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出埃及记》(9003—9024)

发布时间:2021-09-21  阅读:99次
 9003.“不可减少那女子的饮食、衣服并好合的事”表不剥夺“饮食”所表示的内在生命,也不剥夺“衣服”所表示的外在生命,因而不剥夺“好合的事”所表示的结合。这从“饮食”、“衣服”、“好合的事”和“不可减少”的含义清楚可知:“饮食”是指内在生命的维持,因为就灵义而言,“饮食”,无论固体的还是液体的,都是指关于良善和真理的认知或知识,固定食物是指关于良善的认知或知识(5147),“喝的是指关于真理的认知或知识(3168, 3772),所以饮食是指滋养人的属灵生命的事物n (5293, 5576, 5579, 5915, 8562);“衣服”是指外在生命的维持,因为就灵义而言,“衣服”或服装是指低级的记忆知识,因为这些记忆知识就是那维持人的外在生命的(5248, 6918);“好合的事”是指结合;“不可减少”是指不可剥夺。

此处的情况是这样:与属灵真理结合的属世情感由许配给儿子的婢女来表示,这种情感需要不断从与它结合的属灵真理那里维持生命;因为情感若不从那里得以维持,就会灭亡。人之情感的情况和这个人自己一模一样;他若不靠食物支撑,就会死亡。此外,就内层而言,人无非是情感,良善的人是对良善,因而对真理的情感;而邪恶的人则是对邪恶,因而对虚假的情感。这一点从成为一个灵人时的一个人看得尤其明显;因为那时从他涌出的生命气场要么是一种对良善的情感的气场,要么是一种对邪恶的情感的气场。现在他不再靠属世的饮食,而是靠属灵的饮食来滋养或维持;属灵的饮食对一个恶灵来说,是邪恶所产生的虚假,对一个善灵来说,则是源于良善的真理。在世上活在肉身期间,对人们心智的滋养并非其它东西。正因如此,就圣言里面的灵义而言,各种饮食,如饼、肉、酒、水,以及其它许多东西,都表示构成属灵滋养的那类饮食。

由此也明显可知主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马太福音4:4)

路加福音:

叫你们在我国里,坐在我的席上吃喝。(路加福音22:30)

马太福音:

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树的产物,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马太福音26:29)

主在设立圣餐之后说了这些话,在圣餐中,饼和酒是指那些表示爱和信的事物或元素;肉和血也是。由此清楚可知在约翰福音(6:49-58),尤其在那里的这些话中的主的肉和血是什么意思:

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约翰福音6:55)

在圣言中,表示爱之良善(参看3813, 7850)表示信之良善(4735, 6978, 7317, 7326, 7846, 7850, 7877)饼和酒具有同样的含义(2165, 2177, 3464, 3478, 3735, 3813, 4211, 4217, 4735, 4976, 5915, 6118, 6377)

9004.“若不向她行这三样”表剥夺这些东西。这是显而易见的,无需解释。

9005.“她就可以不花银子,白白地出去”表疏远那属灵真理,没有与它结合的真理。这从“出去”和“不花银子,白白地”的含义清楚可知:“出去”,此处即从服事和纳妾中出去,是指被男人,即她的主人抛弃,从而疏远;“不花银子,白白地”是指没有与它结合的真理,“银子”表示真理(参看1551, 2954, 5658, 6112, 6914, 6917, 8932)。这一切的性质从刚才的说明(9003)清楚可知,即:由许配给儿子的婢女所表示的、与属灵真理结合的属世情感若不靠属灵真理来支撑,根本不可能存活。因此,如果这情感不靠此来支撑,那么它们之间的结合就被打破,从而就有了疏远。来自属灵层的真理若不与这属世情感结合,这种情况之所以就会发生,是因为这种情感会继续与另一种真理联结;不过,当来自其它地方的真理是它生命的源头时,这种联结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一切就是上面那些话的含义,因为灵界的关系就是这种情况。

9006.出埃及记21:12-15.打人以致他死的,那人必死。人若不是伺机埋伏,乃是神使它在他手上发生,我就给你设下一个地方,他可以往那里逃跑。人若蓄意反对他的同伴,用诡计杀了他;你要把他从我的祭坛那里拿去处死。打父母的,那人必死。

“打人以致他死的”表对信之真理的伤害和随之而来的属灵生命的丧失。“那人必死”表诅咒。“人若不是伺机埋伏”表当它未经事先考虑而出于意愿时。“乃是神使它在他手上发生”表看似偶然发生的事。“我就给你设下一个地方,他可以往那里逃跑”表一种无可指责,因而免于惩罚的状态。“人若蓄意反对他的同伴”表出于一个邪恶或堕落意愿的预谋。“用诡计杀了他”表随之而来的剥夺邻舍永生的恶意。“你要把他从我的祭坛那里拿去处死”表诅咒,即便他逃去敬拜主,祈求宽恕并承诺悔改。“打父母的”表亵渎主及其国度。“那人必死”表诅咒。

