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10章(1233-1272)5

发布时间:2020-10-17  阅读:591次
 

1233.创世记1023.亚兰的儿子是乌斯、户勒、基帖、玛施。

“亚兰” 和前面一样,表对良善的认知。“亚兰的儿子”是指衍生的认知和认知的产物。“乌斯、户勒、基帖、玛施”是指这些认知的众多种类。

1234.刚才已说明,“亚兰”表对良善的认知。由此可推知,“亚兰的儿子”是指衍生的认知和认知的产物。衍生的认知是指属世的真理,而认知的产物则是照此所做的行为。他们表示这些事物的事实很难从圣言得以证实,因为这些名字是不常提及的那类。乌斯只在耶利米书(2520)和耶利米哀歌(421)提到过。由此可知,“乌斯、户勒、基帖、玛施”表这些认知,以及照此所做的行为的众多种类。

1235创世记1024.亚法撒生沙拉,沙拉生希伯。

“亚法撒”是指被如此命名的民族,该民族表知识。“沙拉”同样是指被如此命名的民族,该民族表源于这类知识之物。“希伯”也表一个民族,这个民族的先祖是希伯,他就叫这个名字,表从上一代教会分离出来的第二代古教会。

1236.“亚法撒”是指被如此命名的民族,该民族表知识。这从刚才有关他的论述(1022)清楚可知。

1237.“沙拉”同样是指被如此命名的民族,该民族表源于这类知识之物。这从“亚法撒生沙拉”的陈述可推知。

1238.“希伯”也表一个民族,这个民族的先祖是希伯,他就叫这个名字。这一点要这样来理解:目前所提及的这些人是指存在古教会的民族,他们全都被称作闪、含、雅弗和迦南的儿子,因为“闪、含、雅弗、迦南”表这个教会的各种敬拜。挪亚、闪、含、雅弗和迦南从来就不是真实的人物;但由于具体的古教会和总体的每个教会都具有这样的特点,即它包括纯正的内在、败坏的内在,以及纯正的外在、败坏的外在,故经上采用上述名字是为了一切差异一般情况下能与这些人物及其子孙,以至于他们的首领发生联系。而且,此处提及的这些民族一开始拥有这类敬拜,因此被视为挪亚其中一个儿子的子孙。在圣言中,这些民族还表这类敬拜本身。

挪亚和他的儿子所表示的第一代古教会并非局限于少数人,而是遍及很多国家(从所提及的这些民族就能清楚看出来),如亚述、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埃塞俄比亚、阿尔巴尼亚、利比亚、埃及、腓利士,直到推罗和西顿,还延及整个迦南陆地,约旦河两侧。后来,叙利亚兴起一种外在敬拜,传播甚广,遍及很多国家,尤其盛行于迦南地区。这种敬拜形式不同于古教会的。由于一个教会的某种事物从古教会分离出来,以这种方式产生,故可以说一个新教会从它兴起,这个新教会可称作第二代古教会。由于希伯是它的第一个创始人,故该教会就以希伯为名。如前所述,那个时代,所有人都被划分为家庭、宗族、民族。一个民族认一位先祖,还以他命名,这可见于圣言各个地方。因此,认希伯为其先祖的这个民族就被称作希伯来民族。

1239.“希伯”表从上一代教会分离出来的第二代古教会,这从刚才所述清楚可知。

1240.创世记1025.希伯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名叫法勒,因为那时地分界了;他的兄弟名叫约坍。

“希伯”是第二代古教会的第一个创始人,他就表该教会。他的“两个儿子”表两种敬拜,即内在敬拜和外在敬拜。这两个儿子叫“法勒”和“约坍”,“法勒”是指该教会的内在敬拜,“约坍”是指它的外在敬拜。“因为那时地分界了”表那时一个新教会兴起,“地”在此和前面一样,表教会。“他的兄弟名叫约坍”表这个教会的外在敬拜。

