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出埃及记》(9701—9728)

发布时间:2021-11-20  阅读:135次
 27
仁与信的教义

9701.接下来必须说一说内在人和外在人。

9702.那些对内在人和外在人只有一种笼统观念的人,以为思考和意愿的,是内在人,说话和行动的,是外在人,因为思维和意愿是内在的,由此而来的言语和行为是外在的。

9703.然而,要知道,不仅内在人思考和意愿,外在人也思考和意愿;只是它们联合起来时的情形不同于它们分离时的。

9704.当一个人聪明地思考、智慧地意愿时,他是出于内在人思考和意愿的;但当他不聪明地思考、不智慧地意愿时,就不是出于内在人思考和意愿的。因此,当一个人对主和属主的东西持有正确、良善的思维,对邻舍和属邻舍的东西也持有正确、良善的思维时,并且当他对这一切的意愿也是正确和良善的时,他的思维和意愿就来源于内在人。但当一个人对这些的思维是错误、邪恶的时,他的思维和意愿就不是来源于内在人。正确的思维是信仰真理的产物,正确的意愿是热爱良善的产物。但错误的思维则是信仰虚假的产物,错误的意愿是热爱邪恶的产物。

9705.简言之,一个人在何等程度上处于对主之爱和对邻之爱,就在何等程度上处于内在人;并出于内在人思考和意愿,以及说话和行动。但是,一个人在何等程度上陷入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就在何等程度上处于外在人,并且只要他敢,还会出于外在人说话和行动。

9706.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是照着天堂的形像和世界的形像被造的;内在人是照着天堂的形像被造的,外在人是照着世界的形像被造的。因此,出于内在人思考和意愿,就是出于天堂,也就是通过天堂出于主思考和意愿;但出于外在人思考和意愿则是出于世界,也就是通过世界出于自己思考和意愿。

9707.由于这个原因,主提供并规定,一个人的内在人要照着他出于天堂,也就是通过天堂出于主思考和意愿的程度而被打开,这种打开是向着天堂,甚至向着主自己。相反,由于同样的原因,照着一个人出于世界,也就是通过世界出于自己思考和意愿的程度,他的内在人要被关闭,外在人被打开,这种打开是向着世界和自己。

9708.为将外在人带入真正的秩序,它必须服从内在人;当外在人顺服内在人时,它就变成从属的。这一切在何等程度上发生,外在人就在何等程度上变得智慧。这就是旧人及其情欲必须死去,他才能成为一个新造的人的意思。

9709.那些内在人已经关闭的人不知道内在人的存在,也不相信天堂和永生的真实存在。让人诧异的是,这些人甚至认为自己比别人更聪明;因为他们爱自己和自己的东西,崇拜这些东西。那些内在人向天堂打开,一直通向主的人则不然,因为这些人生活在天堂之光中,因而处于来自主的光照中;而前者不是生活在天堂之光中,而是生活在尘世之光中,因而处于来自自己的光照中。那些从自己,而不是从主那里得光照的人视虚假为真理,视邪恶为良善。

出埃及记27

1.你要用皂荚木作祭坛,长五肘,宽五肘;这坛要四方的,高三肘。

2.要在祭坛的四拐角上作角,角要与坛接连一块,用铜把坛包裹。

3.要作盆,收去坛上的灰,又作铲子、盘子、肉锸子、火鼎;坛上一切的器具都用铜作。

4.要为坛作一个格栅,一个铜作的网,在网上,在它的四边上作四个铜环。

5.把网从下面安在坛的围腰底下,使网直达坛的半腰。

6.又要为坛作杠,就是皂荚木的杠,用铜包裹。

7.这杠要穿在环子内,这杠要在坛的两边,用以抬坛。

8.要用空心板作坛,你在山上怎样看到的,就怎样去做。

9.你要在向南的南边作居所的院子,院子的帷子要用捻的细麻作,一角长一百肘。

10.帷子的柱子要二十根,铜座二十个,柱子上的钩和箍都要用银子作。

11.北边的长度也一样,帷子长一百肘,帷子的柱子二十根,铜座二十个,柱子上的钩和箍都要用银子作。

12.院子的海边当有帷子,宽五十肘。帷子的柱子十根,座十个。

13.向东的东边院子要宽五十肘。

14.门这边的帷子要十五肘,帷子的柱子三根,座三个;

