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马太福音 第24章 (二)

发布时间:2021-01-16  阅读:723次
 “在房顶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表示那些具有仁之善的人不要求助于那些属于信之教义的事物。在圣言中,“房顶”表示人的高级状态,因而表示他在良善上的状态;而那些在下的事物则表示人的低级状态,因而表示他在真理上的状态,至于何为“房(或家)”,可参看前文(710, 1708, 2233, 2331,3142, 3538)。关于教会成员的状态,情况是这样:他在经历重生期间,为了良善学习真理;因为他拥有为了那良善而对真理的情感。不过,一旦获得重生,他就通过真理和良善行事。他到了这种状态后,就不要回到以前的状态,否则,他就会通过真理推理他所具有的良善,并由此败坏他的状态。因为当一个人处于意愿真理与良善的状态时,一切推理就都停止了,也必须停止了。这时,他通过意愿、因而通过良知思考和行事,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通过认知。他若再通过认知思考和行事,就会陷入他要在其中屈服的试探。这就是“在房顶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所表示的。

“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表示那些具有真理的良善之人不要放弃这类良善,而去求助于真理的教义。在圣言中,“田”就表示人在良善上的这种状态;至于“田”表示什么,可参看前文(368, 2971, 3196, 3310, 3317, 3500, 3508节)。“衣裳”或“外衣”表示包裹良善之物,也就是真理的教义,因为这类教义就像良善的衣裳;至于“衣裳”具有这样的含义,可参看前文(297, 1073, 2576, 3301节)。谁都能看出,这些话所隐含的事物比字面上显现的还要深,因为它们是主自己说的。

综上所述,明显可知,这几节经文全面描述了教会在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上荒凉的状态;同时,经上也告诫那些具有这类良善与真理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当做什么。教会里有三类人,即:处于对主之爱的人,处于对邻之仁的人和处于对真理的情感之人。属于第一类的,也就是那些处于对主之爱的人尤以“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这一告诫来表示。属于第二类的,也就是那些具有对邻之仁的人尤以“在房顶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这一告诫来表示。而属于第三类的,也就是那些具有对真理的情感之人则尤以“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这一告诫来表示。

就圣言的内义而言,“犹太”(Judea)不是指犹太,就像“耶路撒冷”不是指耶路撒冷一样,这一点从圣言中的许多经文可以看出来。 在圣言中,“犹太”(Judea)不如犹大(Judah)地提及得那么频繁,犹大地和迦南地一样,表示主的国度,因而也表示教会,因为教会是主在地上的国。犹太之所以具有这样的含义,是因为犹大(Judah)或犹太民族代表主的属天国度,以色列或色列人代表祂的属灵国度。由于它们代表主的国度,故当那民族或百姓在圣言中被提及时,就其内义而言,所表示的并非别的什么。(AC 3650-3654.也可参看HH 208

太福音24:15.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

“那行毁坏可憎的”或教会的毁灭由但以理书中的这些话来描述:

为你的人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为要终止过犯,封住罪恶,赎尽罪孽,引进历代的公义,封住异象和预言,并膏至圣者。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圣言发出直到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甚至直到弥赛亚君王,必有七个七;过了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弥赛亚必被剪除,但不是为祂自己。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其结局必在洪水之中;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一七之内,祂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中间,祂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最终那行毁坏可憎的飞鸟身上必是荒凉,并且有完结和铁定之事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但以理书9:24, 25, 26, 27

有学问的人一直在研究和解释这些话的意思,但仅限于字义,尚未上升到灵义,因为迄今为止,灵义在基督教界尚不为人知。就灵义而言,这些话具有以下含义:

“为你的人民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表示那时在犹太人当中的教会的时期和状态,直到它的结局;“七”和“七十”表示从开始到结束的完全,“人民”表示那时属该教会的人。“和你圣城”表示就源于圣言的真理之教义而言,教会的结局的状态;“城”表示真理的教义,“圣城”表示神性真理,也就是圣言。“为要终止过犯,封住罪恶,赎尽罪孽”表示当教会只有虚假和邪恶时,因而当罪孽满盈和完结时;因为在这一切完成之前,结局不会到来,原因在《最后的审判》这本小册子里有所论述;事实上,如果结局过早地到来,简单人就会灭亡,因为他们的外在与那些外在假装处于真理与良善,披上伪善外表的人联结;所以经上补充说“引进历代的公义”,以此表示拯救那些处于信与仁之良善的人;“封住异象和预言”表示应验包含在圣言中的一切;“膏至圣者”表示将主里面的神性本身与人身结合起来,因为后者就是“至圣者”。“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圣言发出”表示从旧约圣言的结束,因为它要在主里面得到应验;事实上,旧约圣言的一切在至高意义上论述主,论述祂人身的荣耀,因而论述祂统治天堂与世界的一切。“直到重新建造耶路撒冷”表示当一个新教会即将建立时,“耶路撒冷”表示该教会,“建造”表示重新建立;“甚至直到弥赛亚君王”表示甚至直到主,以及在祂里面并来自祂的神性真理,因为主由于神性人身而被称为“弥赛亚”,由于神性真理而被称为“君王”;“七个七”表示一个完整的时期和状态。“过了六十二个七,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表示祂降临之后一个完整的时期和状态,直到教会及其真理和教义被建立,“六十”表示就真理的植入而言,一个完整的时期和状态,正如数字“三”或“六”和“二”表示就良善的植入而言一个完整的时期和状态,因而“六”和“二”一起表示真理与一点良善的婚姻,“街”表示教义的真理,“濠”表示教义。至于表示什么,可参看前文(AE 652);“濠或坑”表示什么,也可参看前文(AE 537)。“正在艰难的时候”表示很难、极其艰难,因为是在对属灵真理只有一点点觉知的民族当中。“过了六十二个七”表示如今所建教会在真理与良善方面的一个完整时期与状态之后;“那弥赛亚必被剪除”表示他们将远离主,这一切主要是由巴比伦人造成的,因为他们将主的神性权柄转给教皇,因而不承认祂人身里面的神性。“但不是为祂自己”表示祂仍拥有权柄和神性。

“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表示就这样教义和教会将被虚假摧毁,“城”表示教义,“圣所”表示教会,“要来的王”表示掌权的虚假;“其结局必在洪水之中;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表示对真理的歪曲,直到真理与虚假之间没有任何争战,“洪水”表示对真理的歪曲,“争战”表示真理与虚假之间争战,“毁灭”表示教会最后的状态,那时将不再有任何真理,只有虚假。“一七之内,祂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表示当圣言再次被阅读,以及主,即祂人身里面的神性得到承认时,改造的时间;“盟约”表示这种承认和由此而来的通过圣言与主的联结,“一七”表示改造的时间;“一七之半,祂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表示在属改革宗的人当中,敬拜里面从内在就没有真理与良善;“祭祀”表示出于真理的敬拜,“供献”表示出于良善的敬拜;“一七中间”并非表示那个时间的中间,而是表示改革宗状态的至内在,因为“中间”表示至内在,“一七”表示教会的状态。改革宗之后,敬拜里面从内在没有真理与良善,是因为他们将信当作教会的本质,并使信与仁分离;当信与仁分离时,敬拜的至内在里面既没有良善,也没有真理,因为敬拜的至内在就是仁之良善,信之真理从它发出。

“最终那行毁坏可憎的飞鸟身上必是荒凉”表示一切真理因信与仁分离而灭绝;“那行毁坏可憎的飞鸟”表示唯信,因而表示与仁分离之信,因为“飞鸟”表示关于圣言真理的思维和对真理的理解;当没有对真理的情感,来启示并教导真理,只有一种为了名声、荣耀、地位和利益的属世情感时,这飞鸟就成了行毁坏可憎的飞鸟;这种情感由于是地狱的,故是可憎的,因为纯粹的虚假便从它而来。“并且有完结和铁定之事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表示它的最终状态,那时真理或信完全不复存在,并且最后的审判会发生。在但以理书,这最后的事是预言基督教会的结局,这从主在马太福音中的话明显看出来:你们看见那行毁坏可憎的等(马太福音24:15)。因为该章论述了时代的完结,因而论述了基督教会的相继荒凉,所以但以理书中的这些话表示该教会的荒凉。(AE 684

太福音24:16.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

主用“山”这个词称谓爱与仁,在论及时代完结的地方,祂说“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马太福音24:16;路加福音21:21;马可福音13:14)。在这里,“犹太”表示荒凉的教会。(AC 795.也可参看AE 336

太福音24:17,18.在房顶上的,不要下来……

在重生之前,人的行为源于真理;不过,良善通过这真理而得以获得,因为当真理成为他意愿的一部分,因而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时,在此期间,真理就变成他里面的良善。但重生之后,他的行为便源于良善,真理通过良善而得以获得。说得更清楚一点,重生之前,人的行为源于顺从的灵,而重生之后,则源于情感。这两种状态是彼此的对立面,因为在前一种状态下,真理掌权;而在后一种状态下,良善掌权。或说,在前一种状态下,人向下或向后看;而在后一种状态下,人向上或向前看。当人到达后一种状态时,也就是说,当他的行为源于情感时,他就不再被允许向后看,或出于真理行良善;因为这时主正流入良善,通过这良善引导他。如果在这种状态下,他要往后看,也就是出于真理行良善,那么他的行为就会源于他自己的东西;因为当人的行为源于真理时,他就是被自我引导;但当他的行为源于良善时,他就被主引导。这些就是主在马太福音中的话所表示的,即:你们看见那行毁坏可憎的,那时,在房顶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AC 8505.也可参看AC 2454, 3650, 8516, 9274, 10184

