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灵界经历摘录(九)

发布时间:2020-12-10  阅读:914次
 196.人的心智状态由四季变化来代表,如雨和早晨。属灵事物的代表常常用属世事物来表现,如各种不同厚度和颜色的云;晴天;暴风雨、风起风静、冰雹,以及各种雨;由于它们是这类事物的代表,所以用这些事物进行类比会让人感觉很熟悉。许多属灵现象与它们相对应。

197.不敬虔的邪恶灵人按次序排列。我想前面(161节)说过,灵人按照属和种被分门别类无论在哪个具体社群,灵人都是被如此排列的:最坏的在中间,是那些虽接受过教导,却远离并模糊真理之光的人;往外走,那些更接近边界的人渐渐好一点;那些尽管与其他人相似,但没有接受过教导的人在边界。弥赛亚神如此排列是为了让最坏的受到约束和压制,因为他们若不联合起来,就既不能行动,也不能说话。根据弥赛亚神的审判,外层灵人被允许(作为许多人或一人)说话或行动;所以才会有许多人的集体言语,这在试探期间不是那么有害。此外,内层灵人也被允许说话和行动,如在内在试探期间。

198.所有灵人和世人都被束缚。我经常发现,所有灵人都被束缚,也就是受到各种约束,免得他们冲进各种欲望和激情,没有哪两种灵人所受的束缚是一样的。只要得到允许,他们就会冲进各种欲望和激情,若非被弥赛亚神保持在适当的约束中,简直无以复加。天使也一样,因为他们每一个都和世人一样,从根上就是邪恶的。今天我还发现,一个灵人当其束缚被松开时,便飞到高处,还想飞得更高;如果他被允许随心所欲地往前飞,我毫不怀疑他会爆炸,或化为乌有。因为灵人和世人一样,若被允许照其欲望的冲动爆发,就不会停止其贪欲的热情,直到他爆炸。

199.关于灵人和天使对于人类思维的运作。我的经验证实,如果主导人的低级思维或物质观念的灵人(如他们被称呼的那样)不与他一同思考,他们就不会被保持在此人正思想或谈论的思维中,这人也根本不能思考;相反,最大的模糊便由灵人中间不同思维的混乱产生,以致他什么也不明白,甚至连日常事务也不明白。然而,对天使,尤其更内在和至内在的天使来说,他们似乎能与世人一同思考,因为他们处于更高领域,其思维由此能流入人类心智,不会分散注意力,更不会使它们混乱。因为人的一个思维观念由几乎数不清的属天天使的观念构成;此外,天使的思维是和谐一致的,因而绝不会分散注意力。所以,当世人接受信仰时,天使就极其欢喜,因为那时他们就能以天上的喜乐流入他的思维。这就是为何弥赛亚神说:使者因一个悔改的人而大为欢喜(路加福音15:7,10),一个悔改的人就是一个接受信仰的人。

200.弥赛亚神的圣言的大量内在内容无法从现代人类的经验获知,但能从古人和灵人的经验获知。弥赛亚神的圣言中所出现的众多事物,无论旧约中的,还是新约中的,不能不令人费解。但这是因为生活在今天的人类已经完全不同于那些生活在古教会的人,也不同于那些后来生活在初代基督教会的人。这些人若活到现在,就能凭赋予他们的经验和启示清楚知道这一点;此外,通过观察现在充满天堂终端领域的灵人或人类灵魂的状态也能更好地了解这一点。正因如此,我被允许引用他们对如今几乎从人类记忆被抹除的那些事的经验,以这种方式来弥补这种无知。这些事是当着灵人的面写的,他们对于从他们身上获得经验感到气愤。

201.一种恶臭。当信之真理与良善被破坏,由此被堵塞时,它们就由恶臭来代表,就像沼泽或腐尸的臭味。如果这一切是由人的乐趣引起的,情形也是如此。因此,当我夜间闭上双眼时,刺鼻的恶臭以同样的方式向我清楚显明。

