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1章 关于婚姻之爱的智慧快乐(1-26)

发布时间:2020-10-04  阅读:494次
 

前言:关于天上的快乐和婚礼

1.我预见,读了接下来的内容和各章节末尾的记事后,许多人会认为它们纯属胡思乱想。但我郑重声明,它们绝非虚构捏造,而是我亲眼所见、实实在在发生的真事,而且是在我完全清醒而非无意识状态下看到的。主乐意将衪自己显现给我,并派我传达新教会的信息,这新教会就是启示录所说的新耶路撒冷。为此,主打开我心智和灵的内层,我由此得以和天使同在灵界,同时和世人同在自然界。如今,这种状态已持续了二十五年。

2.有一次,我看见一位天使在东方天堂下飞行,手里拿着号筒,朝北、西、南方吹响。他身上披的斗篷随着他飞行而在身后飘动,束的腰带因镶有红宝石和蓝宝石而看似燃烧并发光。天使飞下来,轻轻落在我所站之处附近的地面上。他笔直着陆后,就来回踱步,然后看到我,就朝我走过来。我在灵里,在此状态下正站在南部地区的一个小山冈上。待他走近,我招呼他说:“发生什么事?我听到你的号声,见你从空中落下来。”天使回答说:“我奉差遣召集因学识渊博而最为著名,头脑最为敏锐,在智慧上名声赫赫的人。他们都来自基督教国家,就住在周边地区,要在你现在所站的这个山冈上聚会,畅所欲言,坦陈在世时对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的认识、理解和领悟。

“我承担这项使命是因为,一些尘世来的新人被准许进入我们东方天堂社群。据他们说,在整个基督教界,没有一个人知道何为天上的喜乐和永恒的幸福,因而不知道何为天堂。我的兄弟和同胞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就对我说:‘你下去召集灵人界最有智慧的人(灵人界是所有人离世后首先聚集的地方),我们好通过众多声音了解一下基督徒对于永生是不是真的陷入如此浓密的黑暗和深深的无知。’”他又说:“稍等片刻,你会看到成群结队的智者纷至沓来,主必为他们预备聚会的大厅。”

我等候观望,半小时后,只见北、西、南方各来了两队人。他们一到,就被拿号筒的天使领进预备好的大厅,并坐在按地区指定给他们的位子上。一共有六组人;第七组在东方,但由于光线其他人都看不见。集合完毕,天使解释了召集他们的原因,并要求各组依次阐述他们关于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的智慧。接着,每组围成一圈,组员面对面,以便他们能忆起在世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然后进行讨论,最后陈述各自结论。

3.商讨过后,北方第一组说:“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其实与天上的生活是一样的。所以”,他们说:“凡进入天堂者,就得享构成天上生活的喜庆,犹如参加婚礼的人得享那里的喜庆。天堂不就在我们眼前的头顶上,因而在某个地方吗?唯有那个地方才有幸福之上的幸福,极乐之上的极乐。鉴于那地方充满喜乐,无论是谁,只要进入天堂,就会沉浸其中,直到这幸福极乐充满他的全身心。因此,天上的幸福,也就是永恒的幸福,无非是被许可进入天堂,而这种许可全凭神的恩典。”

说完这番话,北方第二组凭他们的智慧提出了这样的猜想:“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无非就是有天使快乐相伴,和他们愉快交谈。这会使他们常常面带微笑,并因动听的话语和诙谐的言语而笑口常开。天堂的喜乐不就是这类话题的交替变化,直到永远吗?”

第三组,就是由西方的智者组成的第一支队伍,出于其情感的思维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不就是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一同坐席吗?席上摆满山珍海味,美酒佳酿。欢宴过后,少男少女随着管弦音乐翩翩起舞,还不时响起甜美的歌声。最后,夜幕降临的时候则有戏剧表演;此后又是一个盛宴,天天如此,直到永远。”

此番陈述过后,第四组,就是来自西方的第二支队伍,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们说:“关于天上的喜乐和永恒的幸福,我们持有许多观念,也研究了各种喜乐,并进行了比较,得出的结论是:天上的喜乐就是伊甸园的喜乐。天堂不就是伊甸园吗?它从东延到西,从南延到北,里面有各种果树和美丽的鲜花。园子当中是壮丽的生命树,蒙福的人都围着它坐下,吃着美味的水果,装饰最芳香的花环。我们还得出这个结论:由于恒春的气候,这些花果日日生长,品种繁多。由于它们的不断生长和盛开,以及恒春的气候,头脑和心灵必天天呼吸新的喜乐,从而恢复活力,以至于回到青春年华,由此进入亚当和他妻子被造时所享受的远古状态。他们就这样重回他们的伊甸园,现在这伊甸园从地上挪到了天上。”

第五组,就是由南方的聪明人组成的第一支队伍,作了如下陈述:“天上的喜乐和永恒的幸福只不过是无上的权力和无尽的财富,它们会赋予连帝王也无法企及的富丽堂皇和无与伦比的辉煌。我们认为,这些必是天上的喜乐与恒久享受,也就是永恒的幸福;只要想想世上达到这种状态的人就知道了。此外,我们从以下事实推断出:幸福就是与主同在天堂掌权,作君王和首领,因为他们是主的儿子,而主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他们要坐在宝座上,并有天使伺候。我们从以下事实来理解天堂的辉煌:用来描述天上荣耀的新耶路撒冷,每门都是一颗珍珠,街道是纯金的,墙的根基是宝石的。所以,凡被接入天堂的人,都会有自己金碧辉煌、珠光宝气的宫殿,权力也会依次交接。因为我们知道,喜乐是这类事物所固有的,幸福天生就在它们里面;并且神的应许从不落空,所以我们不得不断定,天上最幸福的生活状态唯源于此。”

此后第六组,就是南方的第二支队伍,抬高嗓门说:“天上的喜乐和永恒幸福无非是永远赞美神,一个持续到永远的宗教庆典,一个伴随歌声和胜利欢呼声的最蒙福的敬拜行为。我们的心就这样不断被提升到神那里,完全相信我们的祷告和赞美会由于神赐福我们的慷慨而蒙悦纳”一些同伴补充说,对神的这种赞美还伴有华丽的灯台,最馨香的焚香,盛大的队列。祭司长拿着大号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主教和大大小小的牧师,最后是手拿棕榈叶的男人和手拿金像的女人。

4.第七组,就是由于光线其他人看不见的那一组,来自东方天堂。他们与拿号筒的天使同属一个社群。当他们在天上听说,基督教界没有一个人知道何为天上的喜乐和永恒的幸福时,彼此说:“这不可能是真的。基督徒中怎会有如此黑暗和愚痴呢?我们何不下去,亲耳听听是不是真的?果如此,那定是咄咄怪事。

于是,他们对拿号筒的天使说:“你知道,凡渴望上天堂,并对天上喜乐持有定见者,死后都被允许体验他们所想象的快乐。他们通过亲身体验看清这些快乐的本质,意识到它们不过是头脑的空洞想法和自己的胡思乱想,如此被引离出来,并接受指教。灵人界的绝大多数人,若在世时深思天堂,并对天上喜乐形成某种定见,以至于渴望体验它们,就会遇到这种情况。”闻听此言,拿号筒的天使对这六组基督教界的智者说:“跟我来,我必带你们体验你们所想象的快乐,从而进入天堂。”

