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出埃及记》(9610—9643)

发布时间:2021-11-12  阅读:196次
 

9610.“钮扣要彼此接连”表两边的一个总联结。这从“钮扣”的含义清楚可知,“钮扣”是指联结(参看9605节),相互、对等地“彼此接连”表示两边的一个总联结。因为当接连是相互和对等的时,一个总联结就实现了。

9611.“又要作五十个金钩”表源于良善的一种联结的完全能力。这从“五十”、“钩”和“金”的含义清楚可知:“五十”是指完全或完整之物(参看9608节);“钩”是指联结的能力,因为它们凭自己的形状,就是某种向后弯曲或卷曲之物的形状而拥有这种联结的能力;“金”是指良善(113, 1551, 1552, 5658, 6914, 6917, 9490, 9510节)。

9612.“用钩使幔子彼此相连”表在各个点上联结的方式。这从“用钩使幔子相连”的含义清楚可知。“用钩使幔子相连”是指联结的方式,因为当“五十个钩子”表示联结的一种完全能力时,“使幔子彼此相连”就表示方式

9613.“这才成了一个居所”表整个天堂由此完全合而为一。这从“居所”的含义清楚可知,“居所”是指天堂(参看9594节)。当天堂被如此完全联结起来时,它就为一,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天堂是由无数天使社群组成的,然而主引导他们如同引导一个总的天使或人。这是因为源于主之爱的相爱就存在于他们所有人当中,当这爱存在于他们所有人当中,在他们所有人里面时,他们就能被排列成天堂的形式,该形式具有这样的性质:许多人合而为一,而且他们人数越多,他们的一体性就越强。此处情形就像人体的无数部位,尽管这些部位截然不同,各种各样,但仍构成一体。原因是,它们都存在于一个类似天堂的形式里面,因为它们与天堂相对应,这在许多章节末尾早已说明;他们凭这种对应而拥有一种相爱,并通过相爱而联结在一起。正因如此,一个处于爱和信的良善之人是一个最小形式的天堂(9279节);在主眼里,整个天堂如同一个总的人(参看9276e节)

天堂里不计其数的天使社群的一切联结,以及它们的联结方式就以本章所论述的居所和罩棚的建造来代表。不过,联结的这些方式,就是诸如存在于天堂中的这些方式,无法从那里进入世人所拥有的观念,因为世人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事实:“居所”代表天堂。或者他们即便意识到这一事实,仍不知道天上的社群通过爱被如此联结在一起,以致它们呈现为一体。然而,当关于居所的这些细节被阅读时,所有这些事物都完全流入天使的观念;因为所描述的每一个具体细节都有一个内义,当被主显现给天使时,这内义就会将整个天堂中的所有人通过来自主的爱而彼此联结、互相关联的状态展现给他们。

天使社群按照以下法则合为一个天堂:天堂里的每一个完整整体都是由许多人按照天堂的和谐而彼此分享生活的模式产生的。爱是属灵的融合,这种融合带来天堂的和谐。为使一切个体都能被保持在结合和关联中,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纽带。共同的纽带必进入并创造个体纽带。这共同的纽带就是主,也就是来自主的爱,因而对祂的爱。个体纽带就来源于这共同纽带;它们是相爱,或对邻之仁的纽带。这些就是由无数天使社群组成的天堂仍作为一个总的人而存在所凭借的法则。

9614.出埃及记26:7-14.你要用母山羊毛织幔子,作为居所以上的罩棚;你要作十一幅幔子。一幅幔子要长三十肘,宽四肘;一幅幔子要这样;十一幅幔子都要一样的尺寸。要把五幅幔子连在一起,又把六幅幔子连在一起;这第六幅幔子要在罩棚的前面叠上去。在这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要作五十个钮扣,在那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也作五十个钮扣。又要作五十个铜钩,把钩穿进钮扣中,使罩棚连起来,成为一个。罩棚幔子余下垂着的,那余下的半幅幔子,要垂在居所的后面。罩棚的幔子所余长的,这边一肘,那边一肘,要垂在居所的两旁,在这边和那边,遮盖它。又要用染红的公羊皮作罩棚的盖,在上面再盖上獾皮。