。正如天堂分为三层,每位天使的生命也分为三层;对至内层天堂的天使来说,第三层或至内层被打开,第二层和第一层被关闭;对中间层天堂的天使来说,第二层被打开,第一层和第三层被关闭;对最外层天堂的天使来说,第一层被打开,第二层和第三层被关闭。因此,一旦第三层天堂的天使俯视第二层天堂的社群,并与那里的任何人交谈,他的第三层立刻就被关闭;由于他的智慧居于这个层级,因此如果该层被关闭,他就会丧失自己的智慧,因为他在第二或第一层一无所有。这就是主在马太福音(24:17, 18)所说那些话的意思。(HH 208

圣言的其它部分提到过几次“家”和“田”,当所论述的主题是属天人时,“家”表示属天良善,“田”表示属灵良善。属天良善是对主之爱的良善,属灵良善是对邻之仁的良善。但当论述属灵人时,“家”表示他里面的属天层,也就是对邻之仁的良善;“田”表示他里面的属灵层,也就是信之真理。在马太福音(Matt 24:17, 18)中,“家”和“田”的意思是一样的。(AC 4982

这些话的意思是,处于良善的人不要从良善转向那些与信之真理有关的事。可参看《属天的奥秘》8652节,那里解释上面这些话。(也可参看AC 5897, 7601, 7857

太福音24:19,20,21,22.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

没有人能理解这些话的含义,除非他受内义启示。这些话不是指着耶路撒冷的毁灭说的,这一事实从本章提到的许多事明显看出来,如这句话:“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 ;还有后面的经文:“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出来;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以及其它经文。这些话也不是指世界的毁灭说的,这一点也可从本章所提到的许多事明显看出来。如在前文,经上说:“在房顶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还有现在正在讨论的:“你们要祷告,使你们的逃走不在冬天,也不在安息日”;以及后面的经文:“那时,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在磨坊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显然,这些话是指着教会的末期,也就是它的荒废说的。因为当仁爱不复存在时,可以说教会荒废了。

凡怀着敬畏思想主,相信神性在祂里面,祂通过神性说话的人都能知道并相信,上面那些话,和主所教导并所说的其它话一样,并不只是论及一个民族,而论及全人类;也不是论及人类的世俗状况,而是论及其属灵状况;而且主的话包含构成其国度的事物和构成教会的事物,因为这些事物是神性,是永恒的。凡相信这些话的人都能推断出,“当那些日子,怀孩子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这句话不是指那些怀孩子的和奶孩子的;“你们要祷告,使你们的逃走不在冬天,也不在安息日”这句话也不是指因世俗的敌人而逃离等等。
此前几节论述了教会中败坏良善与真理的三个状态;现在这几节则论述了第四个状态,也就是最后状态。第一个状态出现于人们开始不再知道何为良善与真理,而是针对良善与真理彼此争论,虚假由此产生之时(3354节)。第二个状态出现于人们开始蔑视良善与真理,也开始厌恶拒绝它们,因而对主的信即将气绝,并且这一切照着仁爱即将不存在的程度而逐步发生之时(3487, 3488节)。第三个状态出现于教会中的良善与真理被荒废之时(3651, 3652节)。我们现在论述的这第四个状态出现于良善与真理遭到亵渎之时。此处描述了这个状态,这一事实从如下内义上的所有细节可以看出来。

“当那些日子,怀孩子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表示那些充满爱主的良善和纯真的良善之人。“祸”是表示永恒咒诅危险的一种表达形式;“怀孩子”表怀有天堂之爱的良善;“奶孩子”也是一种纯真的状态;“那些日子”表那时教会所经历的状态。

“你们要祷告,使你们的逃走不在冬天,也不在安息日”表示远离那些事,防止它在过冷或过热的状态下迅速发生。“逃走”是指远离刚才所说爱与纯真的良善的状态;“在冬天逃走”是指在过冷的状态下远离这些良善,“冷”是指对爱与纯真心怀厌恶之时,这是由各种自我之爱引发的;“在安息日逃走”是指在过热的状态下远离它们,“热”是指当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在里头时的外在神圣。