5.这个天使边说边带路,相信天上的喜乐只是风趣的聚会和愉快交谈的这一组先跟随其后。他们在天使的带领下,加入到北部地区的集会,此处的人在世时对天上喜乐的概念正是这样。这群人现聚集在一个宽敞的大厅里,厅内有五十多个房间,不同房间的人谈论不同话题。有的在房间内谈论广场或街道的所见所闻;有的谈论关于女性的各种暧昧话题,还穿插一些笑话,以引得在场的人捧腹大笑。在其它房间,有的讨论从各种秘密渠道走漏的消息,涉及王室宫庭、政府部门、政治局势,以及对结果的推断和猜测;有的谈论生意;有的谈论文学;有的谈论公共事务和道德行为;有的则讨论教会事务和宗教门派,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我蒙允许观察厅内情形,看到人们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寻找回应他们情感、因而回应他们关于喜乐概念的聚会。在这些聚会中,我发现了三种人:有的说起话来几乎喘不过气来,有的急于问问题,有的则热衷侧耳旁听。

这个大厅有四道门,各对着四个方位。我注意到许多人离开聚会,急急忙忙地出去。我跟随他们来到东门,发现其中一些人正拉长脸坐在门边。于是,我走到他们面前,问他们为何如此忧愁地坐在这里。他们回答说:“大厅的门一直关闭,以防想要离开的人出去。我们已经进来三天了,时间全花在我们原先想要的聚会和交谈上。我们厌倦了喋喋不休说个没完,再也不想听到它的噪音。由于烦得要命,所以就来到这门前敲门,却被告知,这里的门只许进,不许出,我们必须留在此处享受天上的喜乐。听到这个答复,我们断定自己将永远困在这里,所以心里悲愁,现在感到胸口发闷,越来越焦虑。”

这时,天使对他们说:“就你们的快乐而言,这种状态就是死亡。你们原以为它们是天上唯一的喜乐,而事实上,它们只不过是天上喜乐的附属物。”他们问天使:“那么,什么是天上的喜乐?”天使简要回答说:“做有益自己或他人之事就是天上的快乐。这种快乐从爱得其本质,从智慧得其显现。服务的快乐由爱藉着智慧产生,是一切天上喜乐的灵魂和生命。

“天上有最快乐的聚会,它们愉悦天使的心灵,使他们的灵快乐,令他们开心,使身体重新焕发活力。但是,他们只有完成自己的工作职责之后才会享受这些。赋予灵魂和生命一切乐趣和欢娱的根本在于提供服务。若你将这灵魂或生命拿走,附属的快乐就会一个个销声匿迹,先是模糊,然后变得毫无价值,最后成了悲伤烦恼的源头。”天使说完这话,门开了,坐在门边的那些人一跃而起,匆忙回家,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重获生机。

6.此后,天使转向持以下观点者: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就是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同坐席,然后就游戏和娱乐,接着又是盛宴,如此反复,直到永远。天使对他们说:“跟我来,我必带你们享受你们的快乐所赋予的幸福。”于是,天使领他们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块铺有木板的空地上,那里已摆好桌子,两边各有十五张。他们奇道:“为何摆这么多桌子?”天使回答说:“第一张桌子是亚伯拉罕的,第二张是以撒的,第三张是雅各的,其它的依次是十二使徒的。对面的十五张是他们妻子的,头三张是给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以撒的妻子利百加,雅各的妻子利亚与拉结的,剩下的十二张是给十二使徒妻子的。”

过了一会儿,只见桌子上摆满菜肴,空档处还点缀了糖果小金字塔。就餐者站在桌子周围,等候东道主列席。过了不多时,就看见他们鱼贯而入,亚伯拉罕领头,使徒们在最后。接着他们各就各位,坐在首席旁边长凳的一头,然后对周围站着的人说:“你们也和我们一同入座吧。”于是,男人们便和族长同坐,女人们则和族长妻子们同坐。他们开怀畅饮,尽情吃喝。宴后,族长们便离开,然后游戏开始了,少男少女们翩翩起舞,之后是戏剧表演。这些活动结束后,他们又受邀赴宴,但规则是,第一天他们要和亚伯拉罕一同进餐,第二天和以撒,第三天和雅各(Jacob),第四天和彼得,第五天和雅各(James),第六天和约翰,第七天和保罗,依次类推,直到第十五天,然后再按同样的顺序重新赴宴,仅仅改变地方,如此直到永远。

之后,天使将这组人召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看到的这些坐席者,对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的想法和你们差不多。为让他们亲眼看到自己所想的何等虚妄,以便抛弃它们,经主允许,这些盛宴和表演得以举行。你们所看到坐首席的这些为首者,都是扮演老人的演员,他们当中有许多留着胡子的乡下人,因有点小财便目中无人,幻想自己是古时的族长。不过,请随我离开这个活动场所。

于是,他们一路跟随,发现这里五十个人,那里五十个人。这些人都吃得撑肠拄腹,直到恶心,此时,都渴望回到家乡的熟悉环境。有的渴望回去履行工作职责,有的渴望回去做生意,有的渴望回去工作。但许多人被林中的守卫扣留,被问及还得欢宴几天,是不是要和彼得、保罗同坐席。守卫对他们说,还没有进行完就离开是他们的耻辱,因为这样做很不体面。但绝大多数人回答说:“我们受够了自己的快乐,对我们来说,食物味同嚼腊,我们的味觉也枯竭了,一看到这些食物就反胃,再也咽不下去。我们在这花天酒地中已挣扎了数个日日夜夜,现在只恳求你放我们出去。”一得到许可,他们就上气不接下气地飞奔回家。

然后,天使将这组人召集起来,在路上教导他们有关天堂的事,内容如下:“天堂和尘世一样,也有吃有喝,盛宴和聚会。为首者享受筵席,席上摆满珍馐美味,从而使他们的灵振作,有活力。也有游戏和表演,还有音乐会和演唱会,而且这一切都是最完美的。这类事对天使来说的确是欢乐,但不是幸福。幸福必有欢乐在其中,因而出于欢乐。正是欢乐中的幸福使得欢乐成为欢乐,充实并保持它们,以免欢乐变得一文不值,索然无味。人人都是通过在工作中提供服务获得这种幸福的。

“所有天使的意愿情感中都潜藏着某种倾向,它吸引天使的心智去做事,心智以此令自己平静和满足。这种平静和满足的感觉会使心智乐于从主接受对服务的爱。天上的幸福是接受这爱的果效,这才是赋予生命欢乐(如前所述)之物。天堂的食物本质上无非是爱、智慧,以及二者结合在一起的功用或服务,也就是出于爱藉着智慧所提供的功用或服务。因此,在天上,每个人为身体所得的食物,取决于他所提供的功用或服务。服务最优质,食物最精致;服务中等,食物中等,不过也很美味;服务低劣,食物就低劣。不过,懒人则没有食物。”

7.这事过后,天使又召集被称为智者的这一组,他们认为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在于无上的权力和无尽的财富,在于连帝王也无法企及的富丽堂皇和无与伦比的辉煌。因为圣言里说,他们必是国王和王子,必与基督同掌权,直到永远,必被天使伺候等等。天使对这些人说:“请跟我来,我必带你们享受你们所想象的欢乐。”于是,他领他们进入一个拱廊,拱廊由圆柱和金字塔建成,前面是一个低矮的宫殿,它是通向拱廊的入口。天使领他们穿过宫殿,发现两边各有二十人在等候着。这时,扮演天使的演员忽然出现,对他们说:“去天堂的路要经过这个拱廊。稍等片刻,做好准备,因为你们当中的年长者要成为国王,年轻的要成为王子。”