“你要用母山羊毛织幔子,作为居所以上的罩棚”表天堂的外在部分,由源于外在属天良善的真理构成。“你要作十一幅幔子”表构成它的一切真理。“一幅幔子要长三十肘”表源于良善的真理的完整性。“宽四肘”表真理与良善的婚姻。“一幅幔子要这样”表个体真理要这样。“十一幅幔子都要一样的尺寸”表事情的状态要彼此一样。“要把五幅幔子连在一起,又把六幅幔子连在一起”表真理与良善并良善与真理的不断交流。“这第六幅幔子要在罩棚的前面叠上去”表这天堂的所有事物与那里最外层的交流,以及从这些进入最低层天堂的流注。“在这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要作五十个钮扣”表这一个气场和那一个气场的一个完整联结。“在那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也作五十个钮扣”表同样的一个相互联结。“又要作五十个铜钩”表源于外在良善的一种联结的完全能力。“把钩穿进钮扣中”表联结的方式。“使罩棚连起来,成为一个”表天堂的外在部分由此完全合而为一。“罩棚幔子余下垂着的”表延伸。“那余下的半幅幔子,要垂在居所的后面”表这天堂的最末和最低部分。“罩棚的幔子所余长的,这边一肘,那边一肘,要垂在居所的两旁,在这边和那边,遮盖它”表这最末和最低部分从良善延伸出来,以使天堂变得安全的方式。“又要作罩棚的盖”表该天堂周围的覆盖层。“用染红的公羊皮”表由源于良善的外在真理构成。“在上面再盖上獾皮”表在此之外(另一覆盖层),源于外在良善。

9615.“你要用母山羊毛织幔子,作为居所以上的罩棚”表天堂的外在部分,由源于外在属天良善的真理构成。这从“幔子”、“母山羊毛”和“居所以上的罩棚”的含义清楚可知:“幔子”是指信之内层真理(参看9595节),在此是指信之外层真理,因为它们是为了居所以上的罩棚;织这些幔子所用的“母山羊毛”是指外在的属天良善(9470节);“居所以上的罩棚”是指天堂的外在部分,因为“居所”表示天堂(9594节),遮盖居所的罩棚表示天堂的外在部分。由此明显可知,用母山羊毛织的“幔子”表示源于外在属天良善的真理,天堂的外在部分由这些真理构成。不过,没有人知道此处是情形,除非他知道何为每层天堂的内在和外在,以及这层天堂进入那层天堂的流注。因为主既直接也间接流入一切天堂(参看9223节),间接通过至内层天堂流入中间天堂,通过这中间天堂的内在部分流入它的外在部分。

9616.“你要作十一幅幔子”表构成它的一切真理。这从“十一”和“山羊毛的幔子”的含义清楚可知:“十一”是指一切,如下文所述;“山羊毛的幔子”是指源于外在属天良善的真理,如刚才所述(9615节)。“十一”表示一切的原因是,十幅幔子构成罩棚本身,第十一幅幔子作为余下的垂在居所后面,这从接下来9, 12, 13节的经文可以看出来。“十”表示一切或全部(4638, 9595节)。

9617.“一幅幔子要长三十肘”表源于良善的真理的完整性。这从“长”、“幔子”和“三十”的含义清楚可知:“长”是指良善(参看9487节);“幔子”是指源于外在属天良善的真理(9615节);“三十”是指完整或完全之物(9082节)。

9618.“宽四肘”表真理与良善的婚姻。如前所述(9601节)。

9619.“一幅幔子要这样”表个体真理要这样。也如前所述(9602节),那里有同样的话。

9620.“十一幅幔子都要一样的尺寸”表事情的状态要彼此一样。这从前面的说明(9603节)清楚可知。

9621.“要把五幅幔子连在一起,又把六幅幔子连在一起”表真理与良善并良善与真理的不断交流。如前所述(9604节)。

9622.“这第六幅幔子要在罩棚的前面叠上去”表这天堂的所有事物与那里最外层的交流,以及从这些进入最低层天堂的流注。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叠上去的这幅幔子是居所末端上的一个延伸。事实上,幔子及其延伸代表交流和流注方面的天堂,所以第六幅幔子在居所末端上的折叠和延伸代表该天堂的所有事物与那里的最外层的交流,以及从这些进入最低层天堂的流注。

9623.“在这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要作五十个钮扣”表这一个气场和那一个气场的一个完整联结;“在那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也作五十个钮扣”表同样的一个相互联结。这从前面的说明(9605-9609节)清楚看出来。

9624.“又要作五十个铜钩”表源于外在良善的一种联结的完全能力。这从“五十个钩”和“铜”的含义清楚可知:“五十个钩”是指一种联结的完全能力,如前所述(9611节);“铜”是指属世或外在的良善(425, 1551节)。

