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32章(4315-4331)7

发布时间:2020-10-18  阅读:786次
 

4315.就内在历史意义而言,“故此,以色列的孩子不吃大腿窝上的坐骨神经筋”表这些后代要知道这一点。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这是有助于提醒他们这就是其本性的事,因而是他们藉以知道这一点的事。

4316.就内在历史意义而言,“直到今日”表他们的性质永远如此。这从“直到今日”的含义清楚可知,凡在圣言中提及“直到今日”的地方,它都表示永远(参看2838)。这些后代的性质从最初之时就是如此,这一事实从雅各的儿子们本身就能看出来;如流便,因为他“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创世记35:22);如西缅和利未,他们杀了哈抹和示剑,并其城中所有男人;他其余的儿子则来到被杀的人那里,掳掠那城(创世记34:1-31)。因此雅各,那时叫以色列,临死这样谈及他们:论到流便,“你必不得超越,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你使自己毫无价值;因为你污秽了我的榻”(创世记49:3,4);论到西缅和利未,“我的灵魂不要进入他们的隐秘之地;我的荣耀不要与他们的会众联络;因为他们在怒中杀人,任意砍断牛腿大筋。他们的忿怒可咒诅,因为很猛烈;他们的暴怒可咒诅,因为很严厉;我要把他们分散在雅各中,使他们散住在以色列中”(创世记49:5-7)

[2]犹大的品性也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他娶了迦南女子为妻(创世记38:1,2),然而,这是违反嘱咐的,这一点从亚伯拉罕对他仆人所说的话可以看出来,他打发这仆人去给他儿子以撒娶利百加(创世记24:3,6);这一点还可从圣言中的许多经文看出来。该民族的三分之一支部分就来自这一支,也就是来自他儿子示拉,而示拉是由迦南母亲所生的(创世记38:11;46:12;民数记26:20;哥林多前书4:21,22)。雅各的这些和其余儿子的品性从他们对约瑟的邪恶行径(创世记37:18-36)进一步明显看出来。其在埃及的后代品性从他们在旷野时关于他们所记载的细节明显看出来,他们在旷野里经常叛逆,后来在迦南地则经常沦落为偶像崇拜者。最后,在主的时代,他们的品性刚才已经说明了(参看4314节)。他们如今的性质是众所周知的,即他们反对主,反对构成教会的事物,反对对邻之仁,甚至反对彼此。由此可见,这个民族一直具有这种性质。因此,不要让人再持以下观点,即:他们当中有什么教会,其实他们当中只有一个教会的代表;他们更不是优先于其他人而蒙拣选。

4317.就内在历史意义而言,“因为那人在坐骨神经筋上将雅各的大腿窝摸了一把”表由于他们具有一种无法通过重生被根除的遗传性,因为他们不允许这种事发生。这从“大腿”的含义清楚可知,“大腿”是指婚姻之爱,因而是指一切属天和属灵之爱(参看4280节);因为“大腿窝”就是婚姻之爱,以及一切属天、属灵之爱与属世良善结合的地方(4277, 4280)。因此,“摸它”,或损害它,以至于瘸了是指摧毁从这些爱所流出的良善。由于这事发生在雅各身上,故它表示这种性质从他传到他的后代那里,因而具有遗传性。“坐骨神经筋”(nerve of that which was displaced)表示虚假(参看4303节),在此表示源自遗传之恶的虚假。由此和整个思路可知,这种遗传性无法通过重生根除,因为他们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他们具有这种遗传性,并且无法重生;这一点从圣言中有关他们的一切记载,尤其摩西五经中的以下经文看得非常清楚:

摩西召了以色列众人来,对他们说,耶和华在埃及地,在你们眼前向法老和他众臣仆,并他全地所行的一切事,你们都看见了;但耶和华到今日没有使你们心能明白、眼能看见、耳能听见。(申命记29:2, 4)

又:

我未领他们到我所起誓应许之地以先,这百姓今日里所作的计画我都知道了。(申命记31:21)

又:

我要向他们掩面,看他们的结局如何。他们本是极乖僻的一代,心中无诚实的儿女。我要除灭他们,使他们的名从人间消失,惟恐仇敌惹动我。因为他们是缺乏智谋的民族,他们里面毫无聪明。他们的葡萄树是所多玛的葡萄树,他们的葡萄是蛾摩拉田园出的;他们的葡萄是苦毒的,全挂都是苦的。他们的酒是大蛇的毒气,是虺蛇残害的头。这不都是积蓄在我这里,封锁在我府库中吗?(申命记32:20, 26-34)

其它地方,尤其耶利米书中的部分经文也提到这些事。

“摸雅各的大腿窝”,然后他就瘸了,就表示他们的遗传性;这一点明显可见于何西阿书:

耶和华与犹大争辩,必照雅各所行的惩罚他,按他所做的报应他。他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脚跟,壮年的时候与神较力;与天使较力,并且得胜,哭泣恳求。(何西阿书12:2-5)

就内在历史意义而言,此处与神较力”是指他们坚持认为教会的代表要存在于他们当中(参看4290, 4293)。由此明显可知,他们所拥有的这种遗传性源自雅各自己,这一点从更多目前不得不忽略过去的经文明显看出来。

关于具体的遗传性,在当今的教会,人们都以为一切遗传之恶皆来自第一代父母,所有人都因此在遗传之恶方面受到诅咒。但事实并非如此。每个人里面的遗传之恶的源头在于他的父母和父母的父母,也就是在于祖父母和历代先祖。他们通过实际生活所获得、通过频繁实践或习惯可以说已经成为其秉性一部分的一切邪恶都会传给他的儿女,在他们里面变成遗传,这恶还伴随着从祖父母和先祖植入在父母里面的东西。来自父亲的遗传之恶更为内在,来自母亲的遗传之恶更为外在。前者无法轻易根除,而后者则能。当人正在经历重生时,来自最近父母的根深蒂固的遗传之恶就会被根除;但对那些未经历重生的人,或不能重生的人来说,它依然存留。这就是遗传之恶(参看313, 494, 2122, 2910, 3518, 3701)。这个问题对于能反省的人,以及从以下事实也是显而易见的,即:每个家族都有某种特定邪恶或良善,该家族凭此而有别于其它家族;这种特性如众所周知的,是从父母和先祖遗传来的。这同样适用于如今仍旧存留的犹太民族,该民族与其它民族截然不同,不仅能从它特有的性情被识别出来,还可以从它的习俗、言语和面貌被识别出来。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何为遗传之恶。人们以为遗传之恶在于行恶,而事实上,它在于意愿、因而思想邪恶。遗传之恶就在意愿本身和源于此的思维中;它就是在它们里面、甚至在此人行善时也会将自己附着上的向恶的实际倾向。它通过当邪恶临到别人身上时所感觉到的快乐可被识别出来。这根深深向下隐藏,因为接受来自天堂,也就是经由天堂来自主的良善与真理的内在形式本身被扭曲,可以说已经扭曲得变形了;以致当良善与真理从主流入时,它们要么被反射回去,要么被歪曲,要么被窒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如今对良善与真理的觉知不存在了,对重生之人来说,取而代之的是良心;良心承认从父母和老师那里所学到的为良善与真理。爱自己胜过他人,若其他人不尊敬我们,就向他们意愿邪恶,以报复为乐,以及爱世界胜过天堂,就出自遗传之恶;一切恶欲或邪恶情感也出自这一源头。人不知道这类事物就存在于遗传之恶里面,更不知道它们是天上情感的对立面。然而,在来世可以清楚显明,每个人通过实际生活引向自己的源自遗传之物的邪恶何等之多,以及他因来自这一源头的邪恶情感而距离天堂何等遥远。

雅各后代里面的遗传之恶无法通过重生而根除,因为他们不允许这种事发生。这一事实从圣言中的历史描述明显看出来;因为他们在旷野的一切试探中都屈服了,如摩西五经所记载的;后来在迦南地,一看不到神迹,也会屈服。然而,这些试探都是外在的,而不是内在的或属灵的。他们在属灵的事上不能受试探,因为他们不知道内在真理,也没有任何内在良善,如前所示;除了在他所知道或所拥有的事物方面外,没有人能受试探。试探就是实现重生的实际手段。这些事就是他们不允许重生的意思。关于他们在来世的状态和命运,可参看前文(939-941,3481)