9007.“打人以致他死的”表对信之真理的伤害和随之而来的属灵生命的丧失。这从“打”、“人”、“死”的含义清楚可知:“打”是指通过虚假伤害(参看7136,7146);“人”是指信之真理,如下文述;“死”是指属灵生命的丧失(5407,6119,7494);在内在意义上并非表示其它生命,但在外在意义上则表示属世生命。对信之真理的伤害之所以会导致属灵生命的毁灭,是因为与真理合一的良善构成属灵的生命,因此当真理被夺走时,良善,因而属灵的生命就会倒在地上。

“人”之所以表示信之真理,是因为天上的人不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人或这个人的任何东西上,只集中在从人抽象出来的事物,也就是说,不去想象任何实际的人(4380e,8343,8985)。因此,凡在圣言中提到“()人”的地方,他们都不会思想“()人”,因为一个()(a man)就是一个人(a person);相反,他们会思想使他成为一个()人的心智能力,即理解的能力。他们思想这种能力时,就会思想信之真理,因为信之真理属于心智的这种能力,不仅光照它,还形成它。正因在天上,当提到“()人”(a man  [vir])时,他们会思想某人的理解能力,所以当提到“人”(a human being [homo])时,他们便思想他的意愿能力;因为人(human being)之所以为人(a human being),凭的是意愿,而“()人”(man [vir])之所以为()(man [vir]),凭的是理解力。由于意愿才是真正的人(a human being)自己,故“人”(a human being)表示爱之良善,因它属于、完善并构成意愿。“()人”(a man)表示理解能,因而表示信之真理(参看158, 265, 749, 1007, 2517, 3134, 3309, 3459, 4823, 7716);而“人”(a human being)表示爱之良善(768, 4287, 7523, 8547, 8988)

9008.“那人必死”表诅咒。这从“必死”的含义清楚可知,“必死”是指诅咒(参看5407, 6119, 7494)之所以表示诅咒,是因为对那些受到诅咒的人来说,信之真理和爱之良善已经灭绝了。这些构成一个人所拥有的最真实的生命,因为它们是从主那里所领受的,而主是唯一的生命源头。当它们灭绝时,虚假和邪恶就会取而代之;而虚假和邪恶因是构成生命的真理和良善的对立面,故构成死亡;这死亡是属灵的死亡,就是诅咒、地狱和永恒的不幸。那些沉浸于邪恶和虚假的人,也就是那些在地狱里的人之所以继续活着,是因为他们生而为人,因而拥有从主接受生命的能力。他们从主接受生命的量,仅能使他们思考、推理、说话,由此使他们的邪恶看似良善,他们的虚假看似真理,从而赋予生命的表象。

9009.“人若不是伺机埋伏”表当它未经事先考虑而出于意愿时。这从“伺机埋伏”的含义清楚可知,“伺机埋伏”是指有预谋,因而事先考虑的行动,因为伺机埋伏的人即将所行的邪恶事先在他脑海中考虑过。他所行的邪恶因事先考虑过,故也来源于意愿,因为它是从那里发出的。有些邪恶从人的意愿发出,但未经事先考虑;而有些邪恶从意愿发出,并经过事先考虑。从意愿发出并经过事先考虑的邪恶远远比未经事先考虑的邪恶坏得多。因为这个人明白它们是邪恶,因此能停止邪恶,但却不愿意停止;他因不愿意停止而在自己里面牢牢确立它们。被牢牢确立的邪恶便具有了这样一种性质:以后它们几乎不可能根除;因为在这种时候,他从地狱召唤出此后不容易离开的灵人。

从心智的一部分,同时未从另一部分发出的邪恶,如从理解力部分,同时未从意愿部分发出的邪恶不会扎下根来,变成这个人自己的。唯独从理解力部分进入意愿部分,或也可说,从属于理解力的思维进入属于意愿的情感,并从情感进入行为的东西会扎下根来,变成他自己的。进入意愿的事物可以说是进入心的事物。

但唯独从意愿发出,因而未经预谋或事先考虑的邪恶是诸如一个人由于遗传或由于遗传倾向所产生的某种以前的活动而倾向的那类邪恶。这些邪恶不会归与这个人,除非他在其心智的理解力部分牢牢确立它们(参看966, 2308, 8806)。但当它们在这个部分被牢牢确立时,就被铭刻在这个人身上,变成他自己的,然后归与他。不过,在一个人成年之前,也就是在他开始独立思考并理解事物之前,这些邪恶不可能在一个人那里牢牢确立在他心智的理解力部分。因为在此之前,他信靠的不是自己,而是他的老师和父母。由此明显可知“人若不是伺机埋伏”表示什么,即当它未经事先考虑而出于意愿时。