1241.至于“希伯”是第二代古教会的第一个创始人,他就表该教会,情况是这样:如前所述,第一代古教会传播甚广,尤其盛行于亚洲;但随着时间推移,和每个地方的所有教会一样,它逐渐堕落,被既关注外在敬拜,也关注内在敬拜的改革者们掺入杂质,这种情形在各处都有发生;特别是,古教会从上古教会经口头相传得来的所有具有象征性和代表性的事物(它们都指向主和主的国),都被转变成了偶像崇拜,在有些民族中甚至沦为巫术;为避免整个教会灭亡,主定意在某个地方重新设立象征性和代表性的敬拜,此事由希伯完成。这种敬拜主要由外在事物构成。除了祭司的职责及其与之相关的事物外,敬拜的外在还包括高地、小树林、柱像、油膏,以及很多被称为典章的其它事物。敬拜的内在则包括从洪水前的那个时代,尤其从那些叫“以诺”的人那里传下来的教义;被称作“以诺”的人将上古教会所直觉到的事物搜集起来,制成教义,这些教义就是他们的圣言;该教会的敬拜就出自这些内在事物和上述外在事物。这种敬拜形式由希伯设立,不过有所添加和更改,特别是,他们开始把献祭置于其它仪式之上。献祭在正宗的古教会是前所未闻的,唯独存在于含和迦南后代中的一些人中,这些人是偶像崇拜者,他们是可以的,以免他们将自己的儿女献为祭物。由此清楚可知这第二代古教会的性质,它由希伯创立,并在他的后代,即所谓的希伯来民族中延续。

1242.“希伯的两个儿子”表两种敬拜,即内在敬拜和外在敬拜,这两个儿子叫“法勒”和“约坍”,“法勒”是指该教会的内在敬拜,“约坍”是指它的外在敬拜。这主要从以下事实清楚看出来,即“希伯和希伯来民族”的内义就表这第二代古教会,还因为每个教会都有一个内在和一个外在,因为没有内在,它就不会、也不可能称之为一个教会,不过是偶像崇拜。由于“儿子”在此指向教会,故显而易见,一个儿子表教会的内在,另一个则表外在。类似的双重性经常出现在圣言的各个地方,如之前拉麦的妻子亚大和洗拉(参看409节),后来的利亚和拉结,雅各(Jacob)和以色列等等所表示的。本章论述的是约坍的后代,下一章论述的是法勒的后代。

1243.因为那时地分界了”表那时一个新教会兴起。这从前面所述清楚可知,因为“地”无非表教会,这在前面说得很明确(6221066节)。

1244.前面说过,“他的兄弟名叫约坍”表这个教会的外在敬拜。至于外在敬拜被称为“兄弟”,可参看本章21节,那里提到闪是“雅弗的哥哥”。这解释了为何在此加上“兄弟”一词的原因。

1245.创世记1026-29.约坍生亚摩答、沙列、哈萨玛非、耶拉、哈多兰、乌萨、德拉、俄巴路、亚比玛利、示巴、阿斐(俄斐)、哈腓拉、约巴。这都是约坍的儿子。

所有这些都是由希伯的宗族组成的众多民族,这些民族表众多仪式。

1246.所有这些都是由希伯的宗族组成的众多民族。这从他们的那个时代背景清楚可知。如前所述,在上古时代,各民族被划分为独立的宗族,宗教又被分为家庭。一个民族认一个先祖,并以他命名。当一个先祖的子孙增多时,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组成家庭、宗族和民族,依此类推;所以,约坍的这些子孙同样如此。这一点从雅各的子孙清楚看出来,后来他们增多后,就组成了各个支派,每个支派认可雅各子孙中的一个,以他命名,作为其先祖;然而,他们全都来自雅各,并被称作雅各。同样,这些民族是希伯的后代,被称为希伯来人。

1247.这些民族表众多仪式。这从以下事实明显可知:圣言中的名字从来不表示别的事物,只表示真实事物;因为圣言的内义只关注主,以及祂在天上和地上的国,因而关注教会和教会事物。此处这些名字的情形就是如此。由于“希伯的儿子约坍”表该新教会的外在敬拜,如前所述,所以他的子孙只表外在敬拜的事物,也就是仪式,事实上是众多仪式,并不表示别的。至于这些仪式是什么,就不好说了,因为它们的性质取决于它们所属的实际敬拜种类;若不知道这一点,就无法明白它的仪式;即便知道它们也没什么用。这些名字,除了示巴、阿斐、哈腓拉外,在圣言中都没再出现过;他们甚至不属这一支派,因为圣言别处所提及的示巴和哈腓拉是那些名为含的子孙之人的后代,这从本章第7节清楚可知;阿斐的情况也一样。