大人和对应()

此处关于与总体上感官的对应

4318.天使聪明的主要特征就是他们知道并发觉一切生命皆出自主,以及天堂整体上与祂的神性人身相对应;因而一切天使、灵人和世人都对应于天堂;还知道并发觉这种对应的性质,或说它们以哪种方式进行对应。这些就是聪明的主要特征,这些特征在天使里面的表现,远远胜过在世人里面的。天使由此知道并觉察到存在于众天堂中的无数事物,因而也知道并觉察到存在于世上的事物;因为出现在世上的事物及其性质就是源自如同它们初始的那些众天堂中的事物的原因和结果。因为整个自然界就是代表主国度的舞台。

4319.大量经历向我表明,不仅世人,而且灵人,以及天使都无法凭自己思考、言说并行出任何事,而是通过其他人;而这些其他人也不能凭自己如此行,还要通过其他人,依此类推。因此,所有人,无论集体的还是个体的,都凭生命的第一源头,也就是凭主思考、谈论并行动,无论他们如何看似完全独立,如同凭自己这样行。这一事实经常向那些在肉身生活时曾以为和确信以下观念的灵人显明,即:所有事物都在他们自己里面,而非之外,也就是说,他们凭自己和自己的灵魂思考、言说并行动;生命看似已经植入他们自己和自己的灵魂。他们还通过诸如存在于来世,但不可能存在于世上的活生生的经历被指示,恶人从地狱,而善人从天堂,也就是经由天堂从主思考、意愿和行动;然而,无论邪恶还是良善,都看似始于这些人自己。基督徒从他们取自圣言的教义知道这一点,也就是以下教义:一切邪恶皆出自魔鬼,一切良善皆出自主;然而却很少有人相信。他们因不相信,故将他们所思想、意愿和行出的邪恶变成自己的。然而,他们没有将任何良善变成自己的,因为凡相信自己所行良善的源头在于他们自己的人都会索要良善,将其归于自己,从而将功德置于它们里面。他们还从教会的这一教义,即没有人能凭自己行任何良善,以致凡源于他自己及其小我的,都是邪恶,无论它如何看似良善;但这个教义也少有人相信,尽管它就是真理。

已经确认这一观点,即他们凭自己活着,因而凡他们所思想、意愿和行出的,皆始于他们自己的恶人,当被指示事实完全符合这个教义时,声称他们现在相信了。但他们被告知,知道并不等于相信,相信是内在的,只能存在于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中,因而只能存在于那些处于对邻之仁的良善之人当中。这些灵人因是邪恶的,故坚持认为他们现在已经相信了,因为他们看见了。不过,他们接受了来世的常规检查,也就是被天使严格查看。当他们被查看时,其脑袋的上半部分回缩,大脑显得粗糙、多毛,充满幽暗。这表明那些仅有记忆知识的信仰,却没有真信之人的性质;知道不等于相信。那些知道并相信之人的脑袋看似人的脑袋,大脑显得井然有序、雪白光亮;因为他们接受天堂之光。但对那些只知道并以为他们由此相信,其实并不相信的人来说,由于他们活在邪恶当中,故天堂之光没有被接受,因而在这光中的聪明和智慧也没有被接受。因此,当他们接受天使社群,也就是天堂之光时,这光在他们当中就沦为黑暗。这就是为何他们的大脑看似充满幽暗的原因。

4320.唯独从主而来的生命在每个人身上都看似在他自己里面,这由于主对全人类的爱或仁慈。也就是说,祂的旨意就是使祂自己的东西成为每个人自己的,并将永恒的幸福赐给每个人。众所周知,爱将它自己的东西赋予别人,因为它在对方里面显现自己,将使自己呈现在他里面。那么神性之爱的情形又会如何呢?恶人也接受出自主的生命,这种接受如同世上的物体;所有物体都从太阳接受光,并由此接受色彩;只是每种物体对它们的接受都取决于该物体所取的形式。吸收并扭曲这光的物体显出黑色或丑陋的颜色,然而它们是从太阳之光获得其黑色和丑陋。恶人当中出自主的光或生命也是如此;但这生命并不是生命,而是所谓的属灵死亡。