9010.“乃是神使它在他手上发生”表看似偶然发生的事。这从古人对偶然的观念清楚可知,这种观念就是,凡所发生的事都是从神那里发生的;这就是为何他们以“神使它在他手上发生”这句话来表达偶然的观念。因为那些属于古代教会的人都知道,主的天意(Providence of the Lord)存在于每一个事物中;偶发事件,也就是看似偶然发生的事,都是天意。因此,看不出主允许发生的事和主乐意发生的事之间的区别的简单人会将良善和邪恶都归于主;将良善归于主,是因为他们知道一切良善皆来自祂;但将邪恶归于主则是由于表象。因为当一个人行恶,并由此使自己转离主时,表面上看,似乎是主转离;这时,主在他看来是在他后面,而不是在他前面。正因如此,如果有人碰巧或偶然击中另一个人,也就是说,他的行为没有事先考虑这一行为,经上就用“神使它在他手上发生”来表达它。主的天意在每一个事物中(参看1919e, 4329, 5122e, 5155, 5195, 5894e, 6058, 6481-6487, 6489, 6491, 7004, 7007, 8478, 8717);偶发事件,或偶然发生的事都是天意(5508, 6493, 6494);邪恶被归于主,而事实上它起源于人(2447, 5798, 6071, 6832, 6991, 6997, 7533, 7877, 7926, 8197, 8227, 8228, 8282, 8284, 8483, 8632)

9011.“我就给你设下一个地方,他可以往那里逃跑”表一种无可指责,因而免于惩罚的状态。这从“地方”和“逃难所”的含义清楚可知:“地方”是指状态(参看2625, 2837, 3356, 3387, 3404, 4321, 4882, 5605, 7381);“庇难所”,或一个不是经过预谋或偶然杀了别人的人可以逃往的地方,是指无可指责,因而免于惩罚的一种状态。因为那些偶然,也就是不是有意,因而不是由于预谋或任何事先的考虑,或不是出于意愿中的一种邪恶情感而击杀任何人的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过错。因此,当这种人来到一个庇难所时,他们就免于惩罚。这些人代表那些不是故意伤害任何人的信之真理和良善,从而灭绝他的属灵生命的人;因为他们的状态是一种无可指责,因而免于惩罚的状态。这也适用于那些完全信仰自己的宗教,然而其宗教充满虚假的人,他们利用它的教导来推理反对信之真理和良善,从而使人信服,如有良知,因而狂热的异教徒所行的那样。

这些人由那些要逃往庇难所的人来代表,这一点明显可见于摩西五经:

你要选择适当的城,为你们作避难城,使误杀灵魂的人可以逃到那里。倘若人没有敌意,无意间将人推倒;或不是故意把器物扔在人身上;或是没有看见他的时候,用可以打死人的石头,扔在人身上,以致于死,本来与他无仇,也无意害他。(民数记35:11, 22, 23)

申命记:

误杀人的逃到那里可以存活的案例是这样:人无意杀了同伴,素来不恨他,就如他与同伴同入森林砍伐树木,手拿斧子一砍,本想砍下木头,不料,这铁器脱了把,飞落在同伴身上,以致他死,这人就可以逃到那些城的一座城,就可以存活。(申命记19:4-5)

此处描述了一个无可指责、免于惩罚之人的状态,他通过他信以为真理的信之虚假,或通过源于感官幻觉的记忆知识而伤害了某人,从而对他的内在人或属灵人造成伤害。为了表达这层含义,这种意外或偶然事件通过某种器物和扔在同伴身上以致他死的石头,同样通过二人都在森林里砍伐树木时脱把的斧子及其上的铁器来描述。用这类细节来描述这个事件的原因在于,“器物”表示记忆知识;“石头”表示信之真理,在反面意义表示虚假;“斧子上的铁器”也是;“砍伐树木”表示利用自己宗教的教导来争论何为良善。

谁都能看出,如果不是出于某种隐藏的原因,过失杀人不是通过森林中脱把的斧子上的铁器来描述,因为这种偶然事件极少发生,事实上,许多年也未必发生一次。这种偶然事件以这种方式被描述是由于内义的缘故,内义描述了别人通过他由于其宗教信仰的教导而信以为真理的信之虚假而向一个灵魂所造成的伤害。因为凡通过自己信以为真理的虚假造成伤害的人都不是故意,或出于一种更好的良知而造成伤害,因为他是照其宗教信仰,因而出于热情而如此行的。为在内义上表示这些事,如前所述,它们通过那些误杀同伴的人,通过“石头”,通过在森林里砍伐树木,以及在砍伐的过程中没有落到木头上,反而落到同伴身上的斧子上的铁器来描述;因为“石头”是指属世人中的信之真理,在反面意义上是指虚假(参看643, 1298, 3720, 6426, 8609, 8941)也是(425, 426)脱把(即木柄)的斧子上的铁器是指与良善分离的真理,因为把或木是指良善(643, 2812, 3720, 8354)砍伐树木表示将功德置于行为中(1110, 4943, 8740);但在森林中砍伐树木表示讨论这些和类似的事,还质疑它们;因为森林表示一种宗教体系。