15.门那边的帷子也要十五肘,帷子的柱子三根,座三个。

16.院子的门当有二十肘的帘子,要用蓝色、紫色、染过两次的朱红色线和捻的细麻,用绣花的手工织成,柱子四根,座四个。

17.院子四围一切的柱子都要用银箍连络,柱子上的钩子要用银作,座要用铜作。

18.院子要长一百肘,宽整五十肘,高五肘,帷子要用捻的细麻作,座要用铜作。

19.居所各样服务的一切器具,并它的一切橛子和院子里一切的橛子都要用铜作。

20.你要吩咐以色列人,叫他们把那纯净的、为点灯捣成的橄榄油拿来给你,使灯常常点着。

21.在会幕中法版上的帷帐外,亚伦和他的儿子,从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华面前经理这灯,这要在以色列人当中为他们世代作一个时代的律例。

概览    

9710.本章在内义上论述了源于爱之良善而对主的敬拜。这种敬拜由祭坛来表示,总体上通过与祭坛有关的一切来描述。

9711.之后本章论述了最低层天堂,院子代表并描述了这层天堂。

9712.最后,这一章论述了仁之良善,属灵天堂通过仁之良善从主拥有光在信之真理里面。这些事物由“橄榄油”和“灯”来表示。

内 义

9713.出埃及记27:1-8.你要用皂荚木作祭坛,长五肘,宽五肘;这坛要四方的,高三肘。要在祭坛的四拐角上作角,角要与坛接连一块,用铜把坛包裹。要作盆,收去坛上的灰,又作铲子、盘子、肉锸子、火鼎;坛上一切的器具都用铜作。要为坛作一个格栅,一个铜作的网,在网上,在它的四边上作四个铜环。把网从下面安在坛的围腰底下,使网直达坛的半腰。又要为坛作杠,就是皂荚木的杠,用铜包裹。这杠要穿在环子内,这杠要在坛的两边,用以抬坛。要用空心板作坛,你在山上怎样看到的,就怎样去做。

“你要作祭坛”表主和对祂的敬拜的一个代表。“用皂荚木”表公义。“长五肘,宽五肘”表由良善和真理同等构成。“这坛要四方的”表因此而为公义之物。“高三肘”表就层级而言的完整或完全之物。“要作角”表能力。“在祭坛的四拐角上”表这能力的各个方面。“角要与坛接连一块”表这能力必须来自良善。“用铜把坛包裹”表良善的一个代表。“要作盆,收去坛上的灰”表移除使用后的东西之物。“又作铲子、盘子、肉锸子、火鼎”表充当容器并服务于各种功用或目的的记忆知识。“坛上一切的器具都用铜作”表它们都必须由良善形成。“要为坛作一个格栅,一个网”表感官层,也就是最末和最低层。“铜作的”表这也必须由良善形成。“在网上作四个铜环”表良善的气场,一个联结通过该气场实现。“在它的四边上”表处处。“把网从下面安在坛的围腰底下”表在最末和最低层面的感官层。“使网直达坛的半腰”表感官层的延伸。“又要为坛作杠”表将某种事物保持在一种良善状态中的能力。“就是皂荚木的杠”表公义的良善,以及源于这良善的能力。“用铜包裹”表良善的一个代表。“这杠要穿在环子内”表神性良善的气场的能力。“这杠要在坛的两边”表真理所源于的良善的能力和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用以抬坛”表产生并保持存在。“要用空心板作坛”表适用。“你在山上怎样看到的,就怎样去做”表与天上神性事物的对应关系一致。

