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我们对孩子的责任(二)

发布时间:2022-11-05  阅读:598次
 

此外,罪并不遗传,良善也不遗传,遗传的只是一种或另一种倾向。作为倾向,它们不是性格的一部分,而且无论它们多么糟糕,都不会使人有罪。邪恶的倾向不会真正成为我们的一部分,除非我们有意选择它们,助长它们,并且在我们自由的情况下,根据它们行事。然后它们就变成了我们的,并且通过继续按照它们行事,我们确认并强化了它们。如果一个人这样选择邪恶,他就有罪了,而不是以前。“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儿子必不担当父亲的罪孽,父亲也不担当儿子的罪孽。”(以西结书18: 20)

我们可能高估一个天生的好性格,或夸大一个明显不良遗传的缺陷。正如遗传的恶不会成为性格的一部分,也不会使人有罪,除非它被有意选择和确认;同样,遗传的善,即使它显得可爱,也不会成为属天的性格,除非从主那里学习真理的原则,并为主的缘故虔诚地行善。我们被教导说,仅仅遗传的善是没有深度的,正如我们所说的,它是天生的,不是基于原则,其中没有力量。它好比动物的良善,当它受到任何真正的试探时,没有抵抗的力量,而是任意被恶牵引(属天的奥秘4988, 5032, 6208)。在形成真正的、强大的、属天的性格方面,良善的天性和讨人喜欢的方式有时可能是阻碍,而不是帮助。一个人可能生活顺利,自我感觉良好,可憎的邪恶可能永远不会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迫使他认识它们的可憎,并谴责它们,抵制它们,寻求主的帮助来对付它们。因此,他的性格可能永远不会获得任何真正的深度和力量。这样一个在我们看来很可爱的良善的天性,很可能在主看来,它的力量和真正适合天堂的程度还不如一个远远不及的天性,后者通过许多试探,甚至通过许多跌倒,认识了自己的软弱和邪恶的可憎,并在主的帮助下,坚决地抵制邪恶。主说:“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马太福音19:30)

当人类尚天真无邪的时候,情况并非如此;但在我们的时代,为了我们的益处,主允许遗传的恶适当被唤醒。它让我们有机会在善与恶之间作出明确的选择,叫我们认识自己的软弱和主的拯救大能。行恶从来是无益的,它坚固我们里面的恶。但如果我们在感到这种倾向时抵制它,向主寻求帮助,我们就获得了力量。我们甚至被教导说,那些在儿时去了天堂,在那里天真无邪地成长的人,有时会被允许感受他们的自然倾向,感受主在拯救他们脱离邪恶,这种经历会给他们的性格增加力量,使他们有更深的感激和信赖,以及更完美的稳妥和平安(属天的奥秘2307, 2308)。在这个世界上,恶的遗传和恶的关系被允许沉重地压在一些孩子身上,这其中有同样的怜悯。在条件不能完全改变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配合主对孩子的安排,帮助他们看到邪恶的可憎,并通过抵制它获得力量。遗传的明显邪恶倾向是一个把手,在主的帮助下,人可以把握住悔改和重生的工作。门徒问:“主啊,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呢?是这人还是他父母呢?”主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8:2-3)无论一个人软弱的原因是什么,他的软弱可以成为他的力量,引导他找到主的拯救大能。

主的旨意或天命、天意)与每一个人同在,使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天堂安家,甚至使遗传的恶在重生中给予不情愿的帮助。祂总是努力将错误的影响限制在尽可能窄的范围内,并在尽可能广泛的范围内增加善。当主说:“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就是教导我们这一点。