在耶利米书,在森林中用斧子砍伐树木就表示这类事:

埃及的的雇勇要全力行进,像砍伐树木的,用斧子来攻击她。耶和华说,他们要砍倒她的森林。(耶利米书46:22, 23)

此处在森林里砍伐树木表示照着虚假的宗教习俗行事,破坏诸如构成教会的那类事物。事实上,教会被称为森林花园乐园;它凭知识而被称为森林,凭聪明而被称为花园,凭智慧而被称为乐园”(3220),因为表示对良善和真理的觉知,以及关于它们的认知或知识(103, 2163, 2722, 2972, 4552, 7690, 7692)森林因表示知识,因而外在事物方面的教会,故也表示宗教习俗。

在大卫诗篇,森林树木表示知识或外在事物方面的教会:

愿田和其中所有的都欢乐!那时森林中的树木都要歌唱。(诗篇96:12)

又:

看哪,我们听说祂在以法他,我们在森林的田野上找到了祂。(诗篇132:6);

这些话论及主。以赛亚书:

以色列的光必成为火,他的圣者必成为火焰。它要焚烧他森林和肥田的荣耀;连魂带体全然烧尽;他森林中剩下的树必稀少,就是孩子也能写其数。他要用铁器砍下森林里缠绕的树枝,黎巴嫩必因大能者而倒下。(以赛亚书10:17-19, 34)

森林表示关于真理的认知或知识方面的教会;肥田”(Carmel)表示关于良善的认知或知识方面的教会;“黎巴嫩”和“黑门”也是;“森林的树”表示认知或知识,如前所述;“孩子也能写的数”表示它们的稀少,“森林里缠绕的树枝”表示记忆知识(2831)

同一先知书:

你说,我率领许多战车上山顶,到黎巴嫩那边;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树和上好的松树;然后我必上它的极高之处,进入肥田的森林。(以赛亚书37:24)

耶利米书:

我必按你们做事的结果刑罚你们,我也必使火在她的森林中着起。(耶利米书21:14)

以西结书:

你要预言攻击南方田野的森林;对南方的森林说,看哪,我必使火在你中间着起,烧灭一切树。(以西结书20:46, 47)

弥迦书:

用你的杖牧放你的民,就是独居在迦密中间森林里的你产业的羊群。(弥迦书7:14)

谁看不出在这些经文中,森林不是指一个森林,作为森林黎巴嫩和“迦密”也不是指黎巴嫩和迦密,而是指教会的某种东西?然而,至于表示教会的哪个方面,这一点至今仍是隐藏的,因为内义被隐藏起来了。但令人惊讶的是,在如此博学如欧洲(欧洲比其它各大洲都要博学)的世界,在其每一个细节都有一个内义的圣言存在的地方,竟然缺乏关于内义的知识,甚至连对它的意识都没有。然而这种知识却存在于迦勒底、亚述、埃及和阿拉伯的古人当中,并从那里而存在于希腊的古人当中;在他们的书籍、象征符号和象形文字里仍能遇见这类事物。不过,这种知识之所以灭亡,是因为不信属灵之物的任何真实存在。

9012.“人若蓄意反对他的同伴”表出于一个邪恶或堕落意愿的预谋。这从“蓄意”的含义清楚可知,“蓄意”是指有预谋地行动,因为凡心系邪恶的人都是预谋行恶。由于它是邪恶,并且他行邪恶,所以它源于他的意愿;因为行恶就起源于那里。不过,用来认可、捍卫,从而推动这邪恶的虚假属于思维,并因此来自一个扭曲颠倒的邪恶理解力。当一个人出于这二者,即出于理解力和意愿行恶时,他就有罪了(参看9009)

9013.“用诡计杀了他”表随之而来的剥夺邻舍永生的恶意。这从“杀”和“诡计”的含义清楚可知:“杀”是指从邻舍那里夺走信和仁,从而剥夺他的属灵生命,也就是永生(参看6767, 8902);“诡计”是指出于意愿事先考虑或预谋,或出于故意的恶意。邪恶是要么出于敌意,要么出于仇恨,要么出于报复,要么是利用诡计,要么没用诡计而行出的。但用诡计所行的邪恶是最坏的,因为诡计就像用地狱毒液来感染并毁灭的一种毒药;事实上,它传遍整个心智,甚至直达它至内在的隐秘处。原因在于,充满诡计的人一心思想邪恶,并用它来喂养自己的理解力,使他的理解力以之为乐,从而毁灭其中属于人的一切,也就是构成属于信与仁之良善的生命的一切。