9714.“你要作祭坛”表主和对祂的敬拜的一个代表。这从“祭坛”的含义清楚可知。用于燔祭和祭物的“祭坛”是指主的一个代表;由于“燔祭和祭物”表示构成对主的敬拜的一切,所以祭坛也是对主的敬拜的一个代表。倒不是说通过燔祭和祭物来敬拜主,而是说通过它们所代表的东西,即爱的属天事物和信的属灵事物来敬拜主(参看922, 923, 1823, 2180, 2805, 2807, 2830, 3519, 6905, 8680, 8936)

有两样东西用来代表主的神性人身,即圣殿和祭坛。主自己在约翰福音教导,圣殿代表这人身:

耶稣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耶稣是指着他身体之殿说的。(约翰福音2:19, 21)

祭坛同样代表这人身,这一点也可从主自己的话看出来,在马太福音,祂论到圣殿,同时论到祭坛说:

你们无知、瞎眼,因为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成了欠债的。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成了欠债的。你们无知、瞎眼,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马太福音23:16-22)

由此明显可知,正如殿代表主的神性人身,坛也是如此;论及坛的话与论及殿的话是一样的,即:使坛上的礼物成圣的,是坛。这表明,祭坛是一个渠道,其它事物通过这个渠道而成圣;因此,它也是主的神性人身,就是一切神圣之源头的一个代表。不过,祭坛代表神性良善方面的主;而圣殿则代表神性真理,因而天堂方面的主,因为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构成天堂。这解释了为何主论到殿说:“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接着又说:“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神的宝座”是指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因而是指天堂;而“那坐在上面的”是指主(5313)。圣殿所代表的,也由圣所来代表;那里神性真理方面的主就是柜子里面的“法版”(9503)
祭坛因代表神性良善方面的主,故是真正的至圣,并使凡触着它的都成为圣;这一点从下面出埃及记的经文可以看出来,在那里,经上说:

要洁净坛七天,使坛成圣,坛就成为至圣。凡触着坛的都成为圣。(出埃及记29:37)
这就是坛上必有常常烧着的火,不可熄灭的原因(利未记6:13);这火是取自香炉的火,而非来自其它源头(利未记10:1-6);因为“祭坛的火”表示主的神性之爱的神性良善(5215, 6314, 6832, 6834, 6849)

祭坛是主的一个代表,这一点从以下诗篇中的经文明显看出来:

求你发出你的亮光和真实,好引导我,带我到你的圣山,到你的居所。

求你用你的亮光和真理引导我,带我到你的圣山,到你的居所。我就进到神的祭坛,到神那里。(诗篇43:3, 4)

又:

耶和华啊,我要洗手表明无辜,才环绕你的祭坛。(诗篇26:6)

至于祭坛是对主的敬拜的一个代表,这从下列经文明显看出来:

基达的所有羊群都必聚集到你这里,尼拜约的公羊要供你使用;在我坛上必蒙悦纳。(以赛亚书60:7)

耶利米哀歌:

耶和华丢弃自己的祭坛,憎恶自己的圣所。(耶利米哀歌2:7)

丢弃祭坛表示废除来自爱之良善的敬拜主的代表;憎恶圣所表示废除来自信之真理的敬拜主的代表。

以西结书:

你们的祭坛必被拆毁,我也要将你们的骸骨抛散在你们祭坛的四围。你们的祭坛必然荒废,变得凄凉,你们的偶像要打碎,不复存在。(以西结书6: 4-6)

拆毁、荒废、凄凉的祭坛表示属于代表性敬拜的事物将要如此毁灭。以赛亚书:

祂叫祭坛上所有的石头都变为散落灰石的时候,雅各的罪孽才得赦免。(以赛亚书27:9)

散落灰石表示关于敬拜的一切真理。

同一先知书:

当那日,人必仰望造他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圣者。他必不仰望祭坛,就是自己手所筑的,也不重看自己指头所造的。(以赛亚书17:7, 8)