但是,主做了祂的工,并不表示人不用做什么。祂的旨意总是需要我们配合。告诉我们祂会眷顾我们后代的那句话,也提醒我们自己的责任。“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儿子不会因为父亲有罪而有罪,没有人会因不良的遗传而被定罪。然而,轻忽而邪恶的父母会使孩子的路更难走,这仍然是事实。另一方面,心怀善意的人难道不应该了解遗传的法则,以减少父母一代又一代传给孩子的负担吗?毫无疑问,这是应该的。这条诫命的字句明确地暗示了这一点。但现在我们是站在圣地。一个人如果想预先决定和控制孩子的性格,那一定是用亵渎的手触碰唯独属于主的东西。人在这个方向上的努力必须是消极的而不是积极的。他必须努力制服自己,抛弃自我的想法,以便不妨碍主做祝福的工作。“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诗篇127)

然而,帮助他人的想法应该是一个强烈的动机,不仅抵制错误的行为,而且抵制错误的思想和情感。对邪恶的每一次抵制都会减少世界上邪恶的力量,对他人和自己都是如此。当我们放下一些自私,使主可以更充分地通过我们并与我们一起作工,使天堂的荣光在我们里面增长并照耀我们周围,我们就为他人的缘故抵制了邪恶。在我们与孩子的关系中,我们尤其要想到这一点。父母(其次适用于老师和所有陪伴孩子的人)应该为了孩子的缘故,坚持抵制每一个邪恶的行为、思想和情绪,以便给孩子带来良善有益的影响,而不是有害的影响,不至于切断主对孩子的祝福,而是以各种方式将他们带到主面前。人可能常常变得疏忽,或者被一些突然的冲动牵走,但一想到那些需要他帮助的孩子,他就会醒悟要持之以恒。“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约翰福音17:19)这是我们对孩子的首要责任。

二、余留

“到他晓得弃恶择善的时候,他必奶油与蜂蜜。”(以赛亚书7: 15)

“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诗篇8: 2)

我们对遗传的研究告诉我们,每个人都继承了在累代祖先的生活中被发展和加强的邪恶倾向。也有一些好的遗传特征,但这些特征只是抵抗邪恶倾向的微弱基础,一来因为它们很少,二来更因为好的遗传在成为原则之前是浅薄的,其中没有抵抗的力量。既有这样的遗传,如果主不提供一些强有力的善的基础来抵消邪恶的趋势,那么孩子的情况将是无望的。没有这样的帮助,就没有抵制自然倾向的基础,人就会不可避免地被它们裹走。主以最奇妙的方式做了必要的供应,并且为每个人做了这种供应。

主首先规定,孩子的自然遗传不会在他出生时立刻被唤醒。它处于休眠状态,自然的邪恶倾向随着年岁渐长才逐渐表现出来,其中一些直到生命的最后阶段才出现。我们看到主的这一规定充满了智慧,因为如果人在出生时突然感受到他所继承的邪恶倾向的全部力量,就不可能抵御它们。但仅有延迟是不够的。即使邪恶的苏醒被推迟了,只会逐渐进入我们的意识,我们仍然无法更好地应对它,除非在这期间,当自然的倾向沉睡时,善在我们身上获得积极的控制。如果能以某种方式实现这一点,那么当邪恶的倾向被允许逐渐苏醒时,孩子就有东西可以与之比较,判断其真正的性质;他就有一些基础,可以进行有效的抵抗。

而主提供了这种帮助。祂规定,在生命的最初几年,在自然的遗传被唤醒之前,神圣的影响应该与每个孩子同在。祂部分地通过触动父母和其他人的心来实现这一点,使他们对孩子表现出一种温柔,从而唤起他们回应的情感。关于这一点,我们必须在后面讲到。但这并不是提供善的基础的唯一手段,而善的基础对于以后的生活是十分必要的。这是一种太薄弱、太不确定的方法,单靠它是不够的。对每一个小孩子来说,最强大的善的影响直接来自天堂和主。天上的天使接近每一个孩子,当他的灵魂向他们开放时,他们利用宝贵的机会植入天真、良善和真理的印象,这些印象是以后的岁月和天堂的永生所依赖的。他们是天使中最优秀和最温柔的,被指定担当这个神圣的责任。当主说,小孩子的天使常在天上见天父的面,就告诉了我们这一点。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