话音刚落,就见每个圆柱旁出现一个宝座,上面放了一件丝袍丝袍上面有一个权杖和一个皇冠。每个金字塔旁都有一个离地三肘的座椅,每个座椅上都有一条金链子和两头镶满钻石的骑士肩带。然后,有喊声响起:“现在请穿戴整齐,入座等待。”年长者立刻奔向宝座,年轻人则跑向座椅,穿上长袍坐下来。接着,有一股迷雾从下面升腾起来,坐在宝座和座椅上的人由于吸入这迷雾,他们的脸开始肿胀,胸膛也鼓起来,并且自信满满,以为自己现在就是国王和王子了。那迷雾其实是迷惑他们的幻光。突然间,一些年轻人似乎从天上飞来,并在旁边侍立,每个宝座后面两个,每个座椅后面一个,以服侍他们。使者反复宣称:“你们这些国王和王子要在这里多等会儿,你们的王宫正在天堂准备着,侍臣和随从很快就来接你们到那里去。”他们等啊等,直等到他们的灵开始气喘吁吁,他们因着渴望而疲倦不堪。

三个小时后,他们头上的天开了,天使俯视并怜悯他们说:“你们为何还傻傻坐在那里,像演戏一样?他们愚弄你们,把你们从人变成木偶,因为你们心里笃定,你们必像国王和王子一样与基督同掌权,还有天使伺候你们。难道你们忘了主的话:谁要在天上为大,就必作仆人吗?所以,你们必须了解国王、王子,以及与基督同掌权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要有智慧,提供服务。因为基督的国,也就是天堂,是服务的王国。主爱所有人,愿意向所有人行善,而善就是服务。既然主行善或提供服务间接通过天使,在尘世则通过人,那祂必赐予忠诚提供服务者对服务之爱及其奖赏,这奖赏就是内在的祝福,这才是永恒的幸福。

和世上一样,天堂也有无上的权力和无尽的财富。那里有政府和政府部门,因此也就有大大小小的权力和等级。职位最高者拥有宫殿和王宫,其壮丽辉煌远超世间帝王的,还有大量朝臣、部长和随从,他们所穿的华服营造出尊贵荣耀的氛围。但这些最高统治者是从那些心系公众福祉的人当中选出来的,他们的身体感官关注壮丽辉煌只是为了能更好地顺服。由于公众福祉要求人人都应在社群中发挥某种作用,社群就是一个共同体,而一切服务皆出自主,看似通过天使和世人来履行,所以显而易见,这才是与主同掌权。”听到天上传来的这些话,扮演国王和王子的那些人从宝座和座椅上下来,扔掉他们的权杖、皇冠和长袍。那带来幻光的迷雾从他们身上退去,然后,他们被含有智慧之光的亮云遮盖,这亮云使他们头脑清醒过来。

8.此后,天使又回到基督教界的智者聚会的大厅,召集那些确信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就是伊甸园的快乐之人,对他们说:“跟我来,我将带你们到伊甸园,你们心目中的天堂,使你们开始得享你们永恒幸福的祝福。”于是,天使领他们穿过由珍贵树种的高耸枝条和大树枝交织成的高门。一进去,他就领着他们从一个地方迂回到另一个地方。实际上,这是天堂最外围入口处的花园。凡在世时以为整个天堂既被称为伊甸园,必是一个超级大花园的人;或头脑中有执念,认定人死后会彻底摆脱劳作安息,而这安息仅仅是深吸快乐的气息,漫步在玫瑰丛中,享受最美味的葡萄酒,举行宴会,并认为只有天堂乐园才有这种生活的人,就被带到这里来。

在天使引领下,他们看见一大群人,既有老人、年轻人、少男,也有妇女和少女。女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玫瑰花丛中编织花环,将其戴在老年人的头上,套在年轻人的胳膊上,挂在男孩子的胸前;有的从树上采摘水果,放到篮子里带给同伴;有的将葡萄、樱桃和桑葚压成汁,倒入高脚杯中,开怀畅饮;有的呼吸鲜花、水果、香叶散发的芳香;有的唱着令听众陶醉的甜美歌曲;有的坐在喷泉边,以将喷泉水塑成各种形状为乐;有的边散步边打趣聊天;有的跑步、玩耍、跳舞,有分成组的,有围成圈的;有的进到凉亭里,躺在沙发上等等。

看完这一切,天使领着他的同伴沿着蜿蜒的小路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一组人跟前。这些人坐在最漂亮的玫瑰花坛旁边,周围有橄榄树、橘子树和柠檬树。他们正摇来晃去,抱着脑袋悲伤哭泣。天使的同伴招呼他们说:“你们为何这样坐着?”他们回答说:“我们来这园子已经七天了。刚进来的时候,我们的心似乎飞上天堂,也沉浸在天堂喜悦的至深极乐中。但三天后,这快乐开始减弱,从我们心里逐渐消退,变得难以察觉,最后完全消失。当我们所想象的快乐消失后,我们害怕失去生活的全部乐趣,开始质疑是否存在永恒幸福这回事。后来,我们在各条小路和花坛之间穿梭徘徊,寻找进来的大门。我们到处兜圈子,碰见人就打听。有人告诉我们,不可能找到大门,因为这个天堂乐园就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它的特点是,想要出去的人只会迷失得更深。还补充说:‘所以,你们别无选择,不得不永远呆在这里。你们正在园子的中心,它的所有快乐都集中在这里!’”他们继续对天使的同伴说:“我们在这里坐了一天半了,因为对找着出路已经绝望,所以就在这玫瑰花坛边坐下来。我们能看到周围大量的橄榄、葡萄、橘子和香橼,但越看,眼睛就越厌烦看,鼻子越厌烦闻,舌头越厌烦尝。这就是为何你们会看到我们现在难过、悲伤、哭泣的原因。”

听完这话,陪同这组人的天使对他们说:“这个乐园迷宫的确是天堂的一个入口。我认识路,会带你们出去。”闻听此言,那些坐着的人一跃而起,拥抱天使,跟在天使和他的同伴后面。在路上,天使教导他们何为天上的喜乐和永恒的幸福。天使告诉他们,乐园里并没有外在的快乐,除非这快乐具有内在快乐。乐园的外在快乐仅仅是身体感官的快乐,而内在快乐是灵魂情感的快乐。除非外在快乐中有这些快乐,否则它们里面没有天上的生命,因为其中没有灵魂。每种快乐若没有其对应的灵魂,都会逐渐消退,变得迟钝,并使精神疲乏,比劳作更甚。天堂处处有乐园,天使能在其中找到极大的快乐,这些快乐中的灵魂之乐越多,天使感受为快乐的快乐就越多。”

听到这里,他们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是灵魂的快乐,它的源头在哪里?”天使回答说:“灵魂的快乐来自主的爱与智慧,因为爱是果效的原因,它凭借智慧产生果效,所以,爱与智慧居于果效,果效就是服务。主将这快乐注入灵魂,这快乐又通过心智的高层和低层降至所有身体感官,在此得到满足。快乐由此成为快乐,并因着作为其源头的永恒者而变得永恒。你们已参观过乐园了,我向你们保证,那里的一切,哪怕一小片叶子,无不出自服务里面爱与智慧的婚姻。所以,人若享有这婚姻,就在天上的乐园里,因而在天堂中。”