202.关于魔鬼的极端恶毒。我心里曾深入思考过,魔鬼的恶毒能否大到试探弥赛亚的至内层。但我从天上听说,魔鬼也曾被造为完美的状态,只是从中堕落了,所以他里面的这种恶毒永远无法想象。亚当就因被那恶毒感染而被逐出伊甸园,通往生命树的道路也被把守(创世记3:24),因为他能败坏所有人,唯独弥赛亚除外。不过,他现在被囚禁;只有他的同伙被放出来,因此他们由“魔鬼”(他就是被如此称呼的)来表示。

最坏的魔鬼来自接受过最好教导的人,因而来自上古教会的使徒。

203.关于灵人和天使觉知那些在肉体和世界中的事物时所在的状态。天使和灵人在世人里面的状态是这样:他们无法觉知低级领域里的任何事物,除非在那些朝向天堂的大门被打开的人里面。这种人能专注于内在事物,因为他的感官从外在事物中退出了。天使和灵人之所以能在这种情况下感知这类事物,是因为那时它们或多或少地吸引了人的觉知,这人通过有意识地反映这些事物,如同邀请他们去觉知在他们之外的周围事物而将它们传给灵人和天使。这一点已被数不清的经历所证实。因此,天使和灵人感知不到凡来自人类的任何东西,除非他们被弥赛亚神赋予这种能力。至于能使他们觉知的这种反映,有许多事将不得不说明。

204.关于外邦人,或未受过教导的人:他们比受过教导的人更容易进天国。今天,活生生的经验告诉我,那些性质邪恶的外邦人比那些受过教导的人更容易接受信仰、实践仁爱。在某些方面具有邪恶性质,并且激起许多恶事的外邦人曾在一段时间内与我同在;但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不能听见并明白所谈所说的话。我原以为他们是恶灵,但后来,当他们蒙弥赛亚神的怜悯被赐予理解之光,好叫他们能像受过教导的人那样理解时,他们开始说话,而且非常虔诚,呼求弥赛亚神的怜悯,并发自内心向其他人表现出仁爱;所以他们被允许同在。他们表现得如此谦逊,如此聪明和智慧,以致我不能不感到惊讶;而另一方面,受过教导的人却为其他人也被允许进入天堂而愤愤不平。因此,他们本以是灵人的那些人却变成天使。对于今夜和昨晚对这些外邦人的逼迫,我只能说有逼迫和哀恸。我可以见证;虔诚的外邦人被那些受过教导的人逼迫。因此,这也证实了将有人从阿拉伯来,使那些受过教训的人蒙羞,正如我们在以赛亚书(66章)所读到的。当理解之光从他们身上拿走时,他们便是邪恶的,他们对此也大为抱怨;而一旦理解之光再次闪耀,他们就会迅速转变,变得良善并充满爱;那些受过教导的人则不然。

205.关于感官在一切事上的欺骗,若不驱散它们,真理永远不会显现。天使感到非常惊讶的是,当今时代的人,甚至那些被视为有学问的人都不理解这一事实:人由三种不同的官能构成(将要死去的身体除外),它们实际上与众多天使天堂有关。天使还感到非常惊讶的是,人们尚不知道人的生命从来就不是人的,一切生命都是由弥赛亚神注入的。换言之,人们在如此的幽暗和欺骗之下,以致除了眼睛凭自己所看到的,心智凭自己内在所感觉到的,人的理解力凭自己所明白的外,他们几乎什么也不信;而事实上,低级之物被比它高级之物主导,所有人被至高者,因而被弥赛亚神主导。人们从神所拥有的东西,仅仅是器官形式,他们由此而具有个性化,或说由此产生差异,人人都能明白这一点。所以,若不驱散这些谬论,永远不能说我们处于真理。为叫人拥有信仰,人有必要信真理;这为弥赛亚神,也就是真理本身开辟道路。天使还大为惊讶的是,由于人凭感官察觉不到自然物体背后最近似的原因,所以他不愿相信相距遥远、较为遥远和最为遥远的属灵、属天和神性实际物,除非他能亲眼感知到它们,可以说实际感觉到它们。