1248.创世记1030.他们所住的地方是从米沙直到西发东边的山。

这句话表敬拜的延伸,甚至从信之真理延伸到仁之良善。“米沙”表真理,“西发”表良善,“东边的山”表仁爱。

1249. 这句话表敬拜的延伸,甚至从信之真理延伸到仁之良善,“米沙”表真理,“西发”表良善。诚然,这一点无法通过圣言得以证实,因为先知书中没再提及米沙或西发。然而,这个问题从本节是前文的一个结论清楚可知,尤其从以下事实,即“东边的山”是前面的事物所关注的最终事物。在圣言中,“东边的山”表主的仁爱,这从下文可知。这个问题还可从这一事实清楚看出来,即教会的一切事物都注目于仁爱,仁爱就是它们的最终目的。由此可知,“米沙”表真理,或事物发展开始的边界;而“西发”则表良善,因而表仁爱,也就是“东边的山”,或事物发展所趋向的边界。

1250.“东边的山”表仁爱,事实上表主的仁爱。这从圣言中“山”的含义清楚可知,“山”表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如前所述(795节)。“东边”表主,因而表爱与仁的属天事物,这一点可见于前文(参看101节),还可见于下列经文,以西结书:

于是基路伯展开翅膀。耶和华的荣耀从城中上升,停在城东的那座山上。(以西结书11:22, 23

此处“城东的那座山”无非表主爱与仁的属天之物,因为经上说“耶和华的荣耀停在那里”。同一先知书:

他带我到一座门,就是朝东的门。看哪,以色列神的荣光从东而来。(以西结书43:1-2)

此处“东”具有相同的含义。

又:

他又带我回到圣所朝东的外门,那门关闭了。耶和华对我说,这门必须关闭,不可敞开,谁也不可由其中进入,因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已经由其中进入。(以西结书44:1-2)

此处“东”也表唯独属于对主之爱的属天之物。又:

王预备甘心献的燔祭和平安祭,就是向耶和华甘心献的,当有人为他开朝东的门,他就预备燔祭和平安祭,与安息日预备的一样。(以西结书46:12)

此处“东”同样表属于对主之爱的属天之物。

在另一处:

他带我回到殿门,见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原来殿面朝东。(以西结书47:18)

这论及新耶路撒冷。“东”表主,因而表爱的属天之物,而“水”表属灵之物。在本节经文中,“东边的山”所表相同。而且,那些住在叙利亚的人被称为“东方人”。对此,蒙主怜悯,容后再述。

1251.创世记1031.这些是闪的子孙,各随他们的宗族、口音、陆地、民族。

“这些是闪的子孙”表“闪”所表示的内在敬拜的衍生物。“各随他们的宗族、口音、陆地、民族”表照他们各自的性情,无论具体还是总体:“各随他们的宗族”就是照仁的不同,“各随他们的口音”是照信的不同,“各随他们的陆地”是指总体上属于信的事物,“各随他们的民族”是指总体上属于仁的事物。

1252.无需进一步证实所表示的是这些事物,因为这些话在前面出现过(1020),可参看那里的说明。这些术语的具体含义,如此处的“宗族、口音、陆地、民族”,皆取决于这类表述所论及的事物。它们在20节用来论及含,或败坏的内在敬拜,但在本节,则论及闪,或真正的内在敬拜。因此,在20节,“宗族和民族”涉及习惯风俗,“口音和陆地”涉及属于内在已败坏的教会的独特信念;而在本节,“宗族和民族”涉及仁爱,“口音和陆地”涉及属于真正的内在教会之信。关于民族和宗族的含义,可参看本章下文。

1253.创世记1032. 这些都是挪亚儿子的宗族,各随他们的出生立族。

“这些都是挪亚儿子的宗族”表古教会的具体敬拜形式。“各随他们的出生”表各随他们能被改造的程度。“立族”表这个教会总体上的敬拜形式。

1254.“这些都是挪亚儿子的宗族”表古教会的具体敬拜形式。这从“宗族”和“儿子的宗族”的含义清楚看出来,“宗族”表敬拜的形式,事实上表具体的敬拜形式。本章前几节所提到的民族没有别的含义,只表古教会的各种敬拜形式,因此组成民族的“宗族”也没有其它意思。就内义而言,所表示的是属灵和属天之物,而非其它宗族。