那些在世上利用诡计在世俗和尘世的事物上陷害邻舍的人,在来世就会利用诡计在属灵和属天的事物上陷害邻舍。他们因暗中如此行,故被逐入背后的地狱,照着诡计的恶毒和危害性而来到一个深处,以这种方式与那些在前面的人分开;前面的人被称为灵人,而后面的人则被称为魔鬼”(5035, 5977, 8593, 8622, 8625)。魔鬼不允许像灵人那样靠近世人,因为他们通过违背爱与仁之良善而如此秘密地流入意愿的情感,以致它绝无可能被察觉出来;他们以这种方式摧毁信之真理。在他们自己的地狱,他们将自己置于其同伴的视线之外;因为那些在世上暗中行事的人在来世能把自己置于视线之外。当他们制造这种表象时,他们彼此看起来就像人;而当天使检查他们时,他们看似蛇。因为他们具有蛇的性质,凡从他们所出的东西就像毒药或毒气,事实上是属灵的毒药或毒气。

因此,在圣言中,毒药或毒气表示诡计,而毒蛇,如角蝰或虺蛇”(asp)宽蛇或鸡蛇”(adders cockatrices)蝰蛇或腹蛇或毒蛇”(viper),表示充满诡计的人;如以下经文:

你们是心中作恶。他们的毒气好像蛇的毒气,他们好像耳聋的虺蛇。

诗篇:

他们心中图谋恶事。他们使舌头尖利如蛇,嘴唇下有虺蛇的毒气。(诗篇140:2, 3)

以赛亚书:

他们抱虺蛇蛋,结蜘蛛网。人吃它们的蛋必死。(以赛亚书59:5)

约伯记:

他必吸饮虺蛇的毒气,蝮蛇的舌头也必杀他。(约伯记20:16)

申命记:

他们的酒是龙的毒气,是虺蛇残忍的苦胆。(申命记32:33)

马太福音: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你们这些蛇类,毒蛇的子孙阿,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马太福音23:29, 33)

当口头上虔诚,心里不虔诚时,或当口头上有仁爱,心里有仇恨时,或当纯真表现在脸和姿势上,残忍却在灵魂和胸中时,因而当人们利用纯真、仁爱和虔诚去骗人时,诡计就被称为假冒为善。毒蛇在内义上所指的,就是这些人,因为如前所述,当天使在天堂之光中检查这些人时,他们看似蛇和毒蛇。他们就是那些将邪恶隐藏在真理之下,也就是为了行恶而用诡计扭曲真理的人;因为这种人可以说把毒药藏在牙齿之下,并用它来杀人。

但那些被主引导相信真理,并过着一种良善生活的人不可能被他们的毒药伤害,因为他们生活在从主所接受的光中,在这光里,充满诡计的人看似蛇,他们的诡计则像毒药。主对门徒所说的话就表示主对他们的保护:

看哪,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路加福音10:19)

马可福音: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要拿蛇,若喝了什么致命之物,也必伤害他们。(马可福音16:17, 18)

以赛亚书:

吃奶的必玩耍在毒蛇的洞口。(以赛亚书11:8)

因属灵的诡计,也就是因伪善而内心已然败坏的人就是马太福音中那些说话干犯圣灵,不得赦免的人所指的人:

所以我告诉你们:人一切的罪和亵渎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凡说话干犯人子的,他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你们或以为树好,果子也好;树坏,果子也坏。毒蛇的后代!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马太福音12:31-34).

说话干犯圣灵表示在属于主,祂的国度和教会,以及圣言的事上说得好,却思想邪恶,行得好,却意愿邪恶。因为这时,虚假就隐藏在他们所说的真理里面;而在他们所行良善里面的邪恶就是隐藏的毒药;这就是为何他们被称为毒蛇的后代

在来世,恶人被允许说邪恶,以及虚假,但不允许说良善和真理,因为来世的所有人都被驱使从心里的说话,不允许有一个分裂的心智。那些不这样做的人便与其他人分离,藏在地狱里,他们永远无法从这地狱里出来。“说话干犯圣灵的”就表示这样的人,这一点从前面主所说的话清楚看出来,即:“你们或以为树好,果子也好;树坏,果子也坏,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圣灵”表示从主发出的神性真理,因而表示神圣的神性本身,它由此从内层被毁谤和亵渎。