206.亚伯拉罕不认识我们,如我们所读到的(以赛亚书63:16),天使也不认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以为至内在和较为内在的天使知道我在做什么、想什么,因为我认为,说谎灵人的邪恶意图和欺骗不断被压制是他们所为。但蒙弥赛亚神的怜悯,当我有几次被允许与其他人交谈,他们将那些天使的想法传给我时,他们说,那些天使根本不像离我最近的灵人那样知道我在做什么或看什么;不过,他们仍不断对恶灵的努力和行为,也就是其气场作出反应;他们对气场感觉最为敏锐,只是不知道这气场出于什么原因,或来自何人。因此,唯独弥赛亚神藉着祂的天使行事,祂看见并知道每一件最小的事,并由此指导人类的努力。这就是“亚伯拉罕不认识我们”的意思。今天,某种事物通过一种抽象思维上升到天使那里,令他们惊讶的是,他们居然被它感动了,于是通过其他人与我交谈。天使并不想知道地上正在发生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一切都已走向败坏和毁灭;所以,他们热切渴望弥赛亚神的国度到来,希望他们与人类之间的交流由此被打开。

207.关于灵人与世人的通常状态。有些灵人就在不与灵人说话或反思他们的世人周围或与其同在。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就是与这些世人同在的那些人,只是以为他们自己就是世人;他们像世人一样生活。因为每个灵人都以为自己是一个世人,若被告知不是,就会发怒。事实上,他们以为自己拥有世人那样的耳朵、眼睛和感官;当我告诉他们,并向他们证明:由于几个原因,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时,他们很不高兴。

1)不过,我能通过弥赛神的怜悯所恩赐给我的某些反思和其它许多方法使他们感觉他们仿佛使用肉体感官。我由此得出以下结论:这种观念在肉体死后仍留在他们身上,人的更内在事物只知道他们是人;因为身体是照着此人的形像形成的,它通过肌肉而与意愿行如一体,这是众所周知的;身体的概念由此而保留下来。

2)今天我还被指示,灵人能与我同在并说话,以及觉察我的思维;然而,他们看不见我所做的任何事。所以,我几乎被带回我以前的状态;那时,我和以前一样感受不到他们的任何行动,除非这种感受如此细微,以致我几乎难以将它与正常状态区分开来。

208.灵人特别憎恶的东西:如锋利尖锐的东西和某些动物。有些东西是灵人特别憎恶的,如当像锋利、尖锐的东西进入我的想象时,灵人可以说立刻被激起来,开始造成骚乱。我推断这是由于以下事实:这类事物无法通过代表被传给天使;因为尘世的形像相对尖锐,而天堂的形式都是从圆形开始的。由于同样的原因,还有一些动物也是他们极其憎恶的,我推断(我对此不十分确定)它们是摩西五经中所禁止、被视为亵渎的那类动物。

209.关于属灵-属世和以下事实:属世人也能宣讲信之真理。我们所说的属灵-属世是指在属世之光里面的元素,这光能使人进行一般推理,甚至推理属灵和属天的事物,以及信之真理,还能使他讲道并说服,尽管他是一个属世人。要注意,这些东西是属世光照所激发的记忆事务,事实上或近或远地出于各种动机和欲望。赋予属世人推理能力的属灵层是某种没有属天层在里面的属灵事物,因为它若有属天层,就会从属天层,因而从真正的源头,即从爱,因而从弥赛亚神发出。然而,人有可能以为这属灵元素被属天层包围,因为没有属天元素,推理能力不可能存在。