4321.尽管这些事看似矛盾,令人难以置信,但它们却不可否认,因为经验本身指示它们是千真万确的。如果原因不得而知的一切事物都被否认,那么出现在自然界的无数事物都会遭到否认,因为能知道的原因几乎不到万分之一。事实上,自然界的奥秘如此之多、如此之大,以致人所知的,与人所不知的相比,几乎如同无有。那么,出现在超自然领域,也就是灵界的奥秘又会是什么情形呢?如以下奥秘:只有一个独一的生命,所有人都从该生命接受自己的生命,没有哪两个人的接受方式是一样的。甚至恶人也从这独一生命接受自己的生命,地狱也是。所流入的生命照它被接受的方式而起作用;天堂被主照着人的样式而有序排列,它也由此被称为大人。因此,人里面的一切事物皆与其对应;没有从天堂进入人里面一切事物的流注,人类无法存活片刻;大人里面所有人的位置照着他们所在真理与良善的性质和状态而保持不变;那里的位置并不是位置,而是状态;因此左边的人看上去一直在左边,右边的人一直在右边,前面的人一直在前面,后面的人一直在后面;他们看上去在头部、胸部、背部、脚部、头顶上和脚底下的水平面上,或径直或倾斜,或近或远。他们就占据这些位置,无论灵人如何并转向哪个方向;显为太阳的主看上去一直在右边,就在右边的半空中,在右眼这个水平面稍向上一点;那里的一切事物都与显为太阳的主和那里的中心有关,因而与它们独一的源头有关,它们都从该源头产生并持续存在。由于出现在主面前的所有人照其良善与真理的状态而保持位置不变,故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每个人面前,因为主的生命,因而主自己就在天堂中的所有人里面。更不用提其它无数奥秘了。

4322.今天的人们都以为人是通过精子和卵子自然产生的。这精子自创造之初就具有以这种形式将自身产出的能力在里面,先是在卵子中,接着在子宫里,然后自行存在,不再需要神性帮助将它产出。如今有这种信仰的原因在于,没有人知道从天堂,也就是经由天堂从主而来的任何流注;这是因为,没有人想知道天堂的存在。学者们无论私下还是公开聚会时,还在彼此讨论到底有没有地狱,因而有没有天堂。由于对天堂心存怀疑,所以他们也无法接受有关从主经由天堂而来的流注的任何观念。然而,这流注却产生了地上三个王国的一切事物,尤其动物王国的事物,特别是人里面的事物,并把它们以取决于其功用的形式联结起来。因此,他们也无法得知天堂与人存在任何对应关系;更不知道这种对应关系具有这样的性质:他里面的每一个细节,甚至每一个最小细节皆通过这流注而存在,也通过它而持续存在。因为持续存在就是不断存在,因而保持联系和形式就是不断创造。

4323.在前几章末尾,我就已经开始说明,人的每一部分都与天堂相对应。我是通过来自灵人界和天堂的活生生的经历来说明的,目的是叫人们知道他们存在并持续存在所依赖的源头,并且存在一个从该源头进入他里面的持续流注。后面我同样会通过经历说明,人拒绝从天堂,也就是经由天堂从主而来的这个流注,却接受从地狱来的流注;然而,主仍不断维持他与天堂的对应关系,以便他能从地狱被引向天堂,并通过天堂被引向主,若他这样选择的话。

4324.心与肺,以及脑与大人的对应关系已经在各章节末尾予以阐述了。根据我们的计划,接下来论述与人的外在感官,也就是视觉器官或眼睛;听觉器官或耳朵;以及嗅觉器官、味觉器官和触觉器官的对应关系。不过,必须先论述与总体上感官活动的对应关系。