“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将来也必没有”表示对教会的良善与真理最大程度的败坏和荒废,也就是亵渎。因为对神圣事物的亵渎会导致永死,这种死亡远远比任何其它邪恶状态所导致的死亡严重得多,并且严重程度与遭到亵渎的良善和真理属乎内层的程度成正比。由于这类内层良善与真理在基督教会已经披露,为人知晓,并且遭到了亵渎,故经上说:“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将来也必没有”。

“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表示那些属于教会的人从内层良善与真理转移到外层,好让那些过着良善与真理的生活之人仍能得救。“减少那日子”表示这种转移的状态;“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表示否则无人得救;“选民”表示那些过着良善与真理的生活之人。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亵渎神圣事物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一点从前面对此的阐述和说明可以看出来即:能亵渎神圣事物的,是那些知道、承认并被赋予良善与真理的人,而不是那些不承认的人,更不是那些不知道它们的人。因此,教会中人有可能亵渎神圣事物,而教会之外的人则不可能。属天教会成员有可能亵渎神圣良善,属灵教会成员有可能亵渎神圣真理。所以内层真理没有透露给犹太人,以免他们亵渎之。(AC 3751-3757

太福音24:19.怀孕的有祸了……

这些章节论述了时代的完结,时代的完结表示当有最后审判之时教会的结局;因此,在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即哀哭的对象,是指那时接受爱之良善和这良善的真理之人;“怀孕的”是那些接受爱之良善的人;“奶孩子的”是指那些接受那良善的真理之人;因为所吸的“奶”表示源于爱之良善的真理。经上之所以说“他们有祸了”,是因为那些接受良善与真理的人不能这些良善与真理;事实上,在这种状态下,地狱会盛行,夺走良善与真理,亵渎由此而来。那时,地狱之所以会盛行,是因为在教会结束的时候,邪恶的虚假会掌权,夺走良善之良善;因为人被保持在天堂与地狱的中间,在最后审判之前,地狱所产生的东西胜过了从天堂降下来的东西。(AE 710

太福音24:20.你们要祷告,使你们的逃走不在冬天……

主将无信和无爱之信比作冬天,在这里祂预言了时代的完结;“逃走”表示教会的末期,以及每个人在死亡时的末期;“冬天”表示没有爱的生命。(AC 34

太福音24:21.……

主在论及那要起来的假先知和他们所行的毁灭可憎的事(11-15节)后补充说:“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等等。由此明显可知,在这段经文,以及圣言的其它地方,“大灾难”都表示通过虚假而对真理的侵害,直到源于圣言的纯正真理没有不被歪曲,并通过这种方式而完结的。这一切已经发生,因为教会不承认神在三位一体中的一体,祂的三位一体在一体,一个位格里面,而不是在三个里面;因此,在心里,他们将教会建立在三神观之上,在口头上,则将教会建立在一位神的承认上。他们以这种方式使自己与主分离,最终分离到如此地步:他们不认为主的人性里面有任何神性(参看《揭秘启示录》249节);然而,主就其人身而言,就是神性真理本身和神性之光本身,正如祂在其圣言中所大量教导的。如下文所看到的,当今如此普遍的大灾难便由此而来;这主要是由称义和通过唯信这个媒介而来的归算造成的。启示录有七章论述了通过虚假而对真理的这种折磨或侵害;对真理的这种折磨或侵害就是羔羊的封印被揭开时从书卷中出来的黑马与灰色马(启示录6:5-8),以及从无底坑里上来与两个见证人交战,把他们杀了的兽(启示录11:7等),还有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要吞吃她孩子的龙(启示录12章)所表示的。(B.E.75, 76

太福音24:21,22.那时必有大灾难……

在本章,主论述了“时代的完结”,“时代的完结”就表示当今教会的终结。因此,“减少那日子”表终结这个教会并创建一个新教会。谁不知道主若不降世施行救赎,凡有血气的就都不能得救?施行救赎表示建造一个新天堂和一个新教会。主在福音书中预言,祂会再次降世(马太福音24:30,31;马可福音13:26;路加福音12:40;21:27;以及启示录,尤其最后一章)。我在有关救赎的章节已说明,如今为了拯救人类,主正通过建立一个新天堂、开启一个新教会而施行救赎。若非主建立一个新教会,凡有血气的,就都不能得救。这是一个极大的奥秘。只要那龙及其团伙仍留在他被扔进的灵人界,与神性良善结合的神性真理经由灵人界到达世人那里时,要么被败坏,要么被歪曲,要么被毁灭。(TCR 182