9625.“把钩穿进钮扣中”表联结的方式。这从以下事实清楚可知:当“钩”表示联结的能力时,如刚才所述(9624节),“把钩穿进钮扣中”,由此将幔子联结起来,就表示联结的方式,“用钩使幔子彼此相连”也表示这一点(9612节)。

9626.“使罩棚连起来,成为一个”表天堂的外在部分由此完全合而为一。这从“罩棚”的含义清楚可知,“罩棚”是指天堂的外在部分(参看9615节)。至于它是指由此完全合而为一,可参看前文(9613节),那里论述了居所,居所表示天堂的内在部分。

9627.“罩棚幔子余下垂着的”表延伸。这从“余下垂着的”和“罩棚幔子”的含义清楚可知:“余下垂着的”是指延伸,如下文所述;“罩棚幔子”是指源于构成天堂外在部分的外在属天良善的真理,这天堂的外在部分由“罩棚”来表示(参看9615节)。“幔子余下垂着的”之所以表示延伸,是因为当幔子展开时,这部分作为它们的延续而延伸出去。

9628.“那余下的半幅幔子,要垂在居所的后面”表这天堂的最末和最低部分,也就是说它的延伸。这从“那余下的”和“居所的后面”的含义清楚可知:“那余下的”是指延伸,如刚才所述(9627节);“居所的后面”是指这天堂的最末和最低部分,因为“居所”表示此处所论述的天堂。

9629.“罩棚的幔子所余长的,这边一肘,那边一肘,要垂在居所的两旁,在这边和那边,遮盖它”表这最末和最低部分从良善延伸出来,以使天堂变得安全的方式。这从“垂在居所的两旁所余的,这边一肘,那边一肘”、“罩棚的幔子长”和“遮盖”的含义清楚可知:“垂在居所的两旁所余的,这边一肘,那边一肘”是指形成延伸的最末和最低部分,如前所述(9627节);“罩棚的幔子长”是指源于良善的真理(9617节);“遮盖”是指保护或保持安全,因为遮盖某种东西之物会保护它,使它保持安全,免得不好的东西侵入并造成伤害。将这些含义汇于一处可得出的这层含义:从良善延伸出来的这最末和最低部分之所以存在,是为了使天堂变得安全。

9630.“又要作罩棚的盖”表该天堂周围的覆盖层。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因为用染红的公羊皮作的盖形成罩棚之上和周围的覆盖层。

9631.“用染红的公羊皮”表由源于良善的外在真理构成。这从前面关于染红的公羊皮的阐述和说明(9471节)清楚可知。

9632.“在上面再盖上獾皮”表在此之外(另一覆盖层),就是由源于外在良善的真理构成的覆盖层。这从“盖”、“皮”和“獾”的含义清楚可知:“盖”是指覆盖层,如刚才所述(9630节);“皮”是指外在真理(9471节);“獾”是指良善(9471节)。无需进一步解释到目前为止关于居所、它上面的罩棚,以及罩棚之上的两层遮盖物所说的这些事,因为它们具有这样的性质:由于缺乏适当的知识,它们是很难理解的。因为哪里缺乏这种知识,哪里就有盲目,因而哪里就没有对光的接受,随之也没有对这个问题的任何概念。很少有人知道,居所代表并由此描述的是天堂,罩棚及其两层遮盖物代表并描述了它的外在部分。之所以不知道这些事,是因为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一事实:圣言中所写的一切都表示天上的事物,因此那里的每个细节里面都有一个内义或灵义。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内义或灵义并未显明在文字上,不过仅通过文字显明给那些因学习了对应关系而在阅读圣言时从主接受光照的人。

事实上,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一事实:一个处于爱与信之良善的人就是一个最小形式的天堂,这种人,无论就其内层还是外层而言,都对应于天堂(9276节)。如果早就知道这些事,基督教界中那些已经获得关于人体各个部位的知识的学者就能接受某种理解之光,从而对天堂拥有某种概念,然后也能发觉柜子、施恩座和它上面的基路伯代表天上的哪些事;陈设饼或脸饼的桌子、灯台、金香坛表示哪些事物;以及居所,它的幔子、板、座代表哪些事物;最后知道罩棚和它上面的两层遮盖物又表示哪些事物。因为类似事物出现在人里面,无论他的内在还是外在。它们也在他的身体里面以物质的形式呈现自己;内在事物与他的这些肉体部位有一种精确的对应关系。因为除非属于身体的外在事物与属于理解力和意愿的内在事物有一种精确的对应关系,否则身体里面不会有任何生命,从而也不会有与它们相一致的任何行动。