自己手所筑、自己指头所造的祭坛表示出于人自己的聪明的敬拜。

何西阿书:

以法莲为犯罪增添祭坛。(何西阿书8:11)

为犯罪增添祭坛表示发明毫无价值的敬拜形式。又:

荆棘和蒺藜必长在他们的祭坛上。(何西阿书10:8)

这描述了邪恶和虚假将进入并构成敬拜。

以赛亚书:

当那日,在埃及中间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以赛亚书19:19)

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表示对主的敬拜。

由于本章所描述的祭坛是轻便可移动的,所以它是用皂荚木造的,并且还包上铜。但在原地永远保持不动的祭坛则是要么用泥土,要么用未凿过的石头筑成的。用泥土所筑的祭坛是出于爱之良善敬拜主的首要代表;而用未凿过的石头所筑的祭坛则是出于信之良善和真理而敬拜的代表(8935, 8940)。然而,此处所描述的这种轻便可移动的祭坛是出于爱之良善敬拜主的代表;这就是为何它用皂荚木来作,并包上铜。

9715.“用皂荚木”表公义。这从“皂荚木”的含义清楚可知,“皂荚木”是指唯独属于主的功德和公义的良善(参看9472, 9486)。在此有必要阐明何为唯独属于主的公义和功德。人们以为主获得功德和公义,是因为祂成全了律法的一切,并通过十字架受难拯救人类。但是在圣言中,主的功德和公义并不是这样来理解的。相反,要将祂的功德和公义理解为,唯独祂与所有地狱争战,并战胜它们,从而将地狱里的一切,同时将天堂里的一切恢复秩序。因为每个人都有来自地狱的灵人与他同在,以及来自天堂的天使;没有他们,一个人绝无可能过任何生活。若非地狱被主战胜,天堂恢复秩序,没有人能得救。

若非通过祂的人身,也就是说,通过凭祂的人身而与地狱争战,这种拯救是不可能实现的。由于主凭自己的能力做这一切,因而独自如此行,所以功德和公义唯独属于主。由于同样的原因,还是唯独祂才能征服与人同在的地狱;因为祂一次征服它们,就永远征服了它们。因此,人绝没有任何功德或任何公义;不过,当人承认,没有任何东西归于他自己,相反,一切都归于主时,主的功德和公义就归给他了。正因如此,唯独主使人重生;因为使人重生就是将地狱从他那里驱离,从而驱离来自地狱的邪恶和虚假,并植入天堂以取而代之,也就是植入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因为这些构成天堂。此外,通过与地狱的不断争战,主荣耀了祂的人身,也就是使它变成神性;因为正如人通过争战,就是试探的重生,主也通过争战,就是试探而得荣耀。因此,主的人身凭祂自己的能力所得的荣耀就是功德和公义;因为人由此而得救,事实上,主由此而永远征服众地狱。

这一点从圣言中论述主的功德和公义的经文明显看出来,如以赛亚书: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赤红衣服,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的。你的服装为什么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榨的呢?我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因为报仇之日在我心中,我救赎之年已经来临。我四周张望,但没有人帮助;我诧异,没有人扶持。所以我自己的膀臂为我施行拯救,我自己的烈怒将我扶持。我发怒,踹下众民;又将他们的血倒在地上。这样,祂就作了他们的救主。(以赛亚书63:1-8)

众所周知,这些话论及主。祂的衣服赤红服装有红色衣服像踹酒榨的报仇之日描述了祂与地狱的争战。祂发怒将他们踹下,结果他们的血溅在祂衣服上、祂发烈怒将他们践踏,又将他们的血倒在地上描述了祂对地狱的胜利,以及征服地狱。祂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祂同在,以及祂四周张望,但没有人帮助,祂诧异,没有人扶持、祂自己的膀臂为祂施行拯救描述了主凭自己的能力做这些事。祂能力广大、大步行走,以大能施行拯救祂救赎之年已经来临这样,祂就作了他们的救主描述了拯救由此而来。