“减少那日子”表示终结现在的教会,建立一个新教会。因为如前所观察到的,马太福音第24章论述了基督教会的接连衰退和扭曲,直到它的完结和结局,还论述了主在那个时期的到来。“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这是因为现在教会的信建在三神观之上;若带有这种观念,没有人能进入天堂。因此,没有人能带着现在教会的信仰进入天堂,因为三神观就在他的一切和每一部分中;那信仰里面没有来自仁爱行为的生命。现在教会的信仰无法与仁爱联结,产出任何果子,也就是良善的行为,这在前面已经说明(BE 4750)。(BE.92

太福音24:22.若不减少那日子……

这些话的意思是,除非教会提前走到尽头,否则必彻底灭亡。这一章论述了时代的完结和主的到来;时代的完结是指旧教会的最后状态,主的到来是指新教会的最初状态。(AR 4

“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主的争战在以赛亚书(63:1-10)有所描述,那里有这些话: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榨的呢?我独自踹酒榨。这些话表示唯独祂经受教会的邪恶与虚假,以及向圣言,因而向祂自己所施的一切暴行。之所以说向圣言,因而向祂自己所施的暴行,是因为主就是圣言;罗马天主教的迷信观念,以及改革宗当中关于唯信的迷信观念向圣言、向主自己施了暴行。当主施行最后的审判,以此再一次征服地狱时,祂便经受了前者和后者的邪恶和虚假。因为除非它们被再次征服,否则“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如祂自己在马太福音(24:21, 22)所说的。(AE 829

试探结束后,就其内在人而言,人便在天堂,并通过他的外在人而在世界。所以,对人来说,天堂与世界的联结通过试探实现;在这种情况下,与人同在的主照适当次序通过天堂主导他的世界。若人依然属世,情况则相反。因为那时,他渴望通过世界来主导天堂。凡出于自我之爱而处于对控制或统治之爱的人都会变成这个样子。若从内在检查他,就能明显看出他不信任何神,只信他自己;死后,他便以视自己是神,拥有掌管其他人的最大权柄。这种疯狂在地狱非常盛行。由此明显可知,若属世人不重生,人死后会成什么样子,因而若主没有建立教导纯正真理的新教会,他在幻想中会变成什么样。这就是主说这些话的意思:时代完结的时候,也就是现在教会结束的时候,“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马太福音24:21,22)。(TCR 598

至于把别人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的目的,我也蒙允许知道这个目的在属于地狱的恶人中间是什么样子。他们将那些接受良善与真理的人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的努力和目的的性质无法描述。因为他们利用各种恶毒、各种诡计和欺骗、各种花招和各种残忍;其程度和性质是这样:若仅仅提及其中一部分,世上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如今像这样的人所构成的地狱正在急剧增长;令人吃惊的是,这类人主要来自教会里的人,因为诡诈、欺骗、仇恨、报复、奸淫比在别的地方更猖獗。事实上,在教会,诡诈被视为聪明,奸淫被视为得体的行为;那些有不同想法的人被嘲笑。由于这就是现今教会的情况,所以这是教会末日临近的预兆。照主在马太福音(24:22)中的话说,若不终结,“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的确,一切邪恶都具有传染性,就像腐烂的污秽物传染整体,因而最终传染全部。(AC 6666

太福音24:23-28.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这里,或在那里,你们不要信……

若不藉着内义,没有人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如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若有人说,基督在旷野,不可以出去;若他们说,祂在内屋中,不可以信;人子来临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以及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从字义上看,这些话和本章前、后的话一样,似乎彼此没什么关联。然而,从内义上看,它们处在最优美的次序中,当理解了“假基督”、“神迹和奇事”、“旷野”、“内屋”、“人子来临”,以及最后“尸首”和“鹰”的含义时,这优美次序就开始变得明显了。主以这种方式说话,是叫人们不能理解圣言,免得他们亵渎之。因为一旦教会荒废了,如那时它在犹太人当中的情形,人们若理解圣言,就会亵渎之。这也是为何主以比喻说话,如祂自己在马太福音(13:13-15)、马可福音(4:11, 12)、路加福音(8:10)中的教导。因为那些不知道圣言秘密的人无法亵渎圣言,唯有那些知道的人才能亵渎;那些自认为有学问的人比那些自认为没有学问的人更能亵渎之。圣言的内层现在之所以正在揭开,是因为除了少数过着良善生活、被称为选民的人外,如今教会已经如此荒凉,即如此缺乏信与爱,以至于人们虽知道并理解,却仍不承认,更不相信(参看3398, 3399)。新教会要建立在如今能被教导的这少数人当中。不过,唯独主知道这少数人在哪里。迄今为止,新教会一直建立在外邦人当中。(参看AC 3898