9.此后,天使向导返回大厅,转向那些坚信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就是对神的不断赞美和持续到永远的宗教庆典之人。因为他们在世时相信自己会见到神,认为基于敬拜神的天堂生活就是所谓的“永久安息日”。天使对他们说:“跟我来,我将引领你们体验你们所想象的快乐。”天使带他们来到一个小城镇,该城镇中央有一个教堂,所有房子都叫作神圣建筑物。在镇上,他们看见人群从周边的各个角落蜂拥而至,其中有许多牧师。这些牧师接待新来的人,问他们安,牵着他们的手,把他们领到教堂门口,又从教堂领进周围的神圣建筑物,从而将他们引入对神的没完没了地敬拜中。牧师对他们说:“这个城镇是天堂的前院,镇上的教堂是天堂宏伟教堂的入口,天使在那里以赞美和祷告荣耀神,直到永远。这两个地方的规则是:人们必须先进入教堂,在此呆三天三夜。仪式开始之后,你们得进入城镇的各个房间,它们全都是我们奉献给神的建筑物。经过一个个房间时,你们必须加入那里的教会祷告,大声赞美,朗声讲道。但最重要的是,你们务必当心,不要想、也不要和同伴说圣洁、虔诚和宗教以外的话。”

接着,天使带着一行人进入教堂,教堂里挤满了很多在世时位高权重者,以及平民百姓。教堂门口有守卫把守,以防有人在此没呆够三天就离开。天使说:“今天是这些人进来的第二天,仔细观察一下,你们就会明白他们是如何荣耀神的。”他们一看,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打盹睡着了,醒着的人也禁不住哈欠连天。由于他们不断将思维提升到神那里,不肯允许它们降回身体,所以有些人看似脸和身子分开了。有些人的眼睛由于不断向上翻而瞪得溜圆。总之,所有人都内心压抑,他们的灵因无聊而困倦。他们背对讲坛,大声叫喊:“我们的耳朵被震聋了,停止你们的讲道吧,我们再也听不进一个字,这声音令人厌恶。”于是,这些人起身,簇拥到门口,破门而出,制伏守卫,把他们赶走了。

看到这一幕,牧师紧随其后,挨着他们,在祷告叹息声中教导说:“你们要守这节,荣耀神,使自己成圣。在这天堂的前院,我们必带你们进入宏伟壮丽的天上教堂,在那里永远荣耀神,你们会因此享有永恒的幸福。”但他们听不懂这些话,甚至几乎听不见,因为两天来,他们的思维一直保持提升,远离了家庭和日常琐事,所以头脑已经迟钝。但当他们试图躲开时,牧师就抓住他们的胳膊和衣服,敦促他们回到讲道的房间,但无济于事。他们大声嚷嚷:“让我们走,我们快要晕倒了。”

话音刚落,四个身披白袍,戴着主教法冠的人出现了。其中一个在世时曾是大主教,另外三人是主教,他们现在全成了天使。他们将牧师们召集起来,对他们说:“我们从天上看到你们和你们的这群羊,也看到你们是怎么喂养他们的。你们正在把他们逼疯。你们不知道荣耀神是什么意思,它意味着结出爱的果实,也就是说,忠诚、正直、勤奋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因为这是爱神爱邻的一部分,是联结一个社群、构成其良善的纽带。这才是荣耀神的方式,当然还包括定期敬拜。难道你们没有读过主的这些话:

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们也就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5:8)

你们牧师可以专注于敬拜和荣耀,因为这是你们的职责,你们由此得到尊贵、荣耀、奖赏。但若尊贵、荣耀、奖赏和你们的职责无关,你们和他们一样,也不能再专注于那荣耀。”说完这些话,主教令门口的守卫放行,允许所有人自由出入。他们说:“很多人除了将天上的喜乐想象为不断敬拜神外,想不出别的,因为他们对天堂一无所知。”

10.这事过后,天使和他的同伴返回聚会的地方,各组智者尚未离开。天使又召集那些以为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仅仅是进入天堂的许可,并且这许可全凭神的恩典之人(就是北方的第一组)。他们认为,只要进入天堂,他们就能得享快乐,就像世人在节庆日进入王的宫殿,或受邀参加婚礼一样。天使对这些人说:“请在此稍等,我要吹号,将在教会属灵事务上以智慧著称的智者召聚到这里。”过了一会儿,有九个人来了,都戴着彰显其声望的桂冠。天使领他们来到聚会的大厅,早先被召聚来的所有人都在场。当着他们的面,天使向戴桂冠的九人说:“我知道,因你们的强烈渴望,照着你们的想法,你们蒙允许升入天堂,现在,你们回到这地上或说天堂下面的大地,对天堂的情况有了充分了解。所以,烦请告诉我们,天堂在你们眼里是什么样。”

他们依次作答。第一个说:“在世时,从小直到临终,我一直以为天堂是一个充满一切祝福、幸福、快乐、享受、愉悦和欢喜的地方。我若被允许到那里,必融入幸福的氛围。我可以尽情呼吸它,就像举行婚礼、携新娘步入洞房的新郎。怀着这种想法,我升入天堂,过了第一道岗哨,也过了第二道。但当我抵达第三道时,警卫对我说:‘朋友,你是谁?’我说:‘这不是天堂吗?到这里来是我的渴望,请让我进去。’于是,他就放我进来了。我在那里看见白衣天使,他们围着我转了一圈,仔细打量我,低声说:‘看哪,这新来的客人没穿天堂的礼服。’闻听此言,我就想:‘这听上去就像主对那参加婚礼却没穿礼服的人说的话。’于是,我就说:‘请给我这样的礼服。’但他们只是笑笑。然后,有人从法庭匆匆跑来传令说:‘剥光他的衣服,将他赶出去,把他的衣服扔到他身上。’就这样,我被赶了出来。”

第二个接着说:“我的想法和他的一样,以为只要允许我进入头顶上的天堂,快乐必在我周围流动,我将因它们而永远欢喜快乐。我的愿望也被满足了,但天使一看见我,就都逃开了,彼此说:‘这是什么怪物?夜鸟怎么飞到这里来了?’事实上,我也觉得自己从人变成了夜鸟,尽管我并未改变。这种感觉是由于吸入天堂大气造成的。很快,有人从法庭匆匆跑来,命两个仆人把我领出去,沿着我来时的路将我送回家。一到家,我在他人和自己眼里,又看似一个人了。”

第三个说:“我一向认为天堂是一个地方,而不是爱。所以,来到灵界后,我极度渴望天堂。一看见有人升上去,我就跟在他们后面,并且也被允许进去了,尽管走了没几步。当我想照自己想象的快乐和幸福欢呼雀跃时,天堂的光(它白如雪,其本质被称为智慧)照得我头脑发昏,以致我两眼抹黑,开始胡言乱语。很快,天堂的热(它和光的白亮相对应,其本质被称为爱)使我心跳加速,充满焦虑,并以内在的疼痛折磨我,致使我仰面栽倒在地。我躺在那里,这时,几个随从从法庭出来,受命将我轻轻抬进我的光和热中。一进入这些光和热,我的灵就苏醒了,心脏也恢复正常。”

第四个说:“我也原以为天堂是一个地方,而不是爱。一到灵界,我就问智者可不可以升入天堂。他们告诉我,人人都可以,但务必小心,免得被扔出来。我对此不以为然,一笑了之,然后也升了上去,并和其他人一样,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能充分享受天上的喜乐。但事实上,一进去,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由于脑袋和身体的疼痛和折磨,我栽倒在地,像挨近火的蛇一样扭动翻滚。我慢慢爬向边缘,从上面掉下来。后来,我被下面的旁观者抬起来,并被送到一家客栈,我的神志在那里恢复正常。”