这一切事都属于公义,这一点从以赛亚书的其它经文看得更明显:

祂见无人拯救,无人代求,甚为诧异,就用自己的膀臂给祂施行拯救,以公义扶持自己。祂以公义为铠甲,以拯救为头盔,穿着报仇的衣服,披着热心如披外袍。(以赛亚书59:16, 17)

同一先知书:

我的公义临近,我的救恩发出,我的膀臂要审判万民;海岛都要等候我,倚赖我的膀臂。(以赛亚书51:5)

给祂施行拯救、他们要倚赖的膀臂是指祂自己的能力,祂凭自己的能力征服地狱,膀臂是指能力(参看4932, 7205)。由此明显可知何为唯独属于主的公义和功德。

类似的话出现在该先知书的其它经文中:

谁从东方兴起一人,凭公义召那人来跟随祂,将列族交在祂面前,使祂管辖诸王呢?(以赛亚书41:2)

又:

我使我的公义临近,必不远离。我的救恩必不迟延。(以赛亚书46:13)

又:

耶和华以拯救为衣给我穿上,以公义为袍给我披上。(以赛亚书61:10)

诗篇:

我的口终日要述说你的公义和你的救恩,因我无从计算其数。我要提说你的公义;单提你的。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宣扬你的膀臂、你的能力。你的公义直达高处;行过大事的啊。(诗篇71:15, 16, 18, 19, 24)

耶利米书:

看哪,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祂必掌王权、繁荣昌盛,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义。在祂的日子,犹大必得救,以色列也安然居住。。人要称祂的名字为:耶和华我们的义。(耶利米书23:5-6; 33:15-16)

但以理书:

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要赎尽罪孽,引进永义。(但以理书9:24)

唯独属于主的公义和功德就在于主征服众地狱,恢复天堂的秩序,荣耀祂的人身,以及对以爱和信来接受祂的人来说,由此而来的拯救,这一点从前面所引用的经文可以看出来。不过,人们若不知道来自地狱的灵人与一个人同在,并且他从这些灵人那里获得邪恶和虚假,以及来自天堂的天使也与他同在,他从这些天使那里获得良善和真理;不知道人的生命因此一方面与地狱相联,另一方面与天堂相联,也就是通过天堂与主相联;从而不知道人绝无可能得救,除非地狱被征服,天堂得以恢复秩序,一切以这种方式服从于主,就不会明白这个问题。

由此可见,为何主的功德良善是在天堂掌权的唯一良善,如前所述(9486)。因为这种功德良善现在甚至也在于对地狱的不断征服和对忠信者的保护。这良善是主之爱的良善;因为主出于神性之爱而在世上进行争战并得胜。因为祂唯独凭通过得胜所获得的人身中的神性能力而为天堂和教会,进而为全人类而永远争战并得胜,由此拯救他们。这就得被称为“公义”的功德良善,因为公义的行为在于抑制企图毁灭人类的地狱,保护并拯救善人和忠信者。关于主在世时的争战或试探,可参看前文(1663, 1668, 1690, 1691e, 1737, 1787, 1812, 1813, 1820, 2776, 2786, 2795, 2803, 2814, 2816, 4287, 7193, 8273);唯独主为人类而与地狱争战(1692e, 6574, 8159, 8172, 8175, 8176, 8273, 8969)