马太福音这一章的前几节论述的主题是教会的逐渐毁灭。也就是说,首先人们开始不再知道何为良善与真理,反而就此彼此争辩;之后他们蔑视它们;第三个阶段,他们不承认它们;第四个阶段,他们亵渎之。但现在所论述的主题是教会中普遍教导的教义种类,也就是口头上以神圣和崇敬的方式赞美主,而内心却拜自我和尘世,以至于对他们来说,拜主只是他们借以获得名利的手段之人所教导的教义种类。当他们的敬拜变成这个样子时,他们在何种程度上承认主,承认天上的生活和信仰,就在何种程度上亵渎它们。教会的这种状态就是现在所论述的主题,这一点从上面所引用主的话的内义看得更清楚,内义如下。

“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这里,或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表警告,要谨防他们的教导。“基督”是指主的神性真理,因而是指主的圣言和取自圣言的教义。显然,此处所表相反,即表示歪曲的神性真理或虚假的教义。“耶稣”表神性良善,“基督”表神性真理(参看3004, 3005, 3008, 3009节)。

“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表那教义所教导的虚假。“假基督”出自被歪曲的圣言的教义事物,或并非神性的真理,这一点从刚才所述明显看出来(也可参看3010, 3732节末尾)。“假先知”表那些教导这类虚假的人(2534)。在基督教界,教导虚假的,尤其是那些以自我杰出,以及世俗财富为目的的人。事实上,他们为一己之利而扭曲了圣言的真理。因为当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为目的时,所想到的不是别的。这些就是“假基督、假先知”。

“显大神迹、大奇事”表基于外在表象和谬见的证明和说服,简单人因此让自己被迷惑。这就是“显大神迹、大奇事”,蒙主的神圣怜悯,这一点将在别处予以说明。

“如果可能,他们连选民也要迷惑”表那些过着良善与真理生活,因而住在主里面的人。这些就是圣言中被称为“选民”的人。与那些以神圣的面纱掩盖其亵渎的敬拜之人在一起时,这种人很少被发现;或即便被发现了,他们也不会被认出,因为主将其藏起来,从而保护他们。直到他们通过主确认自己会很容易被外在圣洁所迷惑;不过,他们一旦得以确认,就会坚定不移,不会受骗。因为他们被主保守在天使的陪伴下,尽管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时,他们就不可能被邪恶团伙所迷惑了。

“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表告诫要谨慎,就是要当心;因为他们就在假先知当中,这些假先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马太福音7:15)。“假先知”就是今世之子(sons of the age),他们在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精明(即更狡猾),如路加福音(16:8)所描述的。因此缘故,主以这些话告诫他们:

看哪,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绵羊在豺狼中间;所以你们要机警如蛇,天真如鸽。(马太福音10:16)

“所以若他们对你们说,看哪,祂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祂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表他们所说关于真理、良善,以及许多其它事的话都不要信。除了通晓内义的人外,没有人明白这些话的含义。它们含有一个奥秘在里面,这一点从以下事实可得知:这是主说的话,若没有某种更深层次的含义隐藏其中,那么这些话就等同于无。也就是说“若他们说,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祂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这样的警告等同于无。“旷野”表示荒废的真理,“内屋”或隐密处表示荒废的良善。“旷野”之所以表示荒废的真理,是因为当教会荒废时,也就是它不再有神性真理,因为良善或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不复存在时,它就被称为“旷野”,可以说就在“旷野”里。因为“旷野”或“沙漠”这个词用来表示一切荒芜或荒凉之物(2708),以及少有生命之物,如那时教会的情形。由此明显可知,此处“旷野”表示没有真理的教会。

“内屋”或隐密处在内在意义上表示教会的良善,以及简单的良善。具有良善的教会被称为“神的家或殿”(house of God),在这种情况下,“内屋”及屋内的事物就良善的形式,这也是家或屋所含之物。因为“神的家或殿”表神性良善,“家或屋”一般表爱与仁之善(参看2233, 2234, 2559, 3142, 3652, 3720节)。之所以不可相信他们所说关于真理和良善的话,是因为他们称虚假为真理,称邪恶为良善。事实上,以自己和尘世为目的的人只将真理与良善理解为他们自己要被崇拜,他们自己要得到利益,而不是理解为别的什么。他们若给人以虔诚的印象,也是为了披上羊皮。