之所以说类似事物出现在帐幕中,如同出现在人里面,是因为自然层面或自然界中的代表类似人的形式,并和它们所类似它的部位具有同样的含义(9496节)。人里面的外在事物提供了四层覆盖物,以围绕并包裹更内在的一切事物;这些覆盖物就是动物的皮和身体的实际皮肤所指的。至于后者与内在事物的对应关系,可参看前面通过经历所提到的内容(5552-5559, 8980节)。构成帐幕顶盖和两侧的遮盖物代表类似事物。理解力能由此对天堂所取的形式获得某种光。然而,这光却在所有那些对存在于人体里面的事物没有明确知识,同时对人体里面的这些事物所对应的属于信的属灵事物和属于爱的属天事物没有明确知识的人身上熄灭了。既然就后者或这些事物和生理学而言,大多数人不仅由于缺乏知识,还由于缺乏信仰而处于黑暗,事实上处于幽暗之中,那么就没有必要解释它们了;因为如前所述,由于缺乏在这些问题上的理解之光,它们是无法理解的。

9633.出埃及记26:15-30.你要用皂荚木作居所的竖板。一个板长十肘,一个板宽一肘半。一块板必有两榫彼此衔接,居所一切的板都要这样作。你要为居所作二十块板,向南的南边作板。在这二十块板底下要作四十个银座,一板底下的两座接这块板上的两榫,一板底下的两座接那块板上的两榫。居所的另一面,就是北边,也要作板二十块,和银座四十个。一板底下有两座,一板底下也有两座。居所的两腿处,就是西面,要作板六块。居所两腿处的拐角要作板两块。从下面它们是成双的,同时向上直到头也是成双的,直顶到一个环子;它们两块都要这样,做成两个拐角。必有八块板和它们的银座,十六座;一板底下有两座,一板底下也有两座。你要用皂荚木作闩;为居所一边的板作五闩,为居所那边的板作五闩,又为居所后面,就是朝西的一边的板作五闩。板中间的中闩要从这一端通到那一端。板要用金子包裹,要用金子作板上的环,又要作房闩,闩也要用金子包裹。要照着你在山上所看到的样式立起居所。

“你要作居所的竖板”表支撑该天堂的良善。“用皂荚木”表它是来自主的神性人身的功德良善。“一个板长十肘”表这良善是全部中的全部。“一个板宽一肘半”表源于它的真理,其量足以实现联结。“一块板必有两榫”表来自它的能力。“彼此衔接”表随之而来的主与那些在该天堂里之人的联结。“居所一切的板都要这样作”表处处都要这样。“你要为居所作二十块板”表在各个方面完全支撑天堂的良善。“向南的南边作板”表甚至进入它的内层和至内层部分,在那里,真理住在光中。“要作四十个银座”表通过真理所获得的完全支撑。“在这二十块板底下”表从来自主的神性人身的良善发出。“一板底下的两座”表它与良善的结合。“接这块板上的两榫”表来自它的能力。“一板底下的两座接那块板上的两榫”表在每一个部分中都要这样。“居所的另一面,就是北边”表朝向该天堂的外层,真理在此住在模糊中。“也要作板二十块”表在各个方面完全提供支撑的良善。“和银座四十个”表以及在外在部分中通过真理所获得的完全支撑。“一板底下有两座”表通过与良善的结合。“一板底下也有两座”表处处。“居所的两腿处,就是西面”表与天堂的结合,在该天堂,良善住在模糊中。“要作板六块”表在那里,来自主的神性人身的良善存在于其完全中。“居所两腿处的拐角要作板两块”表那里与良善的结合的性质。“从下面它们是成双的,同时向上直到头也是成双的”表从外部和内部的一种联合。“直顶到一个环子”表由此而保持牢固。“它们两块都要这样,做成两个拐角”表处处一样的联结。“必有八块板和它们的银座”表在各个方面从良善并通过源于良善的真理所提供的支撑。“十六座”表全部支撑。“一板底下有两座,一板底下也有两座”表处处通过真理与良善的结合。“你要用皂荚木作闩”表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为居所一边的板作五闩”表当它看向天堂的内层时,真理在此住在光中。“为居所那边的板作五闩”表当它看向真理住在模糊中所在的外层时,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又为居所后面,就是朝西的一边的板作五闩”表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能力,它由此看向该天堂,那里有一个与住在模糊中的良善的结合。“板中间的中闩要从这一端通到那一端”表主要能力,其它地方的能力都是从这主要能力延伸出来的。“板要用金子包裹,要用金子作板上的环,又要作房闩,闩也要用金子包裹”表良善的一个代表,一切事物都从良善并通过良善获得自己的存在。“要照着你在山上所看到的样式立起居所”表照所代表的天堂里的良善和源于它的真理之状态而朝向四个方位。