9716.“长五肘,宽五肘”表由良善和真理同等构成。这从“五”、“长”和“宽”的含义清楚可知。“五”是指同等,因为当两个维度彼此相同时,如此处的长和宽,所表示的是同等。坛的长和宽之所以都是五肘,是因为“五”与“十”、“一百”、“一千”所表相同;这些数字都表示大量、全部,完全或完整之物;在论述主的至高意义上则表示无限之物。“五”也具有大致相同的含义,因为复合数与构成它们的简单数所表相同,简单数因此类似于它们的复合数(5291, 5335, 5708, 7973);“十”、“一百”和“一千”表示大量、全部,完全或完整之物(参看2636, 3107, 4400, 4638, 8715);“五”也是(5708, 5956, 9102);当论及神性时,“一千”表示无限之物(2575)。“长”是指良善(1613, 9487);“宽”是指真理(1613, 3433, 3434, 4482, 9487)。由此明显可知,“长五肘,宽五肘”表示由良善和真理同等构成。当真理补足良善,良善补足真理时,因而当良善和真理行如一体,形成一个婚姻,如主使它们在天堂里如此时,就说“良善和真理同等”。这一点可通过人的意愿和理解力来说明。当理解力与意愿行如一体时,也就是当人感觉真理是良善补足物,良善是真理的补足物时,他就同等地享有良善和真理。此外,理解力致力于感知发自良善的真理,意愿则致力于感知存在于真理里面的良善。

9717.“这坛要四方的”表因此而为公义之物。这从“四方”和“坛”的含义清楚可知:“四方”是指公义之物,如下文所述;“坛”是指主和敬拜主的代表性事物,因此,“这坛要四方的”表示主里面,因而敬拜里面的公义之物。当包含在敬拜里面的良善和真理来自主,而非来自人时,这敬拜就被称为“公义的”;因为唯独主是公义之物的源头(参看9263)。“四方”表示公义之物,这一点来源于来世的代表。在那里,良善呈现为圆形,被称为“公义”的外在人的良善呈现为方形。然而,真理和正确的观念却呈现为线形和三角形。正因如此,“四方”表示公义之物;“香坛要四方的 (出埃及记30:2)、“胸牌要四方的”(出埃及记28:16)也是如此;“新耶路撒冷是四方的”(启示录21:16)同样如此。那里的“新耶路撒冷”是指主的新教会,这教会将要取代我们当今的教会;它是“四方的”表示它的外在良善,即公义。

9718.“高三肘”表就层级而言的完整或完全之物。这从“三”和“高”的含义清楚可知:“三”是指完整或完全之物(参看4495, 7715, 9488, 9489);“高”是指就良善而言的层级(9489)

9719.“要作角”表能力。这从“角”的含义清楚可知,“角”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参看2832, 9081)

9720.“在祭坛的四拐角上”表这能力的各个方面。这从“四”和“拐角”的含义清楚可知:“四”是指结合或联结(参看9601, 9674);“拐角”(corners,或译为角,角落),是指坚固性和力量(9494),以及真理和良善的所有方面(9642)。因此,“四拐角上的角”表示能力的各个方面。

9721.“角要与坛接连一块”表这能力必须来自良善。这从“坛”和“角”的含义清楚可知:角要与之接连一块的“坛”是指主和源于爱之良善敬拜主的一个代表(参看9714);“角”是指能力(9719)。由此明显可知“角要与坛接连一块”表示这能力必须来自良善。在灵界,一切能力皆属于良善,但通过真理来行使(参看6344, 6423, 9643)

9722.“用铜把坛包裹”表良善的一个代表。这从“铜”的含义清楚可知,“铜”是指属世或外在良善(参看425, 1551)。用铜包裹或覆盖是该良善的一个代表,这是显而易见的。