剩下的五个人也讲述了各自上天堂的神奇经历。其生命状态的变化,好比鱼儿从水里被捞出来进入空气时的变化,还好比鸟儿在太空中的变化。他们说,历经这样的磨难,他们再也不奢望天堂,唯求生活在同类中,不管在哪里。他们补充说:“如今,我们已经知道,在我们所在的灵人界,所有人首先被预备,善人为天堂预备,恶人为地狱预备。预备好后,他们会看见通往同类社群的道路被打开,并与这些同类永远住在一起。他们乐意踏上这些路,因为它们就是其爱之路。”听完这番陈述,先聚集起来的所有人一致承认,他们也是将天堂想象为一个地方,在此只需张嘴畅饮周围流动的欢乐,直到永远。

拿号筒的天使对他们说:“你们现在明白,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并非在某个地方,而是人生命状态的属性。天堂的生活状态来自爱和智慧,由于二者的容器是服务,所以天堂的生活状态来自服务中爱和智慧的结合。若说仁,信和善行,也是一样,因为仁就是爱,信就是产生智慧的真理,善行就是服务。此外,我们灵界和尘世一样,也有各个地方,否则不会有住宅和独立的居所。但这里的地方并非真的地方,而是地方的一个表象,它取决于爱和智慧,或仁和信的状态。

“凡成为天使者,内心都带有自己的天堂,因为他带有自己的天堂之爱。人因着创造而成为大天堂的一个微型肖像、影像和模型,人的形式不是别的。因此,每个人都会进入他作为具体肖像而形成的天堂社群。他进入该社群,就等于进入了与自己相对应的一个形式中,因此就好像从自己进入社群中的自己,从社群进入自己里面的社群。他融入社群生活如同融入自己的生活,融入自己的生活如同融入社群生活。一个社群如同一个共同体,其中的天使如同构成这个共同体的相似部位。由此可知,那些陷入邪恶,由此陷入虚假的人,已经在自己里面形成一个地狱肖像。该肖像在天堂会因对立面相互作用的流入和暴行而遭受折磨。由于地狱之爱和天堂之爱完全对立,所以这两种爱的快乐也像敌人那样彼此冲突,一旦相遇就互相毁灭。”

11.这一系列事件结束后,有声音从天上传来,对拿号筒的天使说:“从所有这些人中挑出十个人,带到我们这里来。我们从主那里听到,祂要预备他们,以便三天之内我们天堂的热和光,即爱和智慧不会伤害他们。”于是,十个人被挑选出来,跟在天使后面。他们沿着陡峭的山路爬上一个山冈,又从这里攀上一座大山,那些天使的天堂就在这大山之巅。此前,这大山在他们看来,遥远得如同云中的穹苍。大门为他们敞开,当他们经过第三道岗哨时,引领他们的天使急忙赶到社群或天堂的君主面前,宣告他们的到来。君主回应说:“带上我的几个随从,告诉他们,我欢迎他们的到来,把他们领到我的前院,给他们每人配一个房间和卧室。再从我的侍臣和仆人中抽出几个人伺候他们,满足他们的愿望。”这一切照所吩咐的都安排妥当了。当他们被天使带进来后,就询问可不可以拜见君主。天使回答说:“现在是早上,中午之前见不到他。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在忙于自己的职责和工作。但你们被邀共进午餐,那时你们会和我们的君主一同坐席。在此期间,我会将你们带到他的宫殿,见识里面的壮丽辉煌。

12.他们被带到宫殿后,先从外面观看它。宫殿非常宏大,由斑岩建成,地基是碧玉的。门前耸立着六个高大的青金石柱,殿顶是金瓦做的,高大的窗户则由最透明的水晶制成,窗框也是黄金的。看完外面,他们又被带到宫殿里面,参观一个个房间。他们看见美到无法描述的装潢,天花板下面装饰着无与伦比的雕刻。靠墙摆放着熔金的银桌子,桌子上有各种宝石制成的器具,有些器具由切割成天堂形状的坚硬宝石制成。还有更多物件是地上未曾见过的,以致没人能相信天堂竟有这样的奇迹。

他们被所看到的富丽堂皇惊呆了,天使说:“不要惊讶。你们看到的这些事物并非出自天使之手,它们是宇宙工匠的作品,作为礼物被赠给我们的君主。所以,这是建筑艺术的巅峰,世上所有的建筑规则皆源于此。”天使继续说:“你们或许以为,这类东西会迷住我们的双眼,冲昏我们的头脑,以致我们会认为这些就是天上喜乐。其实,我们的心并不在它们上面,它们只不过是我们心之喜乐的附加物。我们越视它们为附加物,是神的手艺,就越在它们里面看见神的全能和仁慈。”

13.之后,天使对他们说:“还没到中午,请随我到我们君主的花园,它毗邻宫殿”于是,他们就去了,在入口处,天使说:“请看这天堂社群里最瑰丽的花园!”但他们回应说:“你说什么?这里没有花园。我们只看见一棵树,树枝和枝头上好象挂着黄金果实和银树叶,叶子边缘饰有翡翠,树下面有小孩子和他们的保姆。”对此,天使深情地说:“这棵树在花园中央,我们称它为天堂之树,有人称之为生命树。不过,请靠近一点,你们的眼睛必被打开,也必看见这花园。”他们照做后,眼睛就开了。他们看见树上结满美味的果实,有葡萄藤缠绕其上,树的顶端被果实压弯,垂向中间的生命树。

这些树成行种植,向外延伸,不断形成圆或环,就像一个无尽的螺旋。这是一个完美的林木螺旋,其中的物种,一个接一个,照着果实的珍贵程度排列。螺旋的开端和当中的那棵树之间有相当大的空隙,这个空隙闪烁着光芒,使得树环从第一行到最后一行渐次发出光辉。第一行树是所有树种中最优质的,它们郁郁葱葱,结有最珍贵的果实。这些树被称为天堂之树,有些则从未见过,因为它们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于尘世。其次是产油的树种,接着是产酒的树种,之后是散发香味的树种,最后是用来制成器具、适合做木料的树种。在环或螺旋状的树丛中,到处有座位,这些座位由伸出的树梢从后面交织形成,其果实则为点缀和装饰。在连绵不断的环状树丛中,有通向花园的大门, 这些大门还通向被分成小块和苗圃的草坪。

天使的同伴看到这些,失声叫道:“看哪,这里能看见天堂!无论我们的目光转向何处,它们给我们的印象都是无法形容的天堂乐园。”天使听到这些赞叹很开心,说:“就其源头而言,我们天堂的所有花园都是象征天堂八福的可见形式或模型。因为所流入的八福提升了你们的心智,所以你们才会大叫:‘看哪,这里能看见天堂!’然而,未接受这流入者仅仅将这些乐园视为林区。凡热爱提供服务者都会接受这种流入,凡热爱荣耀而不是受服务激励者都不会接受它。”后来,他又解释和教导了花园中的每个细节所代表和象征的含义。

14.就在这时,君主的信使来了,君主邀请他们和他共进午餐。两个宫廷随从还给他们带来白色细麻衣,说:“请穿上它们,若不穿上天堂的衣服,任何人都不准到君主的席前。”于是,他们用带子系上这些衣服,跟在天使向导后面。天使把他们带到宫殿的露天院落,人们可以在此漫步以等候君主,还把他们引见给几组重要人物和主管,他们也在此等候君主。不一会儿,他们看见门开了,君主带着庄严的队伍从西边那扇宽门进来了。走在君主前面的是他的枢密院议员,之后是他的财政部要员,再后是他的宫廷成员。中间是君主,后面跟着各级大臣,最后是随从,总共一百二十人。