而且,主所说的圣言包含数不清的事物在里面,比任何人所能数算的还要多,“旷野”或“沙漠”是一个具有广泛属灵含义的词。由于一切荒芜或荒凉之物都被称为“旷野”,一切内层之物都被称为“内屋”,故“旷野”或“沙漠”也表旧约圣言,因为旧约被认为已经废止了;而“内屋”表示新约圣言,因为新约教导内层事物,即它涉及内在人。同样,整部圣言都被称为“旷野”或“沙漠”,因为它不再用来提供教义事物;人类因背离圣言的诫命和条例而将圣言变为“旷野”或“沙漠”的行为被称为“内屋”。这在基督教界是众所周知的,因为其敬拜外在神圣,内在亵渎的人为了以自己比所有人都杰出、比所有人都富有为目的的创新,会弃圣言于不顾,甚至不让别人阅读圣言。即便那些其敬拜不像刚才所描述的那样亵渎,而是视圣言为神圣,也允许圣言在普通人当中的人,仍根据他们自己的教导而弯曲和解释一切事物。这便使得圣言中与他们自己的教导不一致的其它部分沦为“旷野”或“沙漠”,这一点从那些将救恩置于唯信,并蔑视仁爱行为的人很清楚地看出来。可以说,他们将主自己针对爱与仁在新约,以及多次在旧约所说的一切话都变成“旷野”或“沙漠”,并将属于无行为之信的一切都变成“内屋”。由此明显可知“所以若他们对你们说,看哪,祂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祂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来临,也要这样”表对主的内在敬拜如瞬间消散的闪电。因为“闪电”表为天堂之光显现之物,因而表关于爱与信所宣讲的事,因为这些是天堂之光的成分。就至高意义而言,“东”表主,就内在意义而言,表从来自主的爱、仁与信所流出的良善(参看101, 1250, 3249)。而就内在意义而言,“西”表已经衰落或不再存在的事物,因而表示不承认主,或不承认从爱、仁与信所流出的良善。因此,“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表消散。主的到来不像字面上所说的那样在于再次出现在人世间,而在于祂在每个人里面的临在。每当宣讲福音、默想圣事时,祂就在那里临在。

“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表通过推理对虚假的确认在荒废教会将要增多。当教会缺乏良善,并因此缺乏信之真理,也就是荒废时,它就被视为“死亡”,因为良善与真理是教会生命的源头。所以,教会一旦死去,就好比一具“尸首”。“鹰”表示关于良善与真理的推理,大意是它们除了能从思想上被理解外什么也不是,以及通过这些推理对邪恶与虚假的确认,这一点从下文可以看出来。“尸首”在此表示缺乏仁与信生命的教会,这一点从主在路加福音中的话明显看出来,在那时祂论及时代末了时说:

门徒说,主啊,在哪里呢(即时代的末了或最后的审判)?耶稣对他们说,躯体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路加福音17:37)

“躯体”(Body)在此取代了“尸首”,因为它是一具在此情况下所指的死尸,并表示教会。事实上,审判是从神的家或殿,即从教会开始,这一点从圣言中的许多经文明显看出来。这就是上述所引用和解释的主的话在内在意义上所表示的细节。它们处在最优美的次序中,尽管这次序从字义上根本看不出来。若根据上面的解读以连贯的次序思想它们,谁都能明显看出来这一点。

教会的最后状态之所以好比聚在“尸首”或“躯体”上的“鹰”,是因为“鹰”表示人的理性事物。当论及良善时,“鹰”表示真正的理性事物;但当论及邪恶时,“鹰”表示虚假的理性事物或推理。这从圣言中提及它们的经文明显看出来。(AC 3897, 3901

太福音24:23, 24.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这里……

不要将这些话理解为自称基督或基督们的人要起来,而要理解为那些要歪曲圣言,声称这个或那个是神性真理,其实并不是的人要起来。“假基督”是指那些从圣言确认虚假的人,“假先知”是指那些孵化教义虚假的人,因为所论述的主题是教会的接连荒凉,因而是对圣言的歪曲,最后是由此而来的对真理的亵渎。(AE 684

“假基督”表示不是神性的真理,或虚假;“假先知”表示那些教导它们的人。(AC 3010

不要以为真理是来自任何其它源头,而非来自主。一般来说,来自别的源头而非主的真理,主并不在其中;当人否认主及其神性,也不承认祂,仍以为良善与真理并非来自主,而是来自自我,因而自称为公义时,主就不在属于人的真理中。主不在其中的真理也是取自圣言,尤其取自圣言字义,并为了支持自我统治权和自我利益来解释的真理。这些本身是真理,因为它们来自圣言;但它们不是真理,因为它们被曲解,由此被败坏。这些就是主以这些话所指的真理,祂说: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这里,或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AC 8867, 8868