210.关于由弥赛亚神国度中的那些事物所产生的普遍气场。没有什么比被告知以下事实更令人惊奇和难以置信的:有些普遍气场可以说由构成弥赛亚神国度的事物发出,对应于人类心智中的事物,无论更内在的还是内在的,它们都在弥赛亚神的国度。这些气场无法描述,不过,对它们的观念可通过某些对比来说明。一般来说,气场既有属天的,也有属灵的;既有高级的,也有低级的。只要恶灵被允许住在最低级的气场,该气场就被毁灭。然而,它甚至上升到理性气场那里,并干扰它。今天,蒙弥赛亚神的怜悯,我以这种方式被置于理性气场,即:我的推理部分与该气场和谐一致,所以它没有像其它时候那样被干扰。这时,在该气场的灵人却感到压抑、遭受痛苦,声称他们无法在里面存活,就像空中的鸟儿没有空气,只有以太,或像空气中的鱼儿,他们想要逃离。我由此知道,当弥赛亚神的国度到来时,恶灵必被赶出去,因为他们在该气场几乎不能呼吸;当我祷告,尤其念诵主祷文时,就被接入这气场,于是我得以清楚发觉祷告的更内在的内容。所有属天和属灵的气场都关注弥赛亚神的国度,因为它们来自弥赛亚神,祂是神的国。由此可知,必须有一个普遍气场,以便有个体气场;因为这些个体气场若不在一个普遍气场里面,就无法存在;所有个体事物都与总体事物有关,总体事物反过来引导个体事物,最终把它们引入总体所在的次序。否则,个体元素必从总体元素那里被逐出。这些都是哲学界所知并普遍有效的规则。

211.有些恶灵的气场被称为地狱气场,因为在最后审判的日子,它们就转变为地狱气场。这些气场照着人性之恶的增加,或在地上对信仰的毁灭程度而上升。由于如今这些气场已经上升到这样的高度,以至于窒息或灭绝一切真理与信仰,故必可知弥赛亚神的国度定然很快到来,否则,凡有血气的,就都不能得救(马太福音24:22),人类当中也几乎没有人能重生。

212.至于构成整体气场的个体气场,每位天使和每个灵人都形成自己的气场,该气场有自己的状态变化。因此,整体气场是由弥赛亚神从个体气场形成的,祂通过将天使和灵人分门别类,可以说分为各个支派而如此行。我仍在怀疑是否有和以色列并雅各的支派那么多的天使气场,以及相反的气场。

213.由此也清楚可知,主导整体和一切个体朝最好目的发展的一切事物如何取决于弥赛亚神的旨意。在低级气场会发现被归因于运气的许多不和谐,它们因种种原因也是为了最好的目的。

214.关于天堂里的外邦人,或未接受教导者和已接受教导者。说来奇妙,迄今为止,天堂里的外邦人仍陷入某种囚禁,尽管不严重。他们被整理成序,分为各个层级;每当被释放出来时,他们都极谦逊、容易地接受信仰,既口头上也发自内心承认它。然而,已接受教导者似乎在上面浮动,只是由于某种我尚未得知的原因而未被囚禁,但他们却很固执,既口头上也从心里否认信仰。不过,我被告知,有一种转变将要发生,即:外邦人要从他们的囚禁中被释放出来,不接受信仰的已接受教导者将要受到捆绑。

215.关于各种各样的欲望、情感和渴望。我的所有欲望,无论吃喝的欲望及其变化,还是我的一切感官欲望,以及到各个地方去和旅行的欲望,无论它们的种类和变化何等之多,有很长一段时间明显被灵人和天使控制、改变、变化,并且如此明显,以致如他们所说,再没有什么比这更明显的了;我成年累月地经历这一切。由此明显得出这一结论:当弥赛亚神允许、赐予机会并意愿时,主导生命和思维的一切欲望,无论它们是哪一种,唯独从灵人和天使那里流入。这些变化既有缓慢的,也有突然的;为确认这一事实,我曾与被允许做这些事的灵人交谈过,还谈论了这种多样性。