9723.“要作盆,收去坛上的灰”表移除使用后的东西之物。这从“收去灰的盆”的含义清楚可知,“收去灰的盆”是指移除使用后的东西之物。因为“灰”表示使用后存留在人的属世或外部记忆中,必须被移除的那类事物,免得它们妨碍以后其它事物的使用。“盆”表示用来实现这种移除的那类事物,因为灰是通过它们收去的。为叫人们知道献上燔祭或祭物后留在坛上的表示什么,必须首先阐明使用后存留在人里面的事物是怎么回事。在世上,从童年早期直到生命结束,一个人在聪明、智慧上都在被完善;如果他在信和爱方面一切顺利的话,那么记忆知识就有助于这种功用和目的。这些知识通过听、看、读而被吸收,并储存在外部或属世记忆中;它们作为一个对象层面而服务于内在视觉,或理解力的视觉,使它可以从该层面选择并提取出诸如能帮助此人变得更智慧的那类事物。因为内在视觉,或理解力的视觉用来自天堂的自己的光来俯视该层面,也就是俯视在它之下的外部记忆。它从那里的各种事物中选择并提取出诸如适合自己的爱的那类事物;它将这些事物从那里召唤出来,并储存在它自己的记忆,也就是内部记忆中(对此,可参看2469-2494)。内在人的生命及其聪明和智慧由此而来。那些构成属灵聪明和智慧的事物,就是信和爱的事物也是这种情况。记忆知识以同样的方式为将这些属灵聪明和智慧的事物植入内在人而服务,不过,它们是取自圣言,或教会教义的记忆知识,被称为真理和良善的认知或知识。当这些认知或知识被储存在外在人的记忆中时,它们以同样的方式充当内在人所看到的对象。内在人在天堂之光中看见它们,然后从它们当中选择并提取出诸如适合它的爱的那类事物;内在人在外在人中看不见其它任何事物。因为人在光中观看他所爱的东西,却在阴影中观看他所不爱的东西。他弃绝后者,选择前者。

由此可见与一个正在重生之人同在的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是怎么回事,即:爱之良善为自己选择适合的信之真理,并通过它们来保护自己;因此,爱之良善占据第一位,信之真理占据第二位,如前面频繁所示(3325, 3494, 3539, 3548, 3556, 3563, 3570, 3576, 3603, 3701, 4925, 4977, 6256, 6269, 6272, 6273)。存于外在人的记忆中的记忆知识,或良善和真理的认知或知识,在完成这种功用或目的之后,可以说就从该记忆中消失了。它们就像人所受的那些教导,自童年早期开始,它们就作为完善此人道德和文明生活的手段而服务于他。这些东西完成这种功用或目的,并且此人开始照它们的指示生活之后,它们就从记忆中消失,仅仅作为一种习惯而继续存在。人以这种方式学会说话、思考、辨别、判断,过一种道德的生活,使自己举止得体。简言之,他掌握了语言,有了文明的举止,获得了聪明、智慧。

要收去的灰就表示为这些功用或目的而服务的记忆知识;要收去的坛上的灰也表示在完成自己的功用或目的,也就是赋予那生命之后的真理和良善的认知或知识,此人通过这些认知或知识获得属灵的生命。不过,当被收去时,它们先是被放在坛旁,然后被带到营外一个洁净的地方。与此同时,坛上的火一直在燃烧,好用来献燔祭或祭物,正如摩西在利未记中所描述的那样:

祭司要让燔祭烧在坛的炉中,整夜到天亮。然后他要穿上细麻布外袍和细麻布裤子,把坛上火所烧的燔祭灰收起来,放在坛的旁边。随后要脱去自己的衣服,穿上别的衣服,把灰拿到营外洁净的地方。坛上的火要继续烧着,不可熄灭。祭司要每日早晨在上面烧柴,并要把燔祭摆在坛上,在其上烧祭牲的脂油。在坛上必有常常烧着的火,不可熄灭。(利未记6:9-13)

此处这一切细节都含有天堂的奥秘在里面,表示源于爱之良善的对主之敬拜的神性事物;因此表示什么,前面已经说明。坛灰表示某种天堂事物,对此,凡思考这个问题的人都能看出来,如这个要求:当祭司把坛上的灰收起来时,他要穿上细麻布外袍和细麻布裤子,然后穿上别的衣服,把灰拿到营外,放在一个洁净的地方。在圣言中,没有任何东西是毫无意义的,哪怕是一个字,因而哪怕是这整个过程中的任何一个步骤。

由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所烧的红母牛的灰表示什么,这灰是为除污秽和洁净的水而预备的,如民数记(19:2-10, 17)所述;也可以看出在反面意义上表示什么,即表示被爱自己的火焚烧之后所造成并留下来的伤害。这伤害由他们撒在头上,由于自己的罪而悲伤地滚在其中(耶利米书6:26; 以西结书27:30; 约拿书3:6)来表示。