4325.总体上的感官活动或一般感官活动分为自主的和非自主的。自主的感官活动属于大脑,而非自主的感官活动属于小脑。总体感官活动的这两种形式在人里面被结合起来,然而它们却是不同而分离的。从大脑发出的纤维建立总体上自主的感官,而从小脑发出的纤维建立非自主的感官。来自这两个源头的纤维在名为延髓和脊髓的两个附件内联结起来,并通过这些进入身体,在那里使它的肢体、内脏和器官成形。包裹身体的部位,如肌肉和皮肤,以及感觉器官,绝大部分接受来自大脑的纤维;人通过这些而照着自己的意愿拥有感觉和活动。但包含在这些包裹物或覆盖物里面、被称为身体内脏的部位则接受来自小脑的纤维;因此人在这些部位中体验不到任何感觉,它们也不受其意愿的控制。由此在某种程度可知,何为总体上的感官活动,或一般自主的感官活动和一般非自主的感官活动。另外,要知道,总的整体必须先于任何个体部位而存在;没有总的整体,个体部位绝无可能存在和持续存在;事实上,它在总的整体里面持续存在;每一个体部位都受总的整体的性质和状态制约。这同样适用于人里面的感觉,以及活动。

4326.有一次,我听见一道隆隆的雷声,是从后脑勺上方相当高的地方传来的,并持续传遍整个区域。我想知道他们是谁,被告知,他们就是那些与非自主的总体感官活动有关的人。我还被告知,他们能清楚感知一个人的思想,却不愿意透露并说出它们,就像小脑能感知大脑所行的一切,却不泄露它一样。当他们公开进入后脑勺的整个区域的活动结束后,他们的活动范围就显现出来了。首先它伸向整个脸部;然后退到左脸,最后退到耳朵那一侧。这一系列活动表示自最早期以来存在于这个地球上的人类当中非自主的总体感官活动的性质,以及这种活动是如何发展的。

来自小脑的流注主要注入脸部,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可知:人的意向就写在他的脸上,他的情感也呈现在脸上。这一切绝大部分是在人有意识的意愿之外发生的,如当恐惧、敬畏、羞耻、各种快乐和悲伤,以及许多其它情绪出现时的情形;它们以这样的方式为别人所知:他从这个人的脸就能知道此人里面有哪些情感,意向和心智在他里面发生哪些改变。当没有伪装在里面时,这些感觉就从小脑经由其纤维传递。我以刚才所提到的方式得到指示:在最早的时代,也就是上古之人当中,总体感官活动在整个脸部进行,但在这些时代之后,就逐渐被限制在脸的左侧,在后来时代之后,最终离开了脸部,以至于如今脸上几乎没有任何非自主的一般感官活动留下。右脸连同右眼与对良善的情感相对应,左脸连同左眼与对真理的情感相对应。耳朵所属的区域对应于没有情感的纯粹顺服。

对于其时代被称为黄金时代的上古之人来说,由于他们处于完美或完整的状态,并如天使那样活在对主之爱和相爱中,所以小脑的非自主努力在脸上表现得很明显,那时除了照着天堂流入其非自主努力,进而流入意愿的方式外,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在脸上表现出任何东西。而对于其时代被称为白银时代的古人来说,由于他们处于真理的状态,并由此处于对邻之仁,所以小脑的非自主努力在右脸并不明显,只在左脸明显。但对于他们的后代,也就是其时代被称为黑铁时代的人来说,由于他们没有对真理的情感,只有对真理的顺服,所以非自主努力在脸上不再明显,而是挪到左耳的周边区域。我被告知,小脑纤维就这样改变了它们向外进入脸部的流注,来自大脑的纤维取而代之,转到那里,现在控制来自小脑的纤维。对它们的这一切控制皆源于一种努力,即照着来自大脑的人自己意愿的指令在脸上形成表情。这些事在人看来并不明显,但凭着天堂的流注和对应关系,它们对天使来说是显而易见的。

4327.像这样的总体和非自主的感官活动,如今就存在于那些处于信之良善与真理的人中间。但对那些陷入邪恶,并由此陷入虚假的人来说,无论他们的脸、言语,还是举止,都不再出现非自主的总体感官活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模仿非自主性,或所谓自然性的自主性,他们从小就通过经常运用或习惯使得这种自主性变得如此。在这类人当中,这种感觉的性质可通过一种流注来说明;这种流注无声而又冰冷地流入整张脸,既流入脸的右侧,也流入左侧,并从那里伸向双眼,从左眼延伸到脸部。这一系列活动意味着大脑纤维侵入并控制了小脑纤维,结果,虚假、模仿、伪装和欺诈在里面掌权,而诚实和善良只是在外表上才能看见。它伸向左眼,从那里也进入脸部,这意味着他们以邪恶为其目的,并运用心智的理解部分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左眼表示理解部分。

