是什么,是何性质,但无法阐明,除非先对何为属灵觉知,何为属灵层的属天层,以及属世层有别于属灵层,并与之分离的方式形成某种概念。关于这些主题,前面已经有所说明,但需要回想一下。

5252.“我作了一梦”表示预言。这从“梦”的含义清楚可知,“梦”是指预见,因而是指预言(参看3698, 5091, 5092, 5104, 5233节)“梦”在此是指预言,这一点也可从下文明显看出来,因为在梦里预言了七个丰年和七个荒年。

5253.“没有人能解”表对它里面所包含之物的无知。这从“解”的含义清楚可知,“解”是指某种事物里面所包含的东西(5093, 5105, 5107, 5141节),因此“没有人能解”是指对它里面包含之物的无知。就内义而言,“没有人”并非表示没有人或无人,而是表示纯粹的缺乏或不存在,在此简单地表示不,因而表示某种不为人知的东西,或对它的无知。原因在于,人在内义中并不关注任何具体的人,甚至不关注与任何人有关的任何事物(5225节)“没有人”或“无人”这个词只是暗示了一个人的某个总体方面。当圣言的字义变成内义时,从字义消失的元素一般有三种,即时间元素,空间元素和人的元素。原因是,灵界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这两种元素属于自然界;因此,当论到那些死亡的人时,就说他们从时间消失,把属于时间的一切都抛在了身后。在灵界,他们之所以不关注与某个人有关的任何事物,是因为在交谈时,专注于某个具体人会缩小并限制观念,而不是拓宽观念,除去对它的限制。交谈时,观念的拓宽和限制的缺乏使得天使的语言具有普遍性,构成并能表达无数难以形容的奇妙观念。因此,天使的语言就具有这种性质;尤其属天天使的语言,相对于其他人所用的语言,他们的语言没有任何局限性。正因如此,他们的全部言语能流入无限之物和永恒之物,因而流入主的神性。

5254.“我听人说起你”表属灵层的属天层的能力;“说你听了梦就能解”表觉察出所预见的事物里面包含的东西。这从“听人说起你”、“听”、“梦”和“解”的含义,以及“约瑟”的代表清楚可知:“听人说起你”是指觉察并知道它的性质是这样,因而它拥有这种能力;这些话所论及的“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参看4286, 4592, 4594, 4963, 5086, 5087, 5106节)“听”是指觉察(5017节)“梦”是指所预见的东西,如刚才所述(5252节);“解”是指它里面所包含的东西,如前所述(5253节)。由此明显可知,“我听人说起你,说你听了梦就能解”表示属灵层的属天层所拥有的觉察所预见事物里面包含的东西的能力。
5255.”约瑟回答法老”表知识。这从“回答”的含义清楚可知,当就某个事物提问时,对该事物所作的“回答”是指赋予知识,由此让人明了这个问题的性质。

5256.“说,这不在乎我”表它并非只来源于人。这从“不在乎我”的含义清楚可知。“不在乎我”,或不属于他,当论及“约瑟”所代表的主时,是指它并非只来源于人,而是来源于神性;因为神性预见、因而知道某个事物里面包含的东西。主在世时的确拥有预见和提供;这二者虽存在于人身里面,却来源于神性。但自祂得了荣耀之后,这些只来源于神性,因为这得了荣耀的人身就是神性。就其本身而言,这人身无非是从神性接受生命的一个形式;而主荣耀了的人身,或祂的神性人身,并非从神性接受生命的一个形式,而是那生命的实际内在存在;由此发出之物就是生命。这就是天使们对主所持的观念;但如今基督教会成员进入来世后,思想主时几乎都如同思想其他人,或说对主的概念如同对其他人的概念。他们不仅认为主与神性分离,尽管他们的确将神性归于祂;还认为祂与耶和华分离。此外,他们还认为主与从祂发出的那圣者是分离的。诚然,他们也说“一神”,但却思想三;并实际上将神性分为三。因为他们将神性划分为独立的位格,称每个位格为神,并将一个明晰的权属归于每个位格。因此,在来世,据说基督徒拜三位神,因为他们思想三位,无论他们如何谈论一位。

但那些曾是外邦人,并皈依基督教的人在来世只崇拜主;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不可能是别的人,只能是那在世上将自己显为一个人的至高神,这至高神就是一个神性人。他们还认为,他们若没有对至高神的这种观念,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观念,因而不能思想神,进而不能认识祂,更不可能爱祂。

5257.“神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表来源于与它联结的神性人身。这从刚才所述(5256节),以及“将神平安的话回答”的含义清楚可知:“将神平安的话回答”是指来源于主的神性人身。“神”表示神性,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而“平安”在至高意义上表示主(参看3780, 4681节)。这个回答是经由神性人身与它的联结,即与属灵层的属天层,并由此与属世层的联结而来,这是因为该联结是此处论述的主题。