在启示录(13:11),经上说从地上来的兽“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以此表示神职人员出于圣言说话、教导和著述,好像他们所教导的是主的神性真理,然而这是被歪曲的真理。所表示的是这一点,这从主在马太福音中的这些话明显看出来,即:“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这里或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基督”与“羔羊”所表相同,即表示圣言的神性真理;故他们说:“看哪,基督在这里”表示他们会说,这是圣言的神性真理;但“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这些话表示这是被歪曲的真理。(AR 595

太福音24:24.显大奇事,大神迹……

“大奇事”表示那些见证和说服人的事,“神迹”表示那些引起并产生惊讶的事,强烈的说服由此而来。(AE 706.也可参看马太福音12:39的注解)

太福音24:27.闪电从东边发出……

由于主是东边,所以经上在马太福音说“闪电从东边发出”。(AE 422

“人子降临,也要这样”。“人子”是指主的神性人身,以及从祂发出的神性真理;祂的“降临”表示教会结束时对神性真理的揭示。(AE 63. 也可参看AC 9807

太福音24:28.尸首在哪里……

在三位神的信仰被引入基督教会的那一刻(这发生在尼西亚会议召开之时),一切仁之良善和信之真理都被驱逐,因为这二者与心里敬拜三位神,同时口头敬拜一位神的情形完全不搭界。由于这时心里否认口头所说的,而口头则否认心里所想的,结果导致既不存在三位神的信仰,也不存在一位神的信仰。由此清楚可知,自那时起,基督教的圣殿不仅开始出现裂缝,而且还坍塌成废墟;自那时起,无底坑便开了,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有蝗虫从烟中出来,到了地上(启示录 9:2, 3);自那时起,但以理所预言的那行毁坏可憎的开始加增(马太福音24:15),马太福音(24:28)所说的鹰已聚到那信及其归算那里;“鹰”在此表眼光锐利的教会领袖。(TCR 634

太福音24:29, 20, 31.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

并不是说这个世界的太阳要变黑,而是说爱与仁的属天实体要变黑;不放光的也不是月亮,而是信的属灵实体;从天上坠落的不是众星,而是教会成员对善与真的认知,因为这些认知就是“天势”;而且,这些事不会发生在天堂,而是发生在尘世,因为天堂永远不会变黑。(AC 1839

天上和地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属天和属灵之物的代表物。这一点从以下明显证据清楚可知:即与那些出现在肉眼面前的天上和地上之物相似的事物在灵人界也显为可见,并且清晰得如同在大白天出现。在灵人界,它们无非是代表物。例如,当星空出现,并且其中的星星一动不动时,人立时就知道它们表示良善和真理;而当游荡的星星出现时,人立时就知道它们表示邪恶和虚假。通过星星的发光和闪耀就能清楚得知它们的性质,此外还有无数其它事物。因此,人若愿意智慧地思考,就能知道世上万物起源于何处,即起源于主。这些事物之所以不以非物质的观念形式,而是以实际物体出现在世上,是因为一切事物,无论属天的还是属灵的,皆源于主。它们都是活生生的,是本质的,或实质的(如它们被称呼的那样),故以实际物体出现在终极的自然界中。(AC 1808

显然,“日头”并非指太阳,“月亮”不是指月亮,“众星”也不是指众星;“日头”表爱与仁,“月亮”表由此获得的信,“众星”表对善与真的认知,经上说它们“变黑了”、“不放光”、“从天上坠落”,这时,对主的承认,以及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不复存在。当这些不复存在时,自我之爱及其虚假就占据了这人;因为这一切是天上的爱离开的必然后果。(AC 2441

前面已说明(31, 32, 1053, 1521, 1529-1531, 2120, 2441节),此处的“日头”不是指太阳,“月亮”不是指月亮,“众星”也不是指众星;而“日头”表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月亮”表爱与仁之信,“众星”是指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因此,主所说这些话意思是,当世代的末了或末期到来时,爱与仁,因而信不复存在。(AC 2495.也可参看AC 4695

谁都能看出,此处所提到的星星不能理解为星星,因为这些不会从天上坠落,而是固定或位于原位;它们也不会落到地上,因为它们比地球更大;故它们表示诸如属于天堂之光,因而放光的那类事物,这些就是良善与真理的知识。天使天堂也有星星,不过,它们只是由于良善与真理的知识的表象,所以向那些处于这些知识的人显现,尤其他们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并渴望认识它们的时候。(AE 402

上一篇:马太福音 第24章 (一)

下一篇:马太福音 第24章 (三)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