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灵界经历摘录(211—220)

发布时间:2021-02-09  阅读:2268次


211.有些恶灵的气场被称为地狱气场,因为在最后审判的日子,它们就转变为地狱气场。这些气场照着人性之恶的增加,或在地上对信仰的毁灭程度而上升。由于如今这些气场已经上升到这样的高度,以至于窒息或灭绝一切真理与信仰,故必可知弥赛亚神的国度定然很快到来,否则,凡有血气的,就都不能得救(马太福音24:22),人类当中也几乎没有人能重生。

212.至于构成整体气场的个体气场,每位天使和每个灵人都形成自己的气场,该气场有自己的状态变化。因此,整体气场是由弥赛亚神从个体气场形成的,祂通过将天使和灵人分门别类,可以说分为各个支派而如此行。我仍在怀疑是否有和以色列并雅各的支派那么多的天使气场,以及相反的气场。

213.由此也清楚可知,主导整体和一切个体朝最好目的发展的一切事物如何取决于弥赛亚神的旨意。在低级气场会发现被归因于运气的许多不和谐,它们因种种原因也是为了最好的目的。

214.关于天堂里的外邦人,或未接受教导者和已接受教导者。说来奇妙,迄今为止,天堂里的外邦人仍陷入某种囚禁,尽管不严重。他们被整理成序,分为各个层级;每当被释放出来时,他们都极谦逊、容易地接受信仰,既口头上也发自内心承认它。然而,已接受教导者似乎在上面浮动,只是由于某种我尚未得知的原因而未被囚禁,但他们却很固执,既口头上也从心里否认信仰。不过,我被告知,有一种转变将要发生,即:外邦人要从他们的囚禁中被释放出来,不接受信仰的已接受教导者将要受到捆绑。

215.关于各种各样的欲望、情感和渴望。我的所有欲望,无论吃喝的欲望及其变化,还是我的一切感官欲望,以及到各个地方去和旅行的欲望,无论它们的种类和变化何等之多,有很长一段时间明显被灵人和天使控制、改变、变化,并且如此明显,以致如他们所说,再没有什么比这更明显的了;我成年累月地经历这一切。由此明显得出这一结论:当弥赛亚神允许、赐予机会并意愿时,主导生命和思维的一切欲望,无论它们是哪一种,唯独从灵人和天使那里流入。这些变化既有缓慢的,也有突然的;为确认这一事实,我曾与被允许做这些事的灵人交谈过,还谈论了这种多样性。

216.我对事物的理解,尤其对内在事物的理解被夺走。对此,我可以郑重作证:我对事物的理解,尤其对内在事物的理解如此频繁、明显地被夺走、更改,因而变化,以致我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从如此众多的经历足以得出这一结论:除了弥赛亚神允许、恩准、出于怜悯让人理解的事物外,人不能理解任何事物,尤其当他关注更内在的信之事物时。有时,那些明显夺走我对更内在事物的理解,并将其转变为某种其它事物的灵人当中就有这样的争论和责骂,以致我不被允许描述它。

217.恶灵不断试图违反次序,尽管他们清楚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一大早,非常想要攻击我,事实上,竭尽全力想要攻击我的灵人之间就有某种属灵的冲突,但我仿佛被移走了。我虽以一种非凡的方式察觉他们的努力,但却听不到他们的谈话;相反,仿佛有一种气场将我拉离他们的努力。当时,我惊讶于他们的顽固和以下事实:他们无法停下来,一味顽固坚持,尽管是徒劳的;还令我惊讶的是,他们无法做成任何事,然而却能流入我。我根本无法描述这种状态;但我觉得那时他们若能得逞,就会完全碾碎我。当时我也发现,我被提升到一种更内在的总体气场;至于这些灵人在不在这个气场,我却不知道。我又发现,没有一样事物,哪怕最小的事物不是经由弥赛亚神的指引和祂对我的怜悯而来;还有,一个灵人若非被允许,连最为微小的事都做不成。