这种亵渎之所以不得赦免,是因为涉及神性的神性事物的伪善或诡计败坏人的内层,摧毁他里面的属灵生命的一切,如前所述,最终毁得如此彻底,以致他里面到处都不健全。事实上,罪的赦免就在于把邪恶与良善分离,并将邪恶抛到两边(8393)。对一个其中一切良善都已被毁的人来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经上说他“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没有穿礼服,被捆起手脚丢在外边黑暗里的人”(马太福音22:11-13,参看2132)所指的人也具有这种秉性。

在圣言中,诡计或诡诈是指伪善,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看出来:

你们各人当谨防同伴,不可信靠任何弟兄;因为弟兄都尽行欺骗。他们各人欺哄同伴,不说真话;他们教舌头说谎。你的住处在诡诈中间,他们因行诡诈不肯认识我。(耶利米书9:4-6)

诗篇:

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篇5:6)

又:

凡灵里没有诡诈、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篇32:2)

又:

求你救我的灵魂脱离说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诗篇120:2)

类似例子出现在诗篇(52:4; 109:2)

9014.“你要把他从我的祭坛那里拿去处死”表诅咒,即便他逃去敬拜主,祈求宽恕并承诺悔改。这从“耶和华的祭坛”和“死”的含义清楚可知:“耶和华的祭坛”是指敬拜主的首要代表(921, 2777, 2811, 4541, 8935, 8940),由于祭坛是敬拜的代表,所以逃到祭坛那里表示逃到主那里,祈求宽恕,以及承诺悔改,因一个行为接着另一个行为;是指诅咒(5407, 6119, 9008)

至于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这从前面章节的说明(9013)可以看出来,大意是:在属灵的事物上,诡计或诡诈,也就是伪善不可能得到宽恕。原因在于,诡计或诡诈就像毒药,因为它甚至一直渗透到内层,杀死那里的信和仁的一切,毁灭余留,也就是被主储存在人之内层的信和仁的真理和良善。当这些被毁时,属灵生命的任何东西将不再存活。关于余留,可参看前文(468, 530, 560-563, 660, 661, 798, 1050, 1738, 1906, 2284, 5135, 5342, 5344, 5897, 5898, 6156, 7560, 7564)。因此,当充满诡计或诡诈的人祈求主宽恕,并承诺悔改,这由逃到祭坛那里来表示时,他们的祈求和承诺根本不是发自内心,仅仅是口头上作出的。因此,他们不蒙垂听,因为主看的是内心,而不是与心分离和隔绝的话语。正因如此,这种人是不得赦免或宽恕的,因为悔改对他们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教会里的大多数人以为,罪得赦免就是抹除并洗净它们,就像用水清洗污垢那样;赦免之后人们就变得干净和纯洁了。这种观念尤其在那些将救恩的一切唯独归于信的人中间盛行。但要知道,罪得赦免完全不是这种情况。主赦免每个人的罪,因为祂是怜悯本身。然而,它们不会由此得到赦免,除非这个人实实在在地悔改,停止邪恶,然后过一种信与仁的生活,并且如此行直到他生命的结束。当做到这一点时,这个人才从主那里接受被称为新生命的属灵生命。当此人通过这新生命看到他以前生活的罪恶,远离并憎恶它们时,他的罪恶才第一次得到赦免。因为现在此人被主保持在真理和良善中,并被阻离罪恶。由此明显可知何为罪得赦免,而且这种事不可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发生,也不可能在一年之内发生。教会知道这一事实,因为它对那些参加圣餐的人说,如果他们通过避免罪恶并憎恶它们而开始一种新生活,他们的罪就得赦免。

由此明显可知,通过诡计内层充满罪恶的假冒伪善之人是何情形,即:他们不能进行悔改。因为与他们同在的良善和真理的实际余留已经被耗光、毁尽了,与他们同在的属灵生命的一切也是如此。他们因不能进行悔改,故不能得赦免。这一切就由这条律例来表示:凡用诡计杀了邻舍的人,都要从祭坛那里拿去处死。

对这种人的诅咒通过大卫论到用诡计杀死押尼珥的约押所说的预言来描述:

愿约押家不断有患漏症的,长大麻疯的,架拐而行的,倒在剑下的,缺乏食物的。(撒母耳记下3:27, 29)

患漏症的表示对爱之良善的亵渎;长大麻疯的表示对信之真理的亵渎(6963)架拐而行的或瘸子表示那些已经丧失一切良善的人(4302, 4314)倒在剑下的表示那些不断死于虚假的人(4499, 6353, 7102, 8294)缺乏食物的表示那些缺乏一切属灵生命的人,因为食物是指属灵生命靠良善维持(6118, 8410)。由于这种人由约押来表示,所以按照所罗门的命令,约押在他所逃往的祭坛旁边被杀死(列王纪上2:28-32)