天使站在十个新人前面。这十人仅从穿着就能表明是访客。天使带他们靠近君主,恭敬地引见他们。君主没有停下脚步,对他们说:“来和我一起用餐吧。”他们跟着君主进入餐厅,见已摆好华丽的餐桌。餐桌中间是一个高大的黄金金字塔,它的架子上摆着一百道菜,排成三行,包括甜蛋糕、凝固的葡萄汁,还有面包和葡萄酒做成的其它美味。琼浆玉液般的美酒喷泉从金字塔的中间喷涌而出,液体从塔顶漫下来,注满酒杯。高大金字塔旁边有各种各样黄金制成的天堂图案,上面是盛满各种食物的盘子和碟子。盛放碟盘的这些天堂图案是源自智慧的艺术再现,它们是世上的艺术家所创作不出来的,也无法以世间的语言描述出来。盘和碟是银制的,上面雕刻的图案类似于其载体的图案。酒杯是由半透明的宝石制成的。这是餐桌的摆设。

15. 君主和大臣们的服饰是这样的:君主身穿一件及脚踝的紫色长袍,上面饰有刺绣的银星。里面罩一件闪光的蓝紫色丝绸束腰上衣,上衣开口于胸前,可见带有社群徽章的腰带前端。徽章是一只老鹰,正在树顶孵育她的幼仔。徽章由亮金制成,周边镶有钻石。枢密院议员的穿着几乎一样,但没有徽章,取而代之的是雕刻的蓝宝石,悬挂在他们脖子的金项链上。大臣们穿着栗色长袍,上面织着一幅鲜花围绕白鹭的图案。里面的束腰上衣是虹彩丝的,短裤和长袜也是。这是他们的服饰。

16枢密院议员、财政部要员和主管,都恭立在餐桌周围,在君主的命令下,他们紧握双手,一致低声赞美感谢主。之后,君主示意,他们坐在桌旁的软座上。君主对十个客人说:“你们也和我同坐,这里有你们的位子。”于是,他们就坐下来。而先前被君主派来伺候他们的宫廷人员则站在他们后面。然后,君主说:“你们每人从圆环上拿一个碟子,然后从金字塔上拿一个盘子。”他们照做了。神奇的是,碟盘被取走后,上面立刻自动补添了新碟盘。其杯子也盛满了从大金字塔的喷泉涌出来的美酒,他们就一起用餐。

正吃得尽兴时,君主转向十个客人,说:“我听说在这天堂下面,你们被召集起来,坦陈对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的想法。我还听说你们的想法虽各有不同,但都基于你们所衷情的肉体快感。不过,脱离灵魂快乐的肉体快感算什么呢?不正是灵魂使得肉体快感富有吸引力吗?灵魂的快乐本质上是难以察觉的八福,这八福在降至心智思维,并由此降至身体感官的过程中越来越明显。在心智思维中,它们被感觉为幸福,在身体感官中,被感觉为快乐,而在身体本身中,则被感觉为欢娱。永恒的幸福是综合所有这些的复合物。不过,后面几类快乐和欢娱所产生的幸福不是永恒的,而是短暂的。它会终结并消逝,有时转变成痛苦。你们现在已经明白,你们所有的欢乐也在天堂的欢乐之列,它们比你们所想象的更美妙。但它们依然不会在我们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有三样事物作为一体从主那里流入我们的灵魂。这三者被感受为一体,或说三位一体,就是爱、智慧和服务。然而,唯独爱和智慧仅仅是观念上的存在,因为它们局限在心智的情感和思维中。不过,它们在服务中得以实现,因为它们共存于身体完成的行为和工作中。它们实际存在之处,也是其维持生存之处。由于爱和智慧在服务中生成,并维持生存,所以我们发现富有魅力的是服务。服务在于忠诚、正直、勤奋地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对服务之爱和勤奋地服务会集中心智,防止它游离并吸收通过感官从身体和尘世所涌入的各种诱惑。由于这些诱惑,宗教真理和道德真理及其良善会被分散到四风中但心智投入服务的这种专注会将这些真理收聚并结合起来,并将心智整合为能接受来自这些真理的智慧的一种形式。而且,这时,心智会将虚假与幻想的愚弄和伪装推到一边。不过,关于这个话题,你们会从我们社群的智者那里听到更多信息,今天下午我会派他们到你们那里去。”说完这番话,君主从桌前起身,同他一起用餐者也起身。问安之后,君主吩咐天使向导带他们回自己的房间,并要求对他们谦恭礼貌。他还吩咐,请彬彬有礼的人招待他们,向他们介绍其社群的各种欢乐。

17.当他们回来时,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受到呼召招待他们的人从城里来了,要和他们谈论社群的各种欢乐。互致问候之后,他们边走边亲切交谈。天使向导说:“这十人已应邀进入天堂观看了它的快乐,因此,对永恒的幸福有了新的概念。所以,请跟他们说说有关感染身体感官的欢乐。随后,智者就会来告诉他们如何使这些欢乐变得有益和幸福。”闻听此言,从城里被邀请来的人向他们陈述了以下内容:

这里有君主指定的节日,以放松心情,缓解奋发的渴望给一些人带来的疲劳。在这些日子里,广场上会有音乐会和演唱会,城外则有运动会和文艺演出。每当这个时候,广场上都会搭起舞台,舞台被葡萄藤交织的网格围住,藤蔓上挂着串串葡萄。音乐家们在里面坐成三排,所拿的管弦乐器既有高音和低音的,也有激昂和柔和的。两侧有男女歌唱家。这些人以最动听的音乐和歌曲,或合唱或独唱,并不时变换风格愉悦市民。节日期间,这些演出从早晨持续到中午,再从下午持续到晚上。

此外,每天清晨,我们都会听到童女和少女们最甜美的歌声,它从广场周围的房子里传出来,回响在整个城市。每天早上,她们都会歌唱某种特定的属灵之爱的情感,也就是说,这种属灵之爱的情感会通过歌声的调节或变化体现在音调中。这情感能在歌声中被感受到,仿佛是情感本身在歌唱。它流进听众的灵魂,唤起他们相应的感受。这就是天堂的歌声。歌唱者说,她们的歌声似乎从内激励和鼓舞自己,并随着听众的反应程度以快乐提升她们。当歌声停止时,广场和街道上的房屋皆关闭门窗,整个城市静默无声,到处都听不到噪音,也看不到闲荡者。所有人都准备投入自己的工作中。

不过,到了中午,门就开了,下午,有些地方的窗户也开了,这时会看到男孩和女孩在街上玩耍,保姆和教师坐在房子的门廊上看护他们。

在市郊,有适合青少年的各种运动,即赛跑和球类运动。球类运动被称为墙网球(也叫壁球),就是将球击到墙上,球再反弹回来。男孩们之间还有竞赛,以测验他们在语言、行动和理解方面谁更敏捷,胜出者会得到几片月桂叶作为奖赏。还有很多旨在唤起男孩潜能的其它运动。