216.我对事物的理解,尤其对内在事物的理解被夺走。对此,我可以郑重作证:我对事物的理解,尤其对内在事物的理解如此频繁、明显地被夺走、更改,因而变化,以致我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从如此众多的经历足以得出这一结论:除了弥赛亚神允许、恩准、出于怜悯让人理解的事物外,人不能理解任何事物,尤其当他关注更内在的信之事物时。有时,那些明显夺走我对更内在事物的理解,并将其转变为某种其它事物的灵人当中就有这样的争论和责骂,以致我不被允许描述它。

217.恶灵不断试图违反次序,尽管他们清楚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一大早,非常想要攻击我,事实上,竭尽全力想要攻击我的灵人之间就有某种属灵的冲突,但我仿佛被移走了。我虽以一种非凡的方式察觉他们的努力,但却听不到他们的谈话;相反,仿佛有一种气场将我拉离他们的努力。当时,我惊讶于他们的顽固和以下事实:他们无法停下来,一味顽固坚持,尽管是徒劳的;还令我惊讶的是,他们无法做成任何事,然而却能流入我。我根本无法描述这种状态;但我觉得那时他们若能得逞,就会完全碾碎我。当时我也发现,我被提升到一种更内在的总体气场;至于这些灵人在不在这个气场,我却不知道。我又发现,没有一样事物,哪怕最小的事物不是经由弥赛亚神的指引和祂对我的怜悯而来;还有,一个灵人若非被允许,连最为微小的事都做不成。

218.在来世,许多善人被囚禁,而恶人得享自由。关于最后审判之时无信之人的状态。良善的灵魂以哪种方式仍在被囚禁,对此,我已被恩准知道得如此清楚,以致再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我被允许经历、感受这一切,同时与他们交谈。同样,我获知他们有时被赐予自由,似乎从囚禁当中获得喘息的机会。我无法描述这种经历本身,以及我如何清楚地经历它,甚至整整几天都在经历;也无法描述他们如何从囚禁中被提升上来,恢复某种自由,然后一次又一次不知不觉地回到囚禁的状态。我无法照他们的描述讲述那些身处地狱之人如何受到折磨,是什么样的仇恨在那里掌权,使他们互相迫害,甚至将彼此置于死地。与此同时,那些邪恶、极端亵渎的人仍享有自由。原因也向我清楚显明,即:除非这些灵人享有自由,否则信仰已荒废的人类就不能活在肉体和世俗的快乐和感官享受中,而是不断陷入悲惨和良心的折磨。因为如果善灵和天使在最低层天堂掌权,凡人必被持续的良心折磨所侵扰;由于众多原因,只要荒废的过程仍持续,这是不允许的。但在最后审判之时,活在无知中的正直人,也就是先知所说的“外邦人”,就要从囚禁中被释放出来,恶灵则陷入残酷的囚禁和地狱,正如先知在许多地方所预言的。那时,弥赛亚神亲自,以及经由先知所谈论的忧虑会临到那些过着邪恶生活的凡人,同样会临到来世那些像他们一样的人。我曾与那些陷入囚禁的人谈论这些事,也与那些得以自由的人谈论过。那些被囚禁的人得了安慰,从而有了希望。许多自由放飞的人对此根本就不在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219.我被恩赐与被囚的正直灵魂分享天上的喜乐。因为许多年来,我一直被恩赐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清楚感受天上的喜乐;这些喜乐如此众多,又具有多样性,以致我丝毫不能描述它们。事实上,它们具有这样的性质,如果我非要把它们描述出来,世人根本就不相信,也不明白。总之,今天蒙弥赛亚神的怜悯,天上的喜乐被赐予我,无以言表;我还被恩准将它们传给被囚的灵魂,仿佛它们出于我,而事实上并非出于我。他们说,他们能感受到这些喜乐,也从它们得到安慰。此外,他们被称为“飞鸟(另一版本为绵羊)”,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安慰。我无法描述他们以哪种方式从囚禁中上升到某种自由,不仅上升到言谈的自由,还上升到理解、感知、谈论和看见的自由;我也无法描述他们的快乐,尽管我被允许清楚察觉它。