9634.“你要作居所的竖板”表支撑该天堂的良善。这从“板”和“居所”的含义清楚可知:“板”是指提供支撑的良善,如下文所述;“居所”是指中间或第二层天堂(参看9594节)。“析”之所以表示提供支撑的良善,是因为它们是用木头做的,支撑居所和罩棚上的幔子,也支撑遮盖它们的东西。因此,“析”表示支撑,并且它们因是木头做的,故表示由良善所形成的支撑,因为凡由木头做的东西都表示某种良善,甚至包括木头所建的房屋本身(3720节)。良善的具体性质则由造板所用的“皂荚木”来表示。由于自然层面或自然界中的一切代表都类似人的形式,并和它们所类似它的部位具有同样的含义(9496节),所以居所的板也是如此。这些板对应于人里面由肌肉或肉构成的部位,它们支撑周围的膜和皮肤。此外,“肉”表示良善(7850, 9127节)。这解释了板为何由皂荚木来作,“皂荚木”表示支撑天堂的良善(9472, 9486节);又为何它们用金包裹,而“金”也表示良善。

9635.“用皂荚木”表它是来自主的神性人身的功德良善。这从“皂荚木”的含义清楚可知,“皂荚木”是指来自主的神性人身的功德良善(参看9472, 9486节)。该良善是在天堂掌权并支撑它的唯一良善(参看9486节)。

9636.“一个板长十肘”表这良善是全部中的全部。这从“十”和“长”的含义清楚可知:“十”是指全部或一切(参看4638, 9595节);“长”是指良善(1613, 8898, 9487, 9600节),在此是指提供支撑的良善,也就是功德良善,由皂荚木所作的居所的板就表示该良善(9634, 9635节)。这良善之所以是天堂全部中的全部,是因为该良善是构成并支撑天堂的神性良善本身(9486节)。与天使同住的良善是真正的良善本身,因为一切良善皆来自主。凡来自其它源头的良善都不是良善。

9637.“一个板宽一肘半”表源于它的真理,其量足以实现联结。这从“一肘半”的含义清楚可知,“一肘半”是指完整或完全之物(参看9487-9489节),因而也指足量,因为这是完整或完全的东西。这真理之所以源于它,也就是源于“皂荚木作的板”所表示的良善(9634, 9635节),是因为一切良善都有自己的真理,一切真理都有自己的良善。良善没有真理就无法显现或被看见,真理没有良善则无法存在,因为真理是良善的形式,良善是真理的存在。赋予良善的形状能使这良善显现或被看见,赋予真理的存在则使这真理拥有真实的存在。它们就像火焰和光;火焰没有光就无法显现或被看见;因此,它发出光,以使自己显现或被看见;光没有火焰则不存在。人的意愿和理解力也是这种情况;意愿没有理解力就无法显现或被看见,理解力没有意愿就不存在。爱和信的情况与良善和真理,或火焰和光,或意愿和理解力的极为相似。因为一切良善皆属于爱,一切真理皆属于植根于爱的信;人的意愿致力于接受属于爱的良善,理解力致力于接受属于信的真理。此外,爱是生命的火焰或火,信是生命的光。

9638.“一块板必有两榫”表来自它的能力,也就是说,通过真理来自良善的能力。这从“榫”的含义清楚可知,“榫”(hands,即手)是指能力(参看878, 3387, 4931-4937, 5327, 5328, 6292, 6947, 7011, 7188, 7189, 7518, 7673, 8050, 8153, 8281, 9133节),一切能力皆通过真理从良善而来(参看6344, 6423, 9327, 9410节)。