1255.“各随他们的出生”表各随他们能被改造的程度。这从“出生”的含义明显可知,“出生”就是改造。当人被主再生,或重生时,他重新接受的每一个事物都是出生或诞生。所以,由于此处论述的主题是古教会,故出生表各随他们能被改造的程度。至于这些民族的改造,他们的敬拜不都一样,他们的教义也不都一样,因为他们的性情不都一样,从小受到的教育和教导也不都一样。主绝不破碎人从小就吸收的定见,而是矫正它们。若这些定见是此人视之为圣的事物,并且不是诸如违背神性和属世秩序的那一种,而是本身无关紧要,主就会由它们去,允许它们归于这人。主对这第二代古教会所做的很多事就是这样。对此,蒙主怜悯,容后再述。

1256.“立族”表这个教会总体上的敬拜形式。这从前面有关民族的论述,以及下文清楚可知。

1257.洪水以后,各族就从这些宗族散布在地上。

“各族就从这些宗族散布在地上”表这个教会的敬拜形式就是从这些宗族兴起的,包括一切涉及良善的敬拜形式和一切涉及邪恶的敬拜形式,“各族”表这类良善或邪恶,“地”表教会。“洪水以后”表从古教会开始。

1258.“各族就从这些宗族散布在地上”表这个教会的敬拜形式就是从这些宗族兴起的,包括涉及良善的一切敬拜形式和涉及邪恶的一切敬拜形式,“各族”表这些良善或邪恶。这从“民族”的含义清楚可知,如前所述,民族用来表集中在一起的众多宗族。因为在上古教会和古教会,承认同一个先祖的众多宗族组成一个民族。但关于“民族”的内义表这个教会的敬拜形式,尤其涉及敬拜中的良善或邪恶,情况乃是这样:天使看到宗族和民族时,根本不会想到民族,只思想其中的敬拜,因为他们从本质属性,即他们是哪类人的视角看待一切。天堂所关注的人的本质属性或品性就是他的仁与信。若认真想一想,人在看待任何人、宗族、民族时,所想到的主要是他们的品性,并且每个人都是出于那时在他里面起主导作用之物来看待的,那么谁都能很容易地明白这一点。有关其品性的看法会立刻进入脑海,他由此在心里对他们作出评价。主的情形更是如此,天使通过主也是这样。他们只会从仁与信的品质这个角度来看待一个人、宗族和民族。正因如此,“民族”的内义无非表教会的敬拜,事实上涉及敬拜的本质属性,也就是仁之善和衍生的信之真。当“民族”这个术语出现在圣言中时,天使根本不会照字面上的历史意义停留在“民族”这个概念上,只会思想所提及的这个民族具有的良善和真理。

1259.至于民族表敬拜中的良善和邪恶,情况是这样:如前所述,在上古时代,人们被划分为民族、宗族和家庭,以便地上的教会可以代表主的国。其中,所有人被划分为社群,这些社群组成较大的社群,较大的社群又组成更大的社群,划分的根据就是爱与信的差别,无论总体还是细节(对此,参看684685节)。因此,主的国可以说以同样的方式被划分为家庭、宗族和民族。正因如此,在圣言中,“家庭、宗族和民族”表爱与衍生之信的良善;“民族”和“人民”有明显的区别。“民族”表良善或邪恶,而“人民”表真理或虚假。这种区别是一贯的,永不改变,这从下列经文可以看出来。

以赛亚书:

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万民的大旗,列族必寻求祂,祂安息之所大有荣耀。到那日,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余剩的,就是在亚述、埃及、巴忒罗、古实、以拦、示拿、哈马并众海岛所剩下的。祂必向列族竖立大旗,招集以色列被赶散的人,又聚集分散的犹大人。(以赛亚书11:10-12)

此处“万民”表教会的真理,“列族”表它的良善,它们之间有明显的区别。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主的国和教会,从普遍意义上说是一切重生之人。所提及的名字表前面描述过的事物。“以色列”表教会的属灵事物,“犹大”表它的属天事物。同一先知书:

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民看见了大光。你使这民族繁多,加增它的喜乐。(以赛亚书9:23)

此处“人民”表真理,因此经上说他们“在黑暗中行走,看见了大光”;“民族”表良善。

又:

可怎样回答这个民族的使者呢?耶和华建立了锡安,祂人民中的困苦人必倚靠她。(以赛亚书14:32)

此处“民族”同样表良善,“人民”表真理。又:

万军之耶和华必在这山上除灭遮巾之面,就是那遮盖万民之物,和那遮蔽列族的蒙脸帕。(以赛亚书25:7)

这论及一个新教会,或列族的教会;“万民”表它的真理,“列族”表它的良善。又:

敞开城门,使守信的正义民族得以进入。(以赛亚书26:2)

此处“民族”表良善。又:

任凭列族聚集,任凭万民会合。(以赛亚书43:9)

这也论及列族的教会。“列族”表它的良善,“万民”表它的真理。由于这二者彼此有别,相互分离,故经上都提到了;否则,就不会有无谓的重复。又:

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向列族举手,向万民竖立大旗;他们必将你的众子怀中抱来,将你的众女肩上扛来。(以赛亚书49:22)

这论及主的国,“列族”表良善,“万民”表真理。

又:

因为你要向左向右开展,你的种必得列族为业,他们要居住在荒凉的城邑。(以赛亚书54:3)

这论及主的国,和被称为列族教会的教会。“列族”表源于仁爱的良善,或也可说,表具有仁之善的人民,这一点从承诺他们的“种”或信“必得列族为业”清楚看出来。“城邑”表真理。又:

我已立祂作万民的见证,为万民的君王和立法者,你素不认识的民族,你也必召来;素不认识你的民族,也必向你奔跑。(以赛亚书55:45)

这论及主的国。“万民”表真理,“列族”表良善。在教会中,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是“列族”,而那些具有信之真的人则是“万民”。因为善和真是它们所在对象的属性。又:

列族要来就你的光,列王要来就你升起的光辉。那时,你看见就有光荣;你心又跳动又宽畅,因为大海丰盛的货物必转来归你,列族的财宝也必来归你。(以赛亚书60:35)

这论及主的国和列族的教会。“列族”表良善,而“列王”与“万民”一起表真理。

西番雅书:

我人民所剩下的必掳掠他们,我民族中所余剩的必得着他们以为业。(西番雅书2:9)

撒迦利亚书:

必有许多人民和无数民族要前来,在耶路撒冷寻求万军之耶和华。(撒迦利亚书8:22)

“耶路撒冷”表主的国和教会,“人民”表那些具有信之真的人,“民族”表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因此他们分别被提及。诗篇:

你救我脱离人民的争竞,立我作列族的元首。我素不认识的民必事奉我。(诗篇1843

此处“人民”同样表那些具有真理的人,“列族”表那些具有良善的人。由于它们构成教会成员,故二者都被提及。又:

神啊,愿万民称谢你,愿万民都称谢你;愿列族都快乐欢呼,因为你必按公正审判万民,引导地上的列族。(诗篇6734

“万民”明显表那些具有信之真的人,“列族”表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

摩西书:

你当追想上古之日,思念历代之年;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们必告诉你。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族,将世人分开,就照以色列人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申命记3278

这论及上古教会和古教会,它们分别是“上古之日”和“历代之年”。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就称作被赐给地业的“列族”。“世人”和下面的“万民”表那些具有源于仁的信之真之人。由于“民族”表教会的良善,“人民”表它的真理,故经上论及尚在腹中的以扫和雅各时,说:

两族在你腹内,两民要从你身上出来。(创世记2523

上述经文清楚表明何为真正意义上的列族的教会。上古教会是列族的正宗教会,后来的古教会也是。

由于那些被仁主导的人叫做“列族”,那些被信主导的人叫做“万民”,故主的祭司与列族相关,因为它涉及属天事物,也就是良善;而祂的王权与万民相关,因为它涉及属灵事物,也就是真理。这种区别也体现在犹太教会,在那里,他们有王之前是一个“民族”,而接受王之后则变成“人民”。