5258.创世记41:17-24.法老告诉约瑟,在我梦中,看哪,我站在河边。看哪,有七只母牛从河里上来,肌肉肥壮,外形俊美,在莎草中吃草。看哪,在它们之后又有七只母牛上来,虚弱,外形很丑陋,肌肉又干瘦,在埃及全地,我没有见过这样不好的。这干瘦又丑陋的母牛吃尽了那以先的七只肥母牛;它们全吞了下去,竟不知道它们吞了下去;它们的样子仍旧和起先一样丑陋。我就醒了。我又在梦中观看,看哪,一根茎上长了七个谷物穗子,又饱满又佳美;看哪,在它们之后又长出七个穗子,枯槁细弱,被东风吹焦了。这些细弱的穗子吞了那七个佳美的穗子。我将这梦告诉了术士,却没有人能给我解说。

“法老对约瑟说”表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思维。“在我梦中”表在模糊的状态下所预见的东西。“看哪,我站在河边”表从边界到边界。“看哪,从河里”表在边界。“有七只母牛上来”表属世层的真理。“肌肉肥壮”表属于仁之物。“外形俊美”表由这些所产生的属于信之物。“在莎草中吃草”表教导。“看哪,在它们之后又有七只母牛上来”表在它们旁边的属于属世层的虚假。“虚弱,外形很丑陋”表空虚,缺乏信仰。“肌肉又干瘦”表也缺乏仁爱。“在埃及全地,我没有见过这样不好的”表是诸如绝不能与真理和良善联结的那类。“这干瘦又丑陋的母牛吃尽了”表既不属仁,也不属信的虚假驱逐。“那以先的七只肥母牛”表源于仁的信之真理。“它们全吞了下去”表内在驱逐。“竟不知道它们吞了下去”表良善的真理不再清晰可辨。“它们的样子仍旧和起先一样丑陋”表不存在交流和联结。“我就醒了”表启示的状态。“我又在梦中观看”表在模糊的状态下进一步所预见到的东西。“看哪,一根茎上长了七个谷物穗子”表属世层所知的记忆知识,这些知识联结在一起。“又饱满又佳美”表信与仁的事物能被注入这些知识。“看哪,七个穗子,枯槁细弱,被东风吹焦了”表没有用处并充满恶欲的记忆知识。“在它们之后又长出”表看似在它们旁边。“这些细弱的穗子吞了那七个佳美的穗子”表没有用处的记忆知识驱逐了有用处的记忆知识。“我将这梦告诉了术士”表请教内层记忆知识。“却没有人能给我解说”表从它们那里根本觉察不出任何东西。

5259.“法老告诉约瑟”表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思维。这从前面所述(5251节)清楚可知,那里有同样的话,只是在那里,经上说的是“法老对约瑟说”,而此处经上说“法老告诉约瑟”;因为“说”(saying)表示觉知,而“告诉”(speaking)表示思维(参看2271, 2287, 2619节)“法老告诉约瑟”之所以表示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思维,而不是反过来,是因为当思维在外层事物中运转时,这种思维的源头其实并不在那里,而是在内层事物中;或也可说,当思维在低层事物中运转时,其源头无非是高层事物。即便如此,当属于内层事物或高层事物的思维在外层事物或低层事物中运转时,外层或低层本身看上去似乎是在它里面运转的思维的源头。然而,这是一个错觉。这就像一个人看见镜子里的某个物体,却不知道有一面镜子在那里,反以为物体就在它如此出现的地方;而事实上,它并不在那里。

由于属灵层的属天层是内层或高层,而属世层是外层或低层,所以“法老告诉约瑟”在内义上表示由属世层来表达,但属于属灵层的属天层的思维。简言之,在下面的事物凭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它所拥有的能力皆来自高层事物;由此明显可知,一切事物皆来自至高者,也就是神性;或也可说,至高者,即神性是一切事物的源头。因此,从人的理解力发出的思维,以及从他的意愿发出的活动,其源头就是至高者,或神性。然而,他思想谬念、行为邪恶是由于他烙印在自己身上的形式;他思想正念、行为良善则由于他从主所接受的形式。因为众所周知,同一种力量和能量照着居间和最外在部分的结构而产生不同的运动;因此,在人里面,来自神性的生命照着存在于那里的形式产生不同的思维和行为。

5260.本段经文接下来的细节实际上和本章(5195-5217节)早已解释过的细节几乎一样,故没有必要进一步加以解释。

5261.创世记41:25-27.约瑟对法老说,法老的梦乃是一个,神已将所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七只好母牛是七年;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这梦乃是一个。那在它们之后上来的七只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是七年;那七个虚空、被东风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个荒年。