9639.“彼此衔接”表随之而来的主与那些在该天堂里之人的联结。这从“衔接”的含义清楚可知,当论及“榫”(hands,即手)所表示的能力时,“衔接”是指通过真理从良善而来的联结。因为所有在天堂里的人都被称为“能力”,并且凭以下事实也的确是能力,即:他们是来自主的神性真理的接受者。这也解释了为何在圣言中,“天使或使者”表示神之真理(参看8192节)。将天堂里的所有人联结起来的,正是从主发出的神性良善;因为在神性真理中普遍掌权的,是神性良善;普遍掌权的东西将人们联结起来。这种联结就是一块板的两榫彼此衔接所表示的。

9640.“居所一切的板都要这样作”表处处都要这样。这从“一切”和“居所的板”的含义清楚可知:“一切”当论及天堂时,是指处处,因为在那里向一切所行的,是处处而行的;“居所的板”是指支撑天堂的良善(参看9634节)。

9641.“你要为居所作二十块板”表在各个方面完全支撑天堂的良善。这从“居所的板”和“二十”的含义清楚可知:“居所的板”是指支撑天堂的良善(参看9634节);“二十”是指完整或完全之物,因而是指在各个方面完全存在之物。“20”之所以具有这种含义,是因为相乘得来的数和构成它们的简单数具有相同的含义(5291, 5335, 5708, 7973节);因此,数字“20”和“10”、“2”所表相同,因为这个数字是“10”与“2”的乘积。“10”表示完整或完整物之物,以及一切或全部(参看3107, 4638节),“2”也是(9103, 9166节)。

9642.“向南的南边作板”表甚至进入它的内层和至内层部分,在那里,真理住在光中。这从“居所的板”、“边”和“向南的南”的含义清楚可知:“居所的板”是指支撑天堂的良善(参看9634节);“边”(corner或角)当论及世界的方位时,是指由该方位所表示的具体状态,如下文所述;“向南的南”是指内层和至内层部分,真理在此住在光中。“南”或“正午”表示一种光的状态,就是由真理所产生的一种聪明状态,因而也指一种内层状态;因为在天堂,光,以及伴随这光的聪明和智慧朝更内在的部分增长。远离这些部分,真理则住在阴暗中;真理的这种状态由“北”来表示。这就是为何“向南的南边”表示甚至进入内层和至内层部分,在那里,真理住在光中。

在以赛亚书,“南”或“正午”所表示相同

我要对北方说,交出来!对南方说,不要拘留!将我的众子从远方带来,将我的众女从地极领回。(以赛亚书43:6)

这论及一个新教会;“对北方说”表示对那些处于黑暗,或没有信之真理的知识,在教会之外的外邦人说;“对南方说”表示对那些住在由关于良善和真理的认知或知识所提供的光中,在教会之内的人说;这解释了为何经上论到后者说,他们“不要拘留”,论到前者却说他们要“交出来”。

以西结书:

你要把脸朝向南方,向南滴下话语,预言攻击南方田野的森林。对南方的森林说,看哪,我要在你那里点火,烧灭你们中间所有的绿树;从南到北,所有人的脸都被烧焦。把你的脸正对着耶路撒冷,滴下话语攻击圣所,向以色列地说预言。(以西结书20:46, 47; 21:2)

“南”在此表示那些拥有圣言所提供的真理之光的人,因而表示那些虽属于教会,却仍受他们根据错误解释的圣言字义所证实的虚假影响的人;这就是为何经上说“南方田野的森林”和“南方的森林”。“森林”是指记忆知识掌权的一种状态,而“园子”是指真理掌权的一种状态。由此明显可知“把脸朝向南方,向南滴下话语,预言攻击南方田野的森林”,然后“把你的脸正对着耶路撒冷,滴下话语攻击圣所,向以色列地说预言”表示什么;因为“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地”表示教会,那里的“圣所”表示教会的事物。

以赛亚书:

你若向饥饿的人激发你的灵魂,使困苦的灵魂得满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升起,你的幽暗必变如正午。(以赛亚书58:10)

“黑暗”和“幽暗”表示缺乏真理和良善的知识,“光”和“正午”表示对它们的理解。同一先知书:

求你赐谋略、行公平,使你的影子在日中如黑夜,隐藏被赶散的人,不可显露漂泊者。(以赛亚书16:3)

“在日中”表示在真理之光中间。耶利米书:

你们要备战攻击锡安的女儿;起来吧!我们可以上去进入南方。日已渐斜,晚影拖长了。(耶利米书6:4)

“上去进入南方”表示起来反对教会,在教会,真理住在来自圣言的光中。阿摩司书:

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阿摩司书8:9)

这表示熄灭圣言所提供的一切真理之光。

诗篇:

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不怕幽暗中的瘟疫,或正午使人荒废的死亡。(诗篇91:5, 6)

黑夜的惊骇”表示来自地狱的邪恶所生的虚假;“白日飞的箭”表示公开被教导的虚假;“正午使人荒废的死亡”表示公开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之中,并且凡真理能住在其来自圣言的光中的地方,都摧毁真理的邪恶。

以赛亚书:

论海旁旷野的预言:它从旷野,从可怕之地而来,好像南方的旋风,猛然扫过。(以赛亚书21:1)

但以理书:

这母山羊的公山羊极其自大,他的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它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并践踏它们。(但以理书8:8-10)

此处论述的主题是未来教会的状态,经上预言该教会将被与仁之良善分离的信之教义毁灭;“母山羊的公山羊”是指这种信(4169e, 4769节);它的“角向南强大”表示来自这信的虚假反对真理的能力;“向东”表示反对良善;“向荣美之地”表示反对教会;“天象”表示反对属于天堂的一切良善和真理;“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表示摧毁这些良善和真理,以及关于良善和真理的认知或知识(4697节)。

以理书的整个11章描述了南方王和北方王的交战;“南方王”表示源于圣言的真理之光,“北方王”表示基于记忆知识对真理的推理;这场战争的不同阶段或各种事件描述了教会将要经历的交替状态,直到它不复存在。

由于“南方”表示住在光中的真理,所以经上规定流便、西缅和迦得的支派要向南方安营(民数记2:10-15);安营代表照着信和爱的真理和良善而将天上的一切事物都安排得井然有序(参看4236, 8103e, 8193, 8196节);安营的“十二支派”表示整体上的一切真理和良善(3858, 3862, 3926, 3939, 4060, 6335, 6337, 6397, 6640, 7836, 7891, 7996, 7997节);“流便的支派”表示存在于教义中的信之真理(3861, 3866, 5542节);“西缅支派”表示随后存在于生活中的信之真理(3869-3872, 4497, 4502, 4503, 5482节);“迦得支派”表示来自教义和生活中的这些真理的行为(6404, 6405节)。从这些含义明显可知这三个支派为何“向南方”安营;真理,也就是信的一切事物都属于“南方”,因为它们属于光,或说在光中。

现由此明显可知“南边(或南角)”表示什么,即在那里会发现真理住在光中的状态。因为“地的四角”表示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的一切状态:“东角和西角”表示爱之良善的状态,“南角和北角”表示信之真理的状态。下列经文中的“四风”所表相同: 

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的四风,叫风不吹在地上。(启示录7:1)

启示录:

撒旦要出来迷惑地上四角的列族。(启示录20:8)

马太福音:

祂要差遣祂的使者,将祂的选民从四风,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马太福音24:31)

以西结书:

气息啊,要从四风而来,吹在这些被杀的人身上,使他们活了。(以西结书37:9)

由于这些“风”,也就是这四个方位表示良善和真理的一切事物或方面,因而表示天堂和教会的一切事物或方面,“殿”表示天堂或教会,所以自古以来圣殿就被安在东西方向上;这是因为“东”表示上升的爱之良善,“西”表示下降的爱之良善。这种习俗来源于代表,属于教会的古人都熟知这些代表。

9643.“要作四十个银座”表通过真理所获得的完全支撑。这从“四十”、“座”和“银”的含义清楚可知:“四十”是指完全或完整性(参看9437节);“座”是指支撑;“银”是指真理(1551, 2954, 5658, 6112, 6914, 6917, 7999节)。座用银子来造,板用金包裹的原因是,“板”表示良善,“铜”表示真理,良善通过真理拥有能力,从而提供支撑。良善通过真理拥有能力(参看6344, 6423, 9327, 9410节);“金”表示良善,“银”表示真理(113, 1551, 1552, 5658, 6914, 6917, 8932, 9490, 9510节)。良善之所以通过真理而拥有能力,是因为真理赋予良善以形状,这意味着良善也拥有具体的品质;因为外在形状就存在于具体品质所在之处,或说哪里有具体品质,哪里就有外在的形状。这样,良善就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对事物产生真正的影响。正因如此,良善拥有能力,或说能力潜在于良善中;不过,这能力若不通过真理就无法行使出来。如此行使的能力是实际的能力,因而是提供支撑的能力。