1260.由于在上古教会和古教会,“民族”表良善或善人,所以它们的反面意义表邪恶或恶人。“人民”同样如此,因为他们表真理,反面意义则表虚假。在颓废的教会中,良善被转为邪恶,真理被转为虚假,因此,“民族”和“人民”的反面意义多次出现在圣言中,如以赛亚书(13:4; 14:6; 18:2, 7; 30:28; 34:1-2)、以西结书(20:32)等等。

1261.由于“民族”表良善,故宗族也表良善,因为每个民族是由宗族组成的。“家庭”同样表良善,因为每个宗族是由大量家庭组成的(关于家庭,可参看710节)。然而,“宗族”与民族相关时表良善,与人民相关时则表真理,如诗篇:

诸民族的所有宗族都要在你面前屈膝叩首,因为国度是耶和华的,祂是管理列族的。(诗篇222728

又:

民中的宗族啊,你们要将荣耀能力归给耶和华,都归给耶和华!(诗篇967

在本节和前一节(即103132),“宗族”与良善相关,因为它们是民族的宗族。

1262.由此可见,“地”在此表教会;因为当提到地时,人只会想到那里的民族或人民;而当想到民族或人民时,人只会觉察他们的品性。所以,“地”无非表教会,如前所述(6621066节)

1263.“洪水以后”表从古教会开始。这从以下事实清楚看出来,即洪水标志着上古教会的结束和古教会的开始,如前所述(705, 739, 790节)。

1264.综上所述,清楚可知,虽然本章只出现了民族和宗族的名字,但它不仅总体上包含了古教会所存在的有关仁之善和信之真的所有不同敬拜形式,还包含了每个教会中所存在的所有敬拜形式;事实上,它所包含的东西,比任何人想象的还要多。这就是主圣言的性质。

关于洪水前灭亡的人

1265.在头顶的某个高处,有很多灵人涌入我的思维,仿佛将它们束缚住,以致我处于非常模糊的状态。他们重重地压在我身上。我周围的灵人同样被他们束缚住,致使他们只能通过这些灵人所流入之物思考,甚至到了激起他们愤怒的地步。我被告知,头顶上的这些灵人就是生活在洪水前的人。不过,他们不属于灭亡的所谓拿非利人(即伟人),因为他们还没有那么强的说服力。

1266.洪水前灭亡的人在左脚跟下面的某个地狱。关闭他们的,是笼罩在雾霭中的一块岩石,那是他们的可怕幻觉和信念投射出来的,他们以此与其它地狱隔离,并与灵人界保持隔绝。他们一直迫切地从那里出来,但均未奏效。因为他们具有这样的性质,倘若真的进入灵人界,除了善灵外,他们会用其可怕幻觉及其信念的窒息和毒液夺走凡所遇见的所有灵人的思维能力。若非主以肉身降临,将灵人界从这伙穷凶极恶的人中释放出来,人类必要灭亡。因为没有灵人能与人同在。然而,若灵人和天使不与人同在,人片刻不能存活。

1267.其中那些顽固地试图走出地狱的人会遭到其同伴的残忍对待,因为他们对每个人,甚至对同伴都怀有致命的仇恨。他们的最大乐趣就在于使别人臣服于自己,甚至将他置于死地。那些坚持不懈地试图闯出去的人会被送到被雾笼罩的岩石下面的更深处。因为他们疯狂而又根深蒂固的欲望就是摧毁引领他们的所有人。他们的努力就是那欲望的产物。无论遇见谁,这些人都会用布将其包裹起来,以便俘虏他们,然后把他们扔进其自认为是海的地方,要么就残酷对待他们。

1268.我在受到保护的状态下被引向那被雾笼罩的岩石。被引向这类灵人不是从一个地方被领到另一个地方,而通过灵人和天使的居间社群实现的,这个人仍呆在原来的地方;然而,他却觉得落下去了。接近那岩石时,我感到后背下面一阵寒冷。我就从那里与他们谈论他们的信念,并询问他们在肉身生活时对主是怎么想的。他们回答说,关于神,他们想了很多,但已坚信没有神存在,人类就是神,所以他们自己也是神。他们还通过梦境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下面我会讨论他们反对主的幻觉。

1269. 为让我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性质,主允许其中一些灵人上到灵人界。在此之前,只见一个身穿闪亮白衣的漂亮小孩出现了;此后,在一个敞开的门口处,一个身穿绿衣的小孩又出现了;再后来出现的是两个戴着白头巾的女仆。不过,这些景象的含义没有透露给我。