“约瑟对法老说”表属世层从属灵层的属天层所得来的觉知。“法老的梦乃是一个”表这两部分存在同样的情况,该情况已被预见。“神已将所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表属世层被允许觉察所提供的事。“七只好母牛是七年”表当内层属世层里面的真理增多时的状态。“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表当外层属世层里面的真理增多时的状态。“这梦乃是一个”表这二者通过联结都会是这样。“那在它们之后上来的七只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是七年”表攻击内层属世层的虚假增多时的状态。“那七个虚空、被东风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表攻击外层属世层的虚假增多时的状态。“都是七个荒年”表随之而来的真理的缺乏和看似剥夺。

5262.“约瑟对法老说”表属世层从属灵层的属天层所得来的觉知。这从“说”的含义,以及“约瑟”和“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在圣言的历史中,“说”是指发觉;“约瑟”是指属灵层的属天层;“法老”是指属世层,如前面频繁所述。

5263.“法老的梦乃是一个”表这两部分存在同样的情况,该情况已被预见。这从“梦”和“是一个”的含义,以及“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梦”是指所预见的事(3698, 5091, 5092, 5104, 5233节)“法老”是指属世层(5079, 5080, 5095, 5160节)“是一个”在此是指这两部分,即内层属世层和外层属世层存在同样的情况。因为属世层有两个部分(参看5118, 5126节);法老的梦涉及母牛的是对内层属世层的一个预见,而涉及谷物穗子的是对外层属世层的一个预见;由于属世层的这两个部分通过联结行如一体,故所表示的是这两部分存在同样的情况。

5264.“神已将所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表属世层被允许觉察所提供的事。这从“神所要作的事”和“指示”的含义,以及“法老”的代表清楚可知:“神所要作的事”是指所提供的事,如下文所述;“指示”是指交流并让人去觉察(参看3608, 4856节)“法老”是指属世层(5263节)。由此明显可知,“神已将所要作的事指示法老了”表示属世层被允许觉察所提供的事。

“神所要作的事”之所以是所提供的事,是因为神,即主所作的一切事都是祂的提供。提供的每个行为都是神性,因它含有永恒和无限之物在里面。它含有永恒之物,是因为它的关注点不受任何起始或终结的限制;它含有无限之物,是因为它同时关注每个具体部分里面的整个整体,以及整个整体里面的每个具体部分。这一切被称为“提供”;由于主所作的每一件事都含有永恒和无限之物在里面,所以祂的行为不能用其它任何词,只能用“提供”来描述。主所作的每一件事都含有无限和永恒之物在里面,蒙主的神性怜悯,这一真理将在别处举例来说明。

5265.“七只好母牛是七年”表当内层属世层里面的真理增多时的状态。  这从“母牛”和“年”的含义清楚可知:“母牛”在正面意义上是指内层属世层的真理(参看5198节);“年”是指状态(482, 487, 488, 493, 893节)。之所以有七只,是因为“七”表示神圣之物,因此给所论述的主题增添了神圣的观念(395, 433, 716, 881节);它还含有从开始直到结束的一整个时期的意思(参看728节)。这解释了为何梦见的是七只母牛和七个穗子,之后为何有七个丰年和七个荒年。这也解释了为何第七日被尊为圣,为何在代表性教会,第七年是安息年,为何七个七年后是一个禧年。

“七”表示神圣事物,这是由于灵人界中的数字所具有的含义;在那里,每个数字都含有某种属灵的真实事物在里面。数字,无论简单的,还是复合的,有时会出现在我眼前,有一次还出现了一长串;我想知道它们表示什么,于是被告知,它们来源于天使的对话;时不时地用数字来表达属灵的真实事物,这是他们的习惯。这些数字在天堂看不见,只在灵人界才能看见;在灵人界,这类事物会呈现给视觉。上古之人了解这一切,他们是属天之人,与天使交谈;这就是为何他们用数字来估算教会。他们所用的数字传达了一个总体概念,而话语则用来详细描述它。但每个数字里面所包含的意义在这些人的后代当中却不再继续为人所知;只有一些简单数字的意义得以保留,也就是说,只保留了2、3、6、7、8、12的意义,以及从这些所得知的247277的意义。他们的后代尤其知道“七”表示最神圣的事物,也就是说,在至高意义上表示神性本身,在代表意义上表示爱的属天元素。这就是为何“第七日”表示属天之人的状态(84-87节)的原因。

数字表示属灵的真实事物,这一点从圣言中的大量数字明显看出来,如启示录:

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示录13:18)

又:

天使又量了圣耶路撒冷的城墙,按着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启示录21:17)