此外,座对应于人的脚和脚底;一般对应于给身体的一切肌肉提供支撑的骨骼;“脚”和“骨头”同样表示提供支撑的真理;身体的肌肉则表示通过真理支撑自己的良善。自然层面或自然界中的一切事物都类似人的形式,和它们所类似它的部分具有相同的含义(参看9496节);“肉”表示良善(3813, 6968, 7850, 9127节);“脚”表示属世之物,因而表示从自己里面的良善拥有能力的真理(5327, 5328节);“身体”表示良善(6135节);“骨头”表示提供支撑的真理(3812e, 8005节)。

也正因如此,“根基”,就是一般的底座,表示信之真理,以及信本身,这从圣言中提到“根基”的经文可以看出来,如以赛亚书:

你们岂不曾知道吗?你们岂不曾听见吗?你们岂没有明白地的根基吗?(以赛亚书40:21)

人若不知道“根基”表示什么,“地”表示什么,不可避免地认为此处“地的根基”是指地球内部的深处,尽管他若思考一下,就能意识到所表示的是其它某种东西;因为知道、听见并明白地的根基还能有什么含义呢?由此可见,“地的根基”表示诸如与教会有关的那类事物。在圣言中,“地”表示教会,这一点从圣言中提到“地”的经文很明显地看出来(参看9325节)。它的“根基”是指信之真理,因为这些真理作为根基而服务教会,这一点从下列经文也能进一步看出来。诗篇:

他们仍不承认,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来走去;地的一切根基都摇摇欲坠了。(诗篇82:5)

摇摇欲坠的,不是地的根基,而是那些不承认,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来走去之人那里的教会真理,这是显而易见的。又:

地就摇撼战抖;山的根基也震动摇撼。(诗篇18:7)

“山”是指爱之良善(795, 4210, 6435, 8327节),它们的“根基”是指信之真理。以赛亚书:

高处的水闸都开了,地的根基也震动了。(以赛亚书24:18)

由于“根基”表示信之真理,“城”表示基于它的教义,所以当所表示的是教义的真理时,圣言就会论到“城的根基”。“城”表示基于真理的教义(参看402, 2449, 2943, 3216, 4492, 4493节)

由此可见在启示录中,“圣耶路撒冷城的根基”表示什么:

圣耶路撒冷的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启示录21:14, 19, 20)

人若不知道“圣耶路撒冷”、“城”、“城墙”、“根基”、“十二使徒”分别表示什么,根本看不见此处所隐藏的任何奥秘。然而,“圣耶路撒冷”表示主的新教会,它将要取代我们当今的教会;“城”表示教义;“城墙”表示进行保护和防卫的真理;“根基”表示信之真理;“十二使徒”表示整体上一切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由此可见为何经上说“有十二根基”,并且它们要“用各样宝石修饰”;因为“宝石”表示源于爱之良善的信之真理(114, 3858, 6640, 9476节);“十二使徒”表示整体上爱和信的一切事物或方面(3488, 3858e, 6397节)。

由此明显可知启示录的这几节经文中的“根基”,以及以赛亚书中的“根基”表示什么:

看哪,我必以彩色安置你的石头,以蓝宝石立定你的根基。(以赛亚书54:11)

“蓝宝石”是指内层真理(9407节)。同一先知书:

耶和华必用杖击打亚述人。那时,每打一下,耶和华必使他安息在根基的杖上。(以赛亚书30:31, 32)

“根基的杖”是指真理的能力。“杖”表示能力(参看4013, 4015, 4876, 4936, 6947, 7011, 7026节)。耶利米书:

人必不从你那里取石头为房角石,也不取石头为根基。(耶利米书51:26)

“为根基的石头”表示信之真理。

约伯记:

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告诉我!你若晓得就说,是谁定地的尺度?地的基座安置在何处?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约伯记38:4-7)

人若不知道“地”、“地的尺度”、“基座”,以及“角石”、“晨星”和“神的众子”表示什么,根本看不见其中的任何奥秘。他会以为所指的是实际的大地,以及地的根基、尺度、基座和角石;根本不知道“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都欢呼”表示什么。不过,一旦知道“地”是指教会,它的“根基”是指信之真理,“尺度”是指良善和真理的状态,“基座”是指提供支撑的真理本身,“角石”是指真理的能力,“晨星”是指关于源于良善的真理的认知或知识,“神的众子”是指神之真理。当众子出现时,经上就说他们“欢呼”;当晨星升起时,经上就说它们“歌唱”。

上一篇:《出埃及记》(9585—9609)

下一篇:《出埃及记》(9644—9679)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