如今这些人就是多半构成总体和非自主感官活动的人。而在古时,这种人是最为属天的,但如今他们是恶毒的,这一点从基督教界看得最为明显。他们为数众多,出现在后脑勺和背部下面,我在那里多次发现并察觉到他们。因为那些如今与这一感官活动有关的人都妄想向邻舍图谋恶计,表面上却装作友好的样子,甚至表现得亲密无间,他们的举止也是如此。他们说话也很和蔼可亲,好像比谁都仁慈,然而不仅是与他们交往之人,而且也是人类最苦毒的敌人。其思维曾传给我,它们都是极其恶毒、可憎的,充满残忍和杀戮。

4328.我还曾被指示心智的意愿或意志部分和理解部分总体上是何情形。构成主的属天教会的上古之人(参看1114-1123节)就具有包含良善的意愿或意志和包含源自那良善的真理的理解;对他们来说,这二者合而为一。然而,形成主的属灵教会的古人具有完全被摧毁的意愿或意志,但仍具有完好无损的理解,主通过使人重生在这理解里面形成一个新的意愿或意志,并通过这新的意愿或意志也形成一个新的理解(参看863, 875, 895, 927, 928, 1023, 1043, 1044, 1555, 2256)

就良善而言,属天教会是何情形,可通过从天而降的蓝柱来说明;蓝柱的左侧充满光明,就像太阳放射的炽热火光。这代表那些人的第一个状态;蓝色代表他们的意愿或意志,也就是良善;炽热火光代表他们的理解。后来,这个柱子的蓝色变得暗红,这代表他们的第二个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们的两种生命,即意愿的生命和理解的生命,仍行如一体,只是就来自意愿的良善而言,更为暗淡了。因为蓝色表示良善,而炽热的火光表示源自良善的真理。

此后,柱子完全变黑了;柱子周围有一道通过某种闪光事物而斑驳并呈现出各种颜色的亮光;这些变化表示属灵教会的状态。黑色柱子表示意愿或意志完全被毁,无非是邪恶;通过某种闪光事物而斑驳的亮光表示主在理解中提供了一个新的意愿或意志;因为在天上,理解由亮光来代表。

4329.一些灵人来到某个高处,据声音判断,他们似乎为数众多。我从他们流向我的思想观念和言语发现,他们似乎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一个清晰概念,只有对许多事物的一个总体概念。这不由得使我认为,他们不能感知任何清晰的事物,只能感知某种总体和不清晰的事物,因而感知某种模糊事物;因为我认为总体事物必然模糊。他们的思维是总体上的,也就是说,是对同一时间所发生的许多事的思维,我能从他们流入我思维的观念清楚发觉这一点。

一个居间灵人被提供给他们,他们便通过这个灵人与我对话;因为这种总体思维若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就无法用话语来表达。当通过居间者与他们对话时,我照自己的观点说,总体事物无法表现出对任何具体事物的一个清晰概念,只能表现出一种模糊到可以说根本不是概念的概念。但一刻钟后,他们展示了他们拥有对总体事物,以及总体事物的许多方面的清晰概念。他们特别通过观察说明这一点;他们对我的思维和情感的一切变化和不同,连同它们的最小细节观察得如此精确而清晰,以至于其他灵人不可能做得更好。我由此断定,诸如存在于那些具有少量知识,因而对一切事物都处于模糊状态之人当中的总体概念是一回事,诸如存在于那些在真理与良善上得到指教之人当中的清晰总体概念又是另一回事。因为这些真理与良善已经照它们自己的次序和系列被引入对它们的总体概况中,并以这样的方式被有序排列:这些人能从总体概况清晰看到它们。