9724.“又作铲子、盘子、肉锸子、火鼎”表充当容器并服务于各种功用或目的的记忆知识。这从器皿的含义清楚可知,器皿一般是指外部记忆所拥有的事物,也就是记忆知识(参看3068, 3069);就神圣事物而言,是指良善和真理的认知或知识,它们是敬拜主的手段(参看9544)。这也是祭坛周围所用的器具的含义。不过,那里的每一样具体器具必表示与某种具体功用或目的有关的记忆知识;因此,那里的一切器具都表示服务于各种功用或目的的记忆知识。

9725.“坛上一切的器具都用铜作”表它们都必须由良善形成。这从“器具”和“铜”的含义清楚可知:“器具”是指记忆知识,如刚才所述(9724),在此是指所有这类知识,因为经上说“一切的器具”;“铜”是指外在或属世的良善(参看425, 1551)

9726.“要为坛作一个格栅,一个网”表感官层,也就是最末和最低层。这从“一个格栅,一个网”的含义清楚可知。“一个格栅,一个网”是指外在感官层,因而是指为一个人形成生命的最末和最低层之物;由于这最低层由格栅来表示,所以格栅被置于祭坛周围。这感官层之所以由“格栅”来代表,是因为可以说,它首先筛选并整理进入人的心智并呈现给理解力和意愿的事物,即真理和良善。如果这感官层由良善构成,那么除了良善和源于良善的真理之外,它不会允许任何东西通过,并弃绝邪恶和由邪恶所产生的虚假。因为感官层是对最外层中属理解力和意愿的事物的觉知和感受本身,这种觉知和感受的实际能力照着对这些事物的情感而被完美塑成。这一切的性质可通过身体中的许多事物来说明。身体的最外层处处都有网状形式,可以说有筛子或格栅;它们筛选从世界流向它们的事物,凡适合的,就允许通过,因为它们是可喜悦的;凡不适合的,就弃绝,因为它们是可厌恶的。胃里就有这类极其敏感的系统;这些系统会让乳糜中适合的汁液进入血液,因为这些汁液是有用的,因而是可喜悦的;并弃绝不适合的,因为它们是有害的,因而是可厌恶的。感官层,就是人生命的最末和最低层也是这种情况。但对人来说,这个层面已经完全被破坏掉了,因为它离世界最近,并暴露给世界,因此是最后重生的层面;事实上,如今几

乎没有人能被重生至这一层面。至于对这些人来说,感官层是什么性质,可参看前面关于它的说明(参看4009, 5077, 5081, 5084, 5094, 5125, 5128, 5580, 5767, 5774, 6183, 6201, 6310-6318, 6564, 6598, 6612, 6614, 6622, 6624, 6844, 6845, 6948, 6949, 7442, 7645, 7693, 9212, 9216)。因此,人若要看见并理解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就必须被主从感官层提升至更内在的层面。不过,坛周围的“一个格栅,一个网”所表示的感官层是主的神性人身的感官层,因为祭坛是主和源于爱之良善的对主之敬拜的代表(9714)

9727.“铜作的”表这也必须由良善形成。这从“铜”的含义清楚可知,“铜”是指外在或属世的良善(参看425, 1551)。由于坛周围的“一个格栅,一个网”表示主的神性人身的感官层(9726),所以此处所表示的良善是祂的神性之爱的神性良善。属于主的神性人身的一切都是由该良善形成的。

9728.“在网上作四个铜环”表良善的气场,一个联结通过该气场实现。这从“网”、“四”、“环”和“铜”的含义清楚可知:“网”是指与内层生命,就是理解力和意愿的生命相对应的生命最外层,如刚才所述(9726);“四”是指联结或结合(参看1686, 8877, 9601, 9674);“铜”是指良善(9727)

上一篇:《出埃及记》(9680—9700)

下一篇:《出埃及记》(9729—9755)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