218.在来世,许多善人被囚禁,而恶人得享自由。关于最后审判之时无信之人的状态。良善的灵魂以哪种方式仍在被囚禁,对此,我已被恩准知道得如此清楚,以致再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我被允许经历、感受这一切,同时与他们交谈。同样,我获知他们有时被赐予自由,似乎从囚禁当中获得喘息的机会。我无法描述这种经历本身,以及我如何清楚地经历它,甚至整整几天都在经历;也无法描述他们如何从囚禁中被提升上来,恢复某种自由,然后一次又一次不知不觉地回到囚禁的状态。我无法照他们的描述讲述那些身处地狱之人如何受到折磨,是什么样的仇恨在那里掌权,使他们互相迫害,甚至将彼此置于死地。与此同时,那些邪恶、极端亵渎的人仍享有自由。原因也向我清楚显明,即:除非这些灵人享有自由,否则信仰已荒废的人类就不能活在肉体和世俗的快乐和感官享受中,而是不断陷入悲惨和良心的折磨。因为如果善灵和天使在最低层天堂掌权,凡人必被持续的良心折磨所侵扰;由于众多原因,只要荒废的过程仍持续,这是不允许的。但在最后审判之时,活在无知中的正直人,也就是先知所说的“外邦人”,就要从囚禁中被释放出来,恶灵则陷入残酷的囚禁和地狱,正如先知在许多地方所预言的。那时,弥赛亚神亲自,以及经由先知所谈论的忧虑会临到那些过着邪恶生活的凡人,同样会临到来世那些像他们一样的人。我曾与那些陷入囚禁的人谈论这些事,也与那些得以自由的人谈论过。那些被囚禁的人得了安慰,从而有了希望。许多自由放飞的人对此根本就不在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219.我被恩赐与被囚的正直灵魂分享天上的喜乐。因为许多年来,我一直被恩赐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清楚感受天上的喜乐;这些喜乐如此众多,又具有多样性,以致我丝毫不能描述它们。事实上,它们具有这样的性质,如果我非要把它们描述出来,世人根本就不相信,也不明白。总之,今天蒙弥赛亚神的怜悯,天上的喜乐被赐予我,无以言表;我还被恩准将它们传给被囚的灵魂,仿佛它们出于我,而事实上并非出于我。他们说,他们能感受到这些喜乐,也从它们得到安慰。此外,他们被称为“飞鸟(另一版本为绵羊)”,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安慰。我无法描述他们以哪种方式从囚禁中上升到某种自由,不仅上升到言谈的自由,还上升到理解、感知、谈论和看见的自由;我也无法描述他们的快乐,尽管我被允许清楚察觉它。

220.最后审判所表现的形像。关于不幸者所受的折磨和最终的释放。关于怜悯的争论。今夜,当我醒来时,许多我难以描述的事物被展示给我。有一种灵人的争论出现,因为我分明看见许多在最低层天堂的人正在被摔倒,许多陷入囚禁的人正在上升。此外,我被恩准看得更清楚的是,很长时间以来陷入严酷囚禁中的不幸者多次在梦中与那些自由自在地身处最低层天堂的人抗争;而事实上,后者想使他们丧失怜悯,因而丧失得救的一切希望。这种争论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醒来。他们怨声载道,极其焦虑,甚至反复不停地说,其他人想使他们丧失怜悯,因此他们就要完了。因为他们正在经受严厉的惩罚,以致他们只想着完全失去自己的生命。弥赛亚神带给他们的唯一希望是,他们能思想仍会有怜悯存在。当拥有自由的恶人甚至连这希望也要夺去时,他们的焦虑加倍,陷入绝望。至于这种争论本身,即他们如何争论怜悯,这不是一件很容易描述的事,因为这类灵人的代表无法轻易被描述出来。因此,当他们对这次伤害抱怨最为苦毒,也就是说,他们唯一的安慰(即:会有怜悯)正从他们那里被夺走时,最终,希望临到他们,即:他们不会失去应许给他们的怜悯。我有时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在自己里面感受到一种怜悯之情,但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天堂的,因而是弥赛亚神的。最后,我看见被置于这种焦虑的灵人以奇妙的方式通过一种上升被释放,这同样是无法描述的。后来,我与他们交谈,他们极其谦逊,现就在幸福者当中。当时,我几次看到他们几乎被夺去怜悯,以致他们在被释放之前,可以说陷入极端的危难和永死的恐惧。但我被告知,他们曾过着邪恶的生活。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