另外,还有一些演员在城外进行文艺演出。这些演员要表演文明社会的各种高尚道德行为。其中有些演员要展示对比。十人中的一个问道:“展示对比是什么意思?”他们回答:“除非最大到最小不同等级的美德之间进行对照,否则无法生动表现各种美德的所有美好和恰当情绪。这些演员要展示最小的美德,直到它们变成零。但也严格规定,他们不得展示对立的东西,即所谓不得体和不当行为,除非象征性地,仿佛从远处显示它们。之所以如此规定,是因为美德中的得体和良善之物不会渐次变成不得体和邪恶之物,而是越来越少,直到不再存在。它消失之际,对立面就开始出现。所以,一切皆得体与良善的天堂,和一切皆不得体与邪恶的地狱毫无共同之处。”

18.说话间,一个仆人匆匆跑来宣称,按照君主的吩咐,八位智者已经来了,他们请求进来。听到这话,天使赶忙出去迎接,将他们领进来。例行的寒暄和引见过后,智者首先向他们讲了智慧的开启和发展阶段,言谈间还加入了对智慧发展的各种评论,并说,对天使而言,智慧永不会结束和停止,而是会继续增长,直到永远。听到这里,负责该小组的天使对智者说:“在筵席上,我们的君主跟他们谈了智慧的居所,并说智慧就在服务中。还请你们再谈谈这个话题。”他们说:“人最初被造时就被赋予智慧和对它的爱,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他能与别人分享它。所以,智者的智慧上刻着这样的警告:人不能单单为了自己保有智慧,或唯独为自己而活,同时也要和他人分享它。这是社群的起源,否则社群无法存在。为他人而活就是提供服务。服务是将社群联结起来的纽带,提供服务的途径和行善的途径一样多,服务的种类不计其数。有属灵的服务,它们涉及爱神爱邻;有道德和政治的服务,它们涉及热爱人所生活的社区和国家,及其同事和同胞;有属世的服务,它们涉及热爱尘世及其必需品;还有身体的服务,它们涉及照料自己,以便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所有这些服务都被烙在人身上,依次相随,一个接着一个。当它们同在时,一个就包含在另一个里面。致力于第一类服务,即属灵的服务者,也会致力于接下来的服务,这些人是明智的。然而,不致力于第一类服务,而是致力于第二类及接下来的服务者,就不那么明智了,仅仅由于外在表现得文明道德而看似明智。不致力于第一和第二类服务,而是致力于第三和第四类服务者,则一点也不明智,因为他们是撒旦,只热爱尘世,并由于尘世而热爱他们自己。仅致力于第四类服务者最不明智,因为他们是魔鬼,只为自己而活,即便为他人,也完全是为自己的缘故。

“此外,每种爱都有自己的快乐,赋予爱生命的是快乐。对服务之爱的快乐就是天堂的快乐,它依次进入后续的快乐,照着一个接一个的次序提升它们,使其成为永恒。”然后,他们列举了由对服务之爱产生的天堂快乐,并说,它们有数千万种,凡进入天堂者就进入它们。剩下的时间他们一直和智者谈论对服务之爱,直到晚上。

19.大约傍晚时分,一个身穿亚麻衣的信使来到天使陪伴的十个客人面前,邀请他们参加第二天举行的婚礼。想到他们将见识天堂的婚礼,这些客人十分兴奋。之后,他们被引领拜访了一位枢密院议员,并和他共进晚餐。餐后他们就回来并分开,各自回到自己的卧室,一直睡到早上。当他们醒来时,又听到从广场周围的房子里传来的童女和少女的歌声,如前所述。她们这次歌唱的主题是婚姻之爱的情感,其甜蜜深深感染并打动他们。他们发觉,一种被祝福的美妙感受在自己的欢乐中生长,并提升和更新他们。时间到了,天使说:“准备更衣,穿上我们君主给你们的天堂衣服。”他们穿上了,看哪,这衣服好象因火光而闪闪发亮。他们问天使:“怎么会这样?” “这是因为你们即将参加婚礼,在这种时刻,我们的衣服会闪闪发光,变成婚礼的礼服。”天使说。

20.之后,天使带他们来到婚房,守门人给他们打开房门。一跨过门槛,新郎派来的天使立刻迎接他们,把他们领到里面,指给他们安排好的地方。然后,他们被邀请进入前厅,只见屋子中间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个华丽的烛台,烛台上饰有七个分枝和碗,全是金子制成的。墙上挂着银灯,这些银灯全都发出金色光芒。烛台两边各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三排烤面包,房间四个角落的桌子上有水晶高脚杯。

正当他们观看这些事物时,快看,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就见六个童女出来了,后面跟着新郎和新娘。他们手牵手,将彼此领到烛台对面的座位前。然后,他们就坐下来,新郎在左边,新娘在他的右边,六个童女站在新娘旁边的座位一侧。新郎身穿闪光的紫袍,一件带有以弗得的闪光亚麻上衣,以弗得上面是一个金板,周围镶有钻石。金板上刻有一只白鹭,它是该天堂社群的婚礼标志。新郎头戴主教法冠。新娘则身穿一件猩红色的披风,里面穿一件绣花长袍,从脖子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头戴镶有红宝石的金王冠。

他们各就各位后,新郎转向新娘,将一枚金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然后,他拿出手镯和珍珠项链,将手镯套在她的手腕上,将项链挂在她的脖子上,说:“请接受这些信物。”当新娘接受它们后,新郎吻了她,并说:“现在你是我的”,然后称她为他的妻子。当他做这一切时,客人全都大声喊到:“祝福你们。”先是每个人单独说,随后大家一起喊出来。君主派来的人也代表他送出祝福。就在这时,前厅充满焚香,这是天堂赐福的标志。然后,随从们从烛台旁边的两张桌子上拿起烤面包,又端起角落的桌子上、现已盛满美酒的高脚杯,给每位客人分发面包和美酒,他们便吃喝起来。之后,丈夫和他的妻子起身,六个童女手拿现已点亮的银灯,跟随他们到了门槛。于是,这对新婚夫妇进了洞房,门就关上了。

21.这事过后,天使向导向宾客介绍了他的十个同伴,说他受命带他们来到这社群,向他们展示王宫的壮丽辉煌和那里的奇迹,他们还与君主同席共餐,后来和社群的智者交谈。然后,他问道:“你们也允许他们和你们谈谈吗?”于是,他们就走过去,和这十人攀谈起来。其中一位宾客是一个智者,问他们说:“你们理解所看到的这些事物象征的含义吗?”他们回答说:“懂一点点。”于是,他们问现为丈夫的新郎为何穿这样的衣服。智者说:“现为丈夫的新郎代表主,现为妻子的新娘代表教会。因为在天堂,婚礼代表主和教会的婚姻。这就是为何新郎要像亚伦那样头戴主教法冠,穿着长袍、上衣和以弗得;而现为妻子的新娘则像女王那样头戴王冠,穿着披风。不过,明天他们的穿戴就不同了,因为这种象征意义仅适用于今天。”

他们接着问:“既然新郎代表主,新娘代表教会,那么为何新娘坐在新郎的右边?”智者回答说:“因为有两样事物构成主和教会的婚姻,即爱和智慧。主是爱,教会是智慧,智慧在爱的右手边。因为教会的人貌似凭自己变得智慧,他们也因为变得智慧,所以接受主的爱。此外,右手边象征能力,爱通过智慧具有能力。不过,就像我前面说的,婚礼后这种象征意义就变了,因为那时丈夫代表智慧,妻子代表对丈夫智慧的爱。然而,这爱不是首要、而是次要的爱,是妻子通过丈夫的智慧从主获得的。对丈夫来说,对主的爱才是首要的爱,它是对变得智慧的爱。所以,婚礼过后,这二人,也就是丈夫和妻子一起代表教会。”