9015.“打父母的”表亵渎主及其国度。这从“打”和“父母”的含义清楚可知:“打”是指通过虚假伤害(参看7136, 7146, 9007),当论及主及其国度,是指亵渎;是指主,是指祂的国度(参看8897),那里解释了第四条诫命,并说明尊敬父母在内义上表示什么,即表示爱主及其国度,因此在相对意义上是指爱良善和真理。所以打父母在相对意义上还表示亵渎教会的良善和真理。

9016.“那人必死”表诅咒。这从“死”的含义清楚可知,“死”是指诅咒(参看9008)

9017.出埃及记21:16, 17.窃取人,或是把他卖了,若被发现还在他手中,他必死。咒骂父母的,那人必死。

“窃取人,或是把他卖了”表将信之真理用于邪恶,并疏远它。“若被发现还在他手中”表尽管仍有对它的承认。“他必死”表诅咒。“咒骂父母的”表那些属于教会的人对主及其国度的完全弃绝,以及因此对教会的良善和真理的亵渎。“那人必死”表诅咒。

9018.“窃取人,或是把他卖了”表将信之真理用于邪恶,并疏远它。这从“窃取人”和“卖”的含义清楚可知:“窃取人”是指将信之真理用于虚假,“()人”,此处即以色列人中的()人,是指信之真理(参看5414, 5879, 5951, 7957, 9007);“卖”是指疏远(4098, 4752, 4758, 5886)

9019.“若被发现还在他手中”表尽管仍有对它,即信之真理的承认。这从“被发现在手中”的含义清楚可知,“被发现在手中”当论及信之真理时,是指对它的承认。因为一个人承认这种真理,并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时,它就“被发现”与那人同在;“在他手中”表示与他同在。

9020.“他必死”表诅咒,如前所述(9008)。那些将信之真理用于邪恶,从而使它们与自己疏远的人之所以受到诅咒,是因为他们以前一直承认它们。如果信之真理已经被承认,后来却被用于邪恶,那么它就与邪恶所生的虚假混杂在一起,其后果就是亵渎。因为这种混杂就是亵渎,这一点从前面引用的章节(9021)可以看出来。为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我们举例说明。当那些为了统治所有人、赚得全世界而想要按自己的意思和喜好分发、指挥属于主的东西,尤其属于与一个人同在的天上生命的东西之人,拿主的一些话来支持他们的欲望时,他们就是灵义上的窃贼;因为他们从圣言窃取真理,并把它们用于邪恶。这些人之所以是邪恶的,是因为他们以统治权和利益,而不是以灵魂的拯救为目的。如果到现在为止,他们开始用于邪恶的这些真理已经得到承认,不带有统治权和利益的目的,那么这些人就亵渎了它们,因为他们通过将这些真理用于邪恶而将邪恶所生的虚假与真理混杂在一起。这类人绝无可能逃脱诅咒,因为他们通过自己所行的而剥夺了自己的一切属灵生命。他们剥夺了自己的属灵生命,这一点从以下事实明显看出来:当他们独自一人,独自思考或私下交谈时,这些人没有对真理的信仰,不信主、天堂或地狱。然而,他们比其他人更能口头上宣扬这些事,因为对统治权和利益的强烈渴望驱使他们朝这些事物迈进,作为达到他们目的的手段。这一点在基督教异教派(Christian paganism,暂译)尤其盛行;在那里,被封为圣徒之人的形像被展示出来供人崇拜;这些人也在它们面前俯伏跪拜。但他们这样做是出于诡计,好迷惑并说服别人。

9021.“咒骂父母的”表那些属于教会的人对主及其国度的完全弃绝,以及因此对教会的良善和真理的亵渎。这从“咒骂”和“父母”的含义清楚可知:“咒骂”是指转离和分离(参看245, 379, 1423, 3530, 3584, 5071),因此,也指完全的弃绝,因为转离主并与祂分离的人从心里弃绝祂;父母是指主及其国度,在相对意义上是指来自主的良善和真理(8897, 9015)。它之所以表示教会里的人的弃绝,是因为主从西乃山上所宣布的诫命、典章和律例是专门给以色列人的;那时,一个教会的代表就建在他们当中,他们因此表示教会(6426, 6637, 6862, 6868, 7035, 7062, 7198, 7201, 7215, 7223, 7957, 8234, 8805)。也正因如此,咒骂父母表示亵渎,因为教会里那些完全弃绝主并祂国度和教会的事物之人就亵渎了它们。能亵渎神圣事物的,是教会之内的人,而不是教会之外的人(参看1008, 1010, 1059, 2051, 3398, 3399, 3898, 4289, 4601, 6348, 6959, 6963, 6971, 8882)。因此,弃绝主在教会之外的人当中不是亵渎,如外邦人,穆斯林或犹太人。