1270.不久,有人从那地狱被放出来,不过,主是藉着中间的灵人和天使安排这一切的,免得他们伤害我。他们从深渊移到靠前的位置,觉得自己在向前推进,仿佛穿过了岩石的洞穴,以这种方式升到顶部。最后,他们从上面出现在左侧,以便从那里,因而从远处流入我。我被告知,他们可以流入我脑袋的右侧,但不可流入左侧;然后从脑袋右侧流入胸腔左侧;但绝不可流入脑袋左侧,否则,我必遭到毁灭,因为这时,他们会带着自己那可怕、致命的信念流入;不过,他们是藉着恶欲流入脑袋右侧的,由此流入胸腔的左侧。这是流注的情形。

他们的信念是能毁灭一切真理和良善的那一种。因此,他们所流入的那些人什么也感知不到,之后甚至无法思考;这也是为何这些灵人被移除的原因。当他们开始流入时,我便睡着了。然后,趁我睡觉的时候,他们藉着恶欲流入,并且如此强烈,以致哪怕我醒着都无法抵挡他们。在睡梦中,我能感觉到一种无法描述的压迫感,后来只记得他们想通过令人窒息的气息杀死我,这简直就象一场可怕的噩梦。就在醒来的那一刻,我发现他们就在我旁边。不过,他们意识到我醒了,就逃回自己的位置,从那里流入。

当他们在那里时,在我看来,他们仿佛正被包裹在前面所说的那种布里面(964节)。我以为是那些恶灵被包裹在里面,但其实是他们正在包裹其他灵人。这事是通过幻觉完成的,然而,他们通过幻觉以这种方式所攻击的灵人只知道自己真的被卷起来。他们所卷起的那些灵人似乎沿着岩石斜坡滚了下去,不过,那些被如此卷起来的灵人被释放了,得以自由。他们是不肯离去、因而被主保守的灵人,否则,他们必窒息而死。虽然他们会复活,但要经历极大的苦难。就在这时,被允许从那地狱出来的灵人顺着岩石斜坡回来了。只听见那个地方传来钻探声,仿佛有很多大钻头在工作。我发觉这声音出自他们反对主的极端残酷的幻觉。后来,他们被丢了下去,穿过被雾笼罩的岩石下面的阴暗洞穴回到自己的地狱。他们在灵人界期间,那里整个气场的结构都被改变了。

1271.在此之后,有些诡诈的灵人想让这些洪水前的人出来,于是激励他们说,他们什么也不是,以便他们可以偷偷溜出来。就在这时,只听见那地狱传来一阵骚乱,好象发生了大规模的起义。这场骚乱是由那些渴望挣脱出来的人引起的。因此,他们中的一些人被允许再次从那里上来,并出现在前者所在的那个地方。在那些诡诈恶魔的帮助下,他们试图从那里向我灌输其致命的信念,但没有得逞,因为我受到主的保护。然而,我能清楚觉察到他们的信念令人窒息。他们以为自己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能夺走任何人的生命。不过,正因他们相信自己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所以他们被一个小孩子推倒了,当着他的面摇摇晃晃、踉踉跄跄,以致大声哭喊说,他们极其痛苦,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能求助于祈祷。那些诡诈的恶魔也受到惩处,首先被那些获准出来的古人几乎窒息而死,然后又被紧紧绑在一起,以使他们停止这种行径。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被释放了。

1272.后来,我得知他们的女人是怎么打扮的。她们头戴一顶黑色圆帽,帽子前端翘起呈塔状,脸很小;而男人们则毛茸茸的。我还得知,他们以子女众多为荣,无论到哪里去,都有子女相随,他们的孩子沿曲线在前面领路。然而,他们被告知,即便是野兽,哪怕是最凶猛的那种,也会爱自己的孩子;这并不能证明他们有善心;不过,若他们对孩子的爱不是出于我欲和自己的荣耀,而是为了公众利益而扩充人类社会,尤其是为了主的国而使天堂能因此繁衍,那么,他们对子女的爱就是纯粹的。

上一篇:10章(1114-1272)4

下一篇:11章(1273-1382)1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