他们又问:“为何你们男人不站在现为丈夫的新郎旁边,而只有六个童女站在现为妻子的新娘旁边?”智者回答说:“因为今天我们自己也被算在童女之列,数字六象征全部和完全。”他们问:“这是什么意思?”智者说:“童女象征教会,而教会有男有女。因此就教会而言,我们也是童女。这一事实从启示录的经文明显看出来:

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启示录14:4)

因为童女象征教会,所以主将教会比作受邀参加婚礼的十个童女(马太福音25:1-13)。正因以色列、锡安和耶路撒冷象征教会,所以,以色列、锡安和耶路撒冷的童女和女儿在圣言中被提及得十分频繁。主也在诗篇中用这些话描述和教会的婚姻:

王后佩戴俄斐金饰站在你右手边;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她要穿锦绣的衣服,被引到王前;随从她的陪伴童女也要被带进王的殿 (诗篇45:9-15) 。”

最后,他们问:“让牧师出席并主持这些仪式难道不合适吗?”智者回答说:“这在世上是合适的,但在天上不合适,因为这些仪式代表主自己和教会。世人还不知道这一事实。然而,对我们来说,牧师会主持订婚、聆听、接收、确认、为他们的同意祝圣等仪式。同意是婚姻的本质特征,接下来的其它仪式才是它的程序”。

22.紧接着,天使向导来到六个童女面前,向她们引见他的同伴,并拜托她们陪陪客人。于是,童女们就朝他们走去,但就在靠近时,她们突然退回到童女朋友所在的女人区。看到这一幕,天使向导跟上去,问她们为何还未和客人说话就突然退回去。她们回答说:“我们无法靠近他们。”天使询问原由,她们说:“我们也不清楚,只是感觉有股力量推开我们,把我们拉回来。请原谅。”于是,天使回到他的同伴那里,告知他们原由,并补充说:“我怀疑你们对异性的爱不够纯洁。在天堂,我们因童女的美丽及其举止的优雅而爱她们。我们对她们的爱热烈而圣洁。”他的同伴对此笑了笑,说:“你的怀疑是对的。看到近在咫尺的美人,谁能没有一些欲望呢?”

23.欢宴过后,婚礼上的宾客全都散了,这十人和他们的天使也离开了。由于已经很晚了,所以他们就上床睡了。黎明时分,他们听见有人宣告说:“今天是安息日。”于是,他们就起床,问天使这是什么意思。天使回答说:“今天是敬拜神的日子,对神的敬拜定期举行,由牧师宣布。它就在我们的教堂进行,大约持续两个小时。所以,若你们愿意,请随我来,我带你们进去。”他们穿戴好后,与天使一同来到教堂。看哪,这教堂非常宏大,足以容纳三千人,呈半圆形,条凳或座位也排列成完整的弧形,与教堂的形状相匹配,后排座位高过前排座位。座位前面、中间靠后一点是一个讲坛。门在左侧、讲坛的后面。十个客人和天使向导进去后,天使给他们安排了座位,并告诉他们说:“进入教堂的每个人都能凭直觉知道自己的位置。他不能坐到别处,否则,就无法听到或领悟任何东西。而且,他还会打乱秩序,一旦秩序被打乱,牧师就无法受到启示。”

24.会众到齐之后,牧师登上讲坛,作充满属灵智慧的布道。布道的主题是圣经的神圣,并主藉此与灵界、尘世这两个世界的结合。牧师所受的启示足以使他能充分证明:这本圣书是主耶和华口授的,所以就在它里面,甚至就是其中的智慧;但智慧,即圣言里的主自己,隐藏在字义之下,只揭示给那些拥有教义真理、生活良善之人,因此他们在主里面,主也在他们里面。牧师以诚挚的祷告结束了布道,从讲坛上下来。会众散离后,天使请求牧师向他的十个同伴说几句平安的话。于是,牧师走到他们跟前,他们一起谈了半小时。牧师提到了神的三位一体,说它就在耶稣基督里面,如使徒保罗所说,神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于里面,然后又谈及仁和信的结合,但由于信就是真理,所以他说的是仁爱和真理的结合。

25.向牧师致谢后,他们回家了。天使对他们说:“自你们到这天堂社群以来,已是第三天了。主预备你们在此呆三天,所以我们分手的时刻到了。请你们脱下君主给你们的衣服,穿上你们自己的。”他们一穿上自己的衣服,就有了离开的欲望。于是,他们就离开并下来了,天使一路陪着他们,直到聚会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感谢主赐福给自己,让他们获得有关天上喜乐和永恒幸福的知识和智慧。

26.我再次郑重声明,这些事、这些话都是真的,和我讲述的一样。头几件事发生在灵人界,灵人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后来的几件事发生在手拿号筒、充当向导的天使所属的天堂社群。若非主乐意开启某个人的灵眼,向他展示这些事,并教导他,基督教界有谁会知道天堂及其快乐和幸福(这些知识也是救赎的知识)呢?这类事发生在灵界的佐证,从使徒约翰的所见所闻(如启示录描述的那样)清楚可知。如,他描述了以下见闻:

人子在七个灯台中间。(启示录11213

天堂的帐幕、圣殿、约柜和祭坛。(启示录155811196983913

封有七印的书卷,书卷打开,有马匹从里面出来。(启示录51612458

四个活物围着宝座。(启示录46

每个支派选出一万二千。(启示录7:4-8

蝗虫从深渊出来。(启示录9:3, 7

龙及它与米迦勒的争战。(启示录12:7

妇人生了一个孩子,由于龙而逃到旷野。(启示录12:1, 2, 5, 6

两个兽,一个从海中上来,一个从地中上来。(启示录13:1, 11

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启示录17:3

龙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启示录20:3, 10

白马及大筵席。(启示录19:11, 17

一个新天新地,圣城耶路撒冷降临,以及对它的城门、城墙、地基的描述。(启示录21:1, 2, 12, 14, 17-20

一道生命水的河,每月都结果子的生命树。(启示录22:1, 2

除此之外的很多其它事,全都是约翰在灵里看到的,有些发生在灵界,有些发生在天堂。此外,还有主复活后使徒和后来彼得看到的事,以及保罗的所见所闻。另外,一些先知也见过异象。如,以西结看到:

四个活物,就是基路伯。(以西结书1章、10章)

新圣殿和新地,天使在仗量它们。(以西结书40-48章)

他被带到耶路撒冷,在那里看到可憎的事,被带进迦勒底地,到被掳的人那里。(以西结书8章、11章)

撒迦利亚书也有类似经历,他看到:

一人骑马站在洼地番石榴树中间。(撒迦利亚书18

四角,然后一人手拿准绳。(撒迦利亚书11821

一个灯台,两棵橄榄树。(撒迦利亚书41

一飞行的书卷,一个量器(撒迦利亚书516

四驾马车从两座山中间出来,以及它们的马匹。(撒迦利亚书61

但以理书同样看到:

四兽从海中上来。(但以理书71

公山羊和公绵羊之间的战斗。(但以理书81

他与天使加百列谈了很长时间。(但以理书9章)

少年人以利沙看见火车火马围绕他;当他的眼目开了后,就看见这些事物。(列王纪下617

由上述和其它经文清楚可知,主降世前后,很多人看到过发生在灵界的事。当一个教会即将建立,新耶路撒冷由主那里从天而降时,同样的事发生在今天又有什么奇怪呢?

 

上一篇:《婚姻之爱》目录

下一篇:2章 天上的婚姻(27-44)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