“144”这个数字是12的平方和72的两倍。

5266.“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表当外层属世层里面的真理增多时的状态。这从“穗子”和“年”的含义清楚可知,“穗子”在正面意义上是指记忆知识(5212节),因而是指外层属世层的真理,因为这类真理被称为记忆知识;“年”是指状态,如刚才所述(5265节),在那里还能看到“七”表示什么。

5267.“这梦乃是一个”表这二者通过联结都会是这样。这从前面所述(5263节)清楚可知。

5268.“那在它们之后上来的七只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是七年”表攻击内层属世层的虚假增多时的状态。这从“母牛”、“上来”和“年”的含义清楚可知:“母牛”在正面意义上是指内层属世层里面的真理(参看5198, 5265节),但在反面意义上指那里的虚假(5202节),故前者被称为“好”母牛,而后者被称为“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上来”是指朝向内层事物的发展(5202节)“年”是指状态,如刚才所述(5265节)。“七”表神圣之物,故在反面意义还表示亵渎之物。因为在圣言中,绝大多数事物都有一个反面意义,这是因为在天堂产生的事物在流向地狱的过程中,就被转变为相反的事物,实际上变成它们的对立面。所以“七”所表示的神圣之物在那里也就变成了亵渎之物

“七”既表示神圣之物,也表示亵渎之物,这一点从仅从启示录中提及七的经文就能得以证实。以下就是表示神圣之物的地方:

约翰写信给七个教会:但愿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就是来自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和祂宝座前的七灵。(启示录1:4)

这些事是那有七灵和七星的说的。(启示录3:1)

从宝座中发出的七盏火灯在宝座前点着,这七灯就是神的七灵。(启示录4:5)

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启示录5:1)

我又观看,看哪,在宝座中间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灵,奉差遣往全地去的。(启示录5:6)

有七枝号赐给七位天使。(启示录8:2)

在第七位天使发声的日子,神的奥秘就成全了。(启示录10:7)

那掌管七灾的七位天使,从殿中出来,穿着洁白光明的细麻衣,胸间束着金带。四活物中有一个把七个金香瓶给了那七位天使。(启示录15:6-7)

“七”在反面意义上表示亵渎之物,这从启示录中的这些经文明显看出来:

看哪,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启示录12:3)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角上有十个冠冕,头上有亵渎的名号。(启示录13:1)

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满了亵渎的名号。这就是有智慧的心思。那七头就是七座山,就是女人所坐的地方。又是七位王。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自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启示录17:3, 7, 9-11)

5269.“那七个虚空、被东风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表攻击外层属世层的虚假增多时的状态。这从“穗子”的含义清楚可知,“穗子”是指记忆知识,也就是外层属世层的真理,如前所示(5266节),故在反面意义上是指那里的虚假(5202-5204节)。从前面可以看出“虚空、被东风吹焦”是什么意思。

5270.“都是七个荒年”表随之而来的真理的缺乏和看似剥夺。这从“(饥)荒”的含义清楚可知。“(饥)荒”是指认知的缺乏(参看1460, 3364节),因而是指真理的剥夺。因为虚假会将真理驱逐到它们似乎不复存在的地步,这一点由“这干瘦又丑陋的母牛吃尽了那以先的七只肥母牛;它们全吞了下去,竟不知道它们吞了下去”,以及“细弱的穗子吞了那七个佳美的穗子”(41: 4, 7, 20, 21, 24;参看5206, 5207, 5217节)来表示。这一切的含义,即一开始,真理会在属世层的这两个部分增多,但后来真理的缺乏如此之大,以至于好像它几乎不存在,是一个无人知道的奥秘,除非他被允许知道人的改造和重生是何性质。由于这是接下来的几节在内义上所论述的主题,故有必要三言两语前阐述一下。、

在人的改造过程中,他首先从圣言或教义学习真理,并将它们存在记忆中。无法被改造的人以为,一旦他学到真理,并将它们存在记忆中,就万事大吉了,没有什么可做的了;但他大错特错了。他所获得的真理必须被引入并联结于良善;但只要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邪恶仍留在属世人中,它们就无法被引入并联结于良善。一开始,这两种爱能起到引入这类真理的作用;但这些真理绝无可能与它们联结。因此,为了能实现与良善的联结,由这些爱所引入并保留在那里的真理必须先被驱逐,尽管它们实际上并未被驱逐,只是退到里面,结果看似不存在;这就是为何我们说“真理的看似剥夺”。一旦这一切发生,属世层就从里面接受光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邪恶则让步;并且它们在何等程度上让步,真理就在何等程度上得以恢复,被储存起来并联结于良善。在圣言中,人似乎被剥夺真理时的状态被称为“荒凉”,还被比作“晚上”,就是人在进入早晨之前所处的晚上;这就是为何在代表性教会,白天始于晚上(883节)。

上一篇:第41章(5191—5396)2

下一篇:第41章(5191—5396)4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