220.最后审判所表现的形像。关于不幸者所受的折磨和最终的释放。关于怜悯的争论。今夜,当我醒来时,许多我难以描述的事物被展示给我。有一种灵人的争论出现,因为我分明看见许多在最低层天堂的人正在被摔倒,许多陷入囚禁的人正在上升。此外,我被恩准看得更清楚的是,很长时间以来陷入严酷囚禁中的不幸者多次在梦中与那些自由自在地身处最低层天堂的人抗争;而事实上,后者想使他们丧失怜悯,因而丧失得救的一切希望。这种争论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醒来。他们怨声载道,极其焦虑,甚至反复不停地说,其他人想使他们丧失怜悯,因此他们就要完了。因为他们正在经受严厉的惩罚,以致他们只想着完全失去自己的生命。弥赛亚神带给他们的唯一希望是,他们能思想仍会有怜悯存在。当拥有自由的恶人甚至连这希望也要夺去时,他们的焦虑加倍,陷入绝望。至于这种争论本身,即他们如何争论怜悯,这不是一件很容易描述的事,因为这类灵人的代表无法轻易被描述出来。因此,当他们对这次伤害抱怨最为苦毒,也就是说,他们唯一的安慰(即:会有怜悯)正从他们那里被夺走时,最终,希望临到他们,即:他们不会失去应许给他们的怜悯。我有时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在自己里面感受到一种怜悯之情,但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天堂的,因而是弥赛亚神的。最后,我看见被置于这种焦虑的灵人以奇妙的方式通过一种上升被释放,这同样是无法描述的。后来,我与他们交谈,他们极其谦逊,现就在幸福者当中。当时,我几次看到他们几乎被夺去怜悯,以致他们在被释放之前,可以说陷入极端的危难和永死的恐惧。但我被告知,他们曾过着邪恶的生活。

221.关于小孩子的快乐状态。今天早上,我起床之前进入一种平静状态,并在其中停留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与一个人谈到了这种状态,因为它非常平静,接近平安。但这不是我以前所感觉到的平安,因为我的注意力总是被引向其它事务,尤其被引向某些灵人在我的腰部所造成的一种疼痛,这是他们第二天把我困在这种疼痛中。我还与这个灵人谈论了小孩子的快乐状态,据说他们就生活在这种愉悦状态。我还谈论了这种状态。在周围听我说话,但无法处于这种状态的灵人,以为我被转到另一个地方,因为除了我的声音和属于这声音的东西外,他们无法像以前那样理解任何事物。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地方的讨论;这次经历告诉我们,地方并非固定的,尽管许多人能同时在一个地方;地方只是人可以说能被带入其中的某种气场的状态,无论他在什么地方。

222.三种太阳大气在属世心智,而非内在心智中运作;但在内在心智和至内在心智中,弥赛亚神是太阳。太阳所发出的属世大气有四种。产生听觉的大气是众所周知的。通过所有物体的奇妙反射产生视觉或可见形像的,是从空气中分离出来的更纯粹的大气。目前尚不十分清楚这种大气渗入属世心智到何种程度,或它是呈现出所谓的物质观念,还是呈现出幻想和想象;但从许多考虑来看,这似乎是极有可能的。那么,这将是在属世心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第一种大气。另一种大气比以太还要纯粹,它产生磁力,不仅尤其在磁铁周围占据主导地位,还在整个地球周围占据主导地位。但没有必要描述这些力达到多远。这种大气照着世界的两极产生整个水陆球体的结构,以及关于世人所知的有关磁性增强和倾斜度的许多现象。在属世心智中,这种大气似乎产生推理;这些推理也必包含属灵之物,以便它们能够存活,正如视觉和其它每种感觉为了能够感知而必须包含属灵之物一样。最纯粹的大气是全世界普通存在的那种,它在属世心智的推理中显现;因此,该心智被称为属世的。它的内在运作若败坏,就被称为推理;若符合次序,则被称为简单推理;简单推理是对属灵流注负责的思维的一种,或思维的外在方面。这些大气属于太阳,可称作太阳大气,因而属于自然界。然而,至于更内在的心智,它里面没有这种事物,也就是属于自然界的事物,而是有属灵之物;至内在心智里面则有属天之物;这两种事物唯独由弥赛亚神产生,是活的,因而被称为属灵和属天大气。今天早晨,一位天使和我一起讨论了这个主题;所以我深信不疑。