这些灵人就是在来世构成总体和自主感官活动的人,以及那些通过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获得从总体看待事物,由此更广泛地深入思考事物,并立刻发觉事情是否如此能力的人。诚然,他们可以说在模糊中看到事物,因为他们从总体概况看待其中的事物;但这些事物在总体概况中被整理得井然有序,因此对他们来说很清晰。这种总体自主感官活动只出现在智者里面。我得知这些灵人就具有这样的特质,因为他们能在我里面看到我结论中的每一个细节,并由此对我思维和情感的内层得出结论。这些结论如此精准,以致我甚至开始害怕再思想些什么。因为他们发现了存在于我里面我却不知道的东西,然而我从他们所得出的结论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发现。我由此觉得自己不愿和他们说话,当我意识到这种不情愿时,它看似一种毛茸茸的东西,并且里面有某种事物在无声地说话。我被告知,这表示与这些灵人相对应的肉体内的总体感官意识。次日,我又和他们交谈,再一次发现他们所拥有的总体觉知不是模糊的,而是清晰的;总体事物及其状态各种各样,故具体事物及其状态也是各种各样,因为后者在次序和系列上与前者相关联。

我被告知,还要更为完美的总体自主感觉能力存在于天堂的内在气场中;当天使拥有一种总体或普遍概念时,他们同时也拥有具体概念,主在普遍当中将这些具体概念整理得井然有序,并使它们变得清晰。我还被告知,总体和普遍整体若不将个体和具体部分包括在内,就什么也不是,因为它们凭这些个体和具体部分而存在,并被如此称呼;它们仅在这些部分存在于它们里面的范围内而存在。由此也明显可知,主的普遍治理若没有一切最小细节在里面,并凭这些细节而存在,根本什么也不是;就神性而言,认为存在某种普遍事物,却又拿走它的具体细节是非常愚蠢的。

4330.由于三层天堂一起构成大人,并且如前所述,身体的一切肢体、内脏和器官都照它们所发挥的功能和功用而与它相对应;不仅外在的、显为可见的事物与它相对应,而且内在的、未显为可见的事物也与它相对应。因此,外在人的事物与它对应,内在人的事物也与它对应。与外在人的事物相对应的灵人并天使社群绝大部分来自这个星球;而与内在人的事物相对应的社群大部分来自别的地方。天上的这些社群行如一体,犹如外在人与内在人在重生之人里面行如一体。然而,如今很少有来自这个星球的人进入来世外在人与内在人行如一体的人当中,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感官的,以致除了认为人的外在构成整个人,并且当这一切逝去时(如当他死亡时的情形),几乎剩不下具有生命的任何事物外,很少有人相信别的。他们更不相信有一个活在外在当中内在,并且当这外在逝去时,内在特别有生命。

我通过亲身经历被指示这些人如何反对内在人:来自这个星球、在世时就具有这种秉性的众多灵人出现了,与内在感官人有关的其他灵人来到他们眼前;这时,他们立刻开始骚扰这些灵人,就跟没有理性的人总是根据感官谬论和由这些谬论所产生的错觉,以及毫无根据的假设来谈论和推理,以此骚扰有理性的人差不多;因为除了能通过外在感官事物证明的东西外,他们什么也不信。此外,这些灵人还使内在人受到侮辱。

但与内在感官人有关的灵人根本不关心这类事物,不仅对前面灵人的疯狂感到惊讶,还对他们的愚蠢感到惊讶。说来奇怪,当外在感官灵人接近内在感官灵人,并且几乎进入其思维的气场时,外在感官灵人开始呼吸困难(因为灵人和天使也要呼吸,和世人一样,只是他们的呼吸相对内在,3884, 3885等,3893节),因而几乎窒息,以致他们退了回去。他们离内在感官灵人越远,他们当中就越变得平稳和安静,因为他们发现呼吸更顺畅了;他们靠得越近,他们当中就越变得不安和焦躁。

原因在于,当外在感官灵人陷入自己的谬论、错觉、毫无根据的假设,因而陷入虚假时,他们就感到平静;但当反过来,这类事物从他们那里被除去时,如当内在人以真理之光流入时的情形,他们就感到不安。因为在来世,思维和情感在他们自己周围制造气场,这些气场照着他们彼此同在和靠近的程度相互交流(1048, 1053, 1316, 1504-1512, 1695, 2401, 2489)。这种冲突会持续数小时;以这种方式我被指示,如今这个星球的成员如何反对内在人,并且对他们来说,外在感官意识几乎构成他们里面的全部。

4331.下一章的末尾将继续论述“大人与对应”,那里论述的主题是与具体感官的对应关系。

上一篇:32章(4229-4331)6

下一篇:33章(4332-4421)1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