9022.“那人必死”表诅咒,如前所述(9008, 9016, 9020)。至于所提到的这些具体事物在内义上是如何连贯在一起的,这从前面的阐述和说明清楚可知。因为内在意义按顺序论述了对来自主的真理和良善的弃绝、毁谤和亵渎。但这种顺序并未显现在外在意义上,因为外在教义论述了犯下各种罪行的人;如打人以致他死的,用诡计杀同伴的,打父母的,窃取人并把他卖了的,以及咒骂父母的。就具体陈述而言,这就是圣言的样子;也就是说,在内在意义上,事物按秩序,可以说如同以一个链条接踵而来;尽管在外在意义上,也就是在字义上,它们是分散的,并且在许多地方是不连贯的。

9023.出埃及记21:18-21.人若彼此相争,这个人用石头或是拳头打他的同伴,尚且不至于死,不过躺卧在床,若他能起来扶杖走到外面,那打他的可算无罪;但要赔偿他不能工作的损失,并要将他全然医好。人若用棍子打奴仆或婢女,以致死在他的手下,他必受报应。若他站得住一两天,就可以不受报应,因为那奴仆就等于他的银子。

“人若彼此相争”表他们当中关于真理的争论。“这个人用石头或是拳头打他的同伴”表某一个教会具体真理被某个记忆真理或某个一般真理削弱。“尚且不至于死”表并且它没有被消灭。“不过躺卧在床”表在属世层中分离。“若他能起来扶杖走到外面”表在这真理中的生命的强化。“那打他的可算无罪”表没有罪恶感。“但要赔偿他不能工作的损失”表修复。“并要将他全然医好”表恢复。“人若用棍子打奴仆或婢女”表如果教会里有人利用自己的能力恶待记忆真理,或对它的情感。“以致死在他的手下”表以致它在他的深思之下被消灭。“他必受报应”表死亡的惩罚。“若他站得住一两天”表持守到完全的一种生命状态。“就可以不受报应”表没有死亡的惩罚。“因为那奴仆就等于他的银子”表从自我所获得的东西。

9024.“人若彼此相争”表他们当中关于真理的争论。这从“相争”和“人”的含义清楚可知:“相争”是指争论,如下文所述;“人”是指那些有聪明,处于真理的人,在抽象意义上是指理性概念,以及真理(参看3134, 9007)。因此,人彼此相争表示发生在那些属于教会的人当中的关于真理的争论,在抽象意义上表示发生在人自己里面的这种争论。因为相争在灵义上是指关于涉及教会的那类事物,因而关于信之事物的争论。在圣言中,相争并非表示别的,因为圣言是属灵的,论述属灵事物,也就是论述那些属于主和祂在天上的国度,以及祂在地上的国度,就是教会的事物。在圣言中,相争(经上或译为申辩、争辩)”表示关于真理的争论,并且一般是支持真理、反对虚假的争论,以及对虚假的防御和摆脱,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看出来。

耶利米书:

必有哄嚷声响到地极,因为耶和华与列族相争,凡有血气的祂必都审判,至于恶人,祂必交给剑。看哪!必有灾祸从这民族发到那民族,并有大暴风从地极刮起。(耶利米书25:31, 32)

这些预言描述了教会的败坏状态。哄嚷声是指支持虚假、反对真理,并支持邪恶、反对良善的争论;是指教会;耶和华与列族相争是指主支持真理、反对虚假,并支持良善、反对邪恶的争论,因而也指保卫;“列族”是指虚假和邪恶;“剑”是指进行争战并得胜的虚假;“大暴风”是指掌权的虚假;“地极”是指邪恶所生的虚假爆发的地方。

同一先知书:

耶和华要为他们大大申辩,给大地安宁。(耶利米书50:34)

大大申辩是指保卫真理,反对虚假,以及释放;是指教会,当它处于良善,由此处于真理时,就有了安宁。耶利米哀歌:

主啊,你为我的灵魂大大申辩,你救了我的命。(耶利米哀歌3:58)

为灵魂大大申辩是指对虚假的防御和摆脱。大卫的诗:

求你为我大大申辨,救赎我,照你的话将我救活。(诗篇119:154)

此处大大申辩也表示摆脱虚假。弥迦书:

要向大山争辩,使小山听你的声音。(弥迦书6:1)

向大山争辩表示向高傲自大者,以及自我之爱的邪恶争论并防御;要听祂的声音的小山是指谦卑者和那些拥有仁爱的人。以赛亚书:

我必不永远相争,也不长久发怒。(以赛亚书57:16)

“相争是指与虚假争论。何西阿书:

耶和华与犹大争辩。(何西阿书12:2)

此处意思是一样的。此外还有其它经文。

上一篇:《出埃及记》(8986—9002)

下一篇:《出埃及记》(9025—9049)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