223.地狱魔鬼所在之处,至内层或内层天中抵达内层和外层的一切事物,直至最小事物,都被转变为邪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到现在一年多了,我经常,事实上每天都发现从内层天堂出来的几乎所有事物(蒙弥赛亚神的怜悯,我也被允许感知这些事物)都被转到反面,因而转变为邪恶;我惊讶了很长时间,他们如何能如此突然地发现这些对立和相反的事物。但最后我得以明白,如今仍住在最末层天,或在那里徘徊的魔鬼,尤其那些住在地狱的魔鬼将它们转到反面,因而将良善转变为相对应的邪恶,将真理转变为相对应的虚假。将真理转变为相对应的虚假是最末层天的特征;事实上,他们做这种事如此突然和娴熟,以致我不禁惊叹。我还得以获知,他们甚至不知道内层天里正在发生的事,然而却将它扭曲到反面;因此,最末层天有一种转变,可以说将一切良善转变为邪恶,就像在内层天也有一种转变,即:将真理转变为虚假;正如今天发生的事,当我读到“迦勒底”这个词时,他们突然将它转变为“犹太人”,也就是反面。
224.一切邪恶,以及一切意外,皆来自地狱。从刚才所述明显可知,一切邪恶,甚至意外,都是从地狱魔鬼那里爆发出来的,尽管他们对此一无所知。因为至内层天和内层天作为手段或居间物安排并管理弥赛亚神所预见并提供的事物。他们安排并管理如此预见并提供的事物,是因为这些事物有助于人类的救赎。在那些倚靠自己,沉溺于自我和尘世之爱的世人中间,这些事物立刻被转变为恶事,以及意外。因此,凡发生在人身上的恶事,甚至最小的,无不来源于地狱。我有时与内层天的魔鬼谈论这些事;有时他们会说,他们不可能做这事,因为他们对此一无所知;有时他们做得如此明显,以至于无法否认,而是坦白承认。

225.最坏的魔鬼,或复仇女神被关在地狱;他们不能从那里被释放出来,否则,人类必灭亡。没有人能想象出被关在地狱中的那帮团伙何等有害。其中一些魔鬼稍稍被松开,就会如此冷酷、诡诈和猛烈地攻击我,以致我永远无法想象这种恶毒存在的可能性。这就是为何这帮团伙被如此关押起来,以致他们无法张开嘴反对,更不能攻击任何人,除了再也没有任何希望的最坏的人外。当有人在致使仇恨的煽动下犯下可怕罪行时,若非这帮地狱团伙被弥赛亚神关押起来,可以说用锁链锁起来,人类就会灭亡。但当世人陷入复仇女神之手时,他们的束缚就在被允许的范围内松开。以前,我有几次经历过这些“复仇女神”,这事被允许是为了让我能讲述它。当我写这些事时,这些复仇女神的缰绳稍稍松开,这使得最末层或属世天的灵人惊恐万分,以致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恐惧,渴望逃离,求助于弥赛亚神。由此明显可知那些在属世天徘徊的属世灵人的脸何等可怕。

上一篇:灵界经历摘录(八)


下一篇:灵界